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章

    高春花还是不放心,忙叮嘱方成才:“那也不成,表哥你可帮我盯着点。(Www.K6uk.Com)别大意了,尤其杜雪娟那小女-表子。”对于任何出现在慕瑾瑜身边的女性,高春花都会高度重视,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方成才听到高春花那样诋毁杜雪娟,十分冒火;“高春花你那臭嘴骂谁呢?谁是小女-表子了?!”

    高春花一看方成才那样,也开始发飙:“方成才你骂谁呢?我就说了咋样?!杜雪娟就是个小女-表子,专门勾引男人的小女-表子!”说完还挑衅似的冲方成才扬了扬眉。

    方成才被高春花的话气得额头直冒青筋,站起来一脚踹开脚下的椅子:“你再说一次,看我敢不敢揍你!”

    杜雪娟可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他最听不得别人说一点杜雪娟的不好,高春花什么人?不过是一个外八路的亲戚罢了,居然当着他的面骂杜雪娟,看他不揍死她。顺便帮雪娟出出那次被高春花压着打的气。

    那天要不是他出去了,否则哪容得一个外村的欺负雪娟。方成才连表妹也不喊了,直接一个外村的。

    别看方成才平时跟高春花有说有笑的,那时因为没涉及到利益。现在一扯到村雪娟,天王老子也别想他给面子。之前那次要不是他老妈拦着,否则他都能打到高家屯去。

    这次就新仇旧恨一起算,方成才红着眼睛开始撸袖子。

    高春花撇撇嘴,打架她还没输过呢。就方成才那弱鸡一样的小身板,打就打,谁怕谁啊!

    “好了好了,打什么打啊,还嫌家里不够破是吧?成才你给我回房间去,春花来帮我烧火做饭,还要不要吃啦?”方寡妇气得都想破口大骂了,这俩兔崽子,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说着说着就开打了呢?不省心的玩意!

    气归气,还得站中间隔开两人。看他们还在斗鸡眼似的互瞪,赶紧把高春花拉去了厨房。

    在别人的地盘上,高春花也不好太嚣张,只好顺着方寡妇给的台阶下。在她转身去厨房时,还能感觉到背后方成才看她的阴测测的目光。

    高春花冷哼一声,半点也不在乎。在她心中,方成才这个表哥就是个孬种。喜欢别人也不敢说,还搞暗恋那一套。就他那挫样,谁会看得上他。而且眼神也不好,居然喜欢杜雪娟那个装模作样的狐狸精,不能干活又爱勾三搭四的。就算喜欢何小悠那个蠢货也比喜欢杜雪娟强啊,至少何小悠好糊弄。喜欢杜雪娟?也不担心头上会带一堆绿帽子!

    高春花在心里万分鄙视!

    …………

    “大娘在喂鸡啊?”莫可妍一走进林家,就看到林大娘在给鸡拌鸡食。

    林大娘看到莫可妍,就笑着打招呼:“可妍来了,快进来坐。”说完又对着里屋喊;“梨花,梨花,快出来,可妍来了!”

    林梨花一听到她娘的说话声,就冲了出来。“可妍来了,进来啊。”不等莫可妍反应,就把她拉进里屋。

    莫可妍笑了笑,这风风火火的性子!

    等坐定,莫可妍问:“梨花,你在家干嘛呢?”

    “纳鞋底呢,你看。”林梨花扬了扬手中做了一半的鞋底。然后问莫可妍;“你今天怎么有空来我家,平时你不都是懒得出门的吗?”语气里颇为抱怨。

    莫可妍不好意思的笑笑,宅习惯了,就算来到这个年代也一样。

    “我想问一下你,我想在院子里种些菜,在哪里买的种子啊?”

