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5章

    “可妍,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帝都过年?你一个人在家行不行啊?要不,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吧!”楚阿姨担扰的说。(www.k6uk.com)

    楚二姐点点头,“是啊可妍,你一个人在这里过年太孤单了,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帝都吧reads;风华起。你不用担心有人说闲话,有我们在,没人敢说什么的。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我们也不放心啊。”楚二姐苦口婆心的劝着莫可妍。

    莫可妍摇摇头,坚定的说:“楚阿姨纤纤姐你们不用再劝我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过年也挺好的,你们别担心了。”

    楚书记皱了一下眉头,“可妍,你真的不愿意跟我们去帝都?”

    莫可妍无奈的摇摇头,“楚叔叔,我一个人真的可以的。你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加上我算怎么回事啊?你们就别担心了,我去年还自己一个人在乡下过年呢,这没什么的。”

    莫可妍都要抓狂了,自从前几天楚家说了要去帝都跟楚老爷子一起过年,莫可妍表示不愿意跟随后。楚家众人一个个的都来找她谈话,劝说她跟他们一起去帝都,以为她是害怕去陌生的地方,楚二姐跟楚大姐还拍胸膛表示一定会照顾好她,不会让她觉得被冷落。

    搞得莫可妍烦不胜烦的。现在住在楚家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其余的她真的不想跟楚家有太深的牵扯,尤其是这种合家团圆的日子。而且从平时楚家人的谈话中莫可妍也了解到楚家是一个大家族,楚书记他们家的人接受她,可不代表所有楚家的人都会像楚书记楚夫人一样对她充满感激。

    最重要的是莫可妍不想让人误会她借机攀上楚家。

    楚二姐欲言又止,“可妍,你……你是不是打算回莫家过年啊?”这句话一出,楚书记楚夫人包括黑着脸的楚子轩都紧紧的盯着莫可妍。

    莫可妍一愣,然后摇摇头。“纤纤姐不是的,我没打算回莫家过年。”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去帝都?”楚二姐万分不解。

    莫可妍沉默,她不知该怎么说,说她不想跟楚家的人牵扯太深还是说她不习惯跟别人一起过年?这是她心里真实的想法,只是都不能说出口。

    楚子轩冷着脸,“别管她,既然她不识好歹非要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就随她好了。”

    楚子轩的声音冰冷刺骨,楚书记楚夫人楚二姐他们都愣了一下,然后又觉得尴尬。儿子/弟弟说话也太不留情面了。

    莫可妍听多了楚子轩的威胁和冷言冷语,心里早已没有什么感觉了。而且楚子轩也没说错,她是有点不识好歹,楚书记跟楚夫人都亲自劝说她好几天了,她还是无动于衷。是有点不好意思!

    “既然这样,那可妍你一个人在家小心点。我让小王准备的菜跟肉都放在冰箱里了,也差不多能支持到我们回来了。如果不够的话,可妍你就自己去买一点啊,钱和粮票菜票我都放在电视机上面的盒子里了,你需要买什么,直接拿就是了。”楚夫人关切的叮嘱,这几个月,她确实做到了她当初说的,要对莫可妍好的话。

    莫可妍点点头,“楚阿姨放心,我会的。”

    “有什么事就直接打电话,号码就在电话旁边的本子上。”楚书记也嘱咐了一句。

    莫可妍乖巧的点点头,看着他们转身的背影,心里却没有面上那么平静。

    她,终究是借住的客人,在这种团圆的日子她也只能一个人过。莫可妍叹了一口气,一瞬间觉得有点落寞。

    楚子轩在快出院子时,终于按耐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莫可妍站在客厅的大门边,穿着被楚子轩改良过的深蓝色的呢子大衣,纤细而袅娜。她低垂着头,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冷风吹起了大衣的一角。远远看去,犹如飘逸淡雅的水墨画,矇眬而旖旎。

    楚子轩看着莫可妍静静的站在那里,遥远而寂寥,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不见reads;[倚天]名门正派不易做。楚子轩忽然感到一阵心悸,从心脏处隐隐的传来一阵心疼,天知道此时他多么想转回去,直接把莫可妍掳走,不再让她只是孤单的站在背后。

    楚子轩用力的抓着轮椅的两边,竭力忍住心里的冲动,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楚子轩抿了抿唇,在心里说服自己不能回去,不能就这样轻易的向莫可妍认输。他叫过她一起去帝都过年的,只是被她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既然这样,就让她一个人孤单的留在家里,到时她就明白一个人过年的滋味有多难受,想必下次她就不会那么倔强了。楚子轩自从莫可妍拒绝跟他们去帝都后,心里就是这样想的。只是他忘了人能控制自己的行动却不能控制自己的心,现在还没走出大楼,他的心里就难受起来了。只要一想到莫可妍孤孤单单一个人留在空旷的房子里,楚子轩的心就开始闷闷的痛。

    只是楚子轩到底是个狠心而决绝的,即使多舍不得,他始终也没有回头。莫可妍太倔强了,总是用坚硬的外壳把自己包裹起来,他总要让她意识到自己也有脆弱的一面,她才会依靠他。

    莫可妍目送楚家的人渐渐远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转身回去沙发坐下。

    她懒懒的歪在沙发上,仿佛全身都没有了力气。

    今年她又是一个人过年,前世她从14岁以后每年的春节都是一个人过,想不到今生也是这样。难道她注定一个人?莫可妍苦涩的笑了一下,心脏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没有人知道,其实她很怕孤单,她是多么渴望能有一个人陪着她。只是前世她到了三十多都还没有找到那个人,所以在桃树村遇见慕瑾瑜后,她才那么快的沦陷。只可惜,慕瑾瑜终究不是能陪她走到最后的人。

