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章 帮或不帮

    “廖鸿先?”江云昭奇道:“他怎么找上您了?难道嬷嬷来到家中,竟是与他有关?”

    话一出口,她稍稍思量了下,又有些迟疑,“可是请您来的,应当是马家才对。”

    “姑娘说的都对。”王嬷嬷笑道:“先前马家就托人寻过我,被我拒了。后来廖世子不知怎地听说了此事,就亲自来与我说,希望我能应下这差事。问他缘由,他便讲明这位三姑娘和她娘亲都不是省心的,让我帮忙看顾着昭姑娘些,省得姑娘被她们算计了去。”

    这就是明摆着害怕二房会对江云昭不利了。

    江云昭听闻,心中感激廖鸿先为她着想,只是对这做法也颇为哭笑不得,说道:“劳您费心了。为了我的事情这样麻烦您,实在过意不去。”

    王嬷嬷就笑,“这有什么?去哪里都是一样。如今我来这儿,廖世子还会另外再给我一份工钱。怎么想,都更划算。”

    江云昭正琢磨着怎么向廖鸿先道谢更好,这边王嬷嬷斟酌了下,到底还是把心底的话说出了口,“就这些日子老奴观察下来,世子的担忧不无道理。三姑娘心大想的也多,姑娘还是当心些为妙。”

    这话乍一出来,江云昭着实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此话怎讲?”

    王嬷嬷在宫里看惯了后宫女子期盼皇帝的模样,当她见到江云珊时不时发呆的样子时,自然心中有数。可是这话哪能跟一个未出阁的小女娃娃说?只得隐晦道:“三姑娘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事。只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昭姑娘是横在她路上的巨石,时常念叨着想要给姑娘您个下马威。她做事素来没轻没重,姑娘还是当心些为妙。”

    虽说王嬷嬷没有明说江云珊因着何事看她不惯,江云昭自己细想也未能想明白,但二房对大房怀有敌意并非一两日,相互之间闹翻开来也已有些时候。就算没了王嬷嬷这番话,江云昭也对静园之人早已提防。故而此刻并未多纠结,当即颔首,道了声谢。

    王嬷嬷本欲开口再言,谁知这时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两个人默契地齐齐止了这个话头,随口说起了各色名茶。

    江云珊进屋时,看到的便是江云昭和王嬷嬷各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看上去既生疏又客套。

    就算如此,江云珊依然心生怨怼。

    王嬷嬷待她严厉苛刻,半点不合规矩,一个戒尺就要抽下来。别说这样随意闲聊饮茶之道了,平日里她想与王嬷嬷说些别的话,无论什么话题,只要开一个头,就会被王嬷嬷不知不觉将话题引到了所学之事上。哪有半点的自在可言?

    她有意要发作,一番说辞刚刚要出口,瞬间想到了王嬷嬷平日里叮嘱的话。

    ——公卿之家,最是注重礼仪规矩。若是性子太过张扬,一定会惹得他们不喜。

    想到楼家世子温和淡笑的模样,江云珊咬了咬牙,硬是压制住了脾气。深吸口气,她缓步上前,僵笑着说道:“七妹妹好兴致,竟是与嬷嬷说起这个来了。我可是没那么好的运气,能得嬷嬷这般的指点。”

    虽然她表情动作都有些僵硬,但江云昭发现,比起以往,她举手投足间已经多了几分韵致,显然是王嬷嬷这些日子的提点起了大作用。

    含笑望向王嬷嬷,江云昭正想赞王嬷嬷一句,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转而说道:“嬷嬷说的许多种茶,我竟是见都未曾见过。”

    “我不过是在宫里多带了些时日,看到主子们那里有这些罢了。”王嬷嬷如此说道。

    看着两人一说一答,想到方才听说的事情,江云珊到底按捺不住、□□嘴来:“喝的茶再好又有何用?心术不正的话,任凭你吃什么进腹,也变不了好人!”

    王嬷嬷的眼神瞬间冷了。

    她正要开口训诫,却见江云昭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王嬷嬷便止了那念头,故作没有听见。

    而江云昭微微翘了翘唇角,一个字也没说,静静地坐在那里,眼神清冷地望着江云珊。

    江云珊只觉得江云昭的一举一动都十分刺眼。偷觑了眼王嬷嬷,见王嬷嬷正看着墙上一幅字画没有留意这边,便恶狠狠地瞪了江云昭一眼,压低声音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我们这边刚出了乱子,你就巴巴地跑过来看笑话,还不是希望见到我们过得不如意?告诉你,你这样想可是打错了算盘!”

    “你说我是来看笑话的?”江云昭气极反笑,“在你心里,大姐姐出事,只值得用‘看笑话’的心思来对待?”

    江云珊冷哼一声,并未说话,但她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原本江云昭还想套她的话,弄清马氏和马长程吵架一事,也想顺便探听下秦氏唤去紫藤后事情如何进展。可是望着江云珊如今的模样,她突然失了与此人说话的心思。

    一个连同父异母的姐姐差点没了命都毫不在意的人……

    哪还有半点血性在?

