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章 谁之过

    江云珊进屋的时候,连氏正从偏房过来。

    两方一照面,江云珊记起方才连氏和马氏的争吵,竟是下巴微抬轻哼一声,也不和连氏打招呼,就这么趾高气昂地擦身而过,径直往屋子中央走去。

    连氏刚才在偏房听到了郑妈妈的话,望着江云珊的背影,极淡地笑了下,缓步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马氏刚听到江云珊的话时还没甚感觉。待到细细琢磨了番,她暗道不好。偏过头去想阻止,谁知郑妈妈好巧不巧正立在两人中间。马氏前后左右稍微挪动了下,依然没能和江云珊视线对上。

    正当她疑惑着怎么回事时,江云珊已经脆生生地开了口:“今日三婶的绒球死在了静园。三婶怪罪母亲,还为这事与母亲翻了脸。可是我已经能证明,绒球是被毒物毒死,责任并不在母亲身上。请伯父伯母为母亲做主!”

    江云昭看到江云珊志得意满的模样,再看看马氏铁青的脸色,莞尔一笑,说道:“三姐姐好生厉害。”

    马氏被江云昭的笑刺痛了眼,低声说道:“珊儿,不准胡说!”

    “娘,我没胡说!还记得先前你发现的窗台底下破掉的那块砖吗?我从那缝隙里找到了一包东西!”

    不待马氏回答,她扬手朝后唤道:“把东西拿过来!”

    一个身量还未长足的小丫鬟手捧一包东西战战兢兢走了过来。

    江云珊命令她把纸包打开,而后指了里面的粉末,得意地朝江云昭撇了撇嘴,对秦氏说道:“我觉得那地方隐秘,说不定有坏人将腌臜东西放进去。没想到,竟真的被我找到了这个!”

    她朝那小丫鬟唤道:“哎,刚才你看到了什么,和大伙儿说说。”

    小丫鬟手抖个不停,口齿倒还算伶俐,“刚才奴婢把东西拿下来后搁到一旁,有鸟去啄,没想到吃了两口后扑棱几下就突然歪到地上……死了。”

    她边说着,边极度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当时的鸟儿死得那么突然,她着实被惊到了。虽说如今已在先前的纸包外又加了一层纸,可她依然觉得捧着此物的自己的双手,好似马上就会溃烂*一般。

    江云珊得意地朝连氏看了一眼,说道:“纸包上面有猫爪划破的痕迹。可见害死绒球的乃是此物,并非母亲。如今只要查出这毒物是谁搁在那里的,三婶便可寻对方算账了。”

    连氏嘴角勾起讥诮的弧度,“是么?只怕查来查去,最终还是落到了她的头上。”

    马氏本欲提点江云珊两句,此刻听闻连氏如此说,声音骤冷,怒道:“无凭无据,凭什么血口喷人!”

    江云昭好奇问道;“那么说这东西不是二婶的了?”

    “自然不是!”

    江云昭指了江兴源扔下的那张纸,茫然地问秦氏:“如此说来,里面包着的毒物不是纸上写的那种?”

    马氏张了张口复又闭上。

    她用手抚了抚鬓发,侧头望向一边,终是说道:“不是。”

    “是或不是,一查便知。”秦氏扬声道:“将袁大夫请来。”

    郑妈妈退出去安排此事,马氏这才得闲和江云珊打了照面。她狠狠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婷婷袅袅地迈了两步,“侯爷,夫人,切莫听了那些小人的胡言乱语,就胡乱猜测。要知道,我一向最是体谅家人。家中有什么难事坏事,我是争着抢着第一个去做。仔细想想,我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她本欲等到秦氏他们出声的时候再次表明心迹。谁知这话出了口,竟像是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没激起丁点的波澜。

    为首的三个人全都神色冷淡地看着她,一个字也没说。

    片刻后,反倒是江云珊反应过来。

    她想了想母亲刚刚的反应,睁大了双眼惊疑不定地问道:“娘,这东西不会真是你弄进来的吧?”

    马氏本就心烦意乱到了极点,此时听到女儿这样拆台,扬起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死丫头,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

    她气极之下用力颇大。江云珊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努力帮母亲却落了这个下场,泪珠子立刻就落了下来。

    泪眼朦胧恨恨地盯着马氏片刻,江云珊忽地扭过身子,捂着脸就跑了。

    她的身影刚消失在帘外,外面便传来人声:“哎,云珊你去哪儿?你给我回来!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伴着说话声,两人撩了帘子进屋。一人高瘦一人矮胖。

    瘦高个儿气度文雅风采翩然。

    他捏着把折扇走到屋中,朝江老夫人和江兴源夫妇行了礼,这才扭头去看马氏。见她俏脸都有些扭曲了,不禁问道:“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马氏横眉竖眼地睇了他一眼,也不答话,捏着帕子转身寻了个座位坐了。

    江兴振摸不准她什么意思,四顾看了下,却是发现了地上的那张纸。

    他目光微闪,再抬眼,脸上已经带了惊诧,“这是什么?”

    江兴源盯着他看了半晌,问道:“你当真不知晓?”

