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2章

    引奕在马嵬驿上线之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飞到恶人营地接了日常任务,恰好恶人牛车刚出,一路边杀人边护送牛车到了营地,非常顺利地拿到了任务所需的1000点功勋,去火烛处交任务的时候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任务做得太顺利了。

    已经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每天都在无语地解救某只蠢喵中艰难地挣扎着,往往一趟牛车下来连几百点功勋都拿不到。

    看了看空荡荡的身边,引奕交了任务后神行到了明教。

    大概是从来没想过趁什么机会跟逗比蠢喵解绑,所以来领跟宠回家的这一行动做得非常理所当然。

    只是当他来到圣殿内时,却发现陆危楼一如既往地站在那里,而他家的跟宠却不见了。

    正在疑惑的时候,他就听到密聊频道“叮”的一声。

    [09:32.54][夜色锦然]悄悄地说:你昨天把陆之丢在马嵬驿下线了?

    [09:32.56]你悄悄地对[夜色锦然]说:……

    把陆之……丢在马嵬驿?

    难道是昨天去救常天那时候的事?

    引奕愣了愣,正想回句什么,密语频道又有信息发了过来,定睛一看,竟然是他最近的死对头——浩气花哥——花落溅尘。

    [09:32.58][花落溅尘]悄悄地说:丧心病狂啊。

    ……

    如果他没猜错,花落溅尘指的应该也是夜色锦然说的这件事。

    这是全世界都知道了的节奏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个服务器都知道了陆之跟他绑定了的事,虽然内情基本上只有夜色锦然知情,但其他人也知道这两人之间一定是有什么猫腻。

    本来么,你说一手法酷炫狂霸叼的丐姐,正常情况下怎么可能跟一个明显小白的蠢喵每天都呆在一起。

    特别还是一只疑似跟明教大师兄有什么诡异联系的喵锅。

    一个是有点微妙悬疑的身份。

    一个是一直跟引奕绑在一起。

    所以总的来说,陆之也算是这个服务器的名人了。

    因而不管是恶人谷还是浩气盟,都知道了陆之这么一号人。

    而之前在往生涧跟陆之偶遇的几个人也注意到了这么个角色,联系到了之前在往生涧消失了的npc,即使不像夜色锦然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但也多少猜到了点什么。

    所以即使是平时除了互殴不会有其他交集的花落溅尘,也适时地出来嘲讽引奕了。

    而引奕这边,在明教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陆之。

    在圣殿外呆站了一会儿,想到了什么的他打开了好友列表,在看到对方灰色的名字时电脑前的男人表情有点微妙起来。

    时机太恰好了,让人不难怀疑对方就这么消失了是不是自己昨天把这人就那么丢在那里的原因。

    “啧”了一声,即使这时候很想吐槽既然是男人要不要这么麻烦,然而心里还是有点别的什么情绪蔓延开来。

    于是这一天,明教玩家发现这位丐姐一直站在圣殿外的空地上,而一直跟他在一起的已经被大喵教公认为大师兄的陆之同学却不见了。

    而实际上,陆之的消失,当然并非是自主行为的结果。

    当时被三千夏炎从两只丧心病狂的叽手里救出来的陆之正准备说声“谢谢”,眼前再度漆黑一片。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了。

    一回生二回熟,陆之知道自己又穿回来了。

    大概是之前在陆危楼那里的挣扎让对方终于良心发现,掐指一算在那边呆了也有半个月了,会回来是很正常的事。

    躺在软绵绵的床上,陆之幸福地快要流下泪来,对比起游戏里那些惨绝人寰的事,不由气得微微发抖起来。

    引奕。

    好样的你!

    竟然就这么把本大爷丢在那种地方!

    不会轻易原谅你的,绝对不会!

    至少要给一大筐小鱼干才……

    桥豆麻袋。

    他刚刚脑子里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冒出来了。Σ(°△°|||)︴

    不不不不是的,不要误会!他刚才想的绝壁不是小鱼干什么的蒸的!qaq

    一定是在二次元里呆太久了脑回路有点往奇怪的地方跑了只要睡一觉明天一定会回归正常的。(绝壁不会)

    这么想着的陆之草草洗了个澡就爬上了床,半个月没有享受过的安逸的睡眠环境让他很快地就睡着了。

    而游戏里看到陆之在眼前消失了的三千夏炎,也不过是认为对方只是复活回了营地而已。

    正准备下线,游戏里就收到了刚刚卖了他一个面子的两只黄鸡的密语。

    [22:36.33][君子如风]悄悄地说:明天回来的时候记得带我最喜欢的那家店的奶酪蛋糕!

