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2章

    “妍妍”

    “不要用这么恶心的名字叫我。(www.k6uk.com)”莫可妍转过头一脸不爽的冷哼。

    “妍妍”楚子轩无视莫可妍的抗议,依旧用低沉悦耳的嗓声唤她的名字。“你这是在过河拆桥用完就丢。”他语气平静,面容也没有一丝变化,不知怎的,莫可妍竟觉得他声音里暗含了一丝委屈。

    不过这个想法转瞬即逝,想也不可能,莫可妍只当自己被楚子轩那恶心的称呼气得出了错觉。

    “我怎么过河拆桥了?什么叫用完就丢?我有利用你吗?”莫可妍死不承认自己刚刚确是利用了楚子轩。不过就算是又怎样,这本来就是他惹出的事,利用他一下又怎么了?

    想到这里,莫可妍又开始烦躁起来,冷冷的瞪了楚子轩一眼,冷哼一声扭头就走。也懒得再听楚子轩的废话。

    看着前面渐走渐远的背影,楚子轩无奈的蹙了蹙眉。妍妍真的很固执很倔强,对他也……出乎意料的排斥与厌恶。似乎打定了主意讨厌他到底。

    楚子轩目光幽深的看着莫可妍的背影,然后才缓缓的推动轮椅跟了上去。

    莫可妍表情冰冷的越走越快,似乎这样就能永远的把楚子轩甩在身后。比起楚子轩现在的无赖与黏人,莫可妍宁愿他像以前那样冷酷与目中无人,讨厌是讨厌,至少没有现在这样难搞。

    她真的真的很怀念以前那种相看两厌井水不犯河水的日子。

    “莫老师,来啦,今天来得比平时晚,有没有吃早餐?”门卫大爷笑咪咪的跟莫可妍打招呼。

    “大爷早啊,今天起晚了,吃早餐又担搁了一点时间所以来得有点晚。”莫可妍收敛心里的烦燥扯出一抹笑容,打过招呼刚要走,就听到大爷叫住她。

    “唉,莫老师等等,这里有你的信件,是今天一大早送过来的。”大爷把手里的信件递给莫可妍。

    莫可妍顺手接过,低头看了一下,咦,有两封呢。第一封是z省三木乡桃树村的,这个不用说是林梨的信件。让她疑惑的是另一封来自自k省的信件。她并没有k省的朋友啊,而且唯一跟她有信件来往的只有林梨,这会是谁给她写信呢?

    难得的,莫可妍起了一丝好奇心,有点迫不及待的走回办公室,打算利用上课前的这一点时间看看是谁写信给她。

    她并没有注意到,因为担搁了那么一下,落在后面的楚子轩也已经到了校门口,此时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手里的两封信。

    天天跟着莫可妍上班这么久,楚子轩也大概了解了莫可妍的交友情况。即使莫可妍没有说,他也知道她只有以前下乡时交的那么一个朋友,本来楚子轩还有点担心是不是莫可妍口里的那个慕瑾瑜,不过看那笔迹分明是女孩子的,这让他放心不少。但现在他竟然看到妍妍收到了两封信,除了她的那个朋友之外居然还有其他的人给妍妍写信。

    楚子轩心里有点不舒服,再次为自己居然对妍妍的情况一无所知而不悦。他并不是想要干涉莫可妍的交友,只是希望能够了解对方是谁。说白了,不过是他心里的掌控欲作粹,而且因为莫可妍对他不假辞色,他心里的那种想要了解莫可妍的想法更加的迫切。

    莫可妍可不知道楚子轩那纠结复杂的心思,要是知道了,她肯定会骂一句变态。她交什么朋友、谁给她写信,关你楚子轩什么事啊,管得真是够宽的!

    跟办公室的老师打过招呼后,莫可妍好奇的拆开那封来自k省的信件。

    刚看了开头,莫可妍就愣了一下,居然是崔良政写来的,怪不得她觉得这字迹有点熟悉呢。是了,似乎听张秋芳说过崔良政就是被调到k省的什么地方的。

    [可妍;

    展信愉快!不知你有没有认出我的字迹,我是崔良政…]

    莫可妍惭愧了一下,她还真的没认出这是崔良政的字迹。除了刚开学因为没看到崔良政,她就那么问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想起过这个人。莫可妍反思,自己是不是太冷血太无情了?怎么说都做了几个月的同事,而且人家还跟她隐晦的表达过好感,自己这样,是不是太不应该了?

