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章

    “最近感觉怎么样?”

    给明教弟子上完课后溜达到陆危楼那里的时候这位大叔的一句屁话让陆之忍不住想拿斜眼鄙视他。

    你说感觉怎么样!

    一个已经习惯了抱着电脑生活的现代人尼玛你想让老子觉得现在的生活肿么样!

    但作为五讲四美的社会主义好青年,陆之是相当具有尊老爱幼的精神的,除了背在身后的右手忍不住比了一个中指之外也并没有太过激的举动。(………………)

    “大叔啊。”陆之在陆危楼脚边的地板上坐了下来,谁让这所谓的华丽丽的圣殿尼玛连把椅子都木有呢!

    空荡荡地就站着这么个大叔!

    那地毯特么的都白铺了!

    被叫了大叔的真大叔嘴角抽了抽——很明显这位大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那其实已经可以被叫“爷爷”的年纪被叫了大叔应该高兴才对。

    “我感觉在这里住得有点水土不服。”陆之一手撑着下巴,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明媚而忧伤。

    做npc有个毛水土不服。陆危楼微微撇了撇嘴角:“习惯就好。”

    “……”尼玛老子完全不能习惯啊!都快在那阴冷潮湿的犄角旮旯里坐出痔疮来了啊亲!

    要不要脱了裤子给你看看啊!(下限呢喂!)

    “总之我得申请几天假!”陆之从地板上爬起来仰头态度坚决地看着眼前的大叔,“之前接的稿子截稿日快到了,我必须回去。”

    “其实已经画完了吧?”

    “……”卧槽这货肿么知道,被说中了就心虚的某人眼神闪烁了起来,“就、就算是画完了还要回去发给编辑……”

    “那在截稿日前一天回去就可以了。”

    “但、但是也没几天了……”

    “所以再稍微呆几天的话也是没关系的吧。”

    “可、可是我水土不服……”

    “在这里还要呆很长一段时间,早点适应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不是么?”

    陆之:“……”

    卧槽完全被牵着鼻子走了。

    尼玛对我有个鸟的好处啊完全特么的全都是你们的好处吧!

    当初答应留下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啊!

    就不该一时心软啊!

    你们失误把游戏搞砸了跟老子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为啥要这么义无反顾地往火坑里跳啊陆之你个蠢货!

    “没事的话就回去呆着吧,那个叫‘引奕’的玩家似乎已经做完日常任务了。”

    “……”

    卧槽老子果然是为了那货才被喊来做尼玛的npc吗?!

    要是汉子也就算了,或许能勾搭上解决以后的人生大事,老子绝壁不喜欢女人啊为啥要为了个女的在这里苦逼地做个鸟npc啊混蛋,每天还特么的被用点心调戏,这是正常人能做的事吗?!

    想要喷回去。

    但站起来才到陆危楼胸口的身高,让某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好、好男不跟大叔斗,看你年纪大了才放你一马的,哼!o( ̄ヘ ̄o#)

    某人自以为趾高气昂地转身,实际上看在陆危楼眼里却是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大叔很欣慰。

    终于在这货面前扳回一城啊。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每天去明教喂“猫”,做完阵营任务的引奕打开包裹看了看,鱼味点心已经就只剩下一个了。

    投喂15天需要消耗整整45个鱼味点心,而这东西包裹和仓库里最多只能拥有10个。

    喂三天就要去满沙漠地找罐子,罐子里还特么的不一定有兑换鱼味点心的鱼干。

    最近愈发感觉到了这个任务的麻烦之处,然而却还是这么勤勤恳恳地一直坚持到现在,这让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神行传送到明教圣殿外的交通点,上马沿着路跑下去,跟在他屁股后面的喵教玩家内牛满面。

    这人是来砸场的吧。

    本喵在做师门任务啊!!!罐子他喵的能不能给留一个啊!!!真他喵地想仇杀啊!!!可悲的是打不过啊!!!

