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2章

    在大年二十六的时候,慕瑾瑜走了,走前的一个晚上,他来到莫可妍家门口呆了一整晚。(看啦又看)就那样沉默的吹着冷风的看着莫可妍家的门口发了一晚上的呆。

    莫可妍知道他在外面,但是并没有打开门,她靠着大门坐了一整晚。

    一扇门的距离,那么近又那么远,如同两个世界。

    夜凉如水,冰冷刺骨,两人隔着门沉默的坐了一晚。

    第二天慕瑾瑜从她家门口离开的时候,关了一晚上的大门终于打开了。莫可妍就那样看着慕瑾瑜的背影越走越远。就像当年看着父母领着哥哥姐姐越走越远的背影一样。

    莫可妍,她,又被抛弃了。只是上辈子是亲人抛弃了她,这辈子是爱人抛弃了她。

    难道她注定是孤家寡人的命?

    十二月的天气滴水成冰,冷得人浑身都在发抖,可莫可妍觉得这些都比不上她心里的寒冷。

    她两辈子最爱的男人因为一张入学通知书而抛弃了她。她却不能怪他,在所有人看来,慕瑾瑜只是做了一个所有人都会做的选择而已。这个时代,最先做的就是保护自己,她不也是这样吗?即使看着慕瑾瑜离开,她也没想过透露未来给他知道。

    慕瑾瑜爱莫可妍,莫可妍也爱慕瑾瑜。只是他们都做不到为了爱对方而甘愿抛弃所有。也许换一个时间段他们能有个好结局,现在,曲终人散竟早已注定。

    莫可妍苦涩的一笑,转身走回去。

    慕瑾瑜,以后再见,只是陌路!

    这段时间心情压抑,昨晚又吹了一晚的冷风。莫可妍华丽丽的病了,自从有了空间这一年来,还是第一次。

    莫可妍躺在床上,怔怔的发呆。也不去管自己的病,就那样任自己病着。

    她知道自己这种自虐的行为很傻、很蠢,让人很看不起。只是她就想任性一次,就当祭奠她那逍逝的爱情吧。

    这次过后,她又会是她,在这个时代不紧不慢过自己的日子的莫可妍。

    莫可妍的文艺情怀林梨花完全理解不了。她觉得着急得要死,也担心得要死。

    刚知道真相的时候可妍不是表现得很好,什么事都没有的吗?怎么慕瑾瑜一走,可妍就病了?真是急死个人了!

    “来,可妍,把这个粥喝了,然后再吃药,病很快就能好了。”林梨花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碗白粥进来。

    莫可妍懒懒的有气无力的看着她,“梨花,我没胃口,你先放在那吧。”

    “不行,上次你也叫我先放在这,可是后来你却动也不动那碗粥。可妍,听话,吃完药身体就好了。”林梨花苦口婆心的劝着莫可妍。

    莫可妍撩起眼脸看了林梨花一下,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再矫情了,端起粥慢慢的喝了起来,吃完粥之后,很干脆的吃起了药。心里决定,等林梨花走后马上让自己的病好起来。

    林梨花一天到晚的盯着她,还让她吃那些药,一旦她表现出一点不想吃的意思。林梨花能从早上唠叨到晚上,话语还不带重样的。真是烦死她了!

    莫可妍看着林梨花把碗端出去洗,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林梨花很唠叨,但是对她却是掏心掏肺的好,能在这里结交到一个好友,是她的幸运!

    没有了爱情,她还有友情,实在不该再颓废下去。莫可妍的眼里重新焕发了光彩。

    等林梨花再进来时,就看到莫可妍一改这几日的颓废,重新变得跟以前一样,懒散却自信。林梨花很惊喜,她不知才短短一会莫可妍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变化,却由衷的感到高兴。想开了就好,想开了就好!

    ………

    莫可妍正在经历失恋的痛苦,而遥远的y省天南县的莫家也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风暴。

    “咣珰”,一个凳子被踢得飞起,撞到门板时发出一声响亮的打砸声。

    屋里的人噤若寒蝉,都惊惧的看着大发脾气的莫爸。

    “你说,那死丫头跑到哪里去了?”莫爸瞪着发红的眼珠子,阴沉的质问莫妈。

    莫妈吓得瑟瑟发抖,眼泪成串的掉下来,面对莫爸的质问,只是摇头。她是真的不知可梦去哪里了。

    莫爸看莫妈只知道哭,暴躁的又踢了一下桌子。“哭什么哭?你整天在家,女儿去了哪,你都不知道,要你有什么用?!”