    [22:36.36][藏剑西湖]悄悄地说:呵呵呵呵呵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啊这次大概没办法全身而退了哦。

    看了看刚刚还躺着一只喵尸体此刻却空荡荡的地面,三千夏炎叹了口气,退了游戏。

    翌日,十点多一觉睡到自然醒的陆之心满意足地从睡梦中醒过来,在床上又发呆到十一点,肚子开始咕咕叫的时候才终于爬起来。

    上次穿回去的时候提前清空了家里的食物,冰箱里已经空荡荡的基本没什么东西了。

    把已经坏掉了的酸奶和蔬菜丢进垃圾桶里,陆之随便套了件t恤在身上,趿拉着拖鞋拿着钱包出了门。

    沐浴着真实的阳光,那一刻忍不住想潸然泪下。

    尼!玛!啊!!!

    这才是人生啊!!!

    卧槽性向正常(大雾)的他连看到妹子都忍不住想多看一眼了啊!

    路边脏兮兮的流浪狗似乎也格外讨人喜欢啊!

    二次元到底把他逼到了什么份上了啊喂!(╯‵□′)╯︵┻━┻

    欣慰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他看在路人眼里简直跟疯子都没什么两样了,特别还是一副没见过世面东看西看的德行。

    大概就是太过专注于街道两边的景色了,以至于走到一家蛋糕店旁边的时候没注意到里面匆匆赶出来的人直接就撞了上去。

    飞溅起的蛋糕和奶油糊了对方一脸。

    男人:“……”

    陆之:“……”

    被这突发事件冲击到的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站了半晌,男人淡定地用手指抹了抹沾满奶油的半边脸。

    陆之:“那、那什么……”

    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几秒钟的功夫男人就已经从他随意的穿着和手里的钥匙钱包上得出了某种结论。

    “你家在附近吧?”男人面无表情淡然问道。

    “啊?哦……是啊……”←懵了的某只。

    “带我去你那里换件衣服。”

    “哦,行,那什么……”

    “走吧。”

    “……”

    莫名其妙地就被牵着鼻子走了,等到已经领着人回家拿钥匙开门的时候陆之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为毛就带着一个陌生人回家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却已经是骑虎难下的情况了。

    从眼角处瞄了一眼身后的人,脸上的奶油已经擦得差不多了的他模样倒很清秀,比起一米八六身强力壮的陆之略矮一点也纤细一点。

    真弱。

    得到了这个结论,心放了下来,陆之没再犹豫地打开了门。

    “浴室就在门口这里,毛巾我给你拿新的,衣服的话……你来看看我的衣柜?”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客厅里的陆之转回身来。

    一回头就看到对方脱下的鞋子非常规矩地摆在门口,旁边就是自己甩得东一只西一只的夹脚拖鞋。

    陆之重新转回头去的时候咳嗽了一声。

    作为一个宅男,陆之的衣柜里全都是些穿着舒服的休闲装。

    而之前还衣装革履的男人也并没有说什么,从里面挑了件白衬衫牛仔裤就进了浴室。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男人便穿着陆之的衣服走了出来,虽然看起来纤细,但实际上穿着陆之的衣服也并不会看起来不合身,而挽起袖子的胳膊上也能看到恰到好处的形状漂亮的肌肉线条。

    这么一看,这男人似乎也并非之前想象的那么弱,起码看肌肉的话还是很符合陆之的美学的,而且论脸的话虽然并非陆之最喜欢的那一型也算是不错的。

    当然你们不要误会他倒不是在犯花痴,只是作为一个同性恋对男人的品评而已。

    胡思乱想的陆之视线不由自主地就胶着在对方身上。

    而在察觉到他的视线时面无表情地看向他的男人,眼神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闪了闪。

    看了看拿在手里的脏兮兮的衣服,他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