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4章

    看了一眼气得喘息不已的墨父,陆之起身朝墨谨跟了过去。

    只是刚走出门口就被从后面跟过来的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夹在中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带到了隔壁的房间里。

    陆之:“…………”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人的行事作风跟墨谨还真是像啊。

    现在介绍一下陆之眼前的这两个人。

    长相一模一样,如果说不是双胞胎大概没人会相信。

    脸看起来很嫩,高中生一样,但从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和精明的眼神来看并不像是十六七岁的人。

    只是若是真的让陆之猜年纪的话……实在是猜不出来。

    所谓的娃娃脸,大概就是这种的吧。

    两人进门后,一人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晃着两条长腿直接坐在了门边的桌子上,另一个手里端着装着蛋糕的碟子扯了一张椅子堵在了门口。

    这算啥?(﹁"﹁)

    尼玛怎么有种放学后欺负同学的不良小学生的即视感。

    ……

    这么说起来……

    他难道是被欺负的那个?!

    “要说脸的话……”两人盯着陆之看了大约一分钟之后,棒棒糖(…………)说道。

    “还算能看。”蛋糕君腮帮子鼓鼓得含糊不清地接话。

    卧槽。

    还算能看泥煤啊老子怎么看都眉清目秀长相端正英俊帅气有男人味吧你们两个娃娃脸的小屁孩有啥资格来评价本大爷啊喂!(╯‵□′)╯︵┻━┻

    棒棒糖:“但是性格看起来嘛……”

    蛋糕君:“超烂的。”

    你才性格烂你全家性格都烂啊口胡!

    自始至终老子都没说一句话你们是怎么看出来我性格烂的啊不要没凭没据胡说八道啊混蛋。

    似乎是看透了陆之的心思,棒棒糖马上说道:“看表情就知道了。”

    蛋糕君顺嘴接口:“白痴。”

    “你……们……”陆之一口气没上来,身体微微发抖起来。

    棒棒糖:“生气了。”

    蛋糕君:“果然是生气了嘛。”

    棒棒糖:“所以说性格烂啊。”╮( ̄▽ ̄")╭

    蛋糕君:“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清哥啊清哥他当初选男人的时候一定是被沙子迷了眼吧不然就是天太黑没看清。”

    棒棒糖:“就是说啊除了脸还算能看其他的一无是处真的太差劲了。”

    蛋糕君:“拆散他们吧。”

    棒棒糖:“果然还是要这么做啊。”

    蛋糕君:“真失望啊。”

    棒棒糖:“有什么办法呢清哥从来都不知道怎么判断好男人来着。”

    蛋糕君:“有时候觉得伯伯反对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棒棒糖:“就是说啊起码这样的人是我也会反对的。”

    ……

    我勒个去这种自说自话的德行尼玛绝壁是这个家族遗传的啊妈蛋。还有那个清哥是谁啊卧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达成了共识之后就丢下陆之头也不回地走了。

    呆在房间里过了半小时才终于平静下来的陆之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的地盘果然还是应该先回家才是正事也马上推门走了出去。

    不知道墨谨那货会不会等他啊看刚才对方的情绪总觉得不可能等他的有没有。

    还好出门的时候没有忘记带钱包,自己打个车回去就好了。

    虽然从现在所在的郊区打车回市里要花不少钱,但想到跟这种麻烦的人就这么直接分开感觉似乎也不错,这个家庭看起来就是个大麻烦,就当今天是见识了下人世间的各种人的修行算了,反正被损两句看几眼也不会少块肉什么的……

    想到这里的陆之一瞬间想摔掉手里的钱包。

    不会少块肉个蛋啊!

    尼玛在这里圣母个什么劲儿啊!

    老子超不爽的啊!

    莫名其妙地被仇视也就算了,墨谨这货到底是个啥啊就算他弄脏了他的衣服道个歉赔一套也就算了,退一万步来讲他就算应该帮他一个忙还了这个人情,正常人会先是在他被一大家子的人瞪着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冷眼旁观再是丢下他一个人走了吗?!

    遇人不淑啊!

    最近的运气绝壁是在走下坡路了,不然怎么可能游戏里游戏外都遇到这么一群诡异的货啊妈蛋!

    嘴里碎碎念地吐槽着沿着大院曲曲折折的路走到大门口,却见那辆刚刚乘坐的黑色的凯宴依然停在门外。

    在他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的时候,副驾驶座旁边的车门被从里面推开了。

    陆之顿了顿,嗓子里“哼”了一声,然而走过去的时候表情却明媚了一点。

    看他坐上了车,墨谨扫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便发动了车子。

    虽然很想装酷,然而陆之的话唠属性再次随机触发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爸妈不同意你跟男人在一起?”

    从眼角处瞄了他一眼,墨谨嘴角卷起一丝嘲讽的弧度:“就刚才的情况看这还需要猜吗?”

