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1章

    中午的饭吃得莫可妍腻味极了。(www.k6uk.com)慕母一个劲的亲呢的给张学琳夹菜,劝她多吃点。对莫可妍嘛,就只是意思意思的客气了一下,还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意思似的,脸色一下一换的。莫可妍真是说不出的尴尬,慕母一看起来是那种优雅大方的人,这次做得这么明显看来真的是很不喜欢她了。

    每当慕瑾瑜给莫可妍夹菜时,慕母总是指使慕瑾瑜给张学琳也来一筷子,每次都不落后。而且还一脸怀念的说,你们小时候就喜欢吃这个菜,记得有一次……,然后就是关于这道菜的所有边边角角的回忆。

    莫可妍除了刚开始吃的时候说过一两句话,后来是彻底没声音了。如果她知道慕瑾瑜的妈妈是这个态度,她今天根本就不会留下来。

    留下来干什么?是听慕母回忆慕瑾瑜与张学琳的温馨往事?还是忍着恶心看慕瑾瑜给张学琳夹菜时,那女人一脸绯红的娇羞样?又或是留下看慕瑾瑜拼命给她打眼色叫她忍耐的哀求?

    莫可妍紧紧的攥着筷子,真是气得肝疼!一吃完饭马上就提出告辞了。

    慕瑾瑜这下也知道莫可妍今天不适合再留下来。等莫可妍说完,马上站起来准备送她回去。

    慕母神色一凝,然后又马上笑着说:“瑾瑜帮着妈妈一起整理一下铺盖吧,可妍自己回去也可以的,是吧?可妍!”

    莫可妍点点头,现在她很不待见慕家的人,慕瑾瑜首当其冲。你丫的带女友见家长,居然不先跟父母沟通好,有你这么办事的吗?莫可妍转身就走,她可不是那种死乞白赖的人。

    慕瑾瑜马上就追出去。

    “瑾瑜”慕母喊了一声。

    慕瑾瑜转回身哀求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慕母心一窒,微不可见的叹了一声,终于不再干涉儿子。

    慕瑾瑜感激的看了一眼慕母,然后慌忙的追赶走出大老远的莫可妍。

    张学琳站在慕母的身后,攥紧拳头满脸的阴霾。

    “可妍”慕瑾瑜一把拉住气冲冲的莫可妍。

    “你来干嘛,你妈不是不让你来的吗,怎么?不打算再做孝子了?”莫可妍还是忍不住朝慕瑾瑜开火。今天真是憋屈死她了!

    慕瑾瑜抓着莫可妍的手颤抖了一下,满脸痛苦的说:“可妍,她是我妈妈!”

    莫可妍被慕瑾瑜痛苦的眼神震了一下,这才想起,相比她的尴尬与委屈,夹在最爱的两个女人中的慕瑾瑜才是最难受的那个人。

    轻轻的叹息一声,“瑾瑜,你妈妈很不喜欢我,你还要继续和我在一起吗?”

    莫可妍被慕瑾瑜攥着的手一紧,一抬头就看到慕瑾瑜咬牙切齿的盯着她。

    “你是不是又要说我们不合适了?莫可妍,我告诉你,想离开我,你想都不要想。”慕瑾瑜都快气疯了,他好不容易才跟莫可妍和好如初,结果才和好一天,莫可妍却又想退缩。想都不要想!

