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章

    杜雪娟用袖子一抹眼睛,才看清楚叫自己的人是谁。(www.k6uk.com)

    她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往前冲。她现在的样子肯定很难看,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尤其方成才还是自己的爱慕者。

    方成才急了,只能跟着杜雪娟一起跑,还反复的轻劝,“你别哭啊,跟我说是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揍他去。”

    杜雪娟烦得要死,自己正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哭一场,偏偏身边跟了个人念经一样一直在自己的耳边磨叽的说别哭了。

    尼玛,不知道不能对正在哭的人说这句的吗?越说只会让人越想哭。你到底会不会劝人啊?

    杜雪娟停下来怒瞪着他。

    方成才满不在乎杜雪娟的瞪视,相反还高兴得不得了,因为杜雪娟终于停下来了。

    “雪娟,你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帮你报仇。”方成才看着杜雪娟,小心翼翼的说。他还生怕杜雪娟再乱跑,就干脆张开手作拦路状的杵在杜雪娟前面。

    杜雪娟见到方成才这样,怒了。刚刚才在慕瑾瑜和莫可妍那里受了气,现在这个一向在她面前唯唯喏喏的方成才居然敢拦着自己的去路,合着真以为自己好欺负是吧!

    她讽刺的看着方成才:“你是我什么人?我哭不哭关你什么事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滚开!”杜雪娟把刚刚受的气一股脑的迁怒到方成才身上,连一向维持的温柔清纯的形象也顾不得了。

    方成才脸胀得通红,心里很是难受,却还是坚定的拦着杜雪娟,“你,你别哭了,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我帮你报仇。”方成才又说了一次。语气很是认真,大有杜雪娟说出来,他就马上去找那人的麻烦的意思。

    杜雪娟厌恶的看了方成才一眼,讽刺的说:“如果让我生气的人是红旗公社的张主任,你也去给我报仇吗?”

    方成才脸色大变,马上不说话了,眼睛左瞄右移的,不敢看杜雪娟。“鬼见愁”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更别说方成才跟他妈就是被‘鬼见愁’批、斗的,如今从贫下中农的好成分跌落到他最不屑最厌恶的黑五类分子家庭。只要一想起这几个月三不五时的被批、斗被游街被红卫兵教训的日子,他心底就忍不住发寒,脸色也变得苍白,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杜雪娟见状,冷笑了一下,表情十分不屑。“既然不敢,就给我滚开!”

    方成才瑟缩了一下,低下头挪到路旁。杜雪娟眼里的讽刺意味更浓了。

    方成才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双眼圆瞪,牙齿咬得“咯咯”响。眼看着杜雪娟越跑越远。他重重的跺了一下脚,眼里闪过一抹坚定和决绝。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他几个箭步窜到杜雪娟身边,抓着她的胳膊有点急促有点迫切的说:“雪娟,别哭了,我现在就帮你去揍那个王八蛋一顿!”

    杜雪娟惊讶的看着方成才,连眼泪都忘了擦,任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白皙的脸颊流下来。由于太过惊讶,眼睛瞪得溜圆,平添了几丝可爱。

    方成才心一动,如果刚才还有几分犹豫不决,此时却忽然的坚定了下来。这是他心目中的女神,他怎么能让别人欺负她呢。

    方成才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豪迈,他觉得他就像以前村里的老人说起的故事里那个为了美人而甘去冒险的英雄。为了雪娟,他可以什么都不怕,区区一个红旗公社的张主任,大不了他跟他拼了。方成才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决。

    “雪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报仇。”方成才恋恋不舍的看了杜雪娟一眼,毅然决然的转身,大踏步的向前去。

    直到这时,杜雪娟才回过神来,看方成才相信了她的话,真的要去找张主任的麻烦。急了,赶紧说:“方成才,你回来。”

    方成才顿了一下之后,继续大步向前走,他怕他一停下来,就再也没有勇气去找那个“鬼见愁”的麻烦。到时雪娟更会看不起他,他现在是黑五类分子家庭,雪娟现在都不对他笑了,也跟村里的人一样躲着他。

    这种情况,让他的心里难受极了。现在能为雪娟做一点事,说不定以后雪娟会继续对他笑。他的要求不高,只求雪娟别像别人一样躲着他就行了。

    杜雪娟真急了,用袖子一抹眼泪,急急的追上去,抓着方成才的手臂。“你这人,我叫你,你怎么不听呢?!”

    方成才被杜雪娟抓住了手臂,觉得被杜雪娟抓着的地方马上滚烫起来,心也“砰砰砰”的跳得飞快。心里美极了,同时也更加坚定要去为杜雪娟出头,没看现在雪娟都愿意拉着他了吗?

