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章 长幼有序

    垂眸盯着脚旁的地面片刻,江云昭缓缓抬眼,面上已经是一片平静。

    “见过二婶,珊姐姐好。”她声音平和地说道。

    衣袖的遮掩中,她的手死死攥着拳,指甲抠得掌心生疼。面上的笑容,却愈发温婉清淡。

    马氏笑着上下打量着江云昭,说道:“咱们昭姐儿可真是漂亮,穿什么都好看。不像珊姐儿,非得寻着那颜色清亮的方才能衬出五官来。”

    听到‘咱们’两字,江云昭扯了扯唇角,扬起个妥帖的微笑,说道:“二婶谬赞了,珊姐姐这般的样貌,才是真绝色。”

    秦氏略微诧异地看了江云昭一眼。

    她教导女儿的时候,一向要求她谨言慎行,话点到即止,不可多言。若是以往,江云昭必然羞涩地谢过马氏便好,如今却一反常态,又多言一句,赞了江云珊。

    待到看见马氏脸上遮都遮不住的笑容时,她才放下几分心来。

    “昭姐儿过奖了。珊姐儿不过是靠的梳妆打扮,哪里和‘绝色’二字扯上边了?”马氏上前半步想要执起江云昭的手,江云昭先她一步抬手抚了抚鬓边垂下的发,不动声色地避开,马氏便顺势帮她扶了下头上扎着的珠串,“说起来小七的这头发梳得漂亮。蔻丹的手艺可真是咱们府里数一数二的。”

    江云昭嘴角的笑凝滞了下。

    今早刚给蔻丹改了名字,这才多点儿的功夫,二房的人就听说了?

    定然是三房的人告诉她的。

    这些人……可真是手眼通天!

    她微微颔首,说道:“我也是说她梳得好,她还谦虚。”又偏过头去看蔻丹,“二婶这是夸你呢,还不赶快谢谢二婶?”

    蔻丹赶忙上前行礼。

    两边客套了会儿后,便先后去往安园。

    待到大房的人过去后,马氏刻意滞后些许,扭过头和身边的杨妈妈低声嘀咕:“我觉得七丫头好像对我没那么亲了。你说,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杨妈妈刚刚一直在惦记着自己家中生病的小儿子,并未留意细听。此刻听她这样说,便道:“不至于吧。刚才七姑娘不是还夸赞姑娘了?”

    “夸赞了又如何?她那是说实话!我是说,后面我说她头发样式好的时候,她没怎么笑。平日里虽然她总端着,但与我一直很是亲近。我觉得有些不妥。”

    杨妈妈暗道一个八岁的女娃娃能知道什么?就附和着她敷衍了几句。

    马氏听了她的话,捏着帕子想了半晌,到底还是不太放心,说道:“你把珊姐儿唤过来,我有话和她说。”

    大房的人一进安园,碧茵便扬声说道:“大夫人、二少爷和七姑娘来啦!”

    江承晔虽是侯爷嫡出长子,但却不是侯府的长孙。秦氏嫁到侯府后,头几年一直未曾有孕,直到成亲的第八年方才生下江承晔。故而二房的江承珍,反而要比江承晔年长三岁。

    江云昭与母兄一起入得屋内,才发现他们竟然不是来得最早的。屋里除了祖母外,还坐了个风流倜傥的少年郎。

    秦氏惊讶了下,笑道:“珍哥儿倒是早。”

    江承珍恭敬地起身答道:“给祖母请安,应该的。”又转向江承晔,说道:“世子也不过比我迟了一小会儿罢了。”

    江承晔性子敦厚,只道他是在安慰自己,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但江云昭知道江承珍有多想要这个世子位置,无时无刻不在悄悄和江承晔争,便抢先说道:“是我的错。我刚才想要多看弟弟们几眼,结果就耽搁了时辰。”

    说罢,她还朝江老夫人行了个礼,愧疚地道:“祖母,这事实在是我的错。老祖宗要罚,那就罚我吧!”

    坐在上首的江老夫人本在出神地遥看着窗外花枝,闻言目光一滞,收回视线,朝她望过来。

    这位江老夫人乃是是老侯爷的继室。

    江府的侯爷和二老爷、三老爷均是先头已逝的原配所生,如今的老夫人乃是先老夫人的庶妹,在家时与那位高高在上的嫡姐并不亲近。先老夫人在世时,与这位庶妹并无来往,如今她已故去,她的后人便与这位老夫人并不是特别亲近。

    特别是宁阳侯爷。他比老夫人只小了七八岁,比起弟弟们,更是多了一些避讳,与继母只维持着表面上的态度,私底下甚少接触。

    秦氏虽有心缓和,但她做姑娘时家里人口简单,她只懂得如何省身克己,并不擅长处理繁复的人际关系。平日里照顾老夫人,她事事力求做妥帖,但因两人年岁相差不大,有时候反倒弄得有些尴尬。秦氏不是善于辩解的性子,两个人因着误会而积起来的隔阂无法破除,久而久之,她便与老夫人愈发疏远了。