    莫可妍不为所动,很是冷静的说:“慕瑾瑜,等你搞定你妈妈再来跟我说这些话吧。”君不见,后世有多少婆媳大撕逼的电视,里面那鸡毛蒜皮、零零碎碎的事儿让莫可妍想起都头皮发麻。

    慕瑾瑜想起一向温柔明理的母亲今天对可妍的排斥,心里一阵苦涩。只是要他放弃莫可妍,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可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一定会说服我妈妈接受你的。”慕瑾瑜着急的哀声说。

    莫可妍不语,慕瑾瑜大为着急,用力的攥紧莫可妍的手,急得眼眶都发红了。

    “可妍”慕瑾瑜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和一丝软软的哀求,眼睛也直直的盯视着莫可妍。

    莫可妍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看到莫可妍点头,慕瑾瑜觉得自己吊在半空中的心总算能安全着落了。他用力的抱了抱莫可妍,清冷的眸子流光溢彩。

    慕瑾瑜激动得有点语无伦次的说:“可妍,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我现在就回去跟我妈妈说我们的事。”说完,他用力的在莫可妍的脸颊亲了一下。就风风火火的回去了。

    莫可妍目瞪口呆,这,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慕瑾瑜?那个万事不放在心上、冷冷清清的慕瑾瑜?

    莫可妍足足愣了几分钟,才回过神来,轻轻的笑骂了一句“傻子”。一早上的尴尬与难堪似乎都无所谓了。

    慕瑾瑜迫切的想跟自家母亲谈一下,可一下午愣是没找到机会。等到了晚上,他也顾不得什么了,尾随着母亲进入她临时休息的房间。这房间是以前王凤梅的,不过她跟金飞宇结婚之后就空了出来。

    慕妈妈看到紧跟着自己进来的儿子,无奈的一笑,拍拍整理好的床铺,示意慕瑾瑜坐下来。

    慕瑾瑜看到母亲那一脸了然的样子,有点囧。

    慕妈妈沉静的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一脸慈爱。“你来是要跟我说关于莫可妍的事吗?”

    慕瑾瑜不知怎么的,看到母亲洞悉一切的眼光,感觉有点狼狈的转过头。不过,很快他就看着母亲坚定的说:“是的,妈,她是我喜欢的女孩,你能不能对她好点?”话语里隐隐有一些乞求。

    慕妈妈沉默半响,才冷静的开口:“如果我说不呢,我不同意你跟她在一起呢?瑾瑜,你打算怎么办?是不要妈妈了吗?”

    慕瑾瑜听到母亲的话有一瞬那的怔忡。等明白母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之后,表情扭曲而痛苦。

    慕瑾瑜“忽”的站起来,双手扒拉着头发在房间里烦躁的走来走去,犹如一只被困在笼子的狮子。

    “妈,你真的不能接受可妍吗?为什么,你以前不是说如果我结婚你不会干涉我娶的是谁,为什么现在却又要反对呢?”慕瑾瑜喉咙干涩,沙哑着嗓声问。

    看到儿子那痛苦的模样,慕妈妈叹了一口气,拍拍床铺示意儿子重新坐下来。

    慕瑾瑜一脸期待的看着母亲。

    “儿子,我以前是那样说过,可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啊。你看看莫可妍的皮肤,她那双手,是过日子的人吗?儿子,娶了她,你会过得比现在更加的艰难。因为她什么都不能和你分担。这样你还要娶她吗?”

    慕瑾瑜急切的看着母亲,“妈,可妍并没有你说的那么糟糕,可妍还是很勤快的,她……”慕瑾瑜努力的数着莫可妍的优点。他当然明白可妍的懒散,可这有什么关系,每次的任务可妍再懒散还是能完成的。女孩子嘛,偶尔偷偷懒很正常啊!总之,慕瑾瑜完全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慕妈妈看到慕瑾瑜那一脸急切说服自己的样子,了然的笑笑。包容的说:“儿子,这不是最主要原因,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她的话,我不会因为这个而反对你们的。我反对是因为……。”

    “因为什么?”慕瑾瑜推促。

    慕妈妈却没有理慕瑾瑜,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你还记得你张伯伯吗?”

    慕瑾瑜很想让母亲接着刚才的话题说下去,但看到母亲这样,却不得不按下心里的急切。他了解母亲,她不愿意说的,问也没用。

    “记得,张伯伯以前一直都很照顾我们家。”

    “对,他一直都很照顾我们,尤其是你,瑾瑜,他一直都很喜欢你。”

    慕瑾瑜点点头,“嗯!”

