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7章

    日子过得很快,眨眼就到了六月底收割稻谷的时候。(wwW.K6uk.coM)这时才叫真正的累人。

    天气本来就热,人又要在户外干活。那衣服是湿了干,干了又湿,一天下来真是又累又难受。

    莫可妍每天长衫长裤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真是热得受不了。但没办法啊,这年代谁敢穿短裤背心啊,而且不包严实了,割稻谷的时候,那叶子都能把人皮肤划起一条条痕,汗水流下来的时候又痒又难受。那滋味真是……!脖子上也学别人搭了一条毛巾,用来擦汗的,一天下来就没有干的时候。

    莫可妍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农民的艰难。每天一大早就要去割稻谷,中午只能休息一个小时,然后就要去开工,一直做到天黑。

    这边也属于南方,所以种两季水稻。等收割完稻谷之后又要马上开始晚稻的播种插秧,要在立秋前做完。所以这个时候又叫双抢,是一年中最累最苦的时候。每天都要争分夺秒的,整个村的人能干活的都出动起来,没人敢偷懒。

    莫可妍今天有点心不在焉,一不注意,镰刀划到了手上,鲜血“唰”的喷流出来。莫可妍惊呼一声,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

    糟,口袋空荡荡的,她今天忘记拿纸巾了。莫可妍为难的看着流血不止的手,难道要用衣服擦?可衣服上又是汗又是泥土的,细菌那么多,会不会感染啊?

    算了,先止血了再说吧。正当她打算用镰刀把衣服下摆割下来包扎伤口。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说:“别动。”

    莫可妍吓了一跳,抬头看去。是慕瑾瑜,慕瑾瑜托起莫可妍的手细细查看。

    莫可妍看到他的动作,不自在的动了动,想把手缩回来。

    “别乱动。”慕瑾瑜轻声喝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蓝色手帕轻轻的帮莫可妍包扎起来。

    “可妍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朱刚有些担扰的说。

    莫可妍摇摇头,“没事,只是不小心划了一下,一点小伤而已。”

    “可妍,不如你先去那边休息一下吧。”王凤梅在一旁劝道。

    金飞宇也赞同的点头。

    “莫可妍,你看你还能干什么?一个早上了才割那么一点点,现在还伤了手,你说你怎么那么蠢呢!”何小悠看大家众星捧月似的围着莫可妍,心里很是不忿。她现在真是越看莫可妍越不顺眼,干活不利索居然人缘还那么好,果然像雪娟说的是个表里不一、爱装的。

    还没等莫可妍开口,慕瑾瑜就不耐烦的喝斥:“闭嘴。”

    金飞宇也不赞同的说:“小悠,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没看到可妍都伤了手了吗?”

    王凤梅和朱刚虽然没说什么,但眼神也是暗含责备。

    何小悠本来就被慕瑾瑜喝斥得脸色阵红阵青,现在又看大家都在责备她,脸色更是难看。心里气得不得了,连胸膛也气得一起一伏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万分委屈,她又没有说错,干嘛大家都偏帮莫可妍。

    何小悠气冲冲的瞪着莫可妍,这女人,就会装!

    从刚刚莫可妍划伤手,慕瑾瑜第一个冲上去包扎,杜雪娟就嫉妒得眼睛发红。现在看到何小悠只不过随意的抱怨了一句实话,众人却纷纷指责她。杜雪娟更是又气又恨,真是恨不得冲上去撕了莫可妍,刚刚那镰刀怎么不割死她呢,杜雪娟在心里恶毒的咀咒。

    不过她终究是有几分心机,尽管心里如何咒骂,面上却上一片温柔,“我想大家都误会小悠的意思了,她并不是想指责可妍什么。可能只是心里太着急了。现在生产队里给我们这些知青指派了任务,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这眼看着都中午了,下午天黑的时候都不知道能不能做完呢,小悠只是有点担心可妍,到时我们都放工了,只剩下可妍没做完,那她一个人在这里也不安全啊。”杜雪娟的语气虽秀美柔和,但话里却暗指莫可妍拖延大家的进度,而且也表明了,如果下午莫可妍做不完自己的那份,她可不会帮忙。

    莫可妍淡淡的说:“不劳你们费心了,既然给我安排了任务,我肯定会完成的。”

    “好了,你先去休息一下,注意尽量不要碰到水”慕瑾瑜看着自己的包扎,不松不紧的,他满意的点点头。

    莫可妍看着包住伤口的蓝色手帕,有点抱歉的轻声说:“谢谢,这手帕等我洗干净了再还给你。”

    “不用了,送给你吧。”慕瑾瑜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懊恼的转过头,耳朵尖迅速变得通红。

    他也不知怎的,听到莫可妍的话,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句话。而且说出口之后,他只是懊恼了一下,却没想改口。

    他这是怎么了?

