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84章

    楚子轩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他目光锐利的盯着手里的练习册,似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来。(Www.K6uk.Com)过了很久,楚子轩才面无表情的继续翻页,与刚才的漫不经心不同,这次楚子轩看得很仔细。他紧紧的盯着那刚劲有力的字迹,似是要通过这些字看见写这字的是什么人。

    越翻他的脸色越难看,最后他干脆直接从后面看起来,等看到那字迹自始至终贯穿整本练习册时。楚子轩的眼神冷得像千年的寒冰,心里则疯狂的叫嚣着要把这本练习册扔到灶炉里烧成灰烬。

    楚子轩冷冷的抿着唇,然后手一甩,便把那练习册丢在了桌上。“啪”的一声,练习册掉在了桌子的边沿,有一大半没挨到桌子,正颤颤巍巍的晃悠着,好像随时都会掉在地上。书页里露出了一张白纸,隐约还能看到写着什么。

    楚子轩眼一眯,把白纸抽了出来,也不管掉在地上的练习册,他低头看了起来。

    [哎呀,好无聊啊,不如我们去山上玩一下吧],楚子轩认出了这是莫可妍的笔迹,他顿了一下继续看下去。

    [我刚刚跟你讲的,你都会了吗?给你出的题目做完了吗?有没有背下来?]楚子轩看到这里脸色一阵难看,他认出了这是练习册上的字迹。

    [慕瑾瑜你好残忍,在这春光明媚,阳光灿烂,草木葱绿的大好时光里,你居然忍心让自己的女朋友关在这小屋子里学这些会谋杀她细胞的课本。做为男朋友,你失职了,-10分],通过这些调皮的文字,楚子轩仿佛都能看到莫可妍嘟嘴不满地抱怨的样子,如果是平时,他定会觉得可爱可亲,也会宠溺的一笑。而此时,楚子轩只觉得心里酸涩难受,像打翻了醋桶一般。慕瑾瑜,慕瑾瑜,又是慕瑾瑜!只要一想到这个人曾经跟莫可妍交往过,楚子轩就恨不得把此人扔到撒哈拉沙漠。他忍着心里翻腾的怒意与醋意,继续看下去。

    [莫可妍,认真看书做题!等一下我检查]

    [哼,无趣!好吧,我认真看书。今天中午做红烧茄子好不好?梨花今天拿了一条鱼来我家,我喜欢吃你做的清蒸鱼,中午一起做吧!]

    [莫可妍,你怎么一天到晚的老想着吃啊,如果你把吃的心思放在学习上,也不会做不出题目了]

    [怎么,你嫌弃我了?]

    [我嫌弃了,你会怎么样?]

    [晚了!货物既出,概不退换,慕瑾瑜,你这辈子只能认命了!]

    [是啊,我认命了,你这别扭的性子大概也只有我能忍受了,我就牺牲一下娶了你吧,免得你将来没人要。]

    [慕瑾瑜,这可是你说的,白纸黑字,不容抵赖,你可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傻瓜!]

    [行了,我知道你其实想说你爱我,呀,梨花看过来了,我要认真看书了,不要打扰我。中午不要忘记给你未来的娘子做清蒸鱼哦,未来的相公!]

    短短的几行字,楚子轩却看了十几分钟。拿纸的手青筋暴突,他阴戾的看着白纸上那一娟秀飘逸一刚劲有力的字迹,浑身仿佛布满了寒意。

    良久,楚子轩才用手细细的抹平刚才由于太用力而起了褶皱的白纸,然后捡起地上的练习册,把纸张重新的放回书页里。合上册子之后再按原来的位置放回抽屉里。

    楚子轩盯着合上的抽屉,嘴角缓缓的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从上次莫可妍脱口而出的话里,楚子轩知道她跟慕瑾瑜肯定是分开了。这张纸不过是从前留下的罢了,既如此,他也用不着那么着急上火。莫可妍的曾经他来不及参与,但现在与未来,他一定不会错过!

    傍晚下班回到楚家之后,莫可妍把饭盒拿回厨房,并真诚的跟王阿姨道谢,并且委婉的表示以后都不用再给她送饭到学校了。当时王阿姨的表情十分奇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不自然。

    王阿姨受之有愧啊!她其实并没有想过要给莫可妍送饭,只是因为楚子轩嫌没人陪,她才想到了莫可妍,完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瞎说的。王阿姨心中惭愧,暗自决定以后要对可妍好一点。

    莫可妍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她觉得既然说清楚了,那想必王阿姨以后不会再叫楚子轩给自己送饭了吧。

