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章 决定

    江云昭与楼卿言、秦正轩一起赶到的时候,马车旁边正乱成一团。

    十几个粗壮婆子和丫鬟手持棍棒长斧凶神恶煞,几名小厮和车夫试图阻拦据理力争。另有一名少女正眼带讥诮地冷冷静观。

    旁边的地上和车上,都是破损的木箱和散落的物品。

    江云昭怒极,扬声喝道:“住手!”

    她的声音犹带两分稚嫩,秦家的小厮与车夫并不熟悉。只是听闻后,他们却齐齐地停了下来。

    丫鬟和婆子们乃是侯府中人,自是识得。其中几人不理会依然向前,其余六七个有些迟疑,不禁扭头去看江云珊。

    江云珊回头看了一眼,见江云昭带了楼卿言和秦正轩来,撇了撇嘴,高声说道:“怕什么?继续砸!”

    “三姐姐好大的气势。既然三姐姐不肯罢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江云昭哼道:“你们上罢!无需轻饶!”

    “是!”整齐划一的语声传来,江云珊这才愕然回头望去。待到看清,顿时脸色变了。

    十几个粗壮婆子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人人手里拿着一把长柄的铁锨。

    她们走到作恶之人的跟前,也不靠近,只是不停地拿铁锨往前去顶对方的胸腹和臂膀。

    那些人手里拿着的木棍和斧头怎能比得过铁锨的长度?当即被长锨的铁头撞得生疼,丢下手中之物抱头鼠窜。

    粗壮婆子不管不顾,提着锨就去追,并不停地用锨头去拍打,疼得那些人嗷嗷直叫、不停求饶。

    会跟着来的都是江云珊的心腹之人。江云珊看到自己的人这般下场,怎能不急?当即冲到江云昭面前,气极吼道:“你这个小贱人!心思实在恶毒!”说着扬起手就去抓江云昭的头发。

    江云昭偏了偏头正要去躲,旁边少年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抬手握住江云珊的手腕往旁边狠狠一甩。

    楼卿言望着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的江云珊,一向温和的面上难得地现出冰寒之色。就连声音,也仿佛带了寒冬腊月的凛冽之气,“市井泼赖,不过如是。”

    秦正轩在一旁嗤道:“市井泼赖也比不上她凶悍。”

    江云珊慢慢站起身来,恨然说道:“你说谁是泼赖?明明是他们诬陷我父母在先,如今又要动手打我的人。凭什么?就仗着自己身份高贵?没这样的道理!”

    “也就你们二房的人镇日里拿身份说事。”江云昭怒极反笑,“你父母想害我父母性命,对着这样心思恶毒之人,难不成我们还要烧足香火供起来不成?”

    “证据呢?”

    “先前落了满地的不是证据?想要人证?可以。随时叫来!只是你们若想暗中把证人害死,那可是打错主意了。爹爹和娘亲早已让他们带足手里的证据去往别处。任你们到处去寻,也是找不到的!”

    “你——好一张利嘴!看我不给你撕烂了!”

    江云珊气极,扬起手就又要扑向江云昭。楼卿言和秦正轩一左一右侧身向前,用身体护住江云昭。

    看着江云昭冷淡的笑容,听着旁边丫鬟和婆子越来越低的嚎叫声,江云珊气急败坏,就想去打拦路的二人。这时,旁边响起一声轻喝,“珊儿,住手!”

    江云珊动作滞了滞,看向来人,恼恨道:“哥哥!他们欺人太甚!”

    江承珍斥道:“爹爹和娘亲先前怎么和你说的?你全忘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惹的乱子还不够大?”

    想到自己将毒物找出来反倒害了母亲,江云珊瞬间没了气焰,慢慢低下了头。

    江承珍望着这一片狼藉的景象,拧了眉问道:“怎么回事?”

    江云昭说道:“三姐姐想让手下人练练功夫,把楼哥哥的行李给砸了。”

    “楼世子的?”江云珊猛地看过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不是秦家的?是楼世子的?”

    楼卿言侧过脸不理会她。

    秦正轩哼道:“楼世子还没来得及回家就与我们一同来探望姑母姑父。你砸的那些,正好是他的行李。”

    江云珊望向江承珍,讷讷道:“哥哥,我这是砸、砸错了……”

    “砸了就是砸了。不论是谁的,你的行径都是一般恶劣。果然是不知礼数。”楼卿言淡漠地看了江云珊一眼,“任何一个有教养的世家子女,都断然做不出这种撒泼耍赖之事。”

    江承珍对楼卿言拱了拱手,说道:“今日之事着实抱歉。舍妹年幼无知做错了事。不知我怎么做楼世子才能放过她?”

