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8章 寿礼和贵客

    江云昭听了江云珊的话,手指微抬,抚向自己脖颈间的链子。

    待指尖感受到那微凉的触感,她不禁笑了。食指轻点着它,问道:“三姐姐指的可是这个?”

    江云珊不答反问:“难道七妹妹不记得当年的约定了?”

    “约定?什么约定?”江云昭语气清淡地道:“恐怕不是我不记得了,而是三姐姐你弄错了吧。原本就没有你口中说的那件事。”

    江云珊面露伤感,摇了摇头,轻柔说道:“七妹妹不愿意就也罢了。是我强求了,以为你还记得当年承诺过的话。”她视线扫过四周,在经过江云昭腕间时稍稍顿了下。

    江云昭注意到了,有些明白过来,顿时厌恶地别开眼。她快速思量了下,侧首望向一旁的楚月华,朝她轻轻眨了下眼。又在别人注意不到的角度,对着楚月华口唇微动,无声地说了几个字。

    楚月华会意,极小地点了下头。江云昭便笑着问她:“楚姐姐,你可还记得这个东西是哪里来的吗?”

    “自然记得。”楚月华顺势说道:“不是前些年你要来我家参加赏花宴时,我特意买了送给你的么?”

    众人听了这话,琢磨了下,面露微笑,望向江云珊。

    江云珊恍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青,煞是好看。

    江云昭不理会她,只对大家说道:“此物乃是好友所赠,我爱惜还来不及,又怎会随随便便将它送人?”

    她话音刚落,一位相熟的夫人打趣道:“若是太子妃知晓她赠与你的好物被你扔给了旁人,怕是要将你训上一通的。”

    她这话一出口,几位知道内情的夫人就都笑了。

    那番话是有缘由的,而且事情还和楚月华的堂妹楚月琳有关。

    当时楚月琳看上了江云昭的一本书,好说歹说央了江云昭送与她。可是她拿到那本书后,看了不过四五日,就觉得无甚趣味,丢弃在了一旁。隔了没多久,有女孩在她房中看到那本书,就问她要,她立刻大方地给了对方。

    这事被楚月华知道后,对着楚月琳就是好一通训诫。

    当时有几位夫人去寻楚夫人,恰好见识到了这一幕。先前开口的那位,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这话一出来,晓得那件事的几位夫人忍不住笑了。楚月华与江云昭对视一眼,亦是莞尔。

    江云珊完全不明白这个中缘由,但看着大家心领神会的模样,心中愈发恼火。

    她离府之前见过江云昭戴这串链子。那日去楚国公府参加赏花宴,江云昭的一身装扮惊艳了多少人,她记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弄错。

    只是,她一直以为此物是侯爷或者秦氏赠与江云昭的。

    方才看到楼夫人话里话外透着喜爱江云昭的意味,她不由想到了那个温和淡雅的少年郎,立刻心中怒极。

    ——江云昭有什么本事?凭什么得到大家的宠爱!

    于是,她想了这个法子让江云昭下不来台——江云昭说没说过那句话,谁能证明?她若一口咬定,江云昭就算想辩驳,也没有切实的证据。如果运气好些,江云昭迫于压力,或许还不得不将东西送她。

    当真是两全其美。

    可她千算万算,没料到那链子竟是旁人送的,还好巧不巧,是身份高贵的太子妃。

    江云珊一招失策,再看屋内众人,只觉得每一个人脸上的微笑都是在嘲笑讥讽她。

    她觉得一切皆是江云昭引起,心中火气已然开始慢慢上涌。再忆及先前在马家遭遇的种种不顺,江云珊只觉得满腔的愤怒压都压不住,当即扯了江云昭的衣袖,恶狠狠低声说道:“咱们走着瞧!”

    她语气狠戾面色凶恶,可是在场的夫人和姑娘们都只当笑话一般来看——二房的姑娘威胁侯爷唯一的掌上明珠,岂不是自找没脸?

    谁也没把她的话当回事。

    有几个姑娘原本在自顾自聊天,如今见她这般,反倒过来寻了江云昭,问她要不要加入到她们那个圈子的话题中去。

    看到周围诸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江云珊再也忍耐不住,竟是不顾今日是老夫人的寿辰,大力推开劝阻的马氏,当即摔了帘子走人。

    楼夫人虽早已忘了江云珊的模样,却还记得江家的三姑娘就是砸了楼卿言行李的那个。再看江云珊这般作为,对她印象更为恶劣,侧过身对秦氏轻声说道:“先前就觉得她不是个大方的,如今离了你的教导才几年,就愈发不成气候了。”

    安园的大丫鬟碧莺看着不住晃动的珠帘,想要跟出去劝江云珊两句。

    江老夫人端起茶盏,淡淡地望了眼呆立在那处的马氏,冷声说道:“随她去吧。坐了许久的车,想来也积了不少的火气。不赶快发散出去的话,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来!”