    慕妈妈突然说:“你张伯伯希望你能跟学琳结婚。”

    慕瑾瑜目瞪口呆,慕妈妈的话像炸弹一样,把他炸得晕晕乎乎的。反应过来后,慕瑾瑜蹙了蹙眉头:“妈妈,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早就拒绝过了。以前我都不可能答应,现在有了可妍之后我更加不可能答应了。”

    慕妈妈苦笑了一下,“你张伯伯说,只要你跟学琳结婚,那么他会动用所有的关系为你申请一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今年我们省刚好有三个名额,竞争有多激烈瑾瑜你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你张伯伯,凭我们家是想都不要想。”

    “妈,我……。”慕瑾瑜心头乱糟糟的,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怎么说。

    慕妈妈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怜惜的看着他说:“儿子,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叫可妍的小姑娘。可是你应该知道以我们家现在的条件,这是你唯一的出路。难道你真的想在这个山村一辈子种地种到老?瑾瑜,你是我跟你爸第一个孩子,也是最让我们骄傲和自豪的孩子,我们对你的期望很大。你爸生前曾经说过,希望你能考上大学的。”

    慕妈妈顿了顿,继续说道:“你姥姥一直病着,你弟弟妹妹还小,我身体又不好。这些年如果不是你张伯伯接济,我们家早就过不下去了。如果只是这样,我宁愿对不起你张伯伯也不会逼你,只是我怎么舍得你一直把时间磋砣在这里,明明我儿子那么优秀,却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慕妈妈说到最后,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慕瑾瑜心里一痛,轻轻的拍打着母亲的手,可是等看到手上斑斑裂痕、犹如枯柴的手背时。眼眶瞬间充血发红,等再看到母亲白了大半的头发时,慕瑾瑜紧紧的攥着自己的手。心里的愧疚沉重压得他喘不过气。这一刻,他好恨自己的没用!

    慕妈妈摸了摸慕瑾瑜的头,像小时候他受了委屈、挫折时那样,母亲总是温柔的抚着他的头安慰他。

    “瑾瑜,妈妈不逼你,该怎么选择,你自己想清楚。无论你做什么选择,妈妈都会支持你的。”

    慕瑾瑜失魂落魄的离开慕妈妈的房间,一时间心乱如麻。

    ………

    “瑾瑜,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莫可妍惊讶的问。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慕瑾瑜,心里一沉。

    只见慕瑾瑜一向整洁干净的衣裳起了折皱,头发凌乱,眼下的黑眼圈可媲美国宝熊猫了。莫可妍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

    “是不是你妈不同意你跟我在一起?”莫可妍攥了攥拳头,呼吸有点凌乱。虽然她嘴里一直嚷嚷不合适就分开,可等真的到了这个地步,莫可妍才发觉自己有多难受。莫可妍苦笑,觉得自己真是矫情的可以!也许她那么口是心非倚仗着的一直都是慕瑾瑜爱她。

    慕瑾瑜自莫可妍打开门,就一直用贪婪的目光紧盯着莫可妍,眼底深处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

    听到莫可妍的话,慕瑾瑜不自在的笑笑,“乱想什么呢,哪有这回事。”

    莫可妍认真而又严肃的盯着慕瑾瑜:“真的不是?你别骗我!”

    慕瑾瑜的心颤了颤,然后摸摸莫可妍的头发,若无其事的说:“我妈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罢了,相信我,我会解决的。”

    “真的?”莫可妍狐疑的看着慕瑾瑜。

    “你还不相信我啊,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谎?”慕瑾瑜狼狈的撇过头,强撑着笑容说。

    莫可妍并没有注意到慕瑾瑜的脸色,很是赞同的点点头。慕瑾瑜是真的没骗过她。

    看到莫可妍毫不怀疑的就相信自己的话。慕瑾瑜一把抱过莫可妍,用力的紧紧的抱着她。

    莫可妍呆了呆,迟疑的拍了拍慕瑾瑜的背,“瑾瑜,你怎么了?”

