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2章

    “周叔,怎么样?这药方有用吗?”楚书记捏着烟的手都颤抖起来了,语气因为紧张而干涩沙哑。(www.k6uk.com)

    周柏年出生中医世家,一生医人无数。在这次改革变动里,他的好友楚老爷子一早就安排他远远的避开这些风波,国家很多高层曾得到过他的恩惠,所以对于楚老爷子的安排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谁也不想太过得罪一个医术高明的医生。所以周柏年这些年比起他的很多同行来过得很是安逸,还得以继续研究他的医术。

    对于好友的这个孙子,周柏年也是看着长大的,他一向把楚子轩当自家孩子看待。可就因为这样,楚子轩因公伤导致以后都不能再走路了,他心里也是万分痛心。这些日子想遍了法子,还偷偷摸摸的翻遍了他用尽心机拼死保下的家里传下的医书孤本。就是想找出医治楚子轩的方法,可惜都不能如愿,周柏年对此也是整天长吁短叹。

    现在听说有人拿出了药方保证能治好楚子轩的断腿。周柏年一听司机小张这样说,什么都顾不得了,收拾好药方上所需要的药材,就屁颠屁颠的赶来了楚家。这药方的用药他有好多不明白呢,得赶紧过去请教一下能开出如此奇妙药方的人。

    “这……这……”周柏年很为难,因为他也看不出这药方能不能治好楚子轩。

    “小姑娘,这药方真的是别人送给你的?那你现在还能不能找到那个人?”周柏年目光灼灼的看着莫可妍,眼里的亮光几乎快把莫可妍灼伤。

    莫可妍翻了个白眼,“周医生,我都说过了,这个药方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什么叫机缘巧合?就是无意的、不确定的、不可复制的情况就叫机缘巧合。你现在问我还能不能找到当初那老头,这不是为难人吗?”这种医学狂热分子真是太可怕了,就这个问题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周柏年都问了她不下十次了。

    周柏年还是不死心,“那当初给你药方的老头还给你说了什么?”

    莫可妍被周柏年彻底弄得没脾气了,有气无力的说:“还能说什么,就说这是一个治断腿、断手、断骨什么的药方,很好用的。让我一定要记牢了,就这些。”

    “就没别的了?”周柏年眼里的亮光都黯了下来,虽然他不是很明白药方里种种药材为什么要这样搭配,但这么多年行医生涯,他还是能看出这药方用药之精妙之奇特。他敢断定开这药方的人肯定是一个医术无比高超的人。这样的人,他竟然无缘得见,真是人生第一大憾事!

    莫可妍瞟了他一眼,有点好笑。“周医生,也许这药方是别人家传的呢,你就算见到人也没用啊。”

    周柏年一震,是啊,他怎么没想到这种情况呢。他行医多年,医术出色的人里不说很熟悉但大多都是见过或耳闻过的,如果真有能开出这药方的人不可能寂寂无闻的。这样一想,周柏年顿时什么精气神都没有了。

    楚夫人心急如焚,“周叔,你倒是给句实话啊,这药方到底行不行啊?”

    周柏年看了一圈目露期盼的楚家人,很是为难的说:“汉权,说实话吧,这药方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子轩这孩子的腿。你们也知道,子轩的腿太严重了,筋脉神经全部坏死了,不用截肢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这药方嘛,用药很奇特很精妙,很匪夷所思。但能不能有用我就真的不敢担保了。”周柏年歉然的看向楚书记。

    楚家人很是失望。

    “周爷爷,你按药方把药材做成药膏吧,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试一试的。”楚子轩沉声说,语气里满是决绝。

    “子轩,你考虑清楚了?”周柏年摸摸下巴的白须,慎重的问。来历不明、功效不明的药方,他一向不建议立刻就用,起码也要研究实验过之后才能用啊。即使他很看好这个方子,他还是坚持等他证实了这个药方的功效之后才能用。

    “周爷爷,我不想再等了。”楚子轩坚定的回答。

    周柏年叹了一口气,就去整理药材了。

    莫可妍没想到楚子轩这么坚决,在周柏年都不确定的情况下,她以为楚子轩至少会犹豫一下的。她对这个药方有信心,是因为它出自空间。楚子轩呢?他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就决定用这个方子,是觉得她不敢糊弄他?还是破罐子破摔?

    ……….

    楚子轩挽起裤子,准备让周柏年帮忙上药。

    “等一下”莫可妍出声阻止了。

    楚子轩斜睨的看了莫可妍一眼。其他人也不知道莫可妍干嘛突然出声阻止,这药方可是她拿出来的,不会这时候才说有问题吧?

    莫可妍咳了两下,出声说:“这个药必须要骨头断着的时候才能用。”

    楚子轩冰寒刺骨的声音阴恻恻的响起:“你什么意思?”

