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章 气恼

    钱妈妈未再有什么动作;而厨房有郑妈妈坐镇看着,料想其他人也不敢随意乱来。

    江云昭终于放心了些许。

    但她依然不敢掉以轻心。须知河豚之毒虽有可能会延迟几个时辰发作,却也不会拖后太久。上一世父母出事是在晚上,到底是不是河豚之肉惹出来的大祸,还很难说。

    好在一直到午宴结束,都未出事。

    侯府的景色极佳,午宴过后,宾客们便由主人陪着陆续进园子游玩。

    江云昭用饭时一直悄悄留意着母亲入口之物半分也不敢放松,而后又硬撑着陪夫人姑娘们说笑了许久,已然累极。待到宾客入园之时,便不想继续应付周旋。

    她问过红锦,知道母亲这会儿不会用点心和吃食,便跟母亲说了声。屏退身边跟着的人后,独自去往府里深处的一个小树林边静坐休息,以求得片刻安宁。

    毕竟是孩童的身体。担惊受怕了大半天后,竟是疲累至极。本想倚靠着石凳旁的树干歇息片刻,不料竟然睡着了。

    “……找到他后,你们看着,我非多揍他几下不可!”

    “不行,不能只多打几下那么简单。还得用力打!重重地打!非把他打残了不可!”

    带着怒气的叫嚷声高高传来,扰人清梦。

    江云昭被惊醒,蹙着眉睁开双眼。透过密密的树林,她看到几个少年正气势汹汹地朝这边走来。

    估算了下两边的距离,她的眉端拧得更紧。

    若是那些人就这么走过来,离得近后少不得要碰见。依着这些少年的架势,到时一场小小的争执是难免的了。可她今日有事,不愿与旁的杂七杂八之人起什么冲突。得想个法子才行。

    快速地环顾了下四周,果不其然,半个人影也未看见。是了,这里偏僻寂静至极,平日里也没甚人来,这时大家都在前面忙活着,哪还能腾得出人手来这里?

    再看身后……

    身后便是高高的院墙。唯一的出口,正在这些人先前经过的地方。若是想到院门处,少不得要与他们擦肩而过。

    难道竟是躲不过去了?

    江云昭低低地叹了口气,抚平衣衫下摆刚刚站起身来,那些人已经走近发现了她。

    “喂,你,干什么的?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跑过来?”

    江云昭扫视了下他们,发现几人袖子和胸口都鼓鼓的,显然是藏了家伙在里面,不由有些反感。视线一转,她看到了几人身后跟着的那个手无寸铁的温和少年。

    此人她识得,乃是她表兄秦正轩的好友、涪安侯楼家的世子楼卿言。

    他跟在这些人的后面,那么前面这些少年的身份,只可能比他高,绝无可能比他低。

    这样一些人,□□都要偷偷摸摸地……

    那他们所寻之人,身份该有多高?

    虽说对方肯定不是江家的人,不过,双方若是起了冲突,必然引起乱子,最后连累的还是江家!

    江云昭深吸口气,平静地说道:“并未看见。你们寻的是谁?”

    “是谁你就不用多管了。你只管说他往哪边跑了就成!”

    “我没有看见。你们许是找错了地方吧。”

    走在最前头与江云昭说话的是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大概十一二岁的年纪。原本不错的相貌,却因鼻梁旁青紫了一大块,看上去有些滑稽。

    听了江云昭的话,他大眼一瞪,嗤道:“找错地方?我先前明明看见他是往这个方向跑的。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瞒!”说罢,掏出袖中藏着的短棍,朝她示威般地扬了扬。

    旁边他的同伴拉了他一把,“你找他报复是你们的事,别吓到了人家小姑娘。你不也说了是先前看见的?或许他已经走了。”

    这人一摔袖子挣脱了同伴的手,“她护着那混蛋不说出来他的下落,我吓她一下又怎么了?”

