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3章 “好处”

    江兴源愣了一瞬,看清妻子脸上无法掩饰的惊愕,方才肯定自己没有听错。

    “母亲!”他强压怒气,对江林氏行了个礼,铿然说道:“那些人心存恶念,若是就这样放过他们,往后侯府定然再无安宁之日!”

    秦氏见夫君开了口,也起身行礼,“母亲,您一定要慎重考虑!这次若是任其为非作歹,那么待到风平浪静之时,他们定然还会卷土重来!到时一家人防不胜防,还不知会……”

    “好了,你不必多说了。”不待秦氏说完,江林氏已然打断了她,“我并不是说不处罚他们。只不过你们的处罚太重,我年纪大了,看不过去。这样罢,”她淡淡地看向二房三房的众人,“你们这次做得太过。罚你们四人闭门思过一个月。”

    江兴振江兴岩两家方才看到江兴源勃然大怒,都以为这次不死也要褪层皮了。哪想到一向不管事的江老夫人会突然发声相帮?

    四人面面相觑后,忽地狂喜。

    不过是一个月的禁足而已,那算得了什么?!

    他们当即齐刷刷跪到地上,掩住心思,面容哀戚地谢过母亲的责罚。

    看清他们眼中藏不住的惊喜,江兴源愈发怒不可遏。他猛地回身,正要大跨着步子走过去,手臂一紧,却是被妻子秦氏拉住了。

    秦氏看了眼江老夫人,轻轻地摇了摇头。

    江兴源心知自己若是公然在继母面前违抗她的决定,便是一个“不孝”。可是性命攸关的事情,怎能轻描淡写就这样揭过去?

    心有不甘,他再开口,语气便生硬了许多:“这次我与妻子的命是母亲寻到袁大夫救下来的,我们心存感激。是以母亲方才那一番的教诲,儿子不能不从。可是母亲这个决定,我不服!”

    他猛然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向江林氏:“母亲既然决定了,就切莫忘了自己今日所言。须知‘养虎为患’。若有一日母亲亲身体会到了,便能理解此刻我们的苦衷了罢!”

    一言既毕,他再也不想在这屋里多待,当即拂袖而去。

    秦氏也满心失望。

    她走的时候,甚至没有向江老夫人行礼,只冷冷地扫了眼地上依然跪着的几人,便唤过江云昭一同回了宁园。

    江云昭万万没想到一件铁板上钉钉的事情最后竟然就这么不了了之。直到回了自己屋子,依然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好半晌后,一把拽住从旁边经过的蔻丹,问道:“那件事,就这么算了?祖母不是很关心爹爹和娘亲吗?还请了袁大夫来。可是那件事怎么就这么算了?”

    蔻丹也觉得今日老夫人的处置不太妥当。可是她怕江云昭年纪太小,一个想不通就钻了牛角尖,便道:“老夫人定然有她自己的考量罢。”

    “祖母?对!我去找祖母!”

    江云昭跳下椅子就朝安园奔去。李妈妈出屋子时看见了,急声唤她,她也不听。

    李妈妈只好对随后跑来的蔻丹和红螺高声叮嘱:“跟紧了姑娘,切莫磕着了。”

    江老夫人经历这一场后已然累了,便准备歇会儿。江云昭去到安园的时候,整个院子静悄悄的。

    碧澜刚从江林氏屋里出来,就看到江云昭气喘吁吁跑来的模样。

    她迎了过去,笑道:“姑娘这是怎么了?来问安也不急着这一时半刻,别跑太快伤了身子。”

    江云昭便道:“我来寻祖母说说话。”

    碧澜有心劝她回去,可是看她跑得额上都冒出细密的汗珠了,就有些心软,说道:“或许老夫人还没睡着。奴婢过去看看。”

    “不用了。”江云昭叫住她,“我自己过去看就行。如果祖母睡了,我就回去,晚些再来。”

    碧澜看她神色认真,便笑着应了。

    蔻丹和红螺等在廊下。江云昭独自朝屋子走去。

    行到门口刚要叩门,她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的谈话声,抬到一半的手便停在了那里。

    “……这次侯爷和夫人可是气得狠了。他们想要处置那几人,便随他们处置好了。老夫人怎地还要拦住?”

