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7章 转变

    江云珊?

    太久没有她的消息了。初听说她回来后,江云昭竟是有一瞬间的怔愣,“好端端的,怎地忽然回来了?”

    “奴婢也不知。不过听传话婆子的描述,三姑娘这次回来的模样,倒是……有些风光。”

    前些年江云珊用在江云昭身上的一些小手段,楚月华早有耳闻。加之江云珊当年言行无状冲撞了她的哥哥楚明彦,楚月华对这位三姑娘的印象一直不好。

    看了蔻丹那犹豫的模样,楚月华想到江云珊的一贯做派,半真半假地笑道:“风光便是风光,怎地还会‘有些’?难不成另有隐情不成?”

    蔻丹想了片刻,苦笑道:“太子妃等下就会知道了。”

    这时,姗姗来迟的江老夫人方才到了花园。楚月华与江云昭便迎了过去。

    江老夫人边和楚月华说着话,边进到花厅。江云昭稍后两步跟着,也行了进去。

    屋里的夫人和姑娘们俱都起身,欢喜地向老夫人道了贺,又向楚月华行礼。

    寒暄过后,待到大家重新落座不久,江云珊就也到了。

    只见她身着绸缎脚踏锦鞋,头插金步摇,耳戴金坠子,手挂金镯子,就连指头上,也有三个金戒指。当真是金光闪闪,耀花人眼。

    好在较之几年前,江云珊身量又长高了些许,神色也沉静了许多。戴着这些金物,倒是没显得太过庸俗,反倒现出一丝华贵来。

    江云昭和楚月华面无表情地侧过头,相视着微微一笑。

    ——江云珊的这身打扮,可真够‘风光’的。就算是富贵之家黄金遍地,等闲也不会将这么多金饰堆砌在身上。

    想到先前蔻丹片刻的迟疑,江云昭不动声色低声问道:“先前你那话怎么来的?”

    蔻丹亦是压低了声音,“三姑娘穿得极为得体,可是她这次来,只带了两个箱子,主仆俩共乘了一辆马车。”

    江云昭这才真正讶异了。

    她这般穿着打扮,比去马家时还要豪阔两分。怎地走时尚还有七八个箱子、两三辆马车,如今反倒不如先前了?

    楚月华正挨着江云昭坐着,便侧过头在她耳畔低语:“那马家不是几年前便已败落了?自家姑娘都不见得有银子置办那么多首饰,哪会给她那么多钱财?”

    江云昭想了想,说道:“或许她将钱财都花费在首饰穿着上了罢。”

    两人低语的功夫,江云珊已经向江老夫人道了贺,又来向楚月华行礼。

    楚月华性子和善,遇上长辈行礼,她大都会虚扶一下,道一声“不必多礼”;若是碰到平辈,她待对方行礼过后,便好生与对方说几句话。

    但江云珊这次行礼过后,她只是淡淡地点了下头,并未搭理她,而是笑着与江老夫人搭上了话头,夸赞了江府几句。

    众人便都没觉得她怠慢了谁。只有极少数的人,看出来楚月华好似不待见江云珊。

    依着江云珊以往的性子,江云昭以为她会气极,继而寻机出言顶撞。谁知江云珊发现后,神色丝毫未动,依然维持着进屋时候的淡淡的笑意,称赞了楚月华几句。待到楚月华稍稍颔首后,方才在一旁挨着马氏坐下了。

    江云昭暗暗诧异,却也不与江云珊搭话。只是在马氏唠唠叨叨关切女儿的声音太大时,会朝那边看上一眼。

    慢慢地,屋里复又热闹起来、夫人和姑娘们各自寻了相熟之人聊天。

    因着江家当年出的那事大家或多或少都心中有点数,且江云珊几年未在京中,宾客中几乎没有与她相熟的女孩。她便只与身边的母亲说着话。

    虽然马氏的叫嚷声吵到了不少人,甚至一些性子和善的夫人也开始面露不悦了。但江云珊好似毫无所觉,自始至终保持着面上的微笑,娴静地坐在那里,轻声细语地回答着马氏的问话。

    江云昭没料到她在马家的转变会如此之大,不由感慨这寄人篱下的生活倒是改变了她,终究学会了收敛性子。

    这时耳畔传来了楚月华的低语声。

    她凑到江云昭耳边,问道:“你这个姐姐,可曾定亲了?”

    江云昭不明白她为何这样说,却还是老实答道:“去年定下的。对方是劭罄孟家的。”

    因为并非高官望族,楚月华并不知晓,听过便也罢了。但她却是特意叮嘱江云昭,道:“往后你莫要与她多接触。”

    这口中的‘她’,自然指的是江云珊了。

    江云昭笑道:“姐姐忘了?我与她素来水火不容,又怎可能与她亲近?”