    骑着白马威武雄壮的丐姐对屁股后面跟了一群喵的情况无动于衷,一路砸着罐子到了遥远绿洲,找到哈基姆兑换了鱼味点心。

    懒得再骑马横跨一整个沙漠,引奕扭头在旁边的地图内交通点车夫处对话,稍微花了点小钱,便骑着骆驼朝往生涧进发。

    在他到达往生涧交通点的时候,陆之刚刚从陆危楼那里回来。

    某人捂着脸趴在膝盖上嘤嘤啜泣了几秒钟后意识到就算装得再像也不会有人来为他说理的,一秒钟抬起头来。

    然后一名丐姐从天而降,落在了他面前。

    陆之:“……”

    卧槽吓尿了。

    见识过她跑起来像奇行种一样的动作,陆之完全无法明白这游戏策划的审美到底被拉低到了怎样的程度。

    看到陆之的瞬间,引奕稍微明白了自己最近为什么有点变得不像自己。

    像往常一样接了日常任务喂了三个鱼味点心之后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电脑前的男人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两个人,虽然只是两组数据,但不知为何却稍微有些被触动了。

    人生头一次,他ctrl+u屏蔽了游戏界面,按下了截图键。

    这个游戏,玩得也有年头了。

    丐帮出来之前曾经在别的区玩了三年的藏剑,当时大概是觉得已经没有追求了,便毫不留恋地删了号。

    出了丐帮之后,被夜色锦然拉来新区玩了一个丐帮,但到了现在,也觉得有些无趣。

    并非那种喜新厌旧的人,只是一个游戏没了当初的那种刺激和新奇,也就是说没了挑战性,渐渐地也就开始厌倦。

    人大多都是这种生物吧。

    每天千篇一律的游戏生活,已经让他生出一点自己大概不久之后就会删号的预感。

    然而却还是有点遗憾的。

    这款游戏玩到现在,一直是pvp党的他,还真没有怎么体验过pve系统。以至于到现在,连他们丐帮的琉璃岛副本都没有刷过。

    就算pvp再牛x,让他去单刷英雄琉璃岛那简直是开玩笑。

    其实倦怠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些。

    即使身边的朋友不少,夜色锦然那种逗比也认识几个,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直到不小心触发了跟宠任务,虽然身边这货只不过是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npc,但最近却稍微觉得有点意思了。

    因为这家伙总能吸引一些奇奇怪怪的人,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体质一样,让每天都埋头在杀人中的他也开始逐渐在一起这游戏里的一些爱恨情仇。

    甚至觉得有些意思起来了。

    这货吸引过来的人形形□□的可真不少。

    比如之前的三千寒溟。

    比如——

    对,那位正朝他们走过来的咩。

    从眼角处打量着闭眼在自己旁边打坐的丐姐的陆之,也马上被那只呆咩吸引了目光。

    矮油,我可爱的小伙伴来了呢!

    这位叫做“纯白之素”的道长,是在三天前跟陆之勾搭上的。

    当时的陆之已经闲到快长毛的地步了,这只呆咩从天而降,用自己的杯具解救了他。

    虽然不明白他说的那些技能是怎么回事,但尼玛听别人的各种蠢事就算只是听听那丧气的语气也能感觉到乐趣有木有!(…………你还是人吗)

    [23:57.46][纯白之素]:今天攻防,镇山河插错了人……又被团里的剑纯爆掉了。

    咩的开场白一如既往。

    是的,这不仅仅是一只呆咩,而是一直蠢呆咩。

    以至于虽然屏蔽了玩家但旁边明显屏蔽不掉的“引奕”这两个字红果果地挂在他面前他竟然死活没有看到。

    [23:57.58][纯白之素]:后来团里的花哥说,下次还是跟着他看准了插他菊花好了……

    卧槽!

    插菊花神马的!

    陆之的阴阳眼再次因为这么一句话而闪出光亮来。

    奸|情,红果果的奸|情,绝壁是真爱啊有木有!

    炒鸡想见见那只花哥啊!

    但是尼玛他现在完全不能说话啊好捉急!qaq

    亲,多说点吧,既然要8,那请深8啊!!!

    然而这只呆咩很明显没有听到陆之的心声,只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扯到了今天遇到的其他悲催事上。

    虽然听着他的蠢事很有趣,但尼玛作为一个对基情敏感的八卦er,真的很在意这只咩跟那只花锅的故事啊有木有。_(:3ゝ∠)_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正看着游戏中的陆之的引奕,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他圈着食指撑在下巴上,看着表情和眼神似乎有着细微变化的陆之,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了。

    这家伙……

    偶尔觉得,还真不像是一个npc啊。(你真的是太机智了)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