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章

    莫可妍回到家时,没看到莫妈,只听到厨房传出锅碗瓢盘的碰撞声,非常大声,好像故意用来掩饰什么,莫可妍目不斜视的走进自己的房间,莫妈的小动作只让她觉得非常的可笑,可笑过之后,心里又为小可妍感到悲哀,一股股心寒在心底蔓延开来,如此母亲,如此母亲!

    莫母听到关门声,才小心翼翼的从厨房走出来,看着小女儿紧闭的房门,她怔怔的发着呆,她知道,女儿刚才已经看到她了。(www.k6uk.com)她刚才躲到厨房,就是避免与女儿碰面,她怕小女儿跟她告状,更怕女儿质问她刚才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她挨打。莫母知道自己不对,她对不起这个小女儿,可她又有什么法子呢,子轩是自己的未来女婿,可梦是自己最为疼爱的女儿,她怎么忍心在可梦面前驳了子轩的面子,如果刚才她下去干涉,以后子轩对可梦有了心结怎么办?子轩家跟他们家不同,子轩的妈妈本来就不喜欢他们家的可梦,如果子轩妈妈知道了,借题发挥来拆散这两个孩子怎么办?莫妈想到这里,心里的那丝愧疚就消失无踪,她不会让小女儿成为可梦与子轩之间的阻碍的,以前的苦日子她过够了,如果可梦跟子轩成不了,她们家老莫的工作怎么办?还有振东和可安的工作怎么办?想到莫父的小组长的位子,还有大的两个儿女的工作,莫妈彻底的把心底的最后一丝挣扎抛弃了,她在心底对自己说,“你没做错,只是踢了一脚罢了,没什么要紧的,更何况可妍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她把她养那么大,还让她读完了初中,已经是对她够好的了,她现在没要她报答她们的养育之恩,只是受一点委屈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莫妈又看了一眼莫可妍的房间,“如果她真的敢怨恨她,她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等她走时就让她以后都不要再回来了”莫妈在心里发狠的想道。这个时候,她选择性的忘记了小女儿只有15岁,心里只有对这个女儿的厌恶,只希望这几天快点过去,好让这个小女儿快点走,就因为这事,家里的气氛都有点阴沉了。

    莫可妍冷着脸回到自己那令人透不过气的房间,关上门之后第一时间就进入空间。顾不得身上又脏又痛的,她疲惫的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房顶,眼泪慢慢的流了下来,晶莹的泪珠滑过眼角顺着脸颊滴落在枕头上,她越哭越凶,眼泪也越流越急,很快的就把枕头弄湿了一大块。莫可妍紧紧的咬着唇,不让呜咽声传出喉咙,身体哭得一抽一抽的,看着就让人觉得可怜心酸!

    莫可妍在刚接收到小可妍的记忆就知道自己的处境很不妙,但她没想到会艰难到这种地步,被家人放弃,无缘无故被打,现在她连大声骂人大声哭泣也不敢,只因这不符合小可妍的性格。这种憋屈的日子快把她逼疯了,她现在心里烧着一团火,恨不得把所有让自己不好受的人都通通的人道毁灭。都多少年了,她还从来没有这么的恨过,自14岁那年,爸妈离婚后谁都不肯要自己开始,她就再也没哭过。她永远的记得那天,无论她怎么哭怎么闹,爸妈都坚决不肯带她一起生活,从那时起她就知道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没有人心疼,就算你哭瞎了眼,也不会有人在乎。从那以后,她再也没哭过,她以为自己的眼泪和恨都在那天耗光了。想不到时隔16年之后她又一次体会到了那种恨入骨髓的感觉。对于楚子轩此人,以后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不会放过他。不要说她小心眼,在上辈子被亲人抛弃时她就发过誓,宁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她就是小气,就是心胸狭窄,就是睚眦必报,这又怎样?

    莫可妍哭着哭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不过在睡过去之前她也不忘出了空间。这个空间是她最大的倚仗,她宁可小心麻烦一点,也不愿到时出现意外情况。

    不知睡了多久,她突然被一阵踹门声吵醒。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迷茫感。直到又一声震天的“咣铛”声响起,她才彻底的清醒过来,无语的看着被踹得摇摇欲坠的破木门,心想这得多大仇啊。

    这时她听到了莫父的暴怒声传来;“她还拿上乔了是吧,敢给老子脸色看,看老子不打死她。”说完,又是一脚,莫可妍在黑暗中都能看到之前裂开的缝隙又加大了几分,再这样踹下去,这门不用5分钟就能寿终正寝了。

    莫可妍看着黑暗的屋子,看来她一觉睡到了晚上,莫父都下班回来了,只是不明白他又在发什么火,这几天她基本上都没怎么看到莫父,不可能会惹到他啊,莫可妍万分不解的想着。

    “好了好了,你发什么火嘛,她都已经受到教训了,你就别再气了,快吃饭吧,你不是饿了吗?今天我抄了三个鸡蛋,等下我再给你抄碟花生米,你好好喝一盅。”莫妈细声细气的劝解着。

