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2章 冲撞

    虽然江云珊是自作主张偷偷跑来,但若是在外闯了祸,当家的秦氏也脱不了责任。

    江云昭思量了下,到底不能坐视不理,只得问了楚月琳二人所在位置,准备跟着过去看看情形。

    廖鸿先横臂拦住她,问楚月琳道:“明彦素来不管旁人之事。江家那个做了什么,才让他如此动怒?”

    楚月琳被打了岔,心中不悦,随口说道:“过去看看便也知道了。问那么多作甚。”

    廖鸿先哼笑了下,懒洋洋道:“怎么?我替妹子问一声,想要提前有个准备,却是也不行了?我倒是不知道,楚国公府,何时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

    他说话时语调慵懒闲散,但微愠之下,自有一股子不容置疑的迫人气势。

    楚月琳虽然胆子颇大,到底年岁还小。被他这样一吓,说话就也磕巴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许,或许是她冲撞了堂兄。”

    江云昭握了握她的手,怒视廖鸿先,说道:“你收敛着点。”又缓声安慰楚月琳:“不必惊慌。他经常凶巴巴的,却没什么恶意。”

    廖鸿先由着她随便‘诋毁’,却连半分不乐意也无,压根没放在心上。

    “冲撞?”他半眯着眼,“这事可大可小,倒也有趣了。”说着,朝江云昭微一挑眉,“走,跟你看看去。若真有点什么事情,明彦那边我也能拉得住。”

    语毕,竟是不理会其余二人,自顾自朝前行去。

    在廖鸿先的那群狐朋狗友里,他说话的分量一向很重。

    如今他既是发了话,江云昭倒也不怕会出大乱子了。低低道了声谢后,跟在他的身后朝前行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朝楚月琳笑了下。

    楚月琳忙紧走几步跟了过去。

    她始终有些怕廖鸿先。抬头望了望江云昭身前的少年,她到底是放慢了脚步,一路都稍稍落后江云昭半步,以便和廖鸿先离得略远点。

    楼卿言不放心,亦是跟了过去,走在她们身侧。他不时地安慰江云昭一两句,又道:“你那堂姐任性泼辣,也吃不了什么亏去。你也不必太过担忧。”

    “吃亏?”江云昭摇了摇头,“就是她那不肯吃亏的性子,才害了她自己,又害了旁人。”

    她忽地想起过往之事,微微侧过头,对楼卿言道:“你一向最是和善。如今她却能让你说出这种话来,当真是难得了。”

    楼卿言也笑,“没办法。上次江三姑娘的壮举,在下依然记得。若不是昭妹妹出手相帮,那些行李怕是要尽数毁了。”

    江云昭正要接话,冷不防前面的廖鸿先忽然驻了脚。她一个不察差点撞到他的背,忙急急停住,“做什么忽然停下?可是被你吓到了。”

    廖鸿先凉凉地看了楼卿言一眼,伸手就把江云昭往自己旁边拉了拉,闲闲地道:“没什么。就是见到有人人随口就乱认妹子,有些看不过去罢了。”

    楼卿言与江云昭自幼相识,一声‘昭妹妹’不知道叫了多少年了。如今被廖鸿先这样一说,江云昭便有些着恼,当即牵了楚月琳的手大步往前走,竟是不再搭理他。

    廖鸿先倒也不甚在意,只是悠悠然地跟在她的身后,刚好卡在江云昭和楼卿言的中间。

    几人先前所在之处离事发的藏书楼并不甚远。待到行至藏书楼前,廖鸿先这便撇下三人,当先迈步入屋,一探究竟。

    楼卿言凑着这个机会近到江云昭身侧,望了廖鸿先的背影,低声道:“此人性子乖戾,你莫要与他深交。”

    江云昭含糊地“唔”了声,也不多言,紧走几步跟了进去。

    屋里两人隔了两丈远的距离站立着。一人哭得梨花带雨,正是江云珊。而另一个,乃是楚国公府的世子,楚明彦。

    两人此刻怒目相向,显然经历过一场不小的争执。

    廖鸿先这便皱了眉,用手肘捣捣楚明彦,问道:“怎么了这是?竟然把个小姑娘给弄哭了。可真不符合你的君子做派。”

    楚明彦性子清冷,素来以礼待人。虽不与人特别亲近,却也极少和人发生冲突。如今他面上这般的怒容,廖鸿先统共就没见过几回。

    这个地方颇为偏僻,楚明彦没料到会有人赶来。看到楚月琳的身影后,他想到先前在窗外一闪而过的小身影,有几分明了,便坦然说道:“我不过是厌烦那些噪杂之声,来此处静一静。谁知就被她尾随而来。此人行为不端,冒犯于我。为防她闹出事来,倒不如将人先行赶走。”

    “谁要冒犯你了?我说过,我认、错、人了!”江云珊咬着牙气道:“我要怎么说你才能放过我!”

    楚明彦丝毫不为之所动,冷然说道:“认错了?那又怎样。今日来者,皆是公府贵客。幸亏你将我错认作对方。如若方才在这儿的不是我,而是你口中之人,岂不是更加糟糕?”

