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9章 推,避

    “不见了?”楚月琳下意识环顾四周,愕然道:“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这么不见了?”

    “我哪儿知道啊!”端王孙用袖子蹭了蹭额角的汗,回身遥指着先前吴倩然跌倒之处,说道:“我瞧她心思不正,就想套她话。哪知道那丫头嘴太严,绕了半天怎么也不肯讲出到底是怎么瞧上了咱们廖大人。我哪耐烦跟她耗着时间啊?听她说想自己静一静,就没再理她,去旁边问人要了些水喝。谁知道才干掉三杯,嘿,她身边的丫鬟就跑来找我。一见话还没说先哭开了,问了半天,才说是她家姑娘不见了!”

    端王孙一拍大腿,说道:“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就因为我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她家丫鬟就缠上我了!”

    廖鸿先边行边道:“多大点儿事啊,也值当你这样大惊小怪?人都进了楚家的庄子了,再怎么不见,也还在这庄子里头。让明彦派人找找就是。”

    楚明彦拍了拍端王孙的肩膀,说道:“我这就去安排。”

    江云昭说道:“先前过去找你的那个丫鬟呢?仔细问问她,或许能有些线索。”

    “我不耐烦让她跟着,留她在那边屋子外头候着了。”端王孙说道。

    楚月琳拉了江云昭的手,说道:“我们过去问问吧。他们几个人去问的话,不把她吓哭就是好事了,能问出什么来?”

    语毕,不由分说将江云昭往那边拖去。

    楚明彦叮嘱道:“月琳你慢点。昭儿这样很容易跌倒。”

    楚月琳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到底是稍稍放慢了脚步。

    廖鸿先半眯着眼望向楚明彦,见他一直盯着江云昭的背影,不由哼道:“那丫头小的时候,也没见你那么紧张她。”

    楚明彦知他说的是江云昭,笑道:“那不一样。”

    至于为何不一样,却不明说。

    廖鸿先唇角扬起的弧度深了些许,眸中的笑意却渐渐消失不见。

    端王孙在一旁气得跳脚,“如今丢了个大活人你们不紧张,偏偏说起昭儿来了。分得清轻重吗?嗯?”又对着廖鸿先吼道:“就是因为你,她才说要自己一个人单独静一静。如今倒好,人不见了,你却还不放在心上!”

    廖鸿先慢慢调转视线斜睨着他,“先前爷走的时候,她生气归生气,还不至于如此。明明是你想试探她时说错了话,如今倒是怪起爷来了?羞不羞!”

    端王孙顿时红了脸,梗着脖子说道:“是兄弟的就帮个忙吧!”

    廖鸿先听了这话,懒懒地道了个“好”字,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别没大没小的。记住,你得叫爷一声叔叔。”

    端王孙气恼地挥出一拳。

    廖鸿先抬掌接住后往旁边一带卸了力道,朝他挥了挥手,这便往旁边去了。

    端王孙说的那个丫鬟依然等在先前的屋子外面。

    楚月琳拉着江云昭去到那处,看了看四周,问道:“你们不是一共四个人吗?其他的呢?”

    丫鬟红肿着眼睛,抽泣着说道:“回楚姑娘话,她们都去寻姑娘去了。”

    楚月琳问道:“你可知道吴倩然先前去了哪儿?”

    丫鬟点点头,指了一个方向说道:“就在那边。”

    楚月琳便道:“那我们过去找找吧。”

    她正要迈步,却被江云昭拉了一把。

    江云昭看着那边密密的葡萄矮架,说道:“既然是寻人,多几个人总是好的。等下叫上几个庄子上的仆从一同去寻吧。”

    楚月琳笑道:“庄子上又没有洪水猛兽,那里不过是栽了些葡萄罢了,怕什么?”说罢,拉着江云昭就朝那边行去。

    江云昭迟疑了一瞬,就也跟了过去。

    那处地方已经到了葡萄园的边际。最外面这一排,都是约莫一人高的竹子做的支架,上面爬着密密的葡萄藤。如今藤上挂满了紫色的葡萄,圆润饱满,很是可人。

    江云昭走到近旁时,楚月琳猛地拉了她一把,指着旁边的葡萄藤说道:“当心些,这些藤上有刺,可别挨到了。”

    “有刺?”江云昭矮下.身子,仔细观察了下临近的几根藤,奇道:“当真如此。”

