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8章 相助

    江云昭匆匆前行。

    有宫人从旁边经过,看到江云昭后,停住步子躬身行礼。

    江云昭自那小宫女不见之时起,便再未看到其他宫人。如今遇着一个,忙上前询问宴请之地所在方向。得了答案后,又朝着那里急急行去。

    到达地点,还没进院子,她就碰上了今日的小寿星陆元博。

    她心中有事,顾不得和陆元博多说,好生地行了个礼又说了些祝福的话语,便欲进到里面去寻人。

    谁知陆元博跳将过来拦住了她。

    他狐疑地打量了她片刻,忽地笑了,“我说你怎么瞧着不对劲呢。怎么今儿没扎那两个团子,改成单个的发辫了?虽说这样也挺漂亮,不过,还是不如先前那样顺眼……”

    江云昭有要事在身,不耐与他多讲。强笑着应付了两句后,不等他再拦,忙快步进到院内。

    廖鸿先和陆元睿闲得发闷,正摆了棋盘对弈。

    陆元睿突然抬手撞了撞廖鸿先手臂,指了一个方向说道:“那小丫头在做什么?是不是在寻你?”

    廖鸿先顺着看过去后,恰好瞧见四处张望的江云昭。他伸指拿棋子敲了敲棋盘,说道:“怎么可能。或许是在找相熟之人吧。她没事的时候,是断然想不到来寻我的。”

    他话音刚落,就见江云昭侧首望见了他,随即双眸一亮,快步朝这边行来。

    陆元睿便笑了,“还说不是来找你的?”

    廖鸿先却是将江云昭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下后,双眉紧拧,喃喃道:“难不成她真是遇到事儿了……”

    不待陆元睿反应过来,他已经丢下棋子三两步跑了过去,问江云昭:“你这是怎么了?衣裳也皱了,头发也重新梳过了。若不是人在宫里,还当你是遇到了劫匪。”

    江云昭看到他后,心里一块巨石落了地。

    她努力平复了下心情,回头望一眼热闹的人群,低声问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廖鸿先想也不想就答了个“好”字。

    这时陆元睿也行了过来。见二人正欲走向一旁的僻静处,他就没跟去,而是立在此处不住地看着四周,防着有人过去打扰。

    他本以为江云昭是去皇后宫里时遇到了六公主和八公主,受了气,想要找廖鸿先说说。谁知没过多久,他便发现廖鸿先少有地神色凝重起来,而且还向他示意,让他也过去。

    陆元睿这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

    只是他再怎么估算,也没料到今日竟是出了这样的大事。

    “什么?他居然敢……”

    陆元睿恼极,话语脱口而出后,到了一半骤然停住。

    他问询地转向廖鸿先,顿了顿,又去问江云昭:“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吗?”

    此事事关楚月华的声誉,需得严格保密,不得有一点闪失。不然传了出去,对楚月华极其不利。

    今日楚家只来了楚月华一个主子,三人丝毫也不敢大意,快速商议过后,做了决定。

    ——廖鸿先陪着江云昭去守住出事之地,防着廖泽昌醒来,也防着有人过去见到楚月华。陆元睿则去皇后宫里,将此事告知皇后。由皇后派心腹之人,将楚月华悄悄接到她宫里,稍作收拾,再以楚月华突然身子不适为由,送出宫去。

    “烦请太子殿下寻一件带兜帽的大斗篷。越大越好。”江云昭想过之后,如此说道。

    斗篷,能遮住凌乱的衣衫;兜帽,能够掩住面容。

    陆元睿一听她这话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晓得这两点的重要性,颔首应了下来,又问廖鸿先:“你那弟弟,怎么办?”

    “你说那个混账?”廖鸿先咬着牙说道:“他的事情与我何干?他在这儿做出了这等丑事,你们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半点情面也不需要留下!”

    陆元睿发现他已然气极,不由深深地叹息了声,拍了拍他的肩。

    时间紧急。三人片刻也不敢耽搁,分别离去。

    江云昭担忧楚月华的处境,到了人少的地方,便又似先前那般跑了起来。刚行了没几步,她突然想起一事,就将荷花池边遇到那侍卫的事情与身边的廖鸿先讲了。

    廖鸿先听到那人口中说起‘公主’二字就皱了眉。让她详细形容了下那人的身材样貌,他颔首说道:“这事我日后必会查明。”

    他既已做了保证,便会尽力去做。

    江云昭道了声谢,二人就又继续前行。

    半是凭借记忆,半是靠着廖鸿先猜测,两人终于来到了先前的院子。

    江云昭将廖泽昌的位置与廖鸿先说了。待到廖鸿先去找廖泽昌,她便转了个弯儿,去到最角落的那间屋,寻找楚月华。

    乍一进屋,扫视周围,并未发现楚月华的身影。

    她忙低声轻唤。

    不多时,楚月华从一个柜子旁转了出来。见到江云昭,她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带着歉然的笑意。

    “先前听到周围有人声,我就躲了起来,生怕不是你。实在对不住了。”

    江云昭叹道:“姐姐这是说的什么话?谨慎是好事,怎地还要道歉了?”