    “那是自然。”

    江兴源已经没了和他们争辩的兴致,只从那叠纸中抽出一张,丢到他身上,“你说你不知情。可是店里的活计说东西是你去取回来的。作何解释?”

    眼看江兴振依然面露迷茫之色,江兴源没了和他们耗下去的耐心。他将手中厚厚的一叠纸分成两叠,扬手将它们分别朝着两个弟弟用力掷去。

    纸张翻飞,飘然下落。

    江兴源无力地说道:“你们自己看吧。买河豚,卖御赐玉杯。买毒、投毒。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要置我于死地,都是你们做下的好事!”

    三老爷江兴岩惊道:“什么毒?有这种事?我完全不知情啊。”

    马氏冷笑道:“你会不知道?你如果不知道,那出事的晚上,怎么巴巴地跑去侯爷身边守着?还不是怕事情败露自己捞不到好处,所以特意去盯着!”

    江兴岩想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登时怒了,“我有病啊我去下毒!大哥出事我能捞着什么好处?我不过是怕大哥发现白玉杯的事情所以万事求个稳妥……”

    一言既出,后悔都来不及了。

    马氏就笑了。

    她好整以暇地理了理衣衫,说道:“侯爷和夫人宴时入口之物和器具与我们相同,想来问题不是出在那些上面。唯一会出岔子的,只有侯爷他们单独使用的白玉杯了。既然白玉杯是你们动的手脚,那么毒物一事是谁做的,一目了然。”

    江云昭拊掌赞道:“二婶真厉害。不用多想就能猜到毒物是下到白玉杯里了。”

    连氏闻言不敢置信地看马氏,“我家老爷打那杯子主意一事,我只告诉了你一人。你倒好,竟是利用了这事来反咬。”她顿了顿,忽然明白过来,“是了!事情肯定就是你做的!如果不是你做的,谁又能那么巧正好赶在白玉杯被替换之前用了它犯事!”

    马氏冷笑道:“你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反咬。你那河豚肉一事证据确凿无法反驳了,如今就想拖了我下水?没那么容易!”

    “二嫂这话说得好笑。毒是你们买来的,也是你们投进去的。若是想找替死鬼顶罪,二嫂怕是寻错了人吧。”

    江兴岩听出了点滋味儿,小心翼翼地问连氏:“那毒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连氏双目微冷,斜了他一眼。

    “那河豚肉……”

    先前搁置河豚肉的红月已经被捉了去,而后钱妈妈镇日里鬼鬼祟祟,方才几人也都看到了散落纸张里知情人的字据。

    秦氏知道否认也是徒然,彻查下去必然落不得好,索性不否认,淡然说道:“我不过是买错了鱼罢了。”

    马氏冷笑:“好一个买错鱼。怎么不说卖御赐杯子也是不小心卖错了呢?”

    连氏正待反驳,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喝。

    “够了!”秦氏忽地起身,按住气极的江兴源,扬声叱道:“出事前互相算计,出事后互相推诿。看看你们这般市井泼妇的模样,哪还有一点世家嫡妻的风范!”

    她目光冷冽地扫过几人,寒声说道:“你们也不用这般耍泼耍赖。河豚一事已经查明,至于毒物,等到袁大夫将此物查证完毕,自有分晓!”

    屋子里一下子静寂下来。

    那几人神色各异形态不一,霎是精采。

    谁也没料到,就在这个时候,紫雪跑来了。

    昔日里乖巧体面的丫鬟,此刻却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就连走路,也是踉踉跄跄几乎不成步子。

    她鬓发微乱,身上衣衫也不甚平整,显然是急急赶来的。

    一进屋,紫雪想也不想,径直走到秦氏跟前跪了下去。

    重重磕了个头后,她努力挺直满是伤痕的脊背,字字清晰地说道:“奴婢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本欲瞒着,可二夫人将奴婢往死里打。奴婢熬不住,决定向侯爷和夫人禀明!”

    语毕,她就将听到的马氏筹谋下毒一事尽数讲了出来——

    “……二夫人说,既然三老爷准备偷了白玉杯去卖。倒不如顺势在玉杯中下毒,那样等到白玉杯神不知鬼不觉被卖了后,连点线索都不会留下。”

    虽然她刻意隐去了当时在马氏跟前的人是谁,可马氏是绝对逃脱不掉了。

    江兴源滞了一瞬后,忽地暴怒,拍案而起。

    “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要狡辩的?”

    马氏转眸去看江兴振,谁知江兴振捏着扇子正看着地面,丝毫没感受到她求助的目光。

    眼看着袁大夫已经出现在院中,正朝这边行来。马氏悲从中来,慢慢地扑倒在地,泣不成声道:“侯爷明鉴。这事……这事……”

    她有心想说这事是假的、不要听信别人的胡言乱语。

    可是在江兴源与秦氏宛若冰霜的目光下,她终究是改了口:“还望侯爷念在一家人的份上,给条活路。”

    “呵,”江兴源禁不住冷哼,“你们想要夺我们性命时,怎地不说给我们一条活路?既然如此,就休怪我不留情面!”

    江兴源正要说出心中打算,谁知旁边一直沉默的江老夫人忽然开了口。

    “万事以和为贵。家和才能万事兴。既然他们知道错了,这一次,不如就先算了吧。”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