    楼卿言方才看到他们这一帮人后就生怕会出事,一直跟在后面。只是先前插不上话,此刻才终于寻到了机会走上前来,温声说道:“泽昌,此事就这么算了罢。你爹不也说了么,到底是你打坏了他母亲的遗物在先,他打你一拳,忍忍也就过去了。”

    “我爹?少拿他来压我!就一个破玉瓶而已,值当打我?当时有旁人在场,爹自然不好多说什么,心里可是心疼我得紧。”

    江云昭本就希望今天最好能安安稳稳地度过,如今跳出来这么一帮找茬的,心中不免有些厌烦。她原是按捺住性子好生说话了,偏偏这人不依不挠咄咄逼人,心里的怒气就有些往外冒。

    就这样,她也还能克制住。可听到此人是因打坏了人家母亲的遗物而被揍,却反过来要寻那人晦气,她再也忍不住了。

    父母双全之人,哪知失去至亲的苦痛?父母留下来的东西,别说是一个玉瓶了,哪怕是一个勺子、一根筷子,都恨不得完好保存起来才行!

    偏偏他做错了还总是这副不知悔改的模样。对方只打了他一拳,着实太轻!

    江云昭心底的厌恶更甚,再开口,语气便有些不善,“既然是你有错在先,大家一人一次就也扯平了。要我看,还是你占了便宜的。毕竟伤处几天就能好,可是亲人的遗物,却是怎么都无法复原了!”

    廖泽昌显然没料到一个小女娃娃居然会这样驳斥他,明显愣了下。等到反应过来,他怒气更盛,当即撸了袖子朝着江云昭跟前逼近,阴沉沉说道:“呵,小黄毛丫头,胆子倒是不小!我来找人,碍着你了这是?识相的就将他下落赶紧告知!惹怒了我,没你什么好果子吃!”

    江云昭年岁不足身量尚小,面对这样比自己高大的含怒少年,依然仰起头来与他对峙。

    对着蛮横不讲理之人,一味退缩又有何用?

    真要出了事儿,江家也脱不了干系!

    “你找人没碍着我什么事。可是你在内宅里乱跑,我却不能坐视不理。这里可是我家!”

    她铿锵说完,寻机微微侧过头去,飞快地看了楼卿言一眼。

    楼卿言看到后,轻轻颔首,拍了拍廖泽昌的肩膀,低声说道:“这里是江家内宅深处,我们这样随意闯进来,若是被宁阳侯看见了,可是麻烦一桩。若是他将此事说出去,楚姑娘知晓后,怕是更不会理睬你了。”

    廖泽昌闻言表情僵住,眉角抽了抽,扭头问他,“此话当真?”

    “嗯。江家和楚家十分相熟,楚姑娘又最厌恶唐突无礼之人,你还是当心些的好。再说了,他好歹也是你堂兄,他母亲可是你伯母。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廖泽昌咂了咂嘴,就也有些动摇了。

    他原打算凑着在旁人家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教训那家伙一顿,谁知对方功夫不错,他绕了许久都没截到人。刚刚好不容易见到踪影了,正叫上人准备好好大干一场,却碰到了不太听话的小丫头。

    不过,如果因为这件事而惹恼楚姑娘,仔细想想,确实有些不太划算……

    “我们走!”廖泽昌挥了挥衣袖,晃着身子走了两步,又忽然折转回来。

    上下打量着江云昭,他硬邦邦问道:“你是江家哪个小丫头?胆子倒是不小,居然敢和我硬扛着。”

    江云昭摸不准他问起这个是因何缘由。万一被他惦记上,过会儿借机报复……

    她可没那个闲工夫与他瞎扯。

    好在家里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姐妹有好几个,糊弄他一下也没甚打紧。江云昭便道:“胆子是大是小又有何干?左右道理在我这边,有什么事情的话,世子哥哥定然会给我做主,自然不会怕你。”

    楼卿言目光闪了闪,又快速垂下眼帘,掩去眸中所有神色。

    众人都知江承晔只有一个嫡亲的妹妹。如今这个女孩子唤他“世子哥哥”而不是“哥哥”,大家只道她是其他三房的孩子,并未想到是江云昭,故而神色间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这件事说大了能颇大,说小了,不过是他们与个小姑娘拌了几句嘴的事儿。就算是侯府里的姑娘,只要不是行七的那一个,护短的宁阳侯和侯府世子也不会多管,顶多被责问几句说些好话便罢。

    少年们又吵吵嚷嚷了几句后,楼卿言寻了个由头,大家便也离去。

    江云昭刚刚松了口气,就见最后面的楼卿言回过头来朝她歉然一笑。她摇摇头表示没什么,楼卿言微微颔首,就也走了。

    待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又停了片刻,江云昭估摸着时候差不多了,正欲离开,就听到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呵,小白兔长了牙后,咬人还挺疼。”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