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1章 重礼

    秦氏听闻楚国公夫人亲自拜访时,颇为惊讶。

    因为两家的关系虽然不错,私下里却并不甚亲密。除去参加宴请外,国公夫人主动登门前来,这可是头一遭。

    而楚国公府的世子楚明彦虽然与江承晔关系不错,却是因为曾经跟着同一位大家读过书。偶尔见面,也多半是要一起研习文章,来往并不是特别频繁。

    秦氏不知楚夫人为何如此,在郑妈妈和红锦的服侍下换了见客的衣裳后,便出去相迎。好歹在楚夫人坐的轿子到达垂花门之前赶到了那里。

    楚夫人下轿之后看到秦氏明显一愣,歉然道:“我原想着你在病重不宜挪动,故而未曾让人提前通禀,只是进门的时候递上拜帖。谁知你还是匆忙赶了过来。倒是我的不是了,应当提前说声让你不必出来。”

    她的身份高于秦氏,如今这般客气,秦氏更加摸不着头脑,却也不便直接相询,只是笑道:“客来主迎本是应当。您这样说,倒是着实客气了。”

    楚夫人看她如此反应,知晓江云昭定然未将宫中发生之事告知母亲,不由对她又多了几分喜爱,便问道:“江姑娘如今可在府中?月琳最近要在京城住些时日,竟是寻不到合适的同龄玩伴。昨日月琳听月华说起江姑娘与她年龄相仿,就闹着要来一见。今日便来叨扰一番了。”

    楚月琳乃是楚月华叔父家的嫡女,只比江云昭大上两岁。其父在外任职,她就也甚少回京。如今是因为要参加过些时日楚国公府举办的赏花会,故而提前来京。

    秦氏听楚夫人提到楚月琳,方才注意到此番前来的除了楚夫人和楚世子外,另有两名楚姑娘,一是楚月华,另一个便是楚月琳。

    只是楚月琳的父亲乃是一方知府,伯父又是国公,愿意与她相交的京中贵女不知凡几。虽说江云昭作为侯府嫡女身份很高,但此次却是楚国公府的人主动前来,这便极其难得了。

    秦氏心中疑惑更深,面上不显,与楚夫人寒暄着向里行去。

    因着马长程在侯府过夜,秦氏不愿让楚家人遇到那人,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将客人请到了宁园之中。

    江家前段出的事情,京中名门已有耳闻。楚夫人丝毫也不介怀,直接与秦氏入了宁园的厅中说话。

    江云昭和江承晔也听说了客人们到访之事,已经收拾齐整候着了。

    两人齐齐向楚夫人行了礼。

    楚夫人笑着给了江承晔一方上好的端砚,又拿出一个荷包,搁到江云昭的手中,笑着对秦氏说道:“你这女儿教得好。我看着就很喜欢。”

    那荷包并不重,甚至,颇轻。

    江云昭知晓轻的东西不见得就是轻的礼,心下略有些忐忑。但长辈所赠,不好推辞,便欢喜地谢过了楚夫人。

    楚夫人笑着对楚明彦他们说道:“你们年轻人自去玩罢。我与江夫人说说话。”

    世子楚明彦唤了声“江妹妹”,朝江云昭颔首示意了下,这便跟着江承晔去了他的东跨院。

    而江云昭回了礼后,则是面对着一个小少女的好奇打量。

    “你便是江家的女儿?生得可真漂亮。我叫楚月琳,已经十岁了。你叫什么名字?如今多大了?堂兄竟是与你主动说话了,这可当真难得。平日里我与他说话之时,十次有八次他都不搭理我。”

    江云昭看着她毫不设防的澄澈眼神,不由微微笑了,将她的问题一一回答。又说自己曾经和楚世子一同参加过友人举办的宴请,故而熟悉些。

    楚月琳笑眯了眼,“你倒是个随和的。我喜欢与你说话。”语毕,自顾自将锦杌拖了过来挨着江云昭坐了。

    楚月华在旁边轻轻说了她一声,对江云昭歉然道:“我这妹妹被家里人宠坏了,你别介意。”

    楚月琳不赞同地唤了声“姐”,嘟着嘴道:“你又说我坏话。”

    江云昭笑了,说道:“我倒觉得楚姑娘直率大方,很好。”

    楚月华刚满十三岁,容貌秀丽气度娴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昨日的那番磨难没在她身上留下任何印记。