    大房这种境况下,江承晔和江云昭待老夫人虽十分恭敬,却少了些亲近。如今江云昭这般半是求助半是讨饶的口气与祖母说话,更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江老夫人仔细看着江云昭,见她目光澄净,并无半分虚情假意,便微微笑了,说道:“你怕是去看两个弟弟所以迟了吧?没甚么关系。只是咱们这是自己家,早一刻晚一刻无甚所谓,往后记得与人相约时不要迟了就好。”

    她这话说得延伸了出去,大大超出了今日之事。

    若是前世的江云昭,怕是谢过后便也罢了。

    只是如今的她曾经看着江老夫人遭遇重创,没过多久就去世。再感受到祖母话语中对后辈的提点之意,她心下感慨,恭敬行了个礼,谢过了老夫人。

    江老夫人朝陈妈妈看了一眼。陈妈妈会意,去到里间,拿了两个红色小荷包出来。

    将荷包分别塞到两个小家伙的襁褓里,江老夫人抚了下二人白嫩的小额头,眼中满是慈祥与和蔼,“这两个小东西,就送给他们顽罢。”

    两个乳母抱着小少爷们谢过老夫人。

    这时小家伙们已经醒了,睁开眼睛连打几个哈欠。

    江老夫人捏了捏他们的小手,轻轻唤道:“晞哥儿,晖哥儿。”

    其中一个小娃娃听到声音,朝她看了过去,挥了挥小手臂,还咧了咧嘴,像是在笑。

    江老夫人的目光愈发柔和,指了他对身旁的陈妈妈说道:“这是个活泼的。”

    这时有丫鬟通禀道:“三姑娘来啦。”

    话音未落,一个少女已经进到屋来。

    她身着红色纱织上儒,配同色稠裙,行走间飘逸动人,十分惹眼。

    待她行过礼后,众人寒暄几句,秦氏便上前与江老夫人再次商量起今日宴请的一些细节,孩子们则自去玩耍。

    江云珊看到江云昭后,想到方才母亲说的话,就将目光落到了江云昭的耳朵上。

    那是一对羊脂玉的耳坠子,清新剔透。乍看不起眼,仔细一瞧,却是做工精细极其雅致。

    江云珊当即笑着走到江云昭身边,用指头勾了下她的耳坠,说道:“妹妹这坠子可难得得紧。我那件素白的对襟外裳,正缺了个相配的坠子,怎么寻都寻不到合适的。如今看了妹妹的,正好就合了心意!不知妹妹可否割爱,将它送给姐姐呢?”

    江云昭外祖家甚是富足,秦氏的嫁妆极其丰厚不说,逢年过年秦家还往这边送来礼物。秦氏和江云昭都不是看重钱财的人,以往江云珊借着各种由头谋了江云昭不少好首饰,如今,便是故技重施了。

    三姑娘虽打得好算盘,可江云昭哪里肯?

    她退后一步避开江云珊的触探,淡淡笑了下,说道:“这是我舅母千挑万选买来送我的,毕竟是长辈的一片心意,我又怎能随意处置?还望姐姐赎罪。”虽语气温和,却拒绝得毫无挽留余地。

    江云珊占惯了便宜,哪肯罢休?

    她正要反唇相讥,旁边一个温文少年不动声色地侧身过来,横插在了二人中间,“既然是长辈给的,自然不能随意转送他人。三妹妹莫要勉强。”

    江云珊顺手拉过旁边的江承珍,冷笑道:“哥哥,你看人家的哥哥都护短成这样了,你怎么动也不动?要知道,长幼有序!你是大哥,你开了口,就算是世子爷也不能怎么样!”

    江云昭的目光瞬间就寒了下来。

    长幼有序!

    二房的人镇日里就是拿这句话来教导子女、想让江承珍压过哥哥一头的?

    她想要侧挪一步绕开哥哥上前与江云珊理论,哪知哥哥护得太严实,接连拦她,她竟是绕不过去。

    “哥,我……”

    江承晔不赞同地回望她一眼。江云昭咬了咬唇,终究是别开脸,不说话了。

    江承珍看了看时刻在留意着这边的秦氏和江老夫人,含笑说道:“珊儿有时候太过顽皮,开玩笑过了头,还望你们不要介意。”

    江承晔说道:“不妨事。不过小丫头们争执几句罢了,算不得什么。”

    江云珊看看一脸笑意的江承珍,顿时气得俏脸通红。跺跺脚,一摔帘子跑出去了。

    她刚跑到安园院门口,恰好遇到马氏带着杨妈妈她们正要进来。

    江云珊气急败坏,却也知道顾全面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娘!你说的那个坠子,那臭丫头死活不肯给我!你看,怎么办吧?”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