    慕瑾瑜闭了闭眼,把眼里的痛苦与复杂掩藏到眼底深处,眼眸恢复一向的清冷与澄澈。“没什么,你之前不是说要修一下后院的篱笆吗?那就今天好了,呃,快过年了,顺便打扫一下卫生。”

    莫可妍含笑的看着慕瑾瑜。

    之后一连几天,莫可妍早上一打开门就能看到慕瑾瑜。然后接下来的一整天慕瑾瑜就会从犄角旮旯里找出活儿来干,大有一种把她的家重新换新颜的想法。而且什么都不让她干,但又不让她走开,慕瑾瑜要求她坐在一边看着他就可以了。等后来几天什么事儿都找不出来了,慕瑾瑜就只静静的看着她,眼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她,害得莫可妍都有点毛骨悚然了。她觉得很不安,好像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一样。而且是她无力改变的。

    莫可妍之前不问只是以为慕瑾瑜会跟她说。现在看来,慕瑾瑜是不会主动跟她说的了。

    “瑾瑜,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莫可妍紧紧的盯着慕瑾瑜,今天她一定要问出答案。这种疑神疑鬼的日子她是受够了。

    慕瑾瑜放在莫可妍头上的手一顿,然后才顺着光滑黑亮的头发滑落至莫可妍的腰部。

    还说没事?以前慕瑾瑜可是保守得不得了,连她主动凑近一点说话都会喝斥她不正经。而现在呢,他动不动就主动的摸她的头,或是抱她。都这样了,莫可妍还相信慕瑾瑜的话就是白痴了。

    莫可妍执拗的盯着慕瑾瑜。

    慕瑾瑜痛苦的闭上眼,却还是没有开口,只是紧紧的攥着莫可妍的手。

    莫可妍的心颤了颤,还是舍不得逼迫他,算了,谁叫她那么喜欢他呢。反正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莫可妍苦笑。

    打起精神,莫可妍问起了另一件事,“你现在天天来找我,把你妈跟那个张学琳晾在那里,是不是不太好?”其实,莫可妍早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对慕瑾瑜说过这个问题,只是慕瑾瑜总说没关系。莫可妍也就不管了,她还真不喜欢有别的女人觊觎自己的男友,糟糕的是男友的妈还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

    因为莫可妍不再追问,慕瑾瑜松了一口气。他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做法不对,等莫可妍知道真相的时候,也许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慕瑾瑜不敢想像那种情况,只能拖一天是一天,只要一想到莫可妍再也不理自己。慕瑾瑜就有一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慕瑾瑜抚了抚莫可妍的头发,“没事的,我妈不会介意的。”

    莫可妍垂下眼脸,又是这种敷衍的态度。她不相信慕瑾瑜会不明白,一个母亲千里迢迢的来看自己的儿子,而自己的儿子却整天黏着另一个女人。要说这个母亲会对这个女人有好感,那还真是瞎话,不恨得杀了她都算好的了。慕瑾瑜到底是怎么想的?还是他根本就没想过让他妈妈接受她?

    莫可妍的脸色白了白,心里的不安达到了顶点。

    “瑾瑜,你跟我说实话,你真的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莫可妍紧紧的抓着慕瑾瑜的衣袖,仰着头问他。

    “你乱想什么呢,我会有什么事瞒着你。”慕瑾瑜眸子晦暗不明,笑看着莫可妍。

    “你这段时间太奇怪了,好像……好像……”莫可妍努力的描述着心里的感觉,“好像过了今天没有明天一样。”