    江云珊正欲再驳,转眼看到江云昭身后跟进来的人,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为什么楼世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先前她就是看到有个身影很像楼卿言,故而尾随对方走进这藏书楼。眼看对方侧躺在旁边的榻上小憩,她见周围没有旁人,就走了过去,想要看个明白后,再与他搭话。

    谁料当时地面有些滑。

    她正凑到对方的脸颊前准备看仔细些确认一下,却不小心脚底一滑,直接扑到了对方的身上。那人忽地转过身来,将她推开,横起一脚就将她踢倒在地。

    分明半点怜香惜玉也无!与楼世子大相径庭!

    江云珊银牙咬碎。

    此时再看楚世子的背影,与楼世子分明不一样。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鬼迷心窍,瞎了眼,竟是认错了!

    自己明明只对楼世子一人倾心,而今他却要误认为她是个行为放浪之人……

    那她先前努力学习规矩,努力争取机会来国公府见他一面,这些努力,岂不是要全白费了?

    她心伤到了极致,又是欣喜,又是失望地看向楼卿言。

    廖鸿先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明白过来,不由觉得好笑。

    楚明彦更瘦高些,楼卿言更文气些。她竟能把这两个人的背影弄混……

    只能说,她太不了解楼卿言了。

    不过……就算这样,她也非他不可?

    倒也奇了。

    江云昭明白此事是江云珊引起来的。若是不给楚明彦一个交代,终究是说不过去,便对江云珊说道:“这事是姐姐做的不对。不如,你与楚世子道个歉吧。”

    江云珊脸色忽晴忽暗,却是将头一扭,竟是摆出了‘死也不肯说’的架势。

    江云昭整整衣衫,准备给楚明彦行个礼说一声‘对不住’,哪知廖鸿先伸手把她跟拦住了。

    廖鸿先不屑地瞥了江云珊一眼,轻叩着身边的桌案,淡淡说道:“明彦,这事儿就先这么算了吧。若是闹大了,江侯爷和江夫人面上不好看。等下我让人把她弄回侯府去,你就……嗯,稍稍吃点亏吧。”

    楚明彦先前只知这个少女行为无状,倒是没想到她是江云昭的堂姐。

    江云昭救过楚月华,对楚家有大恩。就凭这一点,他也不会将此事闹大。如今听了廖鸿先的话后,他便微微颔首,对江云珊道:“如今看在江姑娘的面子上,便放你一马。望你往后好好改过,莫要辱了江家的名声。”

    廖鸿先知道宫里头发生的那件事,知晓他为何说‘看在江姑娘的面子上’。可江云珊不知道。

    眼看着楼卿言自始至终都在关切地看着江云昭,不关心自己半分,她的已经坠到了无尽深渊。再听了楚明彦的这番话,她心中怨恨更深,望着江云昭的眼神更带了几分狠戾。

    江云昭看到了,正要开口,廖鸿先已经侧跨半步挡在了二人中央,指了江云昭对楚明彦道:“你今日要招待宾客脱不开身,不如就帮我看着她点,莫要让人欺负了去。我把那人送回江家。”

    说是送,其实是怕江云珊再惹事,亲自‘押’过去。

    楚明彦知晓这样最好,便颔首应了。

    谁知楼卿言此时站了出来,说道:“由我去罢。我与江家更熟悉些,这事让我来告知侯爷和夫人,更为妥当些。”

    廖鸿先没想到楼卿言这样温吞的性子竟然也会担起事来。想到江云珊先前看他的眼神,廖鸿先思量了下,真让楼卿言去送,或许可以事半功倍,彻底绝了江云珊的那份心思,便道:“也好。那就劳烦你了。”

    楼卿言笑道:“我家与江家是世交,我与昭妹妹自小认识,帮这点忙是应该的。”

    廖鸿先到底没忍住,说道:“别开口闭口都是妹妹。谁准你这么叫的?”

    楼卿言这便皱了眉,“承晔与我自幼相识,我这般叫昭儿,又有何不可?”

    廖鸿先似笑非笑道:“真要这么论的话,我倒是与楼二交情匪浅。难不成你看在楼二的面子上,却要叫我一声……”

    他话没说完,就被江云昭狠狠地拽了下袖子。当即‘叔叔’二字卡在了喉咙口,没有说出来。

    就在一行人准备着将江云珊送走之事时,六公主也如愿以偿地见到了董氏。

    董氏似是早就知道她会找来,不等六公主开口,便当先说道:“我知道六公主心中所想。我也可以达成六公主的心愿。只是,公主作为回报,也必须要帮我一个忙。”

    陆元婷没想到事情会那么顺利,虽心下狐疑,却也不由自主问道:“什么忙?”

    “公主知道我儿被人弄伤一事吧?”看陆元婷迟疑着点了下头,董氏嘴角翘起一个冷冽的弧度,“他伤得很重。大夫说了,若要我儿痊愈,必须再加一个很重要的东西作为药引。那就是……伤他之人身上的嫩肉。”(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