    事实证明,是她想得太简单了。等第二天中午放学,她在办公室里看到坐在她桌子前的楚子轩时,心里都想骂人了。

    “你怎么又来了?”莫可妍黑着脸问楚子轩。

    楚子轩挑了挑眉,精致的下巴向桌上那硕大的饭盒点了点,“吃饭。”表情那叫一个风轻云淡理所当然。

    “我不是跟王阿姨说了不要再送饭来学校了吗?你怎么又来了?就那么喜欢当小弟?”莫可妍都快抓狂了。这楚子轩就是个大杀器,昨天只是来了一个下午,就引得学校里流言四起。什么有一个坐轮椅的美男正在追求莫老师啊;莫老师跟崔老师分手了,莫老师另找了一个对象;莫可妍还听到一些人说什么那轮椅帅哥对莫老师可好了。什么,你不相信?不好的话会特意给莫老师送饭?我怎么知道的?你没听门卫大爷说嘛,那轮椅帅哥冒着寒风等了莫老师一两个小时呢。

    这些流言八卦要多不靠谱就有多不靠谱,莫可妍听得脸都黑了,可又不能冲出去澄清。她心里清楚就算她说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她的解释的。面对众人或好奇或暧昧的目光,还要打发一些明里暗里的试探,一个早上下来莫可妍简直比上了一天的课还累,心里还憋屈得要死。

    她在心里阿q的安慰自己:等人们说够了,没新意了,自然就不会再说了,到时自然能平息下去。

    她刚刚还在心里宽慰自己,结果一踏进办公室又看到了罪魁祸首,莫可妍能不黑脸嘛,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楚子轩眸光一闪,淡淡的说:“我大冷的天来给你送午饭,你就用这种态度对我?”

    莫可妍一窒,看着楚子轩那平静的脸和话里淡淡的指责,顿时感到莫名的心虚。她蹙了蹙眉,最后无奈的走过去打开饭盒。

    楚子轩看着莫可妍那苦恼又无奈的神色,轻轻的勾了勾嘴角,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笑意。她果然是吃软不吃硬,以前他强硬的想把她抓在手心里,却导致她离自己越来越远。现在只不过适当的示弱,轻轻松松的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战术果然很重要!

    王阿姨的手艺很好,莫可妍吃得开心又纠结,等洗完饭盒回来。她坐了下来,双腿并拢,努力挺直脊背,让自己看起来显得严肃而慎重。莫可妍认真的看着楚子轩,认真的说:“楚子轩,谢谢你这两天来给我送饭,但这真的不需要。太麻烦你了,以后就不用再送了。”

    “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不过是顺手而为。”楚子轩挑了挑眉,不在意的说。

    莫可妍,明明是不愿意他再来,偏偏说是不想麻烦自己。这时候想摆脱他,太晚了!

    莫可妍呼吸一窒,恨恨的看了一眼楚子轩,这厮,客气话都听不出来吗?他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你行走不方便,又没有人跟着,到时出事怎么办?”莫可妍耐着性子跟楚子轩讲道理。

    “哦,这么说,你在关心我?”楚子轩似笑非笑的看着莫可妍,眼里闪过意味不明的光芒。

    莫可妍眉一蹙,这话怎么那么别扭呢?看着楚子轩那油盐不进风轻云淡的样子,莫可妍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最后也顾不得委婉神马的了,她直接说道:“楚子轩,你来给我送饭,这我很感谢你。但是你的到来已经造成了我的困扰,现在学校里到处都是关于我们俩个的流言扉语。这样的情况想必你也不想看到吧,所以请你以后不用再给我送饭了。”

    楚子轩听完莫可妍的话,眼里凌厉的目光一闪而逝,他扬了扬眉,不以为意的问:“哦,是吗?现在学校里到处都是我跟你的谣言?都说了些什么?”

    莫可妍想起了那些流言,脸又黑了。她挥了挥手,“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了我们两个好,你以后还是不要再来学校找我了,你跟我的流言牵扯到一起,想必你也是不愿意的吧。只要你以后不再来,时间久了,新鲜感过去了,就没人会再说什么了。”

    楚子轩只是静静的看着莫可妍觉默不语,莫可妍就以为他明白了,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开口问道:“你现在回家吗?还是要晚上再跟我一起回去?”

    听到莫可妍的问话,楚子轩刚刚郁结在心的闷气一下子就消散了。很好,莫可妍今天没有像昨天那样迫不及待的赶他走,嗯,有进步啊!果然,这种循序渐进的方法还是非常有用的,只要这种情况一直延续下去,然后慢慢的变成习惯。总有一天,莫可妍会习惯于他的存在,然后演变成离不开他。楚子轩想到这里,嘴角勾起了愉悦的弧度。

    “我跟你晚上再一起回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楚子轩答。

    莫可妍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反正已经有了流言,也不差这么一天。

    晚上下班回到楚家,莫可妍又迫不及待的跑去厨房找王阿姨。楚子轩看着莫可妍那火急火燎的急切背影,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莫可妍还是不明白,这事其实跟王阿姨没什么关系,如果不是他自己愿意,谁能命令他做事呢?