    秦正轩哈地笑了声,说道:“你做什么能弥补得了卿言的损失?况且这里够格和卿言说这种话的,只有承晔一人。你以为你是谁,随便做些事就能弥补吗?”

    江承珍此生最恨旁人说他不如江承晔,听闻秦正轩这么说,脸孔一下子冷了下来。双拳紧握看着楼卿言,语气生硬地问道:“你待如何?”

    楼卿言根本不搭理他,只微微偏头,望向江云昭。

    江云昭想了想,说道:“你们将东西按双数赔了,向楼世子认个错,然后去我母亲那儿磕三个头吧。”

    楼卿言怔了下,摇头失笑,唇角扬起一个温和的弧度。

    江云珊当即跳了起来,就要冲向江云昭。

    江承珍忙一把拉住她。

    江云珊气道:“你——你简直欺人太甚!我砸了东西,我认。我赔给他,然后给他道歉,我都认。凭什么要我给宁园那个磕头?”

    “怎么着?”楼卿言不紧不慢地道:“你们惹恼了秦伯母的客人,还不能给长辈磕头认罪了?况且,你先前想砸的,可是秦家的东西!”

    秦正轩笑着点点头,“是了是了。谁让你砸坏了东西的?你不砸,可不就没那么多事了?”

    江云昭扬声让那些拿铁锨的婆子住了手,又吩咐秦家的那几个车夫和小厮,“查点一下损坏了哪些东西,列个单子送到二房手里。”

    他们走后,江云珊看着脸色铁青的江承珍,小心翼翼问道:“哥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砸了楼家的东西,如今倒来问我怎么办?”

    “我以为那些东西是秦家小子的,谁想到会有楼家……”

    “秦家?你以为秦家就能惹得起了?你太不知轻重了!”江承珍恨铁不成钢道:“楼世子为人温和清雅,极少见他说重话,今日却动了怒。你自己做的错事你自己收拾吧,我可不想帮你整理这烂摊子!”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再不多看一眼。

    江云珊心中恨恨。

    ——哥哥这是默许了那死丫头的处置办法?

    扫一眼瘫了一地的丫鬟婆子,她气恼地正要离开,突然,手腕上传来轻微的火辣之感。

    江云珊轻轻摩挲着手腕上被抓握过的微红的皮肤,抬起头来,望向远处正侧着头与江云昭说话的俊雅少年。

    是了,哥哥说的没错。楼世子素来风度极佳,怎会和她过不去?

    先前楼世子原本已经没说话了,若不是江云昭插嘴非要她出丑,楼世子断然不会那么处置。

    一切都是江云昭的错!

    因为她开了口,所以楼世子才不得不答应下来。方才他不是还摇头了么?

    他分明是极其不赞同的。只是顾忌那死丫头的身份,才不得不答应!

    想到楼卿言的一颦一笑和他出众的风采,江云珊别过脸去,不甘心地咬了咬唇。

    三人慢慢前行。

    楼卿言见江云昭气得狠了,悄声安慰道:“别管了。东西砸就砸了,能双倍赔,说起来还是我赚了。”

    他说得轻巧,但是江云昭知道,以楼家的身份地位,世子出行,所带之物怎么会是寻常可见的?

    二房就算赔足银两,有些东西毁了就是毁了,怎么也弄不回一模一样的。

    江云昭闷闷说道:“真是对不住了。回京一次,却碰到这些闹心的事情。”

    “没什么。谁家没点乱子?”楼卿言朝她温和笑道。

    江云昭不想让楼卿言遭了损失反倒来安慰她。深吸口气努力平缓了下心情,说道:“也不知道院子里如今什么模样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三人走到宁园外面时,花匠和木匠正在府内仆从的监管下努力做活。

    原来江兴源让花匠在宁园外三丈处绕着院子移栽一圈的灌木花草。又让木匠在植株外面竖起一排矮矮的栅栏。当中仅留一个豁口,约莫两丈宽,正对着宁园的院门。

    他唤来宁园中伺候的下人,沉声吩咐道:“以此为界,从今往后,静园和平园的人,禁止入内。但凡他们中有人试图越过这道屏障,统统给我打出去!若是还不罢休依然要闯,那便继续打!无论伤成何种模样,那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侯爷,那如果是两位老爷和两位夫人想来见您和夫人……”

    “照样打出去。一切后果都算到我头上,不关你们的事。”

    “可是……”

    “照我说的做。”江兴源淡淡地道:“倘若不小心死了残了,大不了我与夫人一起闭门思过一个月就是。”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