    陈妈妈当年是在江林氏身边伺候的丫鬟,后来跟着江林氏来了侯府。两人几十年的主仆,感情深厚。很多话说起来便没那么多避讳。

    江林氏叹道:“你当我想和大房的人作对?我这也是不得已。”

    陈妈妈奇道:“老夫人只管与以往一般,不去管这事便罢了。怎地今日还要如此?”

    江林氏突然沉默了。

    门口的江云昭心跳快了起来。她将手收回,慢慢握紧,再握紧。就算指甲刺痛了手掌心,也浑不在意。

    过了半晌,江林氏终于说道:“你看侯爷那个模样,是准备怎么处置?”

    陈妈妈仔细回想了下,迟疑道:“侯爷恨不得再也看不见那些人。若是他下了狠心……”她惊诧抬头,“难不成侯爷动了分家的心思?”

    “就算不是,也差不了太多。总归侯府要掀起大波澜。”

    江林氏深深叹道:“老侯爷过世多年,临走前特意叮嘱我,让我守好这个家。而且,”她微微顿了顿,又道:“现在四儿还在用功读书,经不得打搅。”

    “也是。若是闹出乱子,四老爷那边也会受到牵连。如今府里一片平和,旁人就算看在侯爷的面子上,也会对四老爷多加关照。四老爷才能继续安心读书。”

    “是这个理儿。我这也是不得已啊。”

    江云昭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转过身子朝外大步走去。

    不得已。不得已。

    每个人都有那么多不得已。每个人都想着侯府维持住表面的平静才能多捞好处。

    祖母当初寻大夫救爹爹,想来也是为了守住侯府的安宁。

    可笑她还以为……

    江云昭胸口发闷,满心的郁气堵在一处,发不出来。

    这就是她的亲人们!

    刚刚那满屋子的主子,还不如紫雪一个丫鬟有人性!

    想到紫雪,江云昭脚步一顿。

    “方才我们走了后,紫雪怎么样了?”

    蔻丹和红螺满脸茫然。

    红螺仔细想了想,说道:“她回去后,肯定要受二夫人难为。偏偏她刚刚受了伤,身子还很弱。”语气间满是不忍与同情。

    江云昭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算计她们的,她一个也不会放过。可是帮过她们的,她也不会忘记。

    “紫雪家中可还有其他姐妹?”

    蔻丹疑道:“姑娘问的是……”

    “红月送了衙门,如今我身边也少了个伺候的人。不知紫雪家里还有没有合适的?”

    蔻丹还在回想,红螺已经笑了起来,“有!有!听说她家有个妹子,如今才九岁多些,正找活儿干呢。”

    话音落下,她又有些犹豫,“可是那小丫头没在别处做过活儿,手脚肯定不是特别麻利。跟在姑娘身边使唤,恐怕有些不得力。”

    “没甚么。”江云昭不甚在意地说道:“手脚不麻利,可以慢慢调.教。人品好,才是一顶一重要的。”

    紫雪这般耿直,料想她们家教出来的其他女儿,也不会太差。

    红螺笑嘻嘻地福了福身子,“那奴婢就代紫雪谢谢姑娘了。往后她妹子在姑娘身边伺候,如果二夫人再想为难紫雪,也得掂量掂量了。”

    蔻丹便也笑了。

    此事确定下来,江云昭心中的阴霾稍稍少了一点点。

    她正边走边叮嘱红螺一会儿去看看紫雪怎么样了,就听一旁有人在轻声唤她。

    江云昭循声看过去,便见一个羞涩腼腆的文雅少年正含笑望着她。

    她惊诧不已,扬声问道:“表哥?你怎么来了?”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