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章

    纯白之素之后再来的时候,没有见到陆之。

    平时习惯了在这个犄角旮旯里跟他所以为的别人找不到的npc吐槽自己的蠢事已经成了习惯,突然有一天没有见到他,还真是觉得不舒服。

    今天上线后做了个大战就过来了,中途还被一万花妹子调戏了一把,大概每个花哥花姐……即便是花箩都有一颗拐带一直咩回家吃羊肉火锅的心吧。

    当然最好是只呆咩。

    清冷孤傲的纯阳,果断没有呆蠢型的好拿捏啊。

    纯白之素在原地兜兜转站了几秒钟后下意识地ctrl+shift+p解除了屏蔽。

    然后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原本陆之在的那个位置旁边的丐姐。

    纯白之素:“……”

    吓、吓了一跳。

    虽然人很呆,但实际上却是个神经纤细的少年啊。╮( ̄▽ ̄")╭

    在地上打坐的引奕,因为陆之不见了而郁闷的心情不比纯白之素好多少。

    包里已经集齐了整整14个鱼骨头了。

    所以说……

    npc到底去哪里了?

    难道是想告诉他之前一路坚持下来到现在全都是白费功夫?

    这是在逗他玩吗?

    之前把度娘拉出来搜索了一下陆之这个npc,却搜出来一大片的“陆陆陆陆二”。

    他搜的是陆之不是陆二啊。

    给客服报错,却一直在提示排队。

    排队一分两分钟他不会觉得奇怪,问题是从上午九点多到现在已经排了整整三个小时的队了。

    这不免让他有种客服不是歧视他就是在躲他的错觉(相信我这不是错觉)。

    忍不住破天荒在门派里问了一句“做跟宠任务的npc陆之会在最后一天消失吗”。

    然后就被一群人刷了一整个屏幕的“………………”。

    中间夹杂着某些人的不可置信:“卧槽[引奕]在做跟宠任务太猎奇了。”

    猎奇被用在这种地方你妈妈知道吗?

    知道门派里的这些同门除了打奶之外毫无用处,引奕把号丢在这里挂机去吃午饭,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只呆咩。

    两个同样失意的汉子面对面地看了几秒钟之后,同时给对方递了一个好友申请过去。

    然后引奕就听到耳机里“叮”的一声。

    [12:33.33][纯白之素]悄悄地说:在等陆之?

    [12:33.38]你悄悄地对[纯白之素]说:嗯。

    [12:33.46][纯白之素]悄悄地说:那……我们一起等?

    [12:33.49]你悄悄地对[纯白之素]说:嗯。

    因为太呆了而明显没有意识到眼前这只丐姐不止一次攻防的时候把自己虐到趴在地板上不想再起来的纯白之素在引奕的旁边坐了下来。

    两人沉默了几分钟之后,似乎有点话唠属性的纯白之素开始在密聊频道里给引奕讲起了今天做[大战!英雄一线天!]rc的时候没来得及打断苏清的无懈可击被群喷了的事。

    引奕坐在旁边静静听着,这些天听了呆咩各种各样的蠢事早已经习惯了,以他的性格即使觉得有趣也不会发表什么看法。

    而纯白之素,也不过是想找个人说说而已,从他可以对着一个不会说话的npc说那么一大堆来看他想要的并不是安慰只是一个倾听对象而已。

    所以说,这两个人其实格外地投缘啊。

    两人就这么一个人说着一个人听着,等待着陆之。

    然而实际上,被期待的那个人却没有出现。

    以为是bug的引奕和纯白之素除了去提交报错也没有别的办法,下线的时候心里都忍不住有点惦念。

    而此时的陆之,想必大家都知道他去了哪里。

    是的。

    在二次元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了整整两个周的陆之,终!于!回!家!了!!!

    简直必须喜大普奔!撒花!*★,°*:.☆\( ̄▽ ̄)/$:*.°★*。

    这货甚至高兴到站在床上双手高举唱了半小时的“哈利路亚”!

    直到嗓子开始冒烟才终于停了下来,兴奋地扫视过自己的卧室。

    从来没有一次这么想念过他这个狗窝一样的家啊。┭┮﹏┭┮

    简直太亲切了有木有!

    柔软温暖的床!

    离开一天就无比想念的电脑!

    装满了好吃的的冰箱!

    特意装了**浴缸的浴室!

