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2章 有人自讨苦吃

    马氏走到花园内,回望一眼停在了门口的两个婆子,扶了扶发簪,侧身轻声问身边的丁妈妈:“你说,王妃她到底能不能弄到那些东西?”

    丁妈妈想了想,说道:“王妃身份高贵,弄到东西应当不难。只是若想让她出手相助,怕是有些困难。”

    马氏一听这话就有些不太乐意。

    先前她身边的杨妈妈因着与百日宴之事有关系,被赶出了府去。如今这一个丁妈妈也是家里带来的陪房,因着性子木讷,一直不受重用。要不是马氏身边缺了人照料,断不会把她搁到身边来伺候着。

    这些日子下来,马氏愈发觉得丁妈妈不如杨妈妈贴心,说话都说不到她心坎里去。

    “这是一边出钱一边赚钱的好事。有钱赚谁不乐意?如若不然,易三做什么搜罗了那些东西来买与咱们?”

    丁妈妈犹豫了下,还是把先前的担忧讲了出来:“易家三老爷是罗家四爷的好友。他将东西卖给夫人,出的价还那么高,会不会别有居心?”

    马氏本就觉得丁妈妈不合心意,听了这话,心里更是不舒坦,语气便也冷了许多,“赚钱的事情,没什么人会拒绝。若不是旁人一时间凑不到那许多东西,易三哪敢抬那么高的价?”

    她望了望花厅方向,脸上不由就扬起了笑容,“如今可是巧了。正犯着难呢,就有机会和王妃搭上话了。王府大富大贵,定然瞧不上那些个蝇头小利。就算弄到东西,也不至于像易三那般出价太高。这可是个好机会!”

    丁妈妈有些担忧,还想再劝,“可是王妃这次是来探病的,如果说起这些,被大夫人知道了,恐怕……”

    “怕那病痨鬼做什么?”马氏撇了撇嘴,“她自己身子不中用,没法来见王妃,只能托了我来替她们招待客人。我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她管得着?”

    马氏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她好生抿了抿鬓发,喜气扬眉地向前行去。

    “抱歉抱歉,真是罪该万死。离得有些远,害王妃久等了。”

    马氏边说着边踏进花厅的门。

    屋内端坐着的华服女子循声朝她看来。马氏望见后,脸上的笑容就僵了一瞬。

    女子长相妆容都属上佳,虽说已到中年,依然美艳。只是她的眉眼过于凌厉,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探病的。

    倒像是来寻仇的。

    马氏暗道定然是自己多心了。须知百个人就有百样长相。生成什么模样,难道还是自己能决定的?

    她当即放宽了心,无视对方眸中的敌意,笑着行了过去。

    待到马氏行过礼后,董氏冷冷问道:“你是谁?你们夫人呢?让她来见我。”

    这语气,竟是将马氏当寻常下人一般看待。

    马氏摸了摸耳坠子,确认自己今儿是戴着那套最好的翡翠首饰出来的,旁人一看便知她是府里的主子,这才又撑起了个笑容,好生说道:“夫人尚在病中无法起身,特意托了我来见王妃。”

    董氏用利刃一般的目光将她从头至尾仔仔细细看了两遍,而后扯了扯唇角,哼道:“你算什么东西。我要见她。让她过来。”

    马氏如何肯放过这个与王妃搭话的机会?也不计较董氏说了些什么了,忙说道:“夫人当真病重无法起身。因着看重我,就将府内一切事务暂时交由我代为处理。王妃有什么话,尽管和我说便是。”

    她这话刚一出口,旁边的两个侍女忍不住对视了下,无声地笑了笑。

    马氏这才注意到屋里伺候的居然是秦氏身边的红锦和红芳。不由银牙咬碎,暗恨道大房那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就这会儿的功夫,居然也不肯放过她。

    得想个法子支开这两个碍眼的才行。

    搭眼溜了一圈屋内的东西,眼看着茶水点心果子一样不缺一样不少了,她再想不出其他招数来。又暗骂大房的人真是小心眼,就连这点可能性都不给她留下。

    转念一想,自己的打算就算被大房那些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她若是搭上了王妃这条路子,那些人又能说她什么出来?

    既已想通,马氏顿时又神采飞扬起来,脊背也重新挺直。

    董氏懒得搭理她,见秦氏不可能来了,就站起了身。

    谁知马氏却是忽然说道:“您身份高贵,原本有些话我是不敢在您面前提的。可是您今日前来探病,想来是与大嫂极其相熟的。我平日与大嫂关系也很不错,所以就想借着大嫂的面子,开了这个口,求您一求。”

    董氏本是打算走了,听了这话又改了主意。

    她慢慢坐回去,语调平平地说道:“你且说说看。”

    马氏听她这样讲,只觉得自己抓对了路子,有希望让她松口。便抬起头来,眉飞色舞地说道:“我这里有一件可以赚钱的买卖,想与王妃说道说道。”

    董氏唇角一勾,讥道:“就凭你?”

    马氏以为董氏想着她做不到这样的事情,又怕董氏以为会太麻烦,忙说道:“不过是需要王妃帮忙在几天内凑些东西罢了。到时候,可是能得到这么多的银子。”

    她抬手,比划了个‘五’字。

    董氏轻哼一声,美艳的眉眼中满是不屑,“果然是破落户出来的。你说的那个数,还不够我一个月的花用。”

    马氏终于听出了她话语中的蔑视。可她也知道,若是无法求来王妃的帮忙,易三那边的要价至少会是这个的五倍。

    她下定决心,咬了牙说道:“王妃若是看不上,我给您双倍的价钱。”

    “呵。你当我嫌钱少?”董氏轻蔑地笑了笑,斜睨着她,说道:“告诉你,就算你许我十倍、二十倍的价格,我也不会答应。不只是这件事我不会答应。你们江家出什么条件、说什么话,我都不会答应!因为你们这里,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让人恶心的低劣和恶俗!”

