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章 安排

    因着是楼卿言一路‘护送’,江云珊走得算是颇为心甘情愿,江云昭她们并未费太多唇舌。临行前,江云珊也只提了一个请求,想要同潘姑娘说一声。

    因着她是潘姑娘带进楚家的,众人就也没在这一点上为难她,当即同意了。只是廖鸿先远远地看着潘姑娘时,眼神颇为不善。

    江云昭问他为何如此,廖鸿先难得地并未详述,仅仅说道:“二皇子和元睿关系并不太好。”

    而二皇子,是潘姑娘的表哥。

    江云昭明白了四五分,却知晓这不是自己能够多管的,就也不再多问。

    江云珊走后,便到了宴席开始的时辰。

    直到此时,江云昭方才再次见到了江云琼。后者已经找到了话语投契的女孩,正与她们边低声说笑着边向设宴之处行来,神色间颇为亲近。

    自那日晚上投缳被救后,江云琼一直郁郁寡欢。就算是与老夫人亲近了许多,神色间还是不时露出几分哀愁。如今日这般真心微笑的模样,江云昭已经许久都未从她面上看到了。

    江云昭暗道或许这就是江老夫人要她前来的目的。又看了她的笑颜片刻,见楚月琳在不远处朝自己招手,就举步朝座位行去。

    柳树下的石桌前坐着两位夫人,正品茗闲聊。江云昭路过二人的时候,不经意间从她们口中听到了类似“江家大姑娘”“品貌尚可”这样的字眼。愣了一瞬后,不由停下了步子。

    她走的那条路正好在二人背后,且她们只盯着江云琼细看,并未留意到江云昭,依然自顾自低声说着话。

    右边那个衣着朴素皱纹明显的妇人,声量明显比她身侧的朱夫人要大上许多,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她所说之语依然清晰可辨:“我瞧着不错。虽说是庶出,却是出自侯府。做填房的话,倒也够了。”

    虽说今日参加赏花宴的几乎都是勋贵之家,却也有并未受邀、跟着相熟之人一同前来的。江云珊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如今这说话的妇人江云昭不识得。但是她身边的朱夫人,江云昭倒是知道。如今二人对着江云琼品头论足,江云昭将前后事情细想了一遍,一个念头渐渐冒了出来。

    ——看那妇人言语间表露的态度,倒是有几分相看之意。

    江老夫人让江云琼来赏花宴,其目的,难道与江云琼的亲事有关?

    若是借着赏花宴的名义来做此事,不仅能够让男方女眷见到江云琼,还不至于打草惊蛇让二房之人知晓,倒是个两全之策……

    将事情前后在心中过了一遍,江云昭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虽说江老夫人这样的安排算得上合情合理,只是她这般防人一样瞒着秦氏的做法,让江云昭心里到底不太舒坦。

    她又回望了江云琼一眼,暗暗叹了口气,加快步子走向楚月琳那边。

    这次的午宴很是丰盛。但最让江云昭欣喜的,并非美味的食物,而是楚夫人的安排——她特意让江云昭与楚家姐妹挨着,在江云昭的位置上,恰好看不到董氏那边,而董氏,自然也望不到她们这里。

    发现这一点后,江云昭的心情颇为不错。只是先前朱夫人身边的那名说话妇人离她不算太远,与楚家姐妹说话之时,江云昭不可避免地会经常看到她。见她依然锲而不舍地经常去瞧江云琼,江云昭的心中便颇有感慨。

    楚月琳挨着她坐,发现了她偶尔一两次的情绪波动,便问道:“你可是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出来,也好解决。”

    楚月华闻言,就也看了过来。

    家中之事,怎好与人详说?况且,此事有关江云琼的私隐,更是无法向人讲述。江云昭便说了些旁的理由,倒也晃了过去。

    用完餐后,趁着丫鬟往桌上摆点心的空档,江云昭好似随意地指了那妇人,问楚月华道:“楚姐姐可知那是谁?看着不像是国公府请来的客人。”

    楚月华只看了一眼便知晓她说的是谁,边轻轻搅着甜羹边道:“听说是朱夫人娘家的一位近邻,旁的我也不甚知晓了。”

    她将汤匙搁下后,忽地想起一事,又说道:“好似朱夫人娘家与林家相隔不远,那位‘近邻’,或许江老夫人也是认得的。”

    江老夫人娘家姓林。楚月华如此说,江云昭便知晓,事情定然是江老夫人刻意安排的了。只是看江云琼的模样,应当还未听闻此事。虽说那户人家的境况看上去不像是日子富足的,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想,只要他们家人不算出格,再怎样,人品也是好过马家的嫡长孙。