    “三姐姐怎么想,便是怎么样吧。”江云昭站起身来,毫不犹豫地朝外行去,“只是三姐姐记住一点。如今你不把旁人搁在心上,待到日后旁人也不把你搁在心上时,你不要心怀怨恨。”

    江云珊闻言,怒意更胜,嗤道:“你有这闲心来想我们的事情,倒不如多担心担心你们自己!别日后你们那边闹出丑事了,再来我们脚边上痛哭流涕,没得惹了人恶心!”

    江云昭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江云珊知道江承珍算计江承晔的事情!

    她猛地回头,正对上江云珊遮掩不住的得意笑容。

    江云昭正待开口,一旁的王嬷嬷已经发现了江云昭眼神不对,当即扬起戒尺,呵斥了一声。

    江云珊全部的注意力被王嬷嬷吸引过去,自是顾不得江云昭这边。

    江云昭站了片刻,好不容易平息了心中的怒火,这便头也不回地出了静园,回屋歇息。

    辗转反侧了许久,好不容易睡着。待到醒来,天却还未亮透。又躺了许久,虽然头脑依然有些昏昏沉沉的,可到底是睡不着了。

    江云昭揉揉额角,只得起了身。

    蔻丹和红螺来伺候穿衣裳时,二人刚进屋子,江云昭就忍不住问道:“大姐姐怎么样了?可曾醒了?”

    “醒了。”蔻丹答了一句,就没了下文。

    倒是红螺接了上去:“大姑娘醒了后就一直躺着看天花板,不吃也不喝。旁人和她说话,她好似也听不见,一点都不搭理。也不知是心里想不开有些魔怔了,还是这么一折腾伤了身子。”

    江云昭没料到会出现这般情形,忙问:“那大夫怎么说?”

    “大夫只说是醒了就没大碍了,好好调养即可。夫人已经在外院给他安排好了住处,留他多待几日看看大姑娘的情形。”

    江云昭稍稍放下心来。

    待到收拾完毕,她去到秦氏屋里,问起江云琼的状况。

    秦氏也是这般说法,末了还提起一事:“大夫特意与我明说,琼姐儿的身子定然没有什么问题了,想来还是心里头有事,过不去自己那一关。”

    江云昭颔首道:“我也是这般想的。只是不知怎么才能让大姐姐舒心起来。”

    郑妈妈在一旁说道:“这还不容易?二房那位和马家那位都松松口,把先前提的那事儿取消掉,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偏生那俩人面皮极厚心肠极硬,就算自己那些个龌龊心思被看穿了揭发出来,依然咬着牙不肯作罢。”

    江云昭就皱了眉。

    江云琼素来寡言,但心地很好。先前百日宴出事时,她曾示意紫雪去了厨房一趟。虽说没能帮上忙,但好歹有了那份心。

    后来还特地在帕子上作了提醒……

    江云昭到底不放心她,征询了秦氏的意见后,起身朝静园行去。

    谁知刚一出院门,却是遇到了正在宁园外静候她的江云梦和江承梧二人。

    自上次二人求江云昭帮忙、将丽姨娘从安园带出来,已经过了些时日。其间大家虽见过几次,也不过是寒暄着问声好罢了。似如今这般特意等着,却是头一回。

    江云昭生怕出了什么事,问道:“二姐姐和三哥哥可是有什么事情?”

    江云梦笑着说道:“听说给大姐姐看病的大夫还在侯府,并未离去?”

    “是这样的。”

    “姨娘最近身子愈发不舒服了,先前的药也已吃光。我们就想着请这位大夫来给看看。不知七妹妹是否有空,帮一下这个忙呢?”

    江云昭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忽地问道:“你们怎么不去请?”

    “母亲一向不待见姨娘,若是我们提出来,母亲少不得要生气,许是就不准姨娘看病了。若是能拜托七妹请来大夫,母亲自然不好多说什么……”

    “等一下。”江云昭忍不住打断了江云梦的话,淡笑着问道:“难道二姐姐是说,这事儿你们提起来,不一定能行,所以没去试试看。而由我来开口,必然百分百能成,故而你们来这里寻我了?”

    “正是这样。”江承梧上前一步,朝江云昭揖了一礼,“这事需得拜托妹妹了。”

    望着神色坦然表情笃定的兄妹俩,江云昭抿了抿唇,侧身避开了他这一揖,淡淡说道:“三哥哥不必如此。我可受不起。”

    她说这话时语气颇冷,听得江云梦和江承梧都是一愣。

    江云昭将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轻轻笑了,“刚才二姐姐和三哥哥是不是想着我肯定会答应?毕竟我上一次很容易地就帮了你们,是也不是?”

    江承梧没有答话,江云梦低低地“嗯”了一声。

    江云昭唇角的笑意愈发冷然,带了几分讥诮之意。

    “如此说来,上一回倒是我的不是了。你们的忙,我竟是一次都不该帮。也省得让你们养成了习惯,遇到事情自己不去努力争取,次次都要寻到我的头上来!”(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