    莫可妍向沙发里缩了缩,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怔怔的发着呆。良久,眼角忽然滑下一串晶莹的泪珠。

    帝都,楚宅。

    楚子轩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脸色低沉得能滴出水。

    “子轩,快过来吃饭了,今天我特地叫阿姨弄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楚奶奶欢快的喊着乖孙,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脸上的皱纹也乐成了一朵花。要不是大儿媳拉着,她都恨不得亲自去把乖孙推过来了。

    楚夫人帮自己婆婆拉开椅子,笑着说:“妈,你先坐,让纤纤去把子轩推过来。”

    楚二姐心情很好,笑着说:“是啊奶奶,我现在就去推阿轩过来。”

    “阿轩,还是打不通吗?”楚二姐一看到楚子轩黑沉的脸色就担扰的问。

    “没人接。”楚子轩语气低缓而平静,楚二姐并没有听出他语气里的愤怒与担扰。

    楚二姐蹙了蹙眉,“不应该啊,可妍平时都不出去的,现在是晚饭时间,她怎么会不在家呢?”她百思不得其解,“算了,阿轩,先去吃饭,吃完饭再打,那时可妍肯定回来了。”

    楚子轩握着话筒的手青筋暴起,眼里闪过一道凌厉的寒芒。他就不应该让莫可妍一个人留在天南巿的家,才第一天就玩失踪,那接下来的日子不是更找不到人?

    楚子轩此时十分后悔,至于之前想的让莫可妍认清自己的脆弱后依靠他的想法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他觉得,对莫可妍就用不着客气,就该把她绑在自己的身边,否则一不留神她就不见了。

    “子轩,今天的菜好吃吧?是我特地让阿姨做的。”楚奶奶笑眯眯的向楚子轩邀功。

    楚老爷子咳了一声,沉声喝斥:“你就惯着他,什么不能吃,想当年我们行军的时候……”

    楚奶奶不耐烦的挥挥手,“边儿去,你那老黄历天天说,大家都听腻了。如果害得我乖孙没胃口看我找不找你算帐reads;重生之第一宠婚。还说我惯着乖孙,不知是谁硬要把王参谋送的火腿留到现在,还一天到晚打电话催着汉权赶紧带子轩回来的?”楚奶奶斜睨了楚老爷子一眼。

    楚老爷子被自己老婆漏了底,脸胀得能红,待看到儿子儿媳小辈全都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不由声如洪钟的大喝一声,“看什么,还不赶紧吃饭。”

    楚子轩即使心里十分烦躁,这时也禁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奶奶,菜很好吃,尤其是这红烧肉和火腿,我很喜欢。”说完,他特意的看了一下楚老爷子。

    楚老爷子心里乐开了花,刚想笑,但又马上板起了脸。

    楚奶奶笑眯了眼,“好吃就多吃点,你看你,都多久没来看奶奶了,还瘦了那么多。”

    “奶奶真是偏心,大哥来了,眼里只能看到大哥都看不到我们了。”楚二叔家的楚子寻假装吃醋的嚷嚷道。

    “瞎说,奶奶哪里看不到你了?呐,这酱猪蹄不是特意叫阿姨给你做的吗?”楚奶奶说完还夹了一块猪蹄放到楚子寻碗里。

    “奶奶真好。”楚子寻嘴甜的道,他扒了一口饭,“哥,今晚要不要叫王家军陆廷他们几个过来聚一聚?他们这几天一直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楚子寻看着楚子轩,从小他就崇拜他哥,就算楚子轩现在走不了路也无损他在楚子寻心里的形象。

    “今天有点累了,过几天吧。”楚子轩淡淡的说,心不在焉的夹起一块锅包肉食不知味的咀嚼着。心里则猜测着莫可妍到底去哪里了,大冷天的,又这么晚了,她怎么会不在家?心里不由得有点慌乱,要不是怕被家人看出什么来,他现在就想马上打电话回去。

    莫可妍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吵醒的,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才发现她居然在客厅的沙发睡了一个下午,怪不得她总是觉得冷嗖嗖的。

    她揉了揉眼,然后才慢吞吞的挪到另一边沙发接起了电话。

    “喂”莫可妍由于刚睡醒,声音有点沙哑模糊。

    电话终于有人接了,楚子轩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焦躁不安的心情终于恢复了平静。然后马上又升起一股愤怒。

    “莫可妍,你跑去哪里了?你知不知道我这个傍晚打了多少个电话?你就不能消停点,平时你不是都不出去的吗?怎么我们一走你就不着家了?敢情你平时的乖巧都是装出来的啊?你说你能有什么事,怎么出去了那么久?就算要买什么东西也用不着那么久吧?”楚子轩简直快气疯了,他一来到帝都,刚坐稳还没喝口水呢,就开始给莫可妍打电话。直到现在才有人接,他真是又气又急。

    呃,这是楚子轩?莫可妍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手里的话筒,她还从来都没听到过他用那么着急又急促的语气说话呢。

    不过,她现在心情低落也不想理会楚子轩。

    “有事?”她敷衍的问了一句。

    楚子轩的桃花眼眯了眯,眼里闪过一抹暗沉,他担心了那么久,现在却只听到莫可妍用轻飘飘的两个字打发他。楚子轩握着话筒的手紧了紧。

    “你的声音怎么了?感冒了?”

    莫可妍不耐烦的蹙了蹙眉,“没事我挂了。”说完,她干净俐落的挂断了电话。

    楚子轩眼里闪过一道冷厉,握着话筒的手紧了紧,然后才慢慢的放下话筒。

    看来这次他真的错了,就不该放莫可妍离开自己的视线。楚子轩曲起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腿,心里想着该什么时候跟莫可妍说清楚自己的感情。没道理他为她茶饭不思,她却对他敷衍不耐,这么被动,可不是他楚子轩的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