    莫可妍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一脚之仇此时不报更待何时。她平静的说:“这个药方叫接骨膏,何为接骨?当然是断了才能接啊,你的脚要重新打断才能用这个药,否则用了,药也是无效的。”

    莫可妍在胡说,药方上根本就没有这个要求,但她就是赌定楚子轩一定会照着她的话去做。当初莫可妍是特意给这个治疗慢又很麻烦的药方给楚家的,就是为了报她刚来这个时代就被楚子轩踢了一脚的仇。不然她完全可以给接骨膏改良过后的最完美版,疗效快又没有任何的后遗症,中途都不用换药方,不像莫可妍现在给的,要换三次药方才行。

    楚子轩你不是喜欢踢人吗?这次她定要报当初痛得死去活来的仇,如果能亲自动手就好了,可惜了!莫可妍在心里感叹。

    “你在胡说,怎么可能会让人故意弄断腿再治的,我从来没听过这种治法。”楚大姐目眦欲裂,仇恨的盯着莫可妍。

    楚书记也阴沉着一张脸看着莫可妍,楚夫人的牙齿咬得“咯咯”响,看着莫可妍的目光恨不得生吃了她。就连最圆滑的楚二姐也控制不住眼里的怒火。

    显然,楚家人认为莫可妍是故意使坏,就为了报刚刚子轩威胁她要住在楚家的仇。

    莫可妍一看到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她在心里微笑,猜对了,她就是故意的。

    “你是医生吗?如果你不是就请闭嘴!”莫可妍对着楚大姐冷冷一笑。然后又说道:“我说过的,你们可以不相信,也可以不治的,既然选择用这个药方,就不要一再的质疑我,我可不欠你们楚家。”莫可妍无所谓的说。

    楚子轩沉吟了一会,恭敬的问周柏年:“周爷爷,是这样吗?”

    周柏年的眉头皱得死紧,“这,这个药方我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要这样。”

    所有人一致愁眉苦脸的看向楚子轩。

    楚子轩眼里闪过一抹狠绝,他锐利的目光射向莫可妍:“莫可妍,你最好保证这个药方是有用的,不然……。”未尽的话语里满满的都是威胁。

    莫可妍打了个寒颤,但她挑衅的看向楚子轩。“楚子轩,你想治好你的腿最好是照着我的话去做,不然这个药你用了也是白用,到时没效果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楚子轩冷冷的看了莫可妍一眼,然后低头不再理她。手抚上自己的腿,一用力,一捏一旋转,就传来“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脆响声。

    “子轩”

    “弟弟”

    “阿轩”

    众人惊呼,赶紧扑上去。

    楚子轩摆摆手,示意谁都别过来。他额头青筋突出,汗如雨下,身子轻轻的颤抖,眼珠染上了一抹血红。但他的手很稳,放在另一边的腿上,又是一捏一旋转,巧妙的几个动作,另一边腿也传来了“咔嚓”的骨头脆响声。

    楚夫人软软的倒在楚大姐的身上,她晕了过去。楚大姐的嘴唇都咬出了血丝,她把楚夫人放在沙发上,自己整个人抖得不成样子。楚二姐也泪如雨下,心疼的看着楚子轩。

    楚书记的脸沉得能滴出水来,一直放在手里的烟因为手太抖已经掉在了地上。

    周柏年很震惊,震惊过后眉皱得能夹死苍蝇。他快速的帮楚子轩上药、包扎。

    莫可妍又惊讶又有一丝恐惧,她知道楚子轩最后肯定会按照她说的去做,因为他赌不起。但她没想到的是楚子轩下手这么快这么果断。

    这个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一样的狠。莫可妍心一寒,六月的天,她却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决定了,这次过后,决不再招惹楚子轩,反正她的仇已经报了。她跟楚子轩,两清了。以后楚子轩此人,她绝对有多远躲多远。

    如果说,之前看到楚子轩亲手折断自己的腿,莫可妍感到大仇得报的无比畅快的话。但后来看到楚子轩那熟练而下手毫不犹豫的动作和那自始自终都平静无比的眼神。莫可妍真的感到了一丝恐惧。

    亲手折断自己的腿而不露出一丝异样,这种人太变态了,莫可妍觉得自己这种凡人是绝对斗不过的。这次能坑楚子轩一次,绝对是老天爷帮忙,以后这种人她是绝对要离得远远的。

    “莫可妍,这样敷上药就可以了吧,没有其他要求了吧?”楚子轩的声音有一丝沙哑和疲惫,但很平静。

    莫可妍攥了攥拳头,低声说:“这样就行了,等几个月你有知觉了能重新站起来,再换另一个方子就可以了。”

    楚子轩忽的抬头,锐利的视线直直的射向莫可妍。“怎么回事?怎么还有另一个药方?”

    莫可妍心一紧,面上却无辜的说:“当然有另一个药方啦,你以为你那么严重的伤只用一个药方就好了吗?这个只是最初的治疗阶段,让你的腿重新恢复知觉的。等你能重新站起来了,就要用另一张方子,听说是用来什么固本培元的。反正你现在又用不到,所以之前我就没说。”其实,莫可妍曾考虑过,要不要狠一点,这第二阶段的药方也不要给楚子轩,让他以后就算能走了,也要习惯性的脱臼。

    但经过今天这一出,莫可妍觉得她还是识相一点,不要再去招惹楚子轩,反正她的仇已经报了,就不要再那么多的小动作了。否则被发现了,按楚子轩的心狠手辣,她可能真的会死得很难看的。

    楚子轩直直的看着莫可妍足足有两分钟,莫可妍只觉得毛骨悚然,脊背僵硬,冷汗迅速汗湿了后背的衣服。

    楚子轩低低一笑,“莫可妍,希望你能一直这么识相,不过以后有关药方的事还是要尽早的说出来,你说是不是,嗯?”他的声音很清越温柔,最后一个字更是带了一丝缠绵。

    莫可妍却只觉得刺骨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到头顶。楚子轩在警告她,警告她不要玩什么心眼。

    莫可妍真后悔自己干嘛要跑回天南县,就算回来她也可以不回莫家的啊。在空间呆几天,到时就直接回桃树村多好。她怎么就一时脑抽,回去了莫家了呢。现在好了,被人威胁着住在楚家,一点自由也没了。最重要的是,这楚子轩貌似比以前还要冷酷变态。她住在他家,真的没问题吗?

    莫可妍真是忧心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