    家中的侯夫人秦氏素来知礼,就算说些重话,也从未有这样过分的。马氏没想到堂堂王妃,居然当着她的面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当即就愣住了。

    董氏视线扫过马氏,环视了下屋内,“要我说,你们这侯府看起来也挺似模似样的,有点像袭爵之家。不过到了现如今,终究是只剩下了个皮,再没有里子了。须知富贵人家最注重的就是个‘礼’字,素来讲究以德服人。只有乡村野夫……”

    她轻哼道:“……只有那些个一钱不值的莽夫,才会时时刻刻想着用拳头来解决问题!”

    马氏只当董氏和秦氏关系不错,如今董氏说这一番话,是替秦氏来敲打她。故而听了之后,马氏就也恼了。

    只是她恼的是从中作乱的秦氏。至于王妃……她是不想惹怒的。便好生辩解道:“王妃说什么莽夫动手?我们家老大素来知礼懂礼,与人相交,连个口仗都不曾有过,何来的动手一说?弟弟妹妹们更是温和顺从,也是断然做不出这种事来。”

    她口中的‘老大’说的是她的儿子、江家大少爷江承珍。但是听在董氏的耳里,却以为她说的是长房长子江承晔。

    想到自家儿子身上的伤,董氏当即怒了,柳眉倒竖,冷斥道:“好一个‘断然做不出这种事来’!那我儿身上的伤怎么算?既然江夫人把家中事务交予你了,那么这件事你若不给我个交代,我断然饶不了你!”

    马氏这才听出来了一点不对劲。

    她有心辩解,想说秦氏和她没那么熟,秦氏也只是让她来招待下王妃,并未将府内的事务交给她处理。

    可刚刚那些话都是她自己说过的。如今再反口,岂不是打了自己的脸?

    而且若是王妃知晓被骗了,怕是会更加恼她。

    马氏这才深深后悔。无论董氏怎么发火、怎么教训她,她都只能陪着笑,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董氏心里本就窝着火,说了半晌口干舌燥,愣是听不到对方半个字儿的回音。于是怒气更盛,再看马氏赔笑的样子,只觉得她在暗暗嘲笑。

    董氏更加恼怒,当即抄起手边的一个碟子,劈头就朝马氏丢去。

    丁妈妈在屋外离得远,屋内的红锦红芳装没看见,马氏自己又未曾防备,董氏这一下没人拦阻,碟子竟是实实在在地飞了过去将马氏砸了个正着。

    马氏只觉得头嗡地发懵了下,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发簪本就因为刚刚那一砸有些松了,她这一坐,顿时掉落到了地上。头发就也散了下来,乱作一团。

    马氏伸手想揉揉头,可是轻轻一碰就疼得发紧发麻,先前那种晕眩的感觉就又冒了上来。她不禁躺倒在地,捂着自己的头‘哎呦哎呦’地叫个不停。

    瞧见她那落魄颓丧的样子,董氏总算是有些解气了。想到临行前夫君叮嘱的‘不可闹大’,她迈步出屋,唤了屋外等候的侍女,冷冷道:“我们走。”

    马氏被丁妈妈扶起来的时候还有些缓不过劲儿来。

    她刚刚不是兴高采烈地来求贵人帮忙的吗?

    怎么搞到最后反倒是被贵人给砸了?

    红锦和红芳知道马氏对侯爷和夫人做过何等恶毒的事情。回到宁园后,她们两人丁点儿也不隐瞒,将事情从头到尾好好地与秦氏说了一通。

    江云昭今日已然累极,出了主意后便睡下了。直到一个时辰后起身,方才听说了此事。

    她很是讶然。

    先前她不过是想着董氏这一来必然心里窝着火气,定会找个由头尽数发出来。与其让自己母亲过去,倒不如让那个恶毒的二婶受着去。

    ——左右母亲病着,不能见客么。

    她本以为依着马氏的脾气,弄清事情缘由后会有意推脱。而后董氏不依,自会和她争执一番,最后两人闹个不欢而散的结果。

    哪想到马氏心思太多,竟是将自己弄到了这个地步?

    起身收拾完毕,看看天色不算早了,江云昭让红缨磨好磨,打算着练上几张大字就到晚膳时间了。

    红螺这时进得屋来,走到江云昭身侧,低声说道:“姑娘,刚才三姑娘来院子外头了,说有事要寻夫人。”

    江云昭笔下不停,说道:“爹爹不是说了二三房的人不准进院子么?不理她就是。”

    “可是三姑娘跪在院子外头就是不肯起身,说有一事求夫人。旁人问,她都不肯说,必须要见夫人不可。夫人不搭理她,她就一直在外面跪着喊着。让郑妈妈她们把她‘请’走后,她自己又跑回来继续跪着。如今有小半个时辰了,都已经哭出来了,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听说江云珊以下跪哭泣来胁迫母亲,江云昭反感至极。

    今日是初一,母亲等下会去安园给老夫人问安。江云珊这时候过来,定是算准了这一点,知道母亲稍后必然会出院子。

    母亲身子还没完全康复,再经历那么闹心的一幕,肯定对身体有所影响。

    江云昭将笔丢到一旁,站起身来。

    “我去会一会她吧。”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