    这手帕是他妈妈给他做的,他平时都不舍得用,只有夜深人静想家时才会拿出来摩挲一下。现在怎么会开口说送给别人?而且他不但不后悔,心里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

    慕瑾瑜不自在的看着莫可妍,声音里带着一丝忐忑与紧张,“既然给你用了,你就拿着吧,不用还给我了。”

    莫可妍惊讶又喜悦的看着慕瑾瑜,厚脸皮的轻轻“嗯”了一声。她心里都喜悦得要冒泡泡了,这…..算不算订情信物呢?

    看到莫可妍水汪汪的大眼里发出的亮光,慕瑾瑜清冷的眉梢都柔和下来,眼里闪过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宠溺。

    杜雪娟恨得下唇都要咬出血来,眼眶发红,眼里射出的寒光几乎都要凝成实质,指甲紧紧的戳进掌心。

    莫可妍这个贱人!她怎么敢……怎么敢当着她的面跟瑾瑜眉来眼去。

    杜雪娟几乎要用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向前扑去撕烂莫可妍那张脸。

    朱刚在一旁挤眉弄眼的贼笑:“是啊,可妍你就拿着吧,这可是瑾瑜的心意,别人想要还不愿意给呢。是不是啊,瑾瑜?”最后那两个字特意拖长了音,话语里的调侃表露无遗。

    莫可妍脸一红,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在人家的手中,赶紧一动,想伸回来。

    慕瑾瑜看到莫可妍的动作,下意识的握紧了不让她挣扎。

    “你……”莫可妍惊讶的看着慕瑾瑜。

    这下子慕瑾瑜连脸都红了,耳朵更是像煮熟的虾子,通红通红的。他赶紧立刻放手,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低下了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里的流光。

    朱刚看到慕瑾瑜这样,更是怪笑一声,“哎,不好意思啦?想不到瑾瑜也有这一面,真是多亏了可妍,不然我们哪能看到慕瑜这个样子啊!”之前他就觉得这两人有猫腻,今天这一出,更是坐实了他的猜想。看到瑾瑜这个样子,朱刚心里又好笑又有点酸爽,平时沉默拽得像什么样,谁知道他也有这么纯情的一面。

    金飞宇和王凤梅听到朱刚的话刚开始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等看到莫可妍跟慕瑾瑜的样子,才恍然大悟,此时也打趣的看着两人笑。

    “闭嘴”

    “闭嘴”

    慕瑾瑜是恼羞成怒的轻喝。

    而另一声是杜雪娟恨极的暴喝。杜雪娟从没有觉得朱刚那么讨厌过,她气得脸都扭曲了,眼里的狠厉几乎要把朱刚射穿。

    笑闹声停了下来,看到杜雪娟阴沉的脸色,大家面面相觑,空气都好像凝滞了一样,气氛极是尴尬。

    莫可妍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讽刺。她早就想过有这么一天,如果一直都是她单相思还好,可是如果慕瑾瑜也对她有意思的话,那早晚也得跟杜雪娟对上。

    如果慕瑾瑜跟杜雪娟是男女朋友她一定不会介入他们之间,就算不是男女朋友,而是彼此郎情妾意只差挑明的话,她也不会掺和进去。但是现在摆明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为什么不能主动追求?

    呵,她杜雪娟真把慕瑾瑜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连对别的女孩稍亲近一些就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真是不知所谓!

    最后还是王凤梅这个习惯和稀泥的开口:“咳咳,我们还是快点干活吧,不然今天就要完不成任务了。嗯,可妍,你去那边休息一下吧。”

    莫可妍点点头,“好的,梅姐。”

    金飞宇配合的把朱刚拉走,“来来,快点开始干活啦。”

    慕瑾瑜由始至终都没看杜雪娟一眼,恢复平时的清冷,漠然的走开。

    莫可妍向田埂边走去,经过何小悠身边时,听到她恨恨的低骂一声:“狐狸精,不要脸,居然抢雪娟的心上人。”

    对于这种是非不分搞不清楚状况的脑残,莫可妍只能呵呵两声,连话都懒得跟她说。

    杜雪娟看着莫可妍渐行渐远的背影,下唇都咬出了血丝,眼里闪过明明灭灭的暗光。

    莫可妍就算转过了身也仍然能感觉到杜雪娟盯着自己的怨毒视线。看就看恨就恨吧,她不在乎。

    就算没有慕瑾瑜,她跟杜雪娟也不可能成为朋友。跟一个以自己为中心又从不付出真心的人交朋友,要处处以她为尊,必要的时候还要像何小悠那样冲上前当枪使,她可没有那么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