    细细思量后,一时间,江云昭倒是不知该为江云琼开心,亦或是替她担忧了。后想着江云琼的事情她也没有插手的立场,感叹过后,只得作罢,装作不知。

    楼卿言赶在宴席中间的时候回来了,却不方便到女眷中来,只在远处朝江云昭遥遥地笑了下。待到江云昭笑着颔首示意,他这便转身而走,往男宾那边去了。

    孩童的身体禁不得累。午宴过后,江云昭就有些困倦。

    此时女眷们有的依然去赏花,有的与相熟之人闲聊,还有一些亦是精神不济,想要小憩片刻。楚夫人就将需要午休的都安排在了客房。

    她特意为江云昭准备了最靠里的那间精巧的小居室。最为清净,无人打扰。

    这时跟着江云昭来国公府的蔻丹便也过来,伺候江云昭午歇。因着天气炎热,她就执了团扇,坐在床边的矮凳上不住给江云昭摇扇。

    凉气袭来。没多久,江云昭渐渐睡去。

    到底不是自己的床,睡不习惯。没过多久,江云昭慢慢醒来。蔻丹晃了晃有些酸软的双手,准备伺候她穿衣起身。哪知刚刚走到外间,蔻丹就发现了异状,不由自主“啊”地一声轻叫,愣在了那里。

    江云昭忙在里间扬声问她:“怎么了?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姑娘,姑娘不好了。”蔻丹急匆匆跑了过来,短短时间内,额上已经急出一层薄汗,“廖世子送您的那件外裳,不见了!”

    “不见了?”江云昭喃喃重复了声,问道:“先前你不是搭在外间的椅子上了?”

    “是的。可是刚刚去看,已经不见了!”蔻丹急得团团转,“这可怎么是好?明粹坊的东西,金贵得很。廖世子若是知道了,岂不要生姑娘的气?他买的这些都是最顶级的,想要寻个差不多的来顶替,都是难上加难!”

    “可你刚才不是一直未睡吗?当时有没有人进来过?”

    她这样一问,蔻丹也冷静了稍许,而后又摇了摇头,自责地道:“奴婢看着这儿在最里面,不会有人来,又瞧天气炎热,就将外间的屋门一直敞着,未曾合上。刚刚奴婢在打扇,一直在里间未曾出去。若是有心人悄悄去到外间,奴婢怕是也察觉不到。”

    江云昭有些疑惑。

    应当不是国公府的仆从做的。楚夫人治下极严,今日若有人胆敢做出这种事情,除非是不想再在国公府做事了。

    可是旁的宾客又没有这么做的理由。毕竟大家都是富贵人家出来的,怎会那么小家子气,偷了旁人的东西过去?

    蔻丹听了江云昭的疑惑后,深深叹了口气,“只能说姑娘这身装扮太过出挑了,竟是让人起了贪念。在奴婢看来,有可能是丫鬟做的,也有可能是客人做的。谁知道呢。”

    “可是,此人为什么要偷呢?”江云昭奇道。

    她的这件外裳,与其他几件一样,都是廖鸿先特意挑选的。无论是样式亦或是绣纹,均是独此一份,京城之中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个来。衣裳不像首饰。首饰还能熔了再造,看不出本来样子,可衣裳不行。偷一件旁人穿过的衣裳去,特别是像江云昭丢的这种很是特别的,无论是穿了或是当了,恐怕都能被人一眼认出来,十分不划算。

    对方拿了它,能做甚么?

    幸好此时已是午后,天气炎热,用不着穿外裳。如今东西丢了,江云昭觉得对不住廖鸿先的那番苦心。起身之后,她暗暗思量着该怎么和他开这个口好,索性顺着路无意识地朝前行去,权当散步了。

    不知不觉,竟是行到了先前和楚月琳走过的那条路。再往前不远,就是遇到六公主的那个有莲花池的院子。

    江云昭想再去看看,只是还未走近,就听那边传来嘈杂的人声。有丫鬟叫着跑了出来,在门口不住嘶喊:“溺水了!有人溺水了!快来人啊!”

    江云昭听闻,忙带了蔻丹急急向前行去。

    走到离院子两三丈远的时候,有人从另一个方向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

    这种时候,无论是谁,都是急匆匆的一副模样。对方那般悠闲的姿态,倒不像是来救人的,更像是来看戏的。

    江云昭略有反感,不由就朝那边看了一眼。瞧清对方是谁后,她浅淡笑笑,暗道若是此人,那么这般行径倒也不奇怪了。

    她本欲收回目光。谁料对方看到她后,先是一愣,继而就是震惊无比地瞪大了双眼。

    江云昭不欲理睬她,准备转身进院。可对方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温柔娴雅的六公主高声唤了江云昭一声后,朝院里望了一眼,又转回视线,一脸错愕地看着江云昭,抖着声音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