    慕瑾瑜的心里翻起涛天巨浪,心脏传来密密麻麻的闷痛。没有明天,没有明天!他脑海里反反复复的咀嚼着这句话,每咀嚼一次,心脏就更抽痛一分。

    慕瑾瑜脸上强撑的笑容有一瞬间裂开。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弹了弹莫可妍的额头。“一天到晚就知道胡思乱想,好了,今天我带你进山看看前几天下的套子有没有猎物。”

    莫可妍跟在慕瑾瑜身后,黑漆漆的眸子静静的看着他。眼里闪过一抹沉重与不安。

    慕瑾瑜到底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莫可妍的这个疑问很快得到了答案。

    这一天,已经是早上十一点了,慕瑾瑜还没来找莫可妍。这对于每天一大早一打开门就能看到人来说实在太奇怪了,而且昨天慕瑾瑜回家的时候还说今天早上要早点来带她去看村里干河塘。

    莫可妍有点神色不宁的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本来她也不至于如此,只因为慕瑾瑜这段时间真的太奇怪了,她直觉他今天的晚来就是他要瞒她的事。

    “你在等瑾瑜?”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莫可妍吓了一跳,赶忙转过身。看到来人,她不自觉的蹙了蹙眉,搞不清楚张学琳是什么时候来到她家的。不过,莫可妍也不想搭理她。

    张学琳看莫可妍光明正大的无视自己,气得肺都疼了。不过,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她的火气马上又消了下去。

    张学琳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莫可妍,然后得意的说:“莫可妍,你不想知道瑾瑜今天去哪里了吗?”

    莫可妍背在身后的手迅速的握了一下,然后又迅速的放开。只面无表情的看着张学琳。既没开口询问张学琳是什么意思,也没急着打断她的话。

    张学琳最恨的就是莫可妍的这副表情,看起来好像什么都不在意,最后却勾得慕瑾瑜神魂颠倒。就算慕瑾瑜现在选择了她,却还是不忍心伤害这个女人,非要等到最后一天才说这事,而且现在天天来陪她,还警告自己不能来找她的麻烦。凭什么?这女人哪点比她好?值得慕瑾瑜这样费心对待。

    张学琳看到莫可妍平静的面容就恨得发狂,心里更是想把她的平静撕碎。她恶劣的勾勾嘴角:“莫可妍,你真的不想知道慕瑾瑜现在去哪里了吗?他这段日子整天陪在你身边,连他妈妈也不顾,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

    莫可妍的心剧烈的跳了一下,不过面上还是那般平静。她淡淡的说;“哦,你知道?那说来听听!”

    这种漫不经心的语气让张学琳的眼眶瞬间发红,她气得胸膛剧烈起伏。太可恨了!她真是讨厌死莫可妍了!

    心中的恼怒与恨意让张学琳再也顾不得卖什么关子。她一股脑的把慕瑾瑜禁止她说出去的事竹筒倒豆子般全都说了出来。

    “你不知道吧?慕瑾瑜准备回城里跟我结婚了,今天就是去办手续去了。他以后都不会再回来了。”声音里满是恶意,还有一种胜利者的畅快与淋漓。

    “你说谎。”莫可妍听到张学琳的话犹如被石头狠狠撞击头部,瞬时一片空白,恍恍惚惚的,她下意识的反驳。只是心底深处却无法抑制的升起一股恐慌。

    终于能看到这个女人露出平静之外的表情了。张学琳犹如六月天喝了冷饮,只觉得通体舒畅,刚才的憋屈一瞬间不翼而飞。

    她看着莫可妍惨白的面色,摇摇欲坠的身影,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只觉得心里无比的得意与畅快。

    “莫可妍,我没必要骗你。你想想看,如果不是这样,瑾瑜哪里会连慕妈妈都不管,只整天陪着你。他只是在临走前骗骗你,让你不要闹起来罢了。他要回家跟我结婚的事,整个桃树村都知道了,就只有你这个傻子不知道而已。亏你还整天乐呵呵的,真是丢死人了!”