    “你就惯着她吧,慈母多败儿,看看她现在都成什么样儿了,明知道子轩那孩子跟可梦是什么关系,居然还敢惹他生气,他那样的人,连我都要小心伺候着,再有下次,看我不揍死她。”门外再次传来莫父凶狠阴沉的声音,只是到底还是比刚才的语气好了一点。

    莫母低声劝解:“我这不是看她快要走了吗,不想再多生出什么事儿来,你就再忍两天吧,可妍她后天就要走了,碍不着你什么事的。”

    莫父恨恨的咕囔:“最好是这样!”经过莫妈的劝说,虽说不那么生气了,可到底还憋着一口气,又阴沉的加了一句“让她今晚别吃饭了,我看她这是吃饱撑的,让她饿一顿消停消停,哪来的那么多事,我警告你,可不许偷偷的给她留饭。”

    莫可妍最后只听到莫妈说了一句“知道了”。看来莫妈跟莫爸说了下午发生的事,莫爸的态度真是让人心寒,不过也没什么意外的,自从楚子轩频频的出现在他家开始,厂里的主任和厂长都对他和颜悦色起来,有时还亲切的询问他的工作有什么困难,有难题一定要说出来,厂里一定认真听取人民群众的意见,解决工人的问题,让工人得到保障,争取更好的为厂里做贡献,为国家的经济添砖加瓦云云,连周围的同事邻居都开始不着痕迹的恭维起他来,让莫爸得意不已,在今年升上小组长的位置后,一时间对楚子轩更是巴结的厉害,都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了,别说他一长辈对一个小辈(还是他未来女婿)如此谄媚丢份儿,在莫父看来那些都是虚的,只有实实在在握在手中的好处才是真的,谁能带给他好处,谁就是他莫国强的恩人。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莫父莫母的性格都是这样的唯利是图,难怪当年那样合拍,一个死活要嫁,一个就死活要娶。所以,莫父下班回家之后,听到莫妈说了下午的事才会那样的暴怒,一个是得巴结的未来女婿,一个是没用的赔钱货,该向着谁,不是不言而喻嘛。莫父可不会想那个人是自己的女儿,他还怕楚子轩没有出完气,以后会迁怒到他身上呢。

    莫可妍坐在床上面无表情的听着莫父和莫母的吵闹声,一言不发。对于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着她快点下乡的想法,她也没有什么意见,她同样的想快点摆脱这家人。她真是一天也不想呆下去了,在这个家里多待一天,她就觉得是多受一天的折磨。

    莫家人围在一起吃饭,饭桌上除了莫可妍,其他人都在。莫父喝了一口盅里的二锅头,又美滋滋的夹了一块炒鸡蛋,表情那叫一个享受,吃完了炒鸡蛋又夹了一粒花生米才慢的开口:“可梦,今天子轩没有再生气了吧?”虽然是在询问,但话里却带着笃定。这一带谁不知道天南县的县委书记家的公子痴恋莫家的二女儿,有可梦在,莫父并没有太担心,刚回家那样暴怒,只是一时慌了神罢了,等他醒过神来,心里的担扰就放下了大半。楚子轩那么喜欢可梦,看在可梦的面子上他也不会迁怒到他头上的。乱糟糟的这些年,不是这个当官的被举报,就是那个当官的被批,这种混乱的局势下,楚父还牢牢的坐稳县委书记的位子,可见楚家是多么的不简单。这个粗大腿他一定要好好的抱住。

    听到莫父的问话,莫妈,大哥大姐还有小弟全都抬头看着莫可梦,莫妈和大哥大姐的神情颇为有些忐忑不安,莫小弟却有些不以为然,今天他和三姐跟着楚大哥去小南山抓兔子抓山鸡,他可没觉得楚大哥有什么不高兴的,相反还很开心呢,他都不明白爸妈和大哥大姐在担心什么。

    莫可梦慢条斯理的咽完口里的菜,把众人的胃口吊得足足的,直到享受够了他们的目光才慢的开口:“爸,你放心,楚大哥不会跟我们计较的。”说完,她又夹了一块子菜放进口里,咽完后,看到莫父莫母一脸放心的继续吃饭,她突然又说道:“但是。。。。。。。”

    莫可梦的这句“但是”又把众人的心提得高高的,就怕听到不好的消息,莫可梦在心里得意的一笑,她就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从小到大,因容貌的原因,她一直都是别人目光的焦点,就连饥荒的那几年,她只要摆出可怜兮兮的纯真无邪的表情,大人们都会把吃的分给她一口。对于如何让别人只注意自己,莫可梦可是深有体会。现在看到家里人全都看着自己,莫可梦心里满意极了,只是面上却摆出一副可怜兮兮又委屈万分的表情:“但是爸妈你们也不要放心太早,楚大哥不计较不代表楚大哥的妈妈不计较,你们知道的,楚阿姨一直不喜欢我,如果知道楚大哥在小妹这里受了气,她就更不会答应让楚大哥娶我了,你们也管管小妹吧,可不能让她破坏了我和楚大哥的关系。”她就是讨厌莫可妍,她就是要在楚大哥和爸妈面前给她上眼药,让她不自量力的跟她比较,她莫可妍算什么东西,连爸妈都不把她当一回事,她也配跟她比,真是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