    江老夫人是个脾气和顺的,几时当众说过这样的重话?

    可见是气得狠了。

    碧莺听闻,应了声后,就也不再搭理此事,只忙着去伺候刚刚进屋的客人们了。

    江云昭婉拒了相邀的女孩儿们后,长长松了口气,悄声对楚月华说道:“多谢。”想了想,又道:“幸好姐姐明白了我的意思。”

    这链子是廖鸿先送给她的,除了最为亲近之人,没有人知晓它的来历。

    倒也巧了。今早蔻丹整理首饰的时候,她刚好看到此物,便心血来潮选了它。如果她今日戴的是家人送的东西,恐怕就要多费一些唇舌了。

    ——她方才已经看了出来,江云珊开始针对她,是从楼夫人送她那个镯子开始。就算她戴的不是这串项链,江云珊恐怕也会寻了旁的来生事。

    虽不明白江云珊为何如此,但江云昭也懒得多想。

    无论对方怎样发难,她见招拆招便是。

    因着江老夫人已经来了厅里,各房的孩子们就也慢慢聚了过来,呈上给祖母贺寿的礼物。

    江承晔需要帮忙迎接男客,将大房准备的玉如意捧上后,就匆匆离去。

    二房送的是锦缎,四房送的是字画。

    最惹眼的要数三房了。

    他们送的,竟然是一尊小金佛。虽然不如大房送的玉如意矜贵,却也价值不菲。

    楚月华奇道:“先前你三叔他们不是还被人追债的么?怎地如今还送起这个了?”

    江云昭看着那小金佛,也有些疑惑,只得说道:“我也不知道。”

    江云昭望向秦氏,见她不动声色,思量着她或许知道个中缘由,便想着回去后细细问问。

    大家正看着那金佛像,朱夫人行了进来,头一句话就是说道:“老夫人,恭喜您。贵客到了!”

    满屋子的夫人姑娘就都朝门外看。待到瞧清之后,不禁笑了,齐齐说道:“可不就是江家的贵客么!”

    叶兰馨走到屋子里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可这样大的阵仗,却是没有想到的。她羞红了脸,微微垂首,往叶夫人身后挪了挪。

    罗氏笑道:“怎么着?这就害羞了,往后可怎么办!”

    赵氏在一旁抿着嘴笑。

    叶兰馨乃是叶大学士的长孙女、礼部叶侍郎的嫡长女。去年的时候已经和江承晔订了亲,只等满了十五后就要过门了。

    秦氏知道罗氏的性子,忙说道:“嫂嫂就饶她一回吧。馨儿性子内敛,可不像我家那几个顽劣。”

    罗氏指了秦氏,对江老夫人说道:“您老瞧瞧,这还没进门呢,就护起来了。等到进了门,怕是昭儿都得靠边站了。”

    江老夫人笑着应了一句。江云昭顺着罗氏的话头接道:“舅母言之有理。到时候母亲若是偏心,舅母可要给我做主。”

    罗氏便道:“那是自然。反正咱家的屋子多,你到时收拾收拾,来家里住就行了。”

    叶夫人这几年间早与她们熟悉起来,闻言说道:“秦家那么远,去一趟容易?昭儿不用那般折腾,只管来我家住就成了。”

    众人便都笑了。

    叶兰馨面上愈发红了几分,羞赧地上前给江老夫人道贺。

    楚月华本是要提醒江云昭凌妃之事,故而借机来了江家一回。事情告知之后,她也想顺道见见母亲,就一直没有离去。

    如今看看时辰,实在是不得不走了,她暗暗叹息着,准备告辞。

    江云昭挽留道:“姐姐再等等吧。楚伯母肯定会来的,等下或许就到了。”

    楚月华叹道:“并非我不想等。而是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钊哥儿去母后宫里的时候。如若耽误了,可是不好。”

    江云昭听闻,只得作罢。她站起身来,正要送楚月华出去,却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说笑声。两人相视而笑,一起停了步子。

    随着丫鬟们的扬声通禀,几名少年迈步入屋。

    正是廖鸿先、楚明彦和端王孙,以及为他们引路的江承晔。(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