    看着欢快地说个不停的楚月琳,楚月华慢步走上前去,温和地握了握江云昭的手。

    江云昭看清她眼中的感激,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必如此。

    楚月华就也挨着她坐了,神色柔和地听着两个小姑娘谈论些女儿家的小事情。

    楚家人待了一个多时辰便走了。

    临行前,楚夫人亲自出言相邀,请他们几人过段时日去楚府参加赏花宴,还特意提到了江云昭:“江姑娘可是必须得来。若是瞧不见你,我就让月华来接。”

    楚月琳也在一旁附和:“是了是了。你若不来,我必然不依。”

    她说这话时仿佛是怕江云昭反悔,双眼圆睁神情紧张,模样着实娇嗔可爱。

    众人便都笑了。

    江云昭作了保证后,大家又交谈了几句,一行人这才离去。

    回到宁园后,江云昭便解开了那个荷包。一看到里面的东西,就有些发怔。待到回神,她片刻也不敢耽搁,亲自将东西送到了秦氏的跟前,说道:“母亲,你看这礼……会不会太重了些?”

    秦氏正由郑妈妈帮着褪去钗环,闻言探手取了江云昭手中之物。细看之下,亦是不敢置信。

    “这东西是……”

    “楚伯母给的。”江云昭说了,又故作疑惑地问道:“母亲,楚夫人为何给我这个?”

    秦氏手上拿着的,赫然是京中一家胭脂铺子的房契。那家铺子她是知道的,地处闹市之中,生意极好。

    秦氏生怕自己看错,连瞧两遍,确认之后,心里颇为震惊。

    富贵之家,送小辈们些重礼,很是常见。不过那也一般是玩的用的,从没见过送人房契。并且,以楚家先前与江家的私交,并未好到会随手送出贵重物什的地步。

    而楚家,就这么将一份极重的礼‘简简单单’地给了江云昭。江承晔得的也不过是一方端砚罢了。

    这不合情理。

    秦氏遣退了屋中所有人,包括郑妈妈。待到只剩母女二人后,她忽地眉眼利如刀刃,问道:“那日在宫里,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可是有事情瞒着我?”

    江云昭早知将东西交给秦氏后,她会有此一问,却没料到她有这么大的反应,不由愣了下。

    秦氏看着女儿愕然的模样,深深叹息了声。

    “刚才不过是试你一试,不必如此紧张。”她缓和了神态和语气,说道:“你第一反应不是立刻告诉我,我很欣慰。楚家出手这样大方,你知晓之事定然极其重要。既然她们想借了这个堵住你的口,我也不问你是何事了,你也不必告诉我。只一点,那事情往后就烂在你的心里,谁问也不许说,只当它不存在吧。”

    江云昭听秦氏这样讲,知道她是想岔了。思及秦氏那番话后,她并未详说,只是简单地道:“并非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帮了月华姐姐一个忙而已。”

    这倒是出乎秦氏的意料了。

    细想之后,她明白了楚家人的感激之意,淡淡颔首后也不再提及此事,只是将房契好生收起,“既然如此,这东西便收下了吧,他们也能更为心安。这几年我帮你看管着。待你出嫁时,便是你的嫁妆了。”

    说到最后,秦氏自己先忍不住笑了。

    江云昭没想到一向重礼的母亲居然在自己面前提起‘出嫁’一事,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嗫喏道:“我这才多大啊,您就想着那事了。”

    秦氏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发,并未接话。

    今日她和楚夫人说话时,发现楚夫人的目光不时地落在江云昭的身上。先前不明白这是为何,如今知晓江云昭帮过楚月华的大忙,再回想下楚夫人当时的眼神,就也不难理解了。

    想到对方离去时的主动相邀,秦氏不禁暗暗喟叹时光飞逝。

    不过江云昭的年岁还小,还有几年的时间,她也不急于一时。就算对方真有这个意向,那也是许久之后的事情了。

    母女俩说了会儿话,江云昭便回了自己屋子。

    秦氏唤来郑妈妈,吩咐道:“你去与那些婆子说一声,看马家舅爷什么时候过去了,就暗地里松松神吧。”

    这就是要不动声色地故意出漏子让人进去了。

    郑妈妈应了声,说道:“我会让她们想法子多留意的。”

    江云昭坐在屋内,思及先前秦氏那番说辞,总觉得话里有话。可是想到自己如今不过才八岁,就又安了心。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红螺过来禀道:“姑娘,吴婶来了。奴婢怕她立在外头引人注意,就自作主张让她进了院子。如今就在门外候着呢。”

    江云昭听闻,知晓哥哥的东西怕是有了下落,忙道:“让她进来罢。”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