    “你那院子是应该种些菜,种子我家就有,等一下我叫我妈拿一些给你,到时我去帮你翻地。”林梨花很是爽快的说。

    “别,你告诉我哪里有得买就成,而且哪还用得着你帮我翻地啊。我也没打算全部种完,种一点够我自己吃的就行。”

    林梨花一挥手,“客气啥,我们农村人吃的菜一般都是自家留的菜种。我家有很多呢,给你就拿着。”说完还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莫可妍,语气很是怀疑的说:“你会种菜?”

    莫可妍语塞,她还真不会。

    林梨花一副“早就知道了”的样子,“行了,到时我去帮你,你也别推辞了,我就帮这一次,不然你自己种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出来呢。”

    莫可妍郁闷的看着林梨花,有这么打击人的吗?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林大娘喂完鸡之后走了进来,从簸箩里拿出另一双鞋底开始穿针走线。她一边飞快的动作一边问莫可妍:“明天我们去红旗公社,你要不要跟梨花一起去?”莫可妍来到桃树村也有一段时间了,性格和为人处事还是可以的,对于女儿跟她来往她也是放心的。梨花没什么特别要好的小姐妹,她也乐得女儿能找到一个好朋友。

    “对啊,可妍你明天跟我们一起去玩一下嘛,你还没去过呢。”林梨花睁大眼睛看着莫可妍,眼里闪着“去嘛去嘛”的光芒。

    “红旗公社,在哪里啊?”

    林梨花一听来了精神了,忙给莫可妍普及:“跟我们离得不远,就半个多小时吧,平时我们买点什么东西都是去那买的。”

    “我还以为要到三木乡去买呢!”莫可妍这才明白。她还以为每次买个针钱酱油都要到三木乡的供销社呢,幸好没有那么坑爹!

    “哪里用得着那么远啊。”林梨花放下手里的鞋底,拉着莫可妍的衣袖:“可妍,一起去嘛,去看看也好啊,省得你以后要买点什么都不认识路。”

    林大娘好笑的看着女儿撒娇,梨花比可妍大,却一点也没有可妍的沉稳。也许是因为可妍那么小就要离乡背井讨生活的原因。幸好她家梨花不用像可妍这样,想到这里,林大娘怜惜的看了莫可妍一眼。

    莫可妍无奈的看着林梨花,话说这姑娘真的有十七岁吗?这动不动爱拉着别人衣角撒娇是十七岁的姑娘爱干的事吗?

    “梨花,我不去了,我都没什么要买的,下次吧!”莫可妍倒是想去,可她没钱又没票的,看中什么也买不起啊,干脆就不去了。话说,她也是够穷的,全身上下只有两块六毛八分钱。如果不是有一个空间,如果不是她前世买了那么多东西,怕现在她都要过不下去了。

    像她这么没用的重生人士,还真是不多见!看来要想办法赚一点钱了,虽说空间什么都有,可她就是觉得没钱就没安全感。再说了,到时考上了大学怎么办,她是听说考上大学,国家会有补贴,问题是她连去上学的车票钱都没有啊。到时总不能走路去吧。

    林梨花看到莫可妍那坚决的样子,也知道莫可妍不会去了。虽然才认识莫可妍一个来月,但也足够了解莫可妍说一不二的性格了。

    林大娘看女儿有点闷闷不乐,就开口;“刚刚我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高春花又来了。”

    “真的?”林梨花有点惊愕,随后又不屑的说:“她还真是阴魂不散,可怜慕老师又要过东躲西藏的日子了。”林梨花很是同情,说起八卦,之前脸上的失落都消失不见了。还是林大娘了解自己的女儿。

    林大娘附和的点头;“谁说不是呢,摊上这不要脸的,慕老师真是倒了八辈子大楣了。”

    莫可妍趁机问了一直存在心底的疑问:“大娘,高春花这样,她父母不管吗?”在这个时代,这行为真是太惊世骇俗了一点。就算放在莫可妍重生前,也很少有女孩子会追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要他娶自己的,最多只是主动追求而已。高春花这行为,可真是让莫可妍开了眼界了。

    林大娘面上又是鄙夷又是庆幸:“我有一亲戚就是她们高家屯的,对她家的情况知道得比较清楚。听说现在她父母都管不了她。小时候她爸妈偏疼儿子,高春花就借口要带弟弟出去玩,等背着大人时就把她弟吃的玩的都抢了过来,还威胁她弟不许跟大人说。她弟弟那时还不懂事,哪晓得高春花的混帐,就哭着喊着回去告状,结果你猜怎么着?”

