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章

    莫可妍累得不行,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倒头就睡了,至于那些认床之类的小毛病,经过这些天的奔波,她也不得不习惯了。(www.k6uk.com)她做不到让环境适应她,就只能她去适应环境了,不然该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蒋青青吵醒了,只好起床了。到了9点多10点的时候,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让她跟蒋青青坐在大堂,跟她们说,今天三木乡下辖的几个村镇的村长、大队长都要来乡里开会,开完会桃树村的村长跟小李庄的村长就会带她们回村,让她们在这里等一下。

    莫可妍可有可无的在那里坐着,对于她来说,这整个年代都是她所不熟悉的,去哪里都无所谓。蒋青青却有些坐立难安,脸上也是忐忑不安,一会坐着,一会又起来走几步,看起来很是焦躁,她看到莫可妍那安静的样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妍,难道你都不会担心的吗?”

    “担心什么?”莫可妍反问她。

    “这是我们第一次出远门,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身边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又没有熟人,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这些,你都不会担心的吗?”蒋青青说到最后都要哽咽起来了。

    莫可妍不知该说什么,说其实她一点也不担心,相反她还很开心能离开家吗?如果她这样说的话,她都能想到蒋青青肯定会刨根问底的把她所有的事都问得一清二楚才会罢休,莫家那些人和事她并不想跟别人说。而且她的内里怎么说也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前世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她也习惯了几十年后城市人之间的冷漠,邻里之间互不相识在她看来实在是太正常了。

    蒋青青所说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莫可妍是这样想,可她不知该怎么跟蒋青青说。在别人的眼中,蒋青青这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的,她这样的反应就显得很奇怪了。无话可说之下,于是她只能沉默不语。

    蒋青青其实也不是非要莫可妍说些什么,她只是想诉说一下心中的烦闷,只是越说心里越难过,不由得小声抽咽起来。莫可妍叹了一口气,把蒋青青拉过来坐下。

    “青青,别哭了,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了,想那么多也没用,不如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不用多久就能回去了呢。”

    蒋青青迷茫的看着莫可妍:“真的不用多久就能回去了吗?”

    莫可妍点点头,在心里暗暗的说,你最多只是呆三年就可以回去了,不像有些人,整整十年离乡背井的。跟别人比起来,真的是不用多久的。

    蒋青青眼里的迷茫散去,露出了一抹苦笑;“可妍,你不用安慰我了,哪能那么快就回去,我隔壁邻居的小雨姐姐已经6年没有回过家了,张*也是4年才能回来一次,我们才刚来,想回家不知要多少年呢。”

    莫可妍没有说话,现在跟青青争这个没用,等到时候她就知道了。

    蒋青青看到莫可妍无话可说,只当对方心里是赞同自己的观点的,虽然说自己嘴里也是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希望莫可妍反驳自己的。而现在莫可妍沉默不语,蒋青青还是感到了一丝失落。也再没心情说话,两人都沉默下来。

    直到桃树村跟小李庄的村长过来领人,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只临别的时候,蒋青青让莫可妍有空去找她玩,当然,她有空也会去找莫可妍的。

    从三木乡到桃树村有十几公里的路程,走路的话要2个多小时。莫可妍当时听到林村长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哀嚎了一声,天哪,要走2个多小时的土泥路,让她死了算了,她从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呢。至于以前逛街购物从早上逛到晚上,莫可妍表示那能一样吗?一个是凹凸不平又颠簸的泥坑路,一个是吹着空调喝着冷饮,逛累了还能去咖啡厅里悠闲的享受下午茶时光。这根本就是天上跟地下的区别,怎么比啊?

    幸好林村长的下一句话拯救了她,“老头子知道你们这些城市里来的姑娘肯定不习惯走那么远的路,所以我把队里的牛拉过来了,就破例一次,要知道整个村都只有三头牛呢,都是平时农忙的时候干活用的,比人可金贵多了,要知道平时。。。。。。”林村长还在絮絮絮叨叨着这头牛的金贵之处。

    莫可妍只能在旁边略有些尴尬的听着,她真是太不应该了,刚看到这脏兮兮的牛车时,她心里还是有着一丝嫌弃的。却没想到这个时候的牛有多么的金贵,林村长能考虑到自己走不惯泥路而特意把牛车赶了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她就算不接受别人的好意也不该矫情的嫌弃。

    林村长说完之后,就叫莫可妍坐上车,还把一个破棉被给她,叫她搭在腿上,好不那么冷。莫可妍看到村长还那么细心的拿了一床棉被让她搭脚,心里涌过一阵暖流,这是她重生到这个年代那么多天,第一次感受到别人的真心的关怀。

    看着林村长那张满布皱纹的脸,莫可妍发自内心的真挚的说:“谢谢你,林村长,给你添麻烦了!”

    林村长憨厚的一笑;“姑娘说啥呢,你们这些娃子小小年纪大老远的来到我们这里,我们这些乡亲能帮的肯定尽力帮你们。姑娘,我跟你说,在我们村里只要勤快,就没有饿肚子的说法。乡下地方苦是苦了点,可只要你认真做事不瞎折腾,就算过得艰难点儿,村里也会尽力帮衬的。”

    莫可妍认真的听着,到一个新地方如何能快速的融入进去,这都要看莫可妍自己,现在林村长亲自指点,让自己不至于两眼一摸黑,可以少走一些弯路,莫可妍很感激,听得更是仔细。

    林村长停下,吸了一口烟袋锅子,瞥了一眼莫可妍,看到莫可妍一脸认真的听着他说话,心下很满意。心说这个女娃看来是个拎得清的明白人,虽说瘦小了点,干活可能不顶事,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就像他说的,如果真的很困难,村里也会适当的帮衬一下的。怕就怕像村里那个叫杜雪娟的知青,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天天勾着村里的小子帮她干活,叫那些小子买这个买那个的,在村里搞风搞雨,把村里的风气都败坏了,偏那杜雪娟又有几分小聪明,从不让人抓到她的把柄,毕竟那些小子自己愿意为她做那些事,别人也不好说她什么,又不是村里的人,不好管教啊!林村长现在就怕再来一个杜雪娟。

    等他看到莫可妍,心里总算是放下了几分,不过还是打算先看看再说,人不可貌相,也保不准是自己看漏了眼。不过在莫可妍刚来,他还是愿意提点几分的,就看日后这姑娘会不会做人了,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