    张学琳觉得真是太痛快了,她就不该听慕瑾瑜的,搞得自己憋屈无比,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看,现在多痛快!

    “你也是够蠢的,瑾瑜把你当傻子糊弄呢,你竟然……”

    “张学琳”,张学琳未完的话被一句暴喝打断。

    她抬头看去,看到慕瑾瑜额头青筋暴起,眼眶充血发红,双拳紧握,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瞪着她。张学琳从没见过慕瑾瑜这个样子,一瞬间吓得噤若寒蝉,身体瑟瑟发抖。

    “滚”慕瑾瑜看都懒得再看张学琳一眼。

    冰凉刺骨的声音让张学琳抖了抖身子,声音里的狠厉让张学琳有一种错觉,如果她现在不走,慕瑾瑜有可能把她杀了。张学琳又恨又怕又委屈,跺了跺脚哭着跑了。

    慕瑾瑜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紧的盯着莫可妍,眼里满是恐慌与愧疚。慕瑾瑜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应该说什么,嘴巴开开合合,最后只能无奈的抿紧。他也想像以前那样拉着莫可妍的手,但是他的手却怎么都不敢伸出去。

    莫可妍在看到慕瑾瑜的时候就恢复了清醒。此时,她用黑漆漆的眼睛无比认真的望着慕瑾瑜,“张学琳说得是真的吗?你要回去跟她结婚了?”

    慕瑾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他攥了攥拳头,沙哑着声音回答:“是。”

    莫可妍不可置信的看着慕瑾瑜,踉呛的后退几步,一个站立不稳跌倒了下来。

    “竟然是真的,竟然是真的,竟然是……”莫可妍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心脏就像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捏住,让她鲜血淋漓的同时又有一种呼吸不过来的窒息感。莫可妍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

    “可妍,可妍,你别生气,是我不好,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哭了,你哭得我心都痛了。”慕瑾瑜冲上前,用力的搂着莫可妍,痛苦的说。

    莫可妍一把推开他,用力一挥手。

    “啪”的一声脆响,慕瑾瑜的脸上多了五个手指印,在白皙如玉的俊脸上分外明显。

    两个人都呆了一下。莫可妍这时只觉得心乱如麻,直觉的就想要回房进空间冷静一下。

    慕瑾瑜也反应过来了,他一把用力的抱住莫可妍。嘴里不住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莫可妍用力挣扎,又踢又打,看慕瑾瑜越抱越紧,让她几乎不能动颤。最后气得一把抓着慕瑾瑜的手,用力的咬住他的手腕。

    慕瑾瑜手一痛,却也没有抽出来,任莫可妍死命的咬着他的手。慕瑾瑜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把莫可妍箍在怀里。用力得恨不得让她镶进他的骨血里,他的下颚抵着她的头顶,一下一下的摩挲着莫可妍光滑黑亮的秀发。

    莫可妍发狠的咬着慕瑾瑜的手腕,这一刻,她是真的希望能咬断他的手。只是当口里尝到血腥味时,莫可妍松开了发麻的嘴唇,看着慕瑾瑜手上清晰的牙齿印和血迹。莫可妍怔怔的发呆,然后崩溃似的嚎啕大哭。

    听到莫可妍的哭声,慕瑾瑜痛苦的闭了闭眼,更是用力的抱住莫可妍。

    莫可妍哭得声嘶力竭撕心裂肺的,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哭声慢慢的停止了下来。

    “放开我”莫可妍哭了那么久,声音又嘶哑又难听。

    “可妍,你……”慕瑾瑜小心翼翼的看着莫可妍。

    “我说放开我没听到吗?!”莫可妍用力的拍打着慕瑾瑜的手臂。

    “好好好,我放开你,你别挣扎了,别等一下伤到你自己。”慕瑾瑜赶紧放开双手。

    哭了那么久,莫可妍也渐渐清醒过来。也有时间去弄清楚前因后果了。她慢慢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娶张学琳?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她的吗?”莫可妍冷冷的质问。

