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章

    果然,下午有灵泉在,她都不觉得累了,只是手又长泡了。(看啦又看)最近这些天她吃得好睡得好,又用灵泉加牛奶泡澡,手上原本留下的茧子都没有了,恢复了一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柔软嫩滑。这样子当然好,只是老长泡也不是办法啊!她难道天天都要挑两次水泡?一想起这个画面,莫可妍就觉得苦逼。

    这一个下午都没有发生早上那些糟心事,除了丁大婶时不时刺她一眼。莫可妍也懒得理她,只要她不犯到自己的底线,她爱刺就刺。

    等5点半要收工的时候,林村长又拿出了大喇叭:“大伙儿先别走,听我说啊。大家都知道这冬天天短,5点多天就要黑下来了,所以为了一个月后保证完成任务,明天开始就不用回家做饭了,生产队管饭,大家只管吃,饭管够。只一条,大伙儿吃了就要开始干活,可不许偷懒,工分也每人多记一分。”

    林村长刚说完,人群就发出一阵欢呼声,生产队管饭,还管够。在这个年代,很少人能敞开肚子吃饱饭的,如果顿顿吃饱饭,不用到年底算工分发粮食这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所以一听林村长这么说,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至于说没有休息要一直干到晚上,这有啥,不就多做点活嘛!更何况还能多记一分工分,这么好的事可不是时时都有的,能不高兴嘛?

    只有莫可妍觉得很郁闷,一个上午连续干活她都觉得受不了,中午不泡一下灵泉澡,她下午哪还干得动啊?这可怎么办啊?而且她也受不了这时候人们煮菜的方式,少油少盐的,有一些青菜更是油都不放,她哪吃得惯!到时她又累又吃不下的,干活就更加慢了,还不得更加被别人说死啊!

    走回去的路上,莫可妍一直苦着一张脸,跟林梨花的兴高彩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可妍,真好!中午不用那么辛苦的回去做饭了,吃完了还要走那么远来上工,现在太好了,饭管够,还能多记一个工分……”林梨花吱吱喳喳的,一路上这几句话翻来覆去的说,可见有多兴奋。

    只是等了好一会都没听到莫可妍的说话声,转头一看,就看到了莫可妍的苦瓜脸,很是纳闷不解的说:“可妍,你怎么了?不高兴吗?还是不舒服?”

    莫可妍扯了一下嘴角:“没事,我没有不高兴,只是有点累了。”她敢说不高兴吗?这不是太反常了嘛!

    林梨花理解的点点头,然后同情的说:“刚第一天上工是这样的了,以后你就会习惯的,那时就不会那么累了。今晚你回去泡一个热水澡就会舒服一点了。”

    莫可妍心里在流泪,姐我一点也不想习惯好不好!

    晚上的时候,莫可妍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打滚,想来想去都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纠结的睡着了。

    第二天她无精打采的去上工,刚到,就看到林村长在跟她招手。她很是纳闷的走了过去。

    “村长,你找我有事吗?”

    林村长砸吧了几口烟锅子,就笑咪咪的说:“可妍啊,刚上工还习惯不?”

    莫可妍不明所以,难道是看她做得太慢了,所以开工之前要先给她上一段政治课?想到这,她干巴巴的扯出一抹笑;“挺好的。”

    许是看出了莫可妍的紧张,林村长安抚的笑了一下,接着说;“别担心,没啥事的。可能你刚来还不习惯一下子做那么重的活,我考虑了一下,就调你到厨房做饭。你看这样行不?厨房的活没那么累,你先慢慢适应一下。”

    莫可妍惊喜啊,刚刚还在烦恼今天怎么办呢?想不到马上就解决了。她很是感激的说:“村长,谢谢你,你放心,我会好好干的,不会给队里丢脸的。”

    林村长很满意莫可妍的上道,这厨房的活轻松一点所以一向都抢手,现在安排一个刚来的知青去厨房做活儿,他也是很大压力的。要不是莫可妍实在干不来铲砂浆的活,人又比较识趣拎得清。他也不会如此安排。

    杜雪娟刚好经过听到了林村长的话,很是嫉妒:“村长,你把我也安排到厨房吧。”

    林村长很是不耐的皱皱眉:“胡闹,这活儿是说调就调的吗?”

    杜雪娟不服的说:“那莫可妍怎么就能调了,她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村长你不公平。”

    莫可妍在一旁不吱声,她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还是保持沉默吧。

    林村长作为一个村的村长,又是一大队的生产队长,最恨别人说他主事不公正了。杜雪娟的这句话可算是戳到了林村长的逆鳞了。他冷冷的望着杜雪娟:“莫可妍是刚来,所以才能优待,你刚来的时候我也是这么对你们这些知青的,这些你可不要忘了。何况,你来下乡的时候就没听说过所有的一切都要听从组织安排吗?现在我是你的领导,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敢反抗?”