    “雪娟,你放手,我说过要去帮你报仇的。”方成才不敢也不舍得扯开杜雪娟的手,只是轻轻的挣扎了两下。

    杜雪娟气得要死,这人怎么说不清呢。

    “方成才,你别去,我的事不用你管。”

    看着杜雪娟那着急忙慌的样子,以为她在担心自己,方成才的心软成了一团。他用比平时小了几倍的音量说:“雪娟,别担心,我既然说过不会让人欺负你,我就一定能做到。”

    杜雪娟都气乐了,谁担心他了?她刚刚只是故意讽刺为难他,这方成才冲动又愚蠢,如果真的去找公社主任的麻烦,到时让人知道是她在胡说八道,那还有她的好果子吃?

    杜雪娟刚想喝斥方成才别痴心妄想了,谁担心他了?只是一抬头就看到了方成才痴迷的望着她,明显一副不可自拔的样子。她心念一动,一个念头飞快的闪过脑海。

    杜雪娟低下头,露出一段雪白的脖颈,刚停下的泪水又一颗一颗的掉下来,比刚才眼泪糊一脸的样子美多了。

    “方大哥,别去,我刚才只是在说气话,欺负我的人不是张主任,对不起,我刚才骗了你,但请你相信,我是无心的,只是刚才……。”杜雪娟欲言又止,目光恳切,被泪水浸染过的眼睛更加的柔媚水润,眼珠子就像泉水里的两颗黑珍珠,黑亮得似能把人的三魂六魄都勾走一样。

    方成才的眼神更加的炙热痴迷,脑子里像桨糊一样糊成一团,什么都不能思考。他甚至听不清杜雪娟在说什么。

    杜雪娟看到方成才的这副样子,心里很得意又很不屑。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她这样哭的时候,最让人心疼与怜惜。等长大后,她妈也跟她说过,她哭起来的样子没有男人能拒绝得了。看现在方成才的样子就知道了,只怕现在她说什么方成才都会答应。

    杜雪娟面上还是一副楚楚可怜惹人怜惜的样子,心里却十分鄙夷。对于男人的迷恋,她十分的享受,她喜欢这种所有人都为自己神魂颠倒的感觉。

    只除了慕瑾瑜!他是她人生中的败笔。杜雪娟现在已经分不清自己是爱着慕瑾瑜多一点还是不甘心多一点。

    想到慕瑾瑜,杜雪娟的心又痛了一下,对莫可妍更是怨恨。

    方成才还在痴痴的看着她,杜雪娟心中十分厌烦,眼里的泪水却流得更快。“方大哥,你能原谅我吗?”

    “原谅什么?”方成才迷迷糊糊的问。

    杜雪娟一噎,差点都哭不出来了。她暗暗磨了磨后糟牙,继续楚楚可怜的说:“就是我刚才骗你说是公社的张主任欺负我的事啊?方大哥能原谅我吗?”

    方成才此时才回过神来,“不是那个‘鬼见愁’欺负你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了一丝紧张。

    “不是的,刚刚只是我的气话,方大哥,对不起,我骗了你。”杜雪娟眼里写满了歉意,大有一副你不原谅我就继续哭下去的意思。

    方成才诚惶诚恐的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怪你。”杜雪娟从来都没有那么温柔的跟他说过话,她现在的样子,方成才哪里会舍得怪她。

    听到说不是‘鬼见愁’,方成才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别看他刚才气势汹汹的要去找“鬼见愁”的麻烦,其实心里也虚着呢。尤其是被“鬼见愁”批、斗后,方成才对这个人更是惧怕到骨子里。平时一听到他的名字都能让方成才脸色大变。刚刚如果不是为了杜雪娟,他哪有胆子去找“鬼见愁”的麻烦啊。

    杜雪娟见到方成那怂样,心里更是不屑。嘴里却柔柔的说:“谢谢你,方大哥,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是……,我也不会……。”杜雪娟深谙说话的艺术,有些话说得太明白反而效果没有那么好。

    听到不是“鬼见愁”之后,方成才彻底的放松下来。现在听到杜雪娟的话,又再一次暴怒起来;“要不是什么?雪娟,你跟我说是谁惹你哭的?我说过我会帮你报仇的。”这句话比刚才有底气多了。

    尼玛,你终于问出这句话了!刚让你不要问,你偏要问,到现在她想让他问了,又拖拖拉拉的找不到重点。杜雪娟心中暗暗腹诽。

    “是……”杜雪娟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脸上一片为难,一副不愿在背后说人是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