    嘤嘤嘤。

    我真的是……太星湖了有木有。

    东摸摸西摸摸的某人眼含热泪搜刮了一堆零食回到卧室,不管不顾地直接扑到床上打开了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地啃着。

    终于吃到点实质性的东西的陆之含在眼里的眼泪瞬间就特么地决堤了。

    在床上瘫了一整个上午,某人才终于爬起来打开了电脑。

    看到桌面上那个橘红色的基三客户端图标时就忍不住摔了键盘。

    尼玛啊!

    都特么的是你害的啊!

    一怒之下想卸载掉客户端,然而打开了控制面板的时候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右上角的红叉。

    登陆了qq,在网上许久没有见到他打电话也联系不上的编辑大人已经惊慌失措到问了他是不是还活着了。

    以前一直各种言语嫌弃他的编辑竟然这么担心他!

    稍微感受到点小温暖呢。

    陆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发了一句“亲爱的啊,我还活着啊,万幸啊,差一点就回不来了啊”,编辑很快回了个抱头痛哭的表情。

    然后——

    苏若:所以把稿子交上来吧你个蠢货。

    陆陆陆陆二:……

    苏若:你应该庆幸你没有耽误我工作。

    陆陆陆陆二:……

    尼玛啊!!!

    就知道你是这种货色啊!!!

    累觉不爱啊!!!

    一脸血地打开ps把已经画完了的稿子处理了一下打包给了苏若,陆之又看了看其他的留言,几乎全都是催剧和邀剧的。

    好在他手上的剧距离干音提交截止日还有时间,陆之把没录完的干音一口气都撸掉了之后分别发给了策划,然后婉拒了其他广播剧的邀请。

    终于一身轻的陆之关了台式抱着笔记本躺在了床上。

    这次回来,陆危楼那位大叔说了给他五天的假。

    当时就想喷回去尼玛老子过正常的生活竟然都成了放假了吗?!

    但鉴于已经发现了这货有点小心眼的他生怕对方反悔把五天变成四天甚至更少或者以后给他小鞋穿,陆之终于还是把这句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去了。

    在叫做“收集一百零八个逗比召唤神龙”的qq群里冒了个泡,马上被群喷了“最近撸多了住院去了吧”。

    这群没有朋友爱的货啊!

    陆之的玻璃心碎了一地啊卧槽。

    从编辑到朋友全他娘的没有人性啊!!!

    从前有个攻:只有你们这种*丝才会第一时间觉得老子是撸多了而不是做多了。[嘲讽脸]

    众:……

    天然a:卧槽小二找到人生第二春了?

    从前有个攻:小a我知道你一直暗恋我啦,就算是伤心欲绝也要好好祝福我不要因爱生恨胡说八道嘛什么第二春像老子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很明显已经是第n的n次方春了好吗。(作者:……无力吐槽)

    天然a:……卧槽老子暗恋你个蛋蛋啊。

    从前有个攻:我也知道我器大活好很多小受们都在觊觎了为你的诚实点赞。[点蜡][点蜡][点蜡]

    天然a:……

    我勒个大擦!

    a君掩面奔走。

    秀恩爱的全都浸猪笼:[猪笼]x1已经为你备好。

    从前有个攻:笼子你这招掩人耳目太腻害了,我是不会告诉他们跟我在一起的人是你的!(*/w\*)[脸红掩面]

    秀恩爱的全都浸猪笼:……

    众:卧槽。

    秀恩爱的全都浸猪笼:不是啊你们不要相信他的鬼话真不是这样!

    众:以你的节□□觉得我们会相信你吗?

    秀恩爱的全都浸猪笼:真的不是……

    众:(ˉ▽ ̄~)切~~

    秀恩爱的全都浸猪笼:卧槽你们这群贱人特么的听我说啊![尔康手]

    众: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秀恩爱的全都浸猪笼:……陆二!你特么的给老子解释一下啊啊啊啊啊!!!

    陆之咔嚓一声啃了一大口苹果。

    活!该!

    艾玛太舒爽了有木有。╮( ̄▽ ̄")╭

    简直就是活在食物链的最顶层的即视感啊。╮( ̄▽ ̄")╭

    颓然:对了,小二,你不在的这几天你偶像也被我们勾搭来了。

    某人摊手的动作一僵。

    神、神马?!

    视线迅速地黏在了群成员列表上。

    闪亮亮地挂在管理员下面的那个叫做“临渊”的名字,瞬间刺瞎了陆之的眼。

    看了看他刚刚在群里一大片毫无形象的惊世骇俗的发言。

    再看看他偶像的在线状态。

    陆之迅速地在群里刷了一大片的1。

    而此时正被他警戒着的男人,淡定地关掉了qq群窗口。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