    杜雪娟被林村长的表情吓到了,莫可妍也有点惊讶,想不到一向憨厚和善的村长也有这么冷厉的一面,可见被逼急了,兔子也要咬人。林村长作为一村之长那么久,当然不可能是一只温驯的兔子了。莫可妍在心里暗暗警惕,千万不要触到村长的逆鳞。

    杜雪娟看着附近的几个人投来的鄙视的眼光,脸一下子变得惨白,眼泪在柔媚水润的眼眶里打转,欲滴不滴的,显得更加的楚楚可怜,最终她捂着脸哭着跑了。

    围观的人里有一个二十多岁长得尖嘴猴腮的男子看到杜雪娟哭着跑了,眼里闪过一阵心痛。刚想追过去,却被他妈拉住了,看到他妈警告的目光,他只能无奈的停下。

    他是方寡妇的儿子,叫方成才,从第一眼看到杜雪娟他就喜欢上了。现在看到心目中的女神哭着跑了,别提有多心痛。但又不敢不听他妈的话跑过去追。对于惹哭女神的林村长他不敢抱怨,所以他只能怨恨的盯着莫可妍,还在心里恨恨的发誓,以后有机会他一定让这个叫莫可妍的好看。

    如果莫可妍知道的话,一定会觉得很无奈,她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看到林村长这个表情,让也听到说调莫可妍去厨房干活的丁大婶都不敢说什么。她刚刚本来也想说两句的,但看到杜雪娟的下场,她也不敢多嘴了。她是嘴碎了一点,可也是有脑子的,还很会看脸色,看她平时老是惹得林村长发火,但从不超过底线就知道了。所以她现在什么也没说,还极快的溜去干活儿了。

    在离水渠不远处的田里暂时的盖了两个大棚,一个是桃树村的,一个是高家屯的。莫可妍来到属于桃树村的大棚里,就看到十多个人已经忙开了,洗菜的洗菜,切菜的切菜,忙忙碌碌的好不热闹。

    莫可妍走进去,问一个正在边切菜边指挥众人做事的大娘:“大娘,我要做些什么啊?”

    被莫可妍问话的大娘村里人都叫她屠大娘,她男人是村里养猪杀猪的,因为杀猪时干净俐落,通常都是一刀毙命,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屠,正经的名字反而没人叫,自然而然的,他老婆别人就叫屠大娘了。老屠不但猪杀得好,还做得一手好菜,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很多人家有什么喜事都会叫他去做席面。屠大娘也跟着学了一手,所以村长就让她暂时做厨房的组长,统管一切。

    屠大娘看着眼前的小姑娘那瘦瘦弱弱的样子,很是为难。担水不行,劈柴不行,“你会洗菜吧?”

    莫可妍忙点头,必须会啊!看屠大娘那为难样,她真担心屠大娘嫌弃她,那她只能回去铲砂浆了。

    “会就行,你就在那洗那堆包菜吧。”屠大娘拿着刀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那几筐包菜。

    莫可妍走过去,已经有两个人在那洗菜了,不过是在洗土豆和黄瓜。她蹲在一个装满了水的大盆子前,拿过一个包菜,把菜叶一张一张的轻轻撕下来。

    “姑娘,不用全部撕开的,就撕外面几张叶子就成,这种菜里面都是很干净的。”洗土豆的柱子娘看莫可妍那秀秀气气样,有点无语了,就这姑娘的速度,她们中午都不用吃饭了。

    莫可妍有点茫然:“不全部撕开吗?里面有虫子怎么办?”

    旁边的那个年轻媳妇笑了:“这种菜里不会有虫子的,有也不怕的,当多了一口肉呗。”她一看莫可妍就是那种不怎么干活的人,忍不住开起玩笑逗莫可妍。

    莫可妍手一抖,手里的包菜“卟嗵”一声掉进了水盆里,溅起了好一阵水花。

    那年轻媳妇看到莫可妍那一脸的僵硬,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

    “英子娘,你别逗她。这姑娘是城里的,说不得就当真了。姑娘啊,你别听她的,不会有虫子的。”说完她也不住笑了,那姑娘的表情真是好玩。

    莫可妍扯了扯嘴角,干巴巴的跟着呵呵笑了两下。她可不觉得那英子娘说的是开玩笑,这菜不全部撕完清洗,说不定真的会有虫子钻进去也不知道。莫可妍木然而机械的继续撕着包菜,虽然她很想全部的、一张一张叶子的撕开来洗,可是别人都那样说了,她也不好不听。不过她心里打定了主意,这包菜她一口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