    慕瑾瑜心一紧,虽然这些日子无数次想过坦白的时候要怎么说,但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慕瑾瑜却觉得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解释,你可以解释的。”莫可妍红着眼眶推搡着慕瑾瑜。

    “我要回家是真的,要娶张学琳也是真的,在这之前我一直在想怎么说才能让你不那么伤心。可到了最后才发现,无论我怎么做,还是会伤害到你。可妍,对不起!”慕瑾瑜低沉清冷的嗓音难掩痛苦。

    “为什么……”莫可妍失神的喃喃自语。

    慕瑾瑜懂她的意思,“张学琳的爸爸是公社改委会主任,他一向很喜欢我。他承诺如果我愿意娶张学琳,他会动用所有的关系为我争取一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慕瑾瑜攥了攥手心,不带一丝感情的说。

    莫可妍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慕瑾瑜狼狈的别过头。

    “可妍,我是爱你的,可是我还有家人。我姥姥家只剩下我妈妈一个孩子,而现在我姥姥卧病在床,我妈既要养姥姥还要养我的弟弟妹妹,无论我跟我妈怎么努力,家人总是吃不饱穿不暖。我不想一直这样下去,我也不甘心一辈子在农村种地。可妍,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没得选择。”莫可妍一向爱慕瑾瑜说话时清清冷冷的语调,可当现在他用这种声调说出这番话时,却像一根利箭一样狠狠射入莫可妍的心脏,让她痛得鲜血淋漓。

    “慕瑾瑜,你一直说不想伤害我,你很爱我。可是这件事你却一直瞒着我,难道到最后我就不会伤心了吗?你这是什么逻辑?真是可笑至极!估计现在所有人都觉得我不要脸到极点,你明明都打算离开了,我却还缠着你。慕瑾瑜,你说的爱我,就是有事就瞒着我,让我成为所有人的笑柄吗?”

    “不是的,可妍,我只是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你说。”慕瑾瑜慌忙的拉着莫可妍的手。

    莫可妍一把挥开他。突然觉得心灰意冷。

    “慕瑾瑜,你决定了吗?”

    慕瑾瑜背在身后的手微微颤抖,只是沉默的看着莫可妍。

    莫可妍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瑾瑜,你还记得我们以前讨论过的事吗?国家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也许以后不用推荐也能上大学呢,你不能再等等吗?”莫可妍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潇洒,分手的时候永远不会做出苦苦哀求那么没尊严的事。可是现在,如果哀求能换回慕瑾瑜,她不介意没尊严,尊严能让她不心痛吗?

    慕瑾瑜痛苦的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眼里恢复一向的清冷。

    “可妍,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可是要等多久呢?一年、两年还是十年?我来到桃树村已经四年了,我再也浪费不起下一个四年了。而且如果是猜测错了呢?可妍,我赌不起,我不能拿已定的前途去赌一个虚无缥缈的未知,我赌不起。可妍,你就当从来没认识过我吧。”慕瑾瑜冷漠而理智的说。

    泪眼矇眬中,慕瑾瑜的面容是那样的理智而坚定,莫可妍想说的话一句都说不出口。

    男人,果然都是理智到绝情。昨天还能抱着你说尽甜言蜜语,今天却能轻描淡写的说再见。是不是,再爱的女人,都不能跟男人的前途相比?

