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3章

    莫可妍病好了之后,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懒懒的,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不想管。(看啦又看)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她甚至考虑过要不要直接离开桃树村,然后进空间生活个十年八年的。到时想出来就出来,不想出来就不出来,什么问题都没了。

    她还非常认真的罗列了这事的好处与坏处。等莫可妍执着的写完优缺点大睡了一觉之后。第二天早上看到纸上的章程,莫可妍只剩下苦笑。

    她的心态还是出了问题,就像所有失恋的人一样,只想躲在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疗伤。只是她比较幸运,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可以让她躲。

    莫可妍沉默的看了几张纸好半天,最后撕了个粉碎。她怎么能放任自己逃避呢,只是失个恋而已,有严重到厌世吗?那么多年,有什么事她都扛过来了,连重生到七十年代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她都能适应良好。就失个恋而已嘛,需要要生要死的,没出息!

    莫可妍数落了自己半天,决定回到人民群众中去。呃,去林梨花家听听最近村里有什么八卦好了。

    “可妍啊,这是要去哪啊?真是好久都没看见你了。唉,我们都知道这个慕老师走了你很伤心,不过还是身体要紧,看这小脸瘦的。啧啧,真是让人心疼。”这是妇女a见到莫可妍说的。说是心疼,如果眼里那幸灾乐祸的眼光能不那么明显会更有说服力。

    “咦,这不是可妍吗?听说慕老师走了你就病了,哎哟,真是可怜见的!可妍啊,虽然慕老师走了,但是我们桃树村还是有很多好的小伙子的,回头婶给你介绍介绍,包你满意……”这是名为介绍实则暗讽莫可妍不要脸的。妇女b其实跟莫可妍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纯粹看不得别人好。而且这人特别嘴碎,最喜欢戳别人的痛处,又缺德又讨厌。

    “可妍啊……”妇女c。

    ……

    莫可妍初初听到这些话还有些生气,不过很快就无所谓了。她跟慕瑾瑜的事没有特意的瞒着别人,现在慕瑾瑜一走,她早就想过可能会有这种情况。现在只不过是想像变现实而已。

    农村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都能嚷嚷得全村皆知。现在她被抛弃了这么大的事又怎么能瞒得过别人呢?她还说要去林梨花家听听八卦,想必现在最大的八卦就是她了吧。

    莫可妍无奈的一笑,想不到众人有那么大的好奇心。无论认识的、不认识的,熟悉的、不熟悉的都跑来跟她说话。还都是一副同情的样子,眼里却都充满了幸灾乐祸、或鄙夷或不屑。对于他们来说,一个女孩子跟人处过,又被抛弃了,还弄得人尽皆知,那这个女孩子的后辈子差不多就毁了。想到高高在上的城里人落得这般地步,村民们都有一种既怜悯又觉得城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复杂情绪。就好比后世的富二代晒名车、包包什么的,网上的众多吊丝既羡慕又嫉妒。明明仇富,却总忍不住一再关注,而最后又总是跟贴狂喷的那种心理。

    真正关心的可能就是赵婶子和丁二婶了。莫可妍病的时候,这两位都来探望过莫可妍。今天见到莫可妍出来走动,赵婶子还一个劲的要拉莫可妍去她家吃饭呢。要不是她说她约了林梨花,最后肯定脱不了身。

    对于桃树村众人的态度,莫可妍一点都不在意。无论看不起也好,讽刺也好,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靠他们的评价过日子。

    在快到林梨花家的时候,莫可妍看到了一个很久没见的人——杜雪娟。

    杜雪娟跟以前比几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苍白憔悴消瘦,衣服皱巴巴的,整个人看起来死气沉沉的,好像生无可恋一样。

    听说,那件事之后,工会的妇女主任就苦口婆心的劝说她嫁给了方成才。高春花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发配去干最苦最累的活儿去了,还要三五不时的被抓去批、斗、游街。

    莫可妍以为,依杜雪娟如此恨她,肯定不会放过讥讽嘲笑她的机会的。但直到莫可妍走远,杜雪娟都只是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她。没有恨之入骨的眼神,也没有什么不甘、巴不得吃了她的情绪。

    杜雪娟就那样平静的看着她,好像她只是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一样。她们之间的矛盾与仇恨似是从没发生过一样。

    照理说杜雪娟这样,莫可妍应该安心才对。但是莫可妍却觉得毛骨悚然,一股寒意从心底蔓延至全身。此时的杜雪娟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比那次在小树林的感觉还要危险。