    莫可妍蹙着眉反省了一通,怀着一丝愧疚接着往下看。

    [可妍,这样叫你可以吗?其实我一直都想这样叫你而不是冷冰冰的唤你莫老师。本来还想着这次开学无论如何都要鼓足勇气这样的唤你一声‘可妍’。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没等开学我却接到了要去k省的安排,甚至来不及向你告别。

    刚来这里是各种的不适应,好不容易安顿下来,工作也慢慢的进入佳境,就忍不住给你写信说一下这里的生活。我被安排到k省怀安乡千山镇下面的一个小村子,顾名思义这真的是一个很偏辟的小村子。山多,树多,交通不便,想去一趟镇里要走三个多小时,这里……

    ……

    跟你说了那么多,没有打扰到你吧?可妍,其实我最想说的是;之前我们在街上偶遇时,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意了。不,或许更早之前你就已经察觉了,那么,经过这么久了,你的答案呢?

    我这个人有点木讷,不会说什么好听的,但我想说,只要你……我以后会对你好的。可妍,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落款是崔良政。莫可妍放下那三大页信纸,怔怔的发起愣来。

    她以为崔良政离开了,距离远了,时间久了,他的心思也就淡了。她也能逃避那个让她尴尬又为难的问题,没想到该来的始终要来,避也是避不了的。

    莫可妍又低头看着那写满字的满满三大页白纸,每一段落,每一字每一句,似乎连标点符号都充满着含蓄婉转而又不容忽略的丝丝情意。

    想起那个斯文腼腆,一与她对视就忍不住脸红的温柔男子,莫可妍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看来,他真的很喜欢她!缠绵情思,字字衷肠,他的心意是那样的炙热而真诚。崔良政,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嫁给他的人想必会很幸福。

    只可惜,她现在暂时不想再碰感情的事。如果崔良政不是那么的喜欢她,莫可妍或许会考虑先跟他做朋友,也许到了未来的某一天水到渠成的发展成恋人,然后跟他结婚生子的过一辈子。可是现在时间不对,状况也不对,他那样的喜欢她,她却回报不了这份深情,所以她宁愿从现在就划清界线,让他另找一个能回报他深情的女子,而不是一腔热情投放在自己身上。

    崔良政与她,相遇得太晚又太早。如果他跟她早点认识,她就不会爱上慕瑾瑜,以至于现在她满身情伤,对爱情都提不起任何心神。如果是晚一点认识,那时候可能自己已经走出慕瑾瑜的阴影,对于爱情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闭紧心防、充满戒备的完全投入不了。

    终究是有缘无份!

    楚子轩拧着眉,双目紧紧的盯视着莫可妍。视线扫过她手里的那几页信纸时,眼神更加的幽深。

    从他进来到现在,莫可妍就一直低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不知谁写来的信。待看完后,又是表现得失魂落魄黯然神伤的。楚子轩心里的猜测换了一个又一个,若不是他的自制力够强,恐怕都要恨不得夺过信纸看看是谁写的信,以至于莫可妍露出这种表情。

    楚子轩很不喜欢莫可妍的这种表情,就像她活在一个自己不知道的世界里,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不能靠近,更别说融入进去。楚子轩恨不得把莫可妍时时刻刻分分秒秒的带在身边,她所有的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清楚,什么都不知道,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他一定会在第一次见面后就守在她身边,死命的对她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的患得患失、无从下手。

    楚子轩在一旁悔不当初,只恨不能时光倒流。

    莫可妍重新把信纸装回信封里,打算有空的时候再回信。至于林梨的来信,现在没时间看了,等下课的时候再看吧。

    她把信放在抽屉里,然后抱着课本作业与讲义去上课了。从头到尾眼光都吝啬投向楚子轩,当没这个人一样的走出了办公室。

    “子轩,你跟可妍是不是闹别扭了?怎么这么久了,你们还一直这个样子啊?”张秋芳看楚子轩还在眼巴巴的望着莫可妍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好奇的八卦起来。

    这句话她早就想问了,从前她对楚子轩藏着几丝惧怕,自然不敢问他。但问及莫可妍,莫可妍又总是说她跟楚子轩没关系,甚至相看两厌,没什么好说的。嗤,这句话骗鬼去吧,当她张秋芳是眼瞎的啊,天天进进出出形影不离的黏糊在一起还叫没关系,那什么才叫有关系啊?

    那好,你说你们没关系,那为什么楚子轩要天天跟着你一起上下班?还天天给你带午餐?还一脸喜欢得不得了的“妍妍妍妍”的叫个不停?面对张秋芳咄咄逼人的追问,莫可妍最开始还解释了几句,后来看见怎么解释张秋芳他们都不相信,也就懒得再多说了。无论怎么问、问什么都是沉默以对,把沉默是金的优良传统发挥了个彻底。张秋芳是恨得牙痒痒的,心里更是百爪挠心的,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暗骂小妮子嘴巴真是够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