    莫可妍以为,她是幸运的,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却忘记了有时候相爱却并不一定能在一起。是她太天真,怪不得她前世一直是剩女,原来男人与爱情,她从来都不曾了解过。

    ………

    “可妍,你没事吧?”林梨花小心翼翼的看着莫可妍。

    莫可妍摇了摇头,看着林梨花怜惜的目光,突然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林梨花心一慌,急急忙忙的抓着莫可妍的手:“可妍,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瞒着你的,是……。”

    莫可妍苦笑了一下,“梨花,我没怪你,你不用急着解释的。”

    说完,她又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真是有够傻的。”

    林梨花看着莫可妍消瘦的脸颊,默默的红了眼眶。当她从她爸那里知道慕瑾瑜要办回乡手续时,就想过要马上告诉莫可妍,只是她爸不让她插手管别人的事。后来,却是她不忍心开口。如果她早点说,也许可妍就不会那么伤心了。

    “她怎么样?看起来还好吗?”林梨花刚出了莫可妍的家,在大路岔口就被慕瑾瑜截住了。

    林梨花对慕瑾瑜的感情很复杂。以前她是很敬佩他的,他跟莫可妍处对象,林梨花是乐见其成。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不知道该不该骂慕瑾瑜一句“负心薄情”了。

    从理论上说,有了更好的追求是无何厚非,而过程要舍弃一些东西那也没什么。只是当被舍弃的那个人是她的好朋友可妍时,林梨花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好了。

    本想讽刺一两句,只是看到慕瑾瑜跟莫可妍一样变得憔悴而消瘦的面容时。讥讽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最后,林梨花只是复杂的说了一句:“她很好。”是的,很好,能吃能睡能笑,只是整个人瘦了一圈,不然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可就是这种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表现,林梨花却担心不已,她宁愿莫可妍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

    “很好啊。”慕瑾瑜喃喃的重复了一遍,最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是松了一口气,还是觉得莫可妍爱他没有他爱她那么深。以至于,对于他的离开,莫可妍才短短几天的就接受了。

    正当他思绪万千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轻柔的说道:“梨花,你刚装鱼的碗忘记拿了。哪,给。”

    慕瑾瑜清冷深邃的黑眸直直的看着莫可妍,几天没见,可妍瘦了好多。慕瑾瑜看得一阵心痛,很想去安慰她,却发现再也没有了去拥抱的资格。

    林梨花看看莫可妍,又看看慕瑾瑜,一溜烟的赶紧跑了。

    莫可妍转身往回走,就当作没看到慕瑾瑜这个人的存在。她想,短时间之内,她是不想看到、听到与慕瑾瑜有关的人事物的。

    “可妍。”慕瑾瑜急急的拉着莫可妍的手腕。几天没见,他相思成狂。虽然知道不应该,但他还是希望能多看莫可妍一眼。

    “放手。”莫可妍冷冷的说。

    慕瑾瑜神色黯然的松开了手。

    莫可妍咬了咬唇,用力的闭了闭眼睛,阻止又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才几天没见,莫可妍发现,她想见慕瑾瑜想得快要疯掉了。如果不是一向的矜持与自尊,她真的会不顾一切的跑去找慕瑾瑜。

    “有事吗?”冰冷的语气里隐含一抹期待。

    慕瑾瑜张了张唇,最后又放弃了,他摇了摇头。

    莫可妍的眼眸中溢满了失望。她咬了咬唇。

    “慕瑾瑜,你能不能为我留下来,不要娶别人?”这是她最后一次挽留,如果慕瑾瑜的结案还是不变,那么她也可以死心了。

    慕瑾瑜看着莫可妍那期待的眼神,心里一紧,闷闷的疼痛向心脏四周蔓延开来。

    他沉默了半响,硬着心肠狠心的说:“对不起。”说完这句之后,慕瑾瑜觉得自己的心脏痛得无法呼吸,仿佛要窒息一样。

    莫可妍木然的看着慕瑾瑜,良久,才愣愣的转身往回走。

    她真傻,结局早已注定,偏她不死心,非要再一次撞得头破血流才甘心。

    看着莫可妍跌跌撞撞的离开,慕瑾瑜一拳捶向路边的大树,手,瞬间破皮流血。慕瑾瑜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只是挣扎的看着莫可妍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间,他多想追上去告诉她,他不走了。

    只是,他终究是理智的慕瑾瑜,有自己要背负的责任。他没有任性冲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