    会咬人的狗不叫,看来她以后真的要小心杜雪娟了。

    此后,莫可妍一直小心的防范着杜雪娟,她想不出杜雪娟会用什么手段。只能把想到的都通通做一遍:比如晚上的时候会检察门窗有没有关好;跟杜雪娟分到一组做活的时候会时刻注意着她,就担心她的锄头、铲子、镰刀什么的一个不注意就招呼到自己身上;又或是从不单独跟人在人烟稀少的地方见面,到了晚上也从来不出去,跟知青也断了来往。总之,把能想到的都防备起来。

    有空间在,她可以不那么小提大作的,只是空间是她的底牌,不到最后关头她是不会暴露出来的。

    就这样,严防死守了几个月,杜雪娟却一直没有什么动静。莫可妍都差点以为自己小心眼得了被害妄想症了。

    都过了好几个月了,再加上最近要抢收稻谷,每天都累得不行,莫可妍紧绷的心弦慢慢的放松下来。对于杜雪娟也没有以前那么注意了。

    却不想,就在她以为事情都过去了的时候,杜雪娟动手了。

    六月晚上的天空,满天繁星闪烁,在碧蓝澄澈的夜空里美好的像一副画。莫可妍强打起精神正在看高中课本。最近农忙实在太累了,可莫可妍还是坚持着每天都要看书。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不想让自己松懈下来,她担心现在一放松下来,以后成了习惯,再重新捡起课本就难了。累,不是偷懒的借口。为此,她还特地在外面看书,就怕空间的床太舒服,她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正当她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演算着一道数学题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啪啪”的几声脆响。莫可妍一惊,马上走出房间,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却见她家的院子里乱七八糟的飞满了稻杆,还有一股刺鼻的柴油味。

    莫可妍一惊,马上反应过来有人要放火。

    “谁?”莫可妍厉喝一声,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门口,想打开门。只是,无论她怎么用力使劲都不能打开门时,马上明白了,放火的人把门从外面钉死了。

    从莫可妍出声到想打开门,门外有一瞬间的停顿。只是当莫可妍无论怎么样都打不开门时,门外的人依然该干嘛就干嘛,浸过柴油的稻杆不受影响的稳稳的飘进院子。

    莫可妍是真着急了,放火她不怕,她可以躲进空间。只是最后她要怎么跟人解释她家都烧没了,而她却毫发无伤的事?

    “你到底是谁?居然敢放火,不怕被抓去坐牢吗?”莫可妍厉声喝问。

    门外的人依然理都不理,稻杆飘得更快了。

    “是杜雪娟吗?你疯了,居然敢放火?”莫可妍猜测着外面的人是杜雪娟,希望她说破后,杜雪娟能及时收手。

    稻杆停止了飘进来,莫可妍心弦一松,果然是她。

    “哈哈哈”门外传来低哑干涩的笑声。莫可妍猜得果然没错,就是杜雪娟。

    “莫可妍,我早就疯了,是被你逼疯的。今天你说什么都没用,我就要你今天死在这里。”杜雪娟凄厉而充满恨意的话隔着一扇门清淅的传到莫可妍的耳里。让莫可妍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

    “你跟她说那么多干嘛,快点,别被人发现了。”另一个冷漠的女声响起。

    莫可妍脑袋一懵,这是高春花的声音。怪不得这几个月杜雪娟不动手,原来在等高春花。

    “高春花是你?你还真敢放火?就不怕再被抓去关小黑屋?”当初那件事后,因为她跟方成才是表兄妹关系,就被抓去关了一个月的小黑屋。

    这时的小黑屋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阴暗潮湿没有一点阳光,无论白天黑夜都是黑漆漆的。小小的一间,吃喝拉撒都在里面解决,对人的身体跟精神都伤害极大,有一些人被关久了,甚至直接疯了。

    高春花一听到莫可妍说小黑屋,直接就发了狂。她颠狂的踢了两下大门,喘着粗气说:“莫可妍,你害得我那么惨,今天我一定要你死。如果你不是住得那么犄角旮旯,我们想杀你还没有那么容易。现在嘛,你烧成灰,可能别人还不一定知道呢。哈哈哈,莫可妍,你去死吧。”高春花的笑声里充满了大仇得报的畅快,还有一丝疯狂夹杂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