    莫可妍在厨房里拉着王阿姨扒拉扒拉的说了一大通,总结中心思想就是:王阿姨,你每天都让楚子轩给我送饭,我十分感谢,也很领情。但是,这太麻烦了,楚子轩行走不方便,在来回的路上很容易出事的。所以以后就不必这样了。当然了,你的心意我是十分感动的,也会时刻记在心上滴。

    这一通话下来,莫可妍觉得自己所有想说的话都完美的表达了出来,王阿姨不会不懂的。她甚是满意,然后又聊了几句就出去了。

    王阿姨苦笑的看着莫可妍走出厨房,叹了一口气。心想她哪有本事能命令得了那祖宗做事啊,楚子轩想做什么,别说她了,就连楚书记夫妇都阻止不了,更何况她。楚子轩说要把饭菜拿去学校跟莫可妍一起吃,她不单什么都不能说,还要把饭菜装好推他去学校,然后再一个人离开。

    可以说莫可妍找王阿姨说这事基本上是白费力气了。可惜她不知道,斯以为这事完美解决了呢。

    所以当第二天的中午,莫可妍又在办公室看到楚子轩和桌子上那硕大的饭盒时,简直目瞪口呆。

    莫可妍气急败坏又愤怒的看着楚子轩,如果目光能杀人,楚子轩早就死了。

    “昨天不是说好以后都不来了吗?”莫可妍咬牙切齿的看着楚子轩。

    楚子轩边慢条斯理的打开袋子,把饭菜一一取出来,边漫不经心的说:“我昨天可是什么都没说,不再来那可是你说的,我并没有答应。好了,快坐下吃饭吧。”

    莫可妍气得胸口疼,她指着楚子轩话都说不利索:“楚子轩你……你……。”

    楚子轩见状,心里升起一抹怜惜,他一把拉住莫可妍柔软细嫩的纤手,然后把她推坐在椅子上,宠溺而无奈的说;“可妍,有那么生气吗?别人爱说就让他说好了,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何必怕那些无聊的闲话。你再不吃,饭菜都凉了。”

    莫可妍黑着脸,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又下不去的,难受得很。她不怕楚子轩的冷嘲热讽,因为她会毫不留情的反击回去。但面对好脾气的楚子轩,莫可妍却无可奈何。何况别人好心好意的给自己送饭,自己不领情不说还破口大骂,也实在是太无理取闹了。

    “我今天叫王阿姨做了你喜欢吃的清蒸鱼,你尝尝好不好吃。”楚子轩夹了一块鱼肉放在莫可妍的碗里,目光期待的看着她。

    莫可妍惊悚的看着楚子轩,手里握着的筷子一个颤抖,差点掉在地上。如果她前一分钟还是气得不行,一分钟后的现在却觉得诡异得很。

    她和楚子轩前几天还彼此冷嘲热讽互揭对方的伤口,明明是相看两厌老死不相往来的节奏了。莫可妍以为她跟楚子轩的冷战会直到她离开楚家才结束,结果吵完架没几天,楚子轩竟然会来给她送午餐,还一副要和平共处的样子。这种情况真是反常诡异的厉害。

    莫可妍惊吓之下,下意识的夹起那鱼肉就要往嘴里塞。只是筷子刚伸到半路就被另一双筷子截了下来。

    “你不要命了?怎么刺都不挑就敢往嘴里塞?”楚子轩黑着脸训斥,他把那块鱼肉夹到自己碗里,细心的挑去了鱼刺之后才把它放到莫可妍的碗里。“现在可以吃了。”

    莫可妍只觉得自己的手抖动得更加厉害了,这个样子的楚子轩,真是太吓人了!

    “快吃啊。”楚子轩催促。

    莫可妍晕晕乎乎的乖巧的听话的吃起饭来,她脑袋糊成了一团桨糊,完全不能思考。

    楚子轩满含笑意的看着莫可妍乖巧的吃起自己挑过刺的鱼肉,心里不由得涌起一阵满足。

    莫可妍机械的往嘴里扒饭,刚刚由于太过震惊而飞到九天云外的理智终于回来了。她在脑海里反复思考着楚子轩说的话和做的事,想分析出他纡尊降贵讨好自己的原因。

    讨好?是的,楚子轩在讨好她,尽管不明显,莫可妍还是感觉到了。所以她才那样的震惊与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