    楚月华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多言。

    紧了紧拢着的衣衫,楚月华伸手将窗子轻轻打开一条缝,望了下外面,讶然道:“廖世子?你怎地将他请来了?”

    江云昭生怕她介意廖鸿先是廖泽昌的堂兄,忙道:“姐姐放心,他既是答应了帮忙,就必然不会说出去。”

    楚月华听了她的话,知晓她是误解了,便道:“我家兄长与廖世子相熟,我怎会信不过他的品行?只是没料到你能请到他罢了。”语毕,她忽地想起一事,问道:“那日听哥哥说,廖世子请了个小丫头去他家。哥哥没说是谁,我也没问。难不成就是你?”

    江云昭见她因着这事转移了注意力,不再想着先前遭受的那一切,就索性引了她往这件事上想,便道:“是我没错。不过那天可真是把我惊到了。他们当中竟然有人一顿能吃五个馒头……”

    江云昭并不是会哄人的性子。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楚月华开心些,就又捡了几件那日自己做的糗事说了起来。待到说起旁人敬酒、她喝茶竟是喝胀了时,楚月华忍不住轻声笑了。

    屋外的廖鸿先亦是莞尔。

    他练过功夫,耳力极好。江云昭与楚月华离得并不太远,她们这般低低说着话,他能听到个七八分。

    先前怕廖泽昌会醒,江云昭特意解下了一边的发带,将廖泽昌的手反绑了起来,还寻了一块破布,塞到了他的口中。

    那块破布,廖鸿先没有搭理,直接将它留在了廖泽昌嘴里。

    他从怀中掏出绳索,把江云昭的发带从廖泽昌的腕间解了下来,转而捆上绳索。

    一切准备妥当,廖鸿先倚靠着墙边坐了下来,侧耳细听屋内动静。

    江云昭说完几件那日之事后,为了继续吸引楚月华的注意力,已经开始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闹过的笑话。

    廖鸿先忍不住摇头轻笑,顺手就把手里的发带塞进了怀中。

    待到江云昭已然词穷,他估算了下时间,应当差不多了,就行到外面,循着去往皇后宫殿的那条路,去迎陆元睿他们。

    与陆元睿同来的,是庄嬷嬷。

    她怀中抱着一件宽大的斗篷,身边跟着两个抬着轿子的嬷嬷。二人都是低眉顺目的模样,正是皇后平日里极为信任之人。

    廖鸿先听到有脚步声尾随,挑眉去看陆元睿。陆元睿解释道:“侍卫们在后面十几丈远处等着。”

    廖鸿先明了他的意思,轻轻颔首,再不言语。

    庄嬷嬷与江云昭进往那间屋子的时候,廖鸿先和陆元睿二人都背过了身子,不去看那边。待到江云昭扶着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双眼的楚月华上了轿后,二人这才回过身来。

    回皇后寝殿的时候,便是廖鸿先随行了。

    一来,他看江云昭的衣裳有些皱了,还沾染了些许污渍,就准备送她过去换身衣裳。二来,若是路上碰到其他状况,有他在也方便应对。

    待到他们走后,陆元睿方才让那些侍卫走上前来,将有些开始苏醒的廖泽昌带走。

    离宫之前,楚月华握着江云昭的手,低低地道:“今日之事,一个‘谢’字已然太轻。你的好,我记在了心里。”她紧了紧二人交握的手,“往后记得常来家里玩。”

    江云昭也用力回握了下,“一定会常去的。只要姐姐不嫌我烦。”

    楚月华便笑了。

    江云昭他们回到宴席上的时候,午宴已经过去大半。

    陆元博颇有些不高兴,问道:“你这是怎地了?离开那么久,竟然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太子哥哥呢?他又去了哪里?”

    江云昭就将先前准备好的那套说辞搬了出来:“楚姐姐身子不适,先前难受得紧,我去皇后娘娘那里陪了她一会儿。刚刚她实在支撑不住离开,太子殿下送她去了。”

    陆元博与楚月华也很是相熟。听闻楚姐姐病了,他虽疑惑为什么是陆元睿送她回去,却也没了反驳之言。细细打听了下楚月华的身体状况,他稍稍感叹了下,便欢天喜地地去寻好友。

    江云昭身心俱疲,在宴席上已经有些撑不住。

    江承晔发现了,待到宴席一结束,就急急带了她回去。

    一上马车,江云昭便睡倒了。待她再次睁眼,车子已经驶进了府中,停了下来。

    红缨听说了她回来的消息,已经等在了垂花门处。江云昭坐的轿子一出现,她就急忙迎了过去。

    撩起帘子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江云昭很是疑惑,说道:“有甚么话不妨直说。”

    这句话如同赦令。红缨闻言,忙不迭地说道:“姑娘,马家的舅爷来了!”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