    每根藤上的刺都并不甚密集,但因着葡萄藤相互交错,刺与刺之间的间隔就少了许多。

    楚月琳便道:“这种葡萄是从南方运过来的品种,与咱们这儿的大不相同。等下来摘的时候,你也要当心着些。”

    江云昭这便谢过了她。

    两人正在这边一排排仔细查找时,那丫鬟突然说道:“啊,奴婢想起来了。先前姑娘说过想要去西边看一看,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去了那儿。”

    她有些犹豫地看着楚月琳,说道:“不知道楚姑娘可否帮忙去找一找?这里到底是楚家,奴婢们不敢随意乱闯。”

    楚月琳爽快地说道:“好。我们这便去看看吧。”扭头对江云昭道:“大家分头找快一些。你在这边看看,我们等下就回来。”

    江云昭心头一动,突然想到了多年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她在宫里头,也是这般不熟悉的地方,也是被人寻了由头独自留了下来。

    结果差点出事。

    江云昭将楚月琳拉到一旁,在她耳边轻声说道:“那丫鬟带你过去后,你就寻借口回来找我。若她阻拦你,你就想法子离开,然后把廖鸿先带过来。”

    楚月琳低声道:“这是为何?可是有什么不妥?”

    江云昭道:“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楚月琳用力点点头,应了下来,这便带了那丫鬟往前行去。

    江云昭步态随意地在葡萄藤的架子旁慢慢行走着,时刻保持着警惕,留意着周围的环境。

    突然,她听到了极轻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悄悄逼近。

    江云昭故作不知,继续慢性,心中暗暗提防。

    那脚步声到了她身后不远处,忽然停了下来。

    江云昭心中警铃大作,忽地往左边大跨一步侧身一避,刚好让过了从后面袭来的一双手。

    手的主人显然没料到她会避开,顿了下后,改推为抓,想要拉住江云昭的手臂将她拖倒。

    江云昭咬着牙尽了最大力气抬起手肘向后猛击。

    身后之人闷哼一声停了动作。江云昭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因着力道的关系没有站稳朝前踉跄了下,稍稍扶了旁边的架子一把方才止住去势。

    只是她不小心抓到了一根藤上的两根刺,痛得又忙松开了手。

    努力定了定神,江云昭回转身子,神色平淡地望向弓着身子捂住胸口的吴倩然。

    吴倩然的杏眼里满是不甘,气极低吼道:“江姑娘不愧为名门之后。动起手来,竟是丝毫都不输给那乡野村夫!”

    江云昭冷冷地盯了她一会儿,忽地笑了,“月琳是你特意让人支走的吧?”她暗暗摸了下痛处,黏黏的,好似流了血,“吴姑娘这法子我瞧着有些眼熟。莫不是六公主教了你的?”

    吴倩然眸光闪了闪,哼道:“什么法子不法子?我不过是刚好在这里看到你要跌倒,想要伸手拉你一把,却被你说得好似早有预谋害你似的。你当人人都像你这般净把人往坏处里想?”

    手掌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疼痛之下,江云昭反而愈发平静起来。

    她握紧了手,笑容更加灿烂了两分,“是或不是,你心知肚明。方才若是我没能闪开,当真被推倒了,脸上手臂上都会被扎伤不说,疼痛之下还来不及回头看,无法知晓下手之人是谁。吴姑娘既是已经‘失踪’,便没了作恶的机会,凶徒自然不会是你。”

    吴倩然轻蔑地嗤了声,“你这般空口无凭污蔑我,果然如人所说,是个手段卑劣的小人。”

    “小人?”江云昭轻笑一声,逼近她,冷冷说道:“你我素不相识,我不知你为何要害我。但我既然能躲开你的暗害一次,就也能避开第二次。不过,我的耐心可不好,没时间陪你这样玩。”

    “玩?谁跟你……”

    “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你还这般不依不挠,我日后必然会十倍奉还。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到了那时,无论你逃到哪里,哪怕掘地三尺,我都绝不会放过你!”