    楚月华说道:“话是这样没错。不过,再提醒你一句,你能记得真切些,总是更好。”

    江云昭这才意识到不太对劲。

    眼见楚月华眉眼间满是凝重之色,她忙问道:“姐姐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妥?”

    楚月华颔首后又摇了摇头。

    江云昭锲而不舍地追问,楚月华无奈下,只得说道:“她眉眼间有股子媚态,并非大家女儿的模样。”

    江云昭待字闺中,不懂何为‘媚’,只觉得江云珊的举止言语都比当年要沉稳许多。她想要细问楚月华,对方只说那是做给男人看的,其他的却怎么也不肯与她解释了。

    众人正说着话,江云昭的舅母们到了。

    罗氏和赵氏与一位神态和善的夫人一起走到屋中,向江老夫人问过好后,就有相熟之人笑着招呼道:“侯夫人可是来迟了,等下一定要罚酒三杯。”

    罗氏与赵氏都是官夫人,此人所指的‘侯夫人’,自然是一同来的第三人、涪安侯府的楼夫人了。

    楼夫人笑着说道:“先前本要早点来,谁知家中临时有点事,给耽搁了。”又朝江老夫人歉然说道:“老祖宗,可是对不住了。”

    江家与楼家相熟,江林氏也是见过楼夫人多次,便笑着说道:“家中有事自要先处理好。”

    此时时间也算不得太晚,先前那夫人不过是打趣几句,哪晓得楼夫人竟是被家中事务缠住了?便好生问询了几句,又宽慰她一番。

    楼夫人聊了一会儿后,突然问江云昭道:“听卿言说你日日都要读书。这些天是在看哪些?”

    江云昭老实地一一答了,又赧然道:“我读书不够用功,看的大都是些杂书。”

    楼夫人还未说话,大舅母罗氏已然说道:“又不需要考功名,看得太精太专有何用?倒不如多读些闲书,也好多知晓些事情。”

    二舅母赵氏笑着接道:“是这个理儿。”

    楼夫人莞尔,唤过江云昭来,拍拍她的手,“好话都被你两个舅母说了,我也无甚好夸你的了。送你个玩意儿玩吧。”说着,将手上的镯子退了下来,顺势给江云昭戴在了腕上。

    金属上尚带着些许体温。虽不烫,却灼得江云昭手臂好似在火辣辣地烧。

    沉甸甸的金镯子,价值不菲。

    这倒也罢了,毕竟富贵之家时常会送小辈们贵重的礼物。

    江云昭真正在意的是江云珊来之前,楚月华的那番话。

    ——楼夫人以往来的时候,时常给江云昭带些好吃的好玩的,却并未给她过首饰。如今不仅突然给了,还作出这样大的手笔……

    让人无法不暗暗揣测。

    难道凌妃打听她的事情,真是为了楼家?楼家真有那个意向?

    她问询地看向走到舅母身旁的秦氏,秦氏并不知那一茬,只含笑地回望着她。

    长辈所赐,不能无故推辞。

    时间已经过去了片刻,而楼夫人送这东西确实没表现出旁的意思。江云昭只得将东西收下,好生朝楼夫人道了谢。

    楼夫人笑容愈发温和起来,打量了她一番,说道:“是个好孩子。”

    江云昭几乎是逃回座位的。

    楚月华忍俊不禁,说道:“没事。改日让我娘给你个更好的。”

    江云昭颇有些哭笑不得,“这又关楚伯母什么事了?”

    楚月华只抿着嘴笑,并不多言。

    江云昭觉得不对,侧过头去看,就见江云珊正死死盯着她手里的金镯子。

    江云珊自小就爱打江云昭首饰的主意,江云昭并未放在心上,只当她终究装不下去了,只如以往那般,眼馋的‘病症’又犯了,便将那镯子又往袖中收了收,并没放在心上。

    谁料她没跟江云珊计较,江云珊反倒要自己挑起事来。

    众人言笑晏晏之时,江云珊忽地轻轻地“咦”了一声。

    待到大家都望向她后,江云昭才婷婷袅袅地走到江云昭身边,望着她的脖颈,半是感叹半是遗憾地说道:“七妹妹戴的这个链子,不是当年你说要送给我的那个么?”

    说罢,不待江云昭开口,她又幽幽地叹了口气,“七妹妹若不想将它送我,只管直说便是,我岂会硬夺去你的心头好?只是你先前主动说了要将它送与我,尔后又要反悔,这可是真正伤了我的心。”(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