    ……

    泥煤啊还能不能友好地聊天了啊!

    不嘲讽人会死吗会吗?!

    性格烂的到底是谁啊完全是没朋友的典型啊这货!

    棒棒糖和蛋糕君,泥萌真的把这位看太高了啊这种人能有人喜欢你们就应该喜大普奔了还挑什么人啊!

    他本来还觉得这货有点可怜想安慰他一下来着,看这情况完全不需要了真的去安慰的话他就不是圣母了绝壁是犯|贱啊有木有。

    想通了的陆之猛地别开了脸。

    只是在气性方面拥有鱼的记忆的某人几分钟之后忍不住又开始唠叨起来了。

    “父母什么的果然是因为年纪大一点没那么容易接受这种事,看你家的样子应该是个很大的家族吧书香门第大户人家什么的?电视伦理剧不都这么演的么最后肯定会有好结果的你不用太难过。这么看起来的话我这个无父无母的人倒是比较幸福了喜欢男人什么的也不会有人……呃……咳咳咳……那什么我只是一说我并不是喜欢——”

    没等他说完,墨谨就转过头来,从陆之家里出来后头一次直视他,拉长声音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

    陆之瞬间内牛满面。

    尼玛他为什么总是这么单纯?!

    虽然袒露性向并不是不可以,但对一个陌生人就这么坦诚尼玛他是有多没警戒心啊!

    “就、就算我喜欢的是男人,但对你这一型的我——”

    “只是帮忙而已,”墨谨颇有点不屑意味地“哼”了一声,“我想你没必要想太多。”

    看着对方一脸“你这种的女王大人我怎么可能看得上”的傲娇表情,陆之险些一口血喷了出来。

    简直就不能跟这人正常交流啊有木有!

    以后别再见面了!

    ——当然墨谨也并没有想过要再见什么的,这自然是陆之从没想过的。

    回到家后已经到了下午,满满地塞了一肚子的泡面之后陆之终于从极度的愤怒中缓了过来。

    打开电脑登上了qq,主催两天前发了信息过来提醒他手上的一张封面截稿日快到了的事。

    陆之算是手速比较快的那种类型,而这张封面之前就已经打好了线稿,涂涂画画地到了晚上也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了。

    把半成品重新存档,陆之活动了下脖子和手腕关节,视线扫到桌面上的基三游戏图标时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登陆了游戏。

    喵二的号已经半个月没登陆了,不知道他那三个师傅会不会把他给踢了?

    这么想着不知不觉已经登陆了游戏开始读图了,游戏界面加载结束之后,陆之看到自己的号正站在战乱长安的茶馆旁边。

    当时第一反应是尼玛又是这么水深火热的地方啊日。

    几秒钟之后就察觉到了不对。

    战乱长安?

    卧槽。

    他记得他穿越之前才50多级啊,怎么可能会呆在80以后才会开启的战乱地图?!

    再仔细一看,我勒个去!头像旁边赫然是炒鸡高大上的数字——90!

    如果不是游戏出问题了的话,那一定是他的三个师傅里某一个帮他把号升到了90级。

    之前曾经因为夜色锦然晚上挂机带他升级把账号给了他,引奕也自然而然地知道了。

    而三千寒溟则是在夜色锦然非常幼稚地挑衅了他之后也拿到了陆之的账号。当然自尊心很强的三千寒溟自然不会主动去找陆之要账号,而是“非常不经意”地在跟陆之和夜色锦然三个人一起组队的时候套了没大脑的炮锅的话,然后陆之为了安抚他的大师傅主动把账号给了他。

    当时的夜色锦然,那叫一个悲愤啊。

    尼玛你个蠢喵老子才是第一个捡了你的人啊!整个一忘恩负义的货!

    后来因为这件事,两人在可仇杀地图里又大战了三百回合。

    言归正传,此时的陆之,心里稍稍有点感动。

    没想到他离开了这么久,他的师傅们,不管是哪一个,竟然没有抛弃他,还把他拉扯到了90级。

    90级啊……

    感动满足的同时,却又下意识地抽了抽嘴角。

    90级……

    虽然看起来挺高大上的,但是……对他来说绝壁是个无法直视的等级啊……

    这么想着的同时,某人的耳机里传来了“叮叮叮”的三声警钟。

    之前安装的插件提示——

    发现红名君子如风,距离65尺。

    发现红名藏剑西湖,距离72尺。

    ……

    陆之猛地看向周围的人。

    卧槽!

    黄名!

    周围的玩家全都是黄名!

    这代表了什么!

    这代表他现在不是除非仇杀不然不会无缘无故被杀的中立号了!

    眼角猛地跳了起来,陆之抬眼看向左上角自己的头像。

    恶人谷的标志,就那么红果果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那一瞬间,陆之几乎就流下了眼泪。

    师傅们……

    你们……对我还真!是!好!啊!!! (www.k6u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