    明明是个身材娇小、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少女,可吴倩然对上江云昭那凛冽的目光后,不知怎地,后背竟是起了一层冷彻心扉的寒意。

    她银牙咬碎,正想着怎么对付眼前这个麻烦的人,这时旁边响起了一阵拊掌声。

    一个眉目清朗的少年嘴角噙笑,悠悠然地转了过来,懒懒说道:“吴姑娘这计策好。说起来,这法子几年前我在宫里有幸见识过一回。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到了,却没料到如今在这庄子上又遇到。”

    吴倩然没想到廖鸿先会来,更没想到江云昭说的陆元婷用的那一次,廖鸿先也知道,顿时惊诧道:“你怎么……”

    廖鸿先不理会她,偏首望向江云昭,说道:“上次六公主派去的那个侍卫,最后怎么了来着?被我卸掉胳膊腿后,也不知又接回去了没有。”

    他这才转眸望向吴倩然,用看着一个死物的毫无感情的眼神打量了她半晌,最终语气阴冷地说道:“你滚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吴倩然的眼神慢慢转冷,恶毒之色一闪而过,被她垂眸掩了去。

    “怎么了这是?”姗姗而来的端王孙嚷嚷道:“楚姑娘才说了半句话你小子就跑了。也不知道等等我们。”

    楚明彦看了眼僵立在旁的吴倩然,说道:“昭儿你怎么样了?可是还好?”

    江云昭刚说了句“没事”,就被想要拉她手的楚月琳发现了不对之处,当即叫道:“昭儿!你的手怎么流血了?”

    楚明彦大跨一步正要上前细看,却被人抢了先。

    廖鸿先望着江云昭手中那片殷红,寒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江云昭瞥了眼吴倩然,说道:“刚才吴姑娘推了我一下。我闪开时,不小心抓到葡萄藤了。”

    吴倩然面露哀戚,楚楚可怜地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刚才你在那里,我不过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谁知你那么大反应。”

    她说得娇柔婉转,可惜的是,大家都在看江云昭的伤势,没人理会她。

    楚月琳看着江云昭的伤口,惊呼道:“天啊!那不是被刺扎了?”

    廖鸿先望了眼藤上的那些刺,说道:“怕是伤口里面会有残留的刺尖,需得赶紧挑出来,不然必会发炎。”

    楚明彦赶紧安排人过去取针。

    楚夫人听闻后,又叫来了楚家跟来的绣工最好的丫鬟,来帮江云昭挑刺。

    一切准备就绪,那丫鬟将针在烛火上烧了烧,执起江云昭的手,正准备下针,廖鸿先却不肯了。

    他推开那丫鬟,抢过那根针,深吸口气,说道:“我来。”

    楚夫人去隔壁安慰不住哭泣自责的吴倩然了。因着吴倩然闹得厉害,哭得又太过‘伤心’,端王孙也跟了过去,此时只有楚明彦和楚月琳在。

    两人听闻后,都不赞同。

    特别是楚明彦。

    他当即神色冷了下来,说道:“鸿先,别任性。如今大家都已长大,你再这般不知避讳,对你对昭儿,都不好。”

    廖鸿先挑眉看他,说道:“怎么不好了?有什么后果,我一概担了就是。”

    楚月琳说道:“可是这也太不合规矩……”

    “规矩算什么?”廖鸿先说道:“你看看昭儿的伤口!那些刺扎得那么深,寻常人能弄得出来?我练过武,手够稳,也够准。你们从这庄子里给我找出第二个更合适的人来!”

    他这话一说出口,那兄妹俩看看江云昭手上的伤,担忧之下,倒是真没反驳的理由了。

    楚明彦到底不想看到这一幕,转身摔帘子出了屋。

    楚月琳想了想,跟了出去,准备去安抚住他。

    江云昭此刻也觉得疼得狠了,对廖鸿先说道:“来吧。”

    廖鸿先果然动作又快又稳。不多时,就将那几根害人之物挑了出来。

    江云昭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廖鸿先感受到了她的气息,这次发行两个人离得那么近。近到他可以看清她长长的双睫在微颤。

    他的视线在她眼眸间停了一瞬,就不由自主往下移,凝滞在了她殷红的唇间,再也无法挪动分毫。

    江云昭看他包扎好了,就想把手抽回来。谁知她刚有这个意识,才稍稍动了一点点,手上一紧,却是被廖鸿先握住了。

    她愕然抬头看他,问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廖鸿先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

    他用指腹细细摩挲着她细嫩的肌肤,强压住心头不住乱窜的小火苗,声音沙哑地说道:“别乱动。我觉得……我好像有些不太对劲。”(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