    林大娘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问。

    莫可妍真是有点无语了,看林大娘说起八卦那兴奋样,说她跟林梨花不是母女都没人相信。

    林梨花眼睛亮闪闪的望着她妈,嘴里催促:“怎么着?妈,你倒是快说啊?”

    林大娘不理她,真是的,一点耐心也没有,不知道说故事要有悬念、要□□迭起要全民参与才有趣吗?林大娘把目光对准莫可妍,摆明了也要她猜。

    得,林大娘还真打算把这一邻村八卦发展成酒楼说书了,莫可妍看她那样,就只好猜测;“她爸打了她?”

    林大娘满意了,心满意足的开始揭迷底:“你们两个不知道了吧。那高春花被她爸打了之后,隔天就把她弟弟揍回来,还把她弟弟带去了山上扔在那。她爸妈放工回来看不到人,到处找都找不到之后,就逼问高春花。这高春花那叫一个狠啊,被她爸打得屁股都开花流血了,也不肯说。最后她爸没办法了,她妈哭着求她。她才开口说,要她爸妈答应她以后弟弟有什么吃的玩的也有她一份,而且再也不准打她,否则就让他们永远也找不到弟弟。那个时候,高春花才8岁,就有那样的狠毒心肠。”林大娘说到最后,也是一脸的心有余悸。

    莫可妍和林梨花简直是听得目瞪口呆。

    林大娘又接着说:“她爸被自己的女儿这样威胁,十分的恼火,而且也恼恨她这样虐待儿子,就又把她揍了一顿。刚打了的那几天,也是天天盯着她,就怕她再搞什么鬼。等时间一长,事儿又多,看高春花没什么动静,就以为她上次只是小孩心性,打了一顿之后就再也不敢了,也就不再注意。谁知没两天就出事了,她儿子又一次不见了。”

    莫可妍跟林梨花秉住呼吸,大气也不喘一下。

    林大娘也不再卖关子,语气沉沉的说:“她家里人就知道肯定是高春花搞的鬼,这次无论她爸怎么打,她妈再怎么哭得死去活来她都没开口。这事还惊动了大队,全村人都帮着找,还是一无所获。最后连她爸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跪下求她,她都没说。这高春花就是一只凶狼,没有一点人性。她就不是人。”林大娘说着说着也觉得心寒。

    “妈,那后来呢?她弟有没有找回来?”林梨花迫不及待的问。莫可妍也紧紧的攥着拳头,紧张的盯着林大娘。

    林大娘也是一脸的庆幸:“找回来了,高家屯的书记那几天刚好去乡里办事,看到高家的小子一个人在街边边哭边扒拉圾垃找吃的,就把他给带回来了。你们两个是不知道啊,这高春花真是狠啊,她走了三四个小时,就为了把她弟弟丢到乡里。才8岁的小孩就干得出这种事,这都坏到根子上了。”

    莫可妍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那她的父母这次有没有惩罚她?”

    林大娘叹了一口气:“这次之后,她爸妈怕啊,就想把高春花送给别人养。可那时大家都穷,谁会养一个女娃子,而且那时十里八村的都听说了她的事,谁敢养她,不怕被她害得家破人芒啊?她爸妈又气又恨,可又无可奈何,总不能把她掐死吧。从那以后,就再也不想管她了,也不敢管,就这样让她自生自灭了。”

    林大娘说到这里,又开始幸灾乐祸起来;“高春花的名声算是毁了,十里八村的没人敢娶她,你看她现在都二十岁的老姑娘了,还没有找到人家呢。呸,也不看看她那样貌那身材那名声,也妄想嫁给慕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