    “你们呢,知道她去哪儿了吗?”莫爸阴恻恻的看着大儿子和大儿媳。

    莫振东苦笑:“爸,我跟倩晴整天上班,哪会知道可梦去哪里了。”

    莫振南看到父亲看过来的目光,赶忙说:“爸,我跟三姐都很久没在一起玩了,平时只在家里看到她,我真的不知她去哪里了。”

    “废物,通通都是废物,老子养你们有什么用。现在马上给老子去找那死丫头,找不到你们也不用回来了。”莫爸气得胸膛剧烈起伏,觉得家里没一个省心的。

    “他爸,可能,可能可梦只是出去玩几天就回来了呢,你不用,不用,那么生气。”莫妈有点战战兢兢的说,结婚那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莫国强那么生气。

    莫爸阴冷的看着莫妈,如果这不是他老婆,他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蠢货,你见过哪个出去玩的把家里的钱都拿个精光的。一千多块啊,她怎么敢?而且她还把楚子轩房里的钱都拿走了,楚夫人说那可是差不多两千块,还有一块手表呢。这叫什么,这叫小偷,她这是要害死我们全家啊。都怪你一直纵着她,你两母女就是我莫家的败家精。”莫爸越想越生气,恨不得莫可梦现在就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毒打发泄。

    莫爸犹如毒蛇般的眼神盯着家里的这几个人。

    “你们给我记住了,找到莫可梦,马上把她带回来。她不愿意回来的话,给我狠狠的揍,揍到她愿意回来为止。如果让我知道你们谁放了她,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屋里的几人都胆颤心惊的看着莫爸。

    莫爸刚想挥手让家里人出去找人,只是看到他们都一副吓坏了六神无主的样子。眼珠转了转,尽量和缓了一下语气说道。

    “你们不要怪我今天发那么大的脾气。你们想啊,可梦都收了楚家的聘礼,再过几个月就要嫁过去了。却在这时候不见了,楚家会怎么想我们家,最重要的是,楚家会怎么对付我们家?而且那死丫头还偷了楚家的钱和手表。如果我们不找到可梦,楚家把这一切都算在我们头上,我们家还能有好果子吃?那楚子轩是什么人,你们还不了解啊?”

    一说到楚子轩,莫家众人都打了个机灵,这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莫妈忍着心里的寒意,怯怯的说:“我们还要把可梦嫁给楚子轩吗?他都断了腿了,一辈子都是个废人了,这不是……这不是害了可梦吗?”就算莫可梦把家里的钱都卷走了,但毕竟是疼了那么多年的女儿,打心底里莫妈还是希望莫可梦过得好的。

    莫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阴森森的看着莫妈;“你这个蠢货,我们收了楚家的聘礼,别说楚子轩只是一辈子不能走,就算他摊在床上不能吃不能动。只要楚家要求,我们都要把可梦嫁过去。现在那死丫头不愿意嫁,逃走了。如果是我们主动找到人送到楚家,可能楚家还不会太追究。等楚家找到人,会怎么对付我们家就很难说了。她一个人死,好过我们全家死。”莫爸冷漠的说。对于莫可梦这个女儿,他原本是很喜欢的,漂亮聪明活泼,又能给他带来好处。只是随着莫可梦卷了家里全部的钱走了之后,他对这个女儿只有无限的恨意。不但走了,还把全家陷入到这种境地,要随时面对楚家的报复。早知道会有今天,他就干脆在莫可梦一出生的时候掐死她了。

    莫妈不可置信的看着莫爸冷酷的面容。知道是改变不了他的想法了。她哀求的看着大儿子,莫爸最看重这个大儿子,如果大儿子给女儿说两句好话,说不定他爸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面对母亲哀求的目光,莫振东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身后的于倩晴拉了拉衣袖。

    莫振东一愣,然后不自然的避开莫妈的目光。

    于倩晴只想冷笑,小姑子闯下了那么大的祸,婆婆居然还想让她男人为她求情,做梦!

    由于没有分家,莫可梦卷走的钱还有她两口子的工资呢。想到自己辛辛苦苦上班的工资都让莫可梦拿走了,于倩晴就气得发狂。连带的也恨上了公公婆婆,如果不是这两个老不死的纵容,莫可梦又怎么会知道家里的钱放在哪里。这下好了,不但把家里的钱财席卷一空,还把人家楚家也给偷了。

    真是有够没脑子的,本来楚子轩断了腿,楚家就理亏了。说不定迫于舆论的压力,最后楚家会退婚。就算楚家不主动退婚,莫家不愿意的话,家里人也可以慢慢想办法退了这个婚约。

    莫可梦不逃,主动权在莫家手里。莫可梦这一逃,理亏的就变成莫家了。这个蠢货,走就走了,还偷了人家楚家的钱。楚家是什么人,莫可梦真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让于倩晴恨得咬牙切齿的是,现在莫可梦一走,楚家肯定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莫家的其他人身上。这种时候,婆婆居然还敢帮莫可梦求情。于倩晴真是要气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