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2章

    莫小姑一脸的羡慕,心下也有点酸溜溜的,以前大哥家多难啊,家里5个小孩,小的小病的病,这才几年,就翻身了。(www.k6uk.com)相反她家,她女儿罗苗今年都要十九快二十了,还没找到对象,不是没有人上门来提亲,可是她总嫌那些人不好,成分是好了,可是穷得叮当响,兄弟多的人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总有牙齿碰到嘴唇的时候,她女儿性子又面,嫁进去了被婆婆妯娌磋磨怎么办?兄弟少的人家她也觉得不好,在农村里,兄弟少的人家饭都吃不饱,每年过年之前分的粮食都不够明年吃的,而且有什么事都没人撑腰,不像兄弟多的人家,在村里都没人敢欺负。总之莫小姑是这也觉得不好,那也觉得不好的,简直是为这个女儿操碎了心。现在看到大哥家的几个孩子都有好姻缘,心里的酸泡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不过心里不舒服归不舒服,她也不敢有什么酸话,这个大嫂再也不是以前刚嫁进来的小媳妇了,她爸她妈都不在了,现在莫家里她大哥最大,而她大哥又是最听媳妇话的,她哪里敢得罪大嫂啊,她还指望着侄女侄子以后帮衬一下她家呢。

    莫小姑又问道:“那于家有什么要求没?聘礼呢,就没什么说法吗?”

    说起这个,莫妈的笑容淡了下去:“说是要缝纫机,自行车,手表,还要三百块现金。”莫小姑倒抽一口冷气,“这么多,在我们乡下都能娶两个了,就不能再协商协商?”

    莫妈无奈的摇摇头,这已经是争取过的结果了,“不过于家说,我们家买的聘礼她们家会全部给姑娘作嫁妆,包括那三百块,也会让姑娘作为压箱底带回莫家,于家说了,他们也不贪我们家的那点聘礼,只是想把婚礼搞得热闹一点,好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姑娘嫁的不差。”

    莫小姑听得傻眼了,见过疼闺女的,可也没见过这么疼的,什么都不要,还要倒赔嫁妆。“大嫂,这是好事啊,你干嘛还这个样子。”莫小姑不解莫妈脸上的复杂。

    莫妈一脸的欲言又止,不知怎么跟这个直肠子的小姑说,虽说于家把那些钱给姑娘做压箱底,可那是儿媳妇的嫁妆,以后她也不好开口要,她们天南县可没有侵占媳妇的嫁妆的说法。而且可安也快要嫁人,但是光振东的聘礼就掏空了家里的底子,尤家可不比于家差,甚至还强上几分,总不能可安的嫁妆就不准备了吧,那成什么样子了,不说别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们两口子淹死,只说尤家的家世,可安嫁进去哪还有好日子过,光婆婆那关就过不了,再说了这不是明摆着得罪尤家嘛,可安心里肯定也会埋怨他们,这就不是结亲是结仇了。

    莫妈心里的小九九,莫小姑不知道,她又问:“那振东结婚,婚房怎么办,振东可是跟振南一个房间的啊。”莫妈的脸都黑了,觉得莫小姑今天怎么那么不识趣呢,提的都是什么问题啊。

    不过莫妈也知道这个小姑子有口无心,话里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只是单纯的好奇。“本来我们两口子说把我们的房间让出来的,可于家不同意,说新婚嘛,就要拾掇一个新房间出来,这才有喜意。振东他爸就说把原先振东振南的房间隔一半出来,连着阳台重新装修一个房间做新房,等可妍下乡了就马上动工。”

    莫妈顺嘴说完,看到莫小姑偷偷瞄向莫可妍坐的位置,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莫可妍也在,她讪讪然的扯开嘴角:“可妍。。。。。。。,”莫妈想解释两句,可看到莫可妍低垂着头认真包饺子的样子,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狼狈的转回头,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连莫小姑也感到空气中的凝滞,心里颇觉得尴尬,心里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原来如此,她就说嘛,如果莫爸莫妈真想让她下乡的话,干嘛去年她初中毕业了不说,今年却那么突然的提起,还先斩后奏的帮她报了名,那么的坚决。原来是想把她的房间装修出来让给莫振东做新房。真是。。。。。。

    以后连这个破破破烂烂的木板房也不属于她了,如果她不来,小可妍以后也是不能再回这个家了吧,都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莫可妍想到这里,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于莫妈和莫小姑不时偷瞄过来的眼神视而不见,心里没有半分的触动,她不是莫妈莫爸的亲生女儿,他们把小女儿逼走,只为了让大儿子结婚的做法,她也没有什么愤怒不满,该伤心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现在的身体里住着的是跟他们没有关系的灵魂。事实上,对于莫爸莫妈的这一做法,她心里还有点窃喜,这下,她以后也不用找借口跟别人解释她为什么从不回家了,虽然她不在意,但人言可畏,别人指指点点的目光终究也是厌烦的,嗯,为莫爸莫妈的做法点个赞!

    中午的时候,莫可妍端起一碗饺子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只莫妈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莫可妍也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她明天就要走了,也不怕这些人再出什么妖娥子。

    第二天一大早,莫可妍在闹钟的铃声下,准时醒过来了,出了空间,她又看了看房间,空荡荡的,她在昨晚把该收拾的都收拾了,小可妍也没有什么东西,只两身旧的夏衣,和一身冬衣,冬衣她现在穿在身上,行李就只有那两身夏衣了,真是够寒酸的!

    莫可妍把那个小的可怜的包袱拿着,刚拉开门想走出去,就看到莫妈站在门口欲敲门。看到莫可妍拿着行李出来,莫妈伸出手想接过莫可妍手里的包袱,莫可妍让了让没给她,径自走出去。

    莫妈面上闪过一丝失落,然后又强打起精神,“可妍醒了,我刚想去叫你呢,既然醒了,吃早饭吧,吃完早饭,妈送你去火车站。”

    “妈,不用了,我认得路,自己去就可以了,我的户口跟街道办开的证明呢,把它给我吧,对了,还有火车票。”莫可妍朝莫妈伸出手。

    莫妈看着坚决的女儿,叹了一口气,转身回房间,把户口本火车票和一封信交给莫可妍,看着女儿转身毫不犹豫的走出家门,她最终忍不住追了出去,“可妍,真的不用妈送你吗?”

    莫可妍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过身,她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这时还是天蒙蒙亮,到处都是白雾,远处的天边却有一束金黄色打破了这白茫茫的一片,太阳快出来了。

    莫可妍摇了摇头,“不用了,”顿了顿之后,她又开口:“我走了。”说完,她大踏步的离开。

    莫可妍很快的走出小楼,走出这片小区,自始自终她都没有再回头看一眼,这不是她的家,她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这个天南县,如非必要,她不会再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