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6章

    “呜,二哥,你回来了……”付雨燕激动的扑上去,又开始叭嗒叭嗒的掉起眼泪。(www.k6uk.com)

    付小柱赶忙摸着付雨燕的头发,温柔的安抚道:“燕儿燕儿,别哭了,有什么事跟二哥说,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二哥,二哥帮你出气。”想到妹妹被人欺负,付小柱心里就涌起一股戾气,呵呵,真是好样的,连他付小柱的妹妹都敢动,不要命了是吧!

    王招弟把付雨燕拉过来,帮她擦掉脸上的泪水,心疼的说:“哭什么?有什么委屈就跟你二哥说,让你二哥帮你出头。”

    付小柱皱了皱眉;“妈,妹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谁惹她了?”说完,他凝神一看,待看到付雨燕脸上那微微浮肿的巴掌印时,心里立马就暴怒了:“是谁?燕儿,是谁?谁打的你?”他大手握成拳,怒火中烧的一拳打在饭桌上,桌上的一些菲菜和菜篮子都震得掉在了地下。

    付雨燕和王招弟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安心与窃喜。付雨燕擦了擦眼泪,才抽抽咽咽的把今天的事说了。

    王招弟面目扭曲目光狠戾语气阴森的说:“小柱,那小贱人那么嚣张,居然把你妹妹打成这样。你看看你妹妹的脸,又红又肿的,破相了怎么办?出手真是够狠毒的。你可要想想办法帮你妹妹报仇,不然她还以为我们家没人了呢。”

    这话真是说到付雨燕心坎里去了,她渴望的看着她小哥,一脸的同仇敌忾。

    付小柱面色阴沉,心里的怒火与戾气一阵阵的往上涌。

    “燕儿你跟我说说那个叫莫可妍的事儿。”

    付雨燕不解的看着她哥哥,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乖巧的把自己知道的关于莫可妍跟莫家的情况都说了,连一些自己的猜测也说了出来。

    “这么说那个莫可妍现在是楚书记儿子的心上人了?”付小柱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脸色顿时耷拉下来。

    付雨燕听到她哥这样说,眸子闪过一丝不悦,然后不甘不愿的点了下头。这事在学校不是什么秘密,楚子轩又表现得那么明显,她否认也没用。

    付小柱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拿出一根烟开始点火,点着火后,他吸了几口,面色有点为难。

    一见他的脸色,王招弟和付雨燕的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一时之间三人沉默着不说话。最后还是王招弟沉不住气,她尖锐着嗓音说:“小柱,难道真的拿那小贱人没办法?由着她这样欺负我们家的燕儿了?而且有她在,楚书记家的公子哪还会看我们燕儿一眼。”

    这话让付雨燕心里又是一阵嫉妒,眼里的怨恨之色越浓。

    听到他妈的话,付小柱抽烟的手一顿,眉头皱得更紧。刚刚听到付雨燕说莫可妍是楚书记儿子的心上人,他本能的感到了这事的棘手。但让他什么都不做由着莫可妍欺负自家的妹妹他又不甘愿,这事传出去了,他付小柱的面子都别想要了。

    而且……他跟他妈一样,都是支持自家小妹去追求楚子轩的。只要他妹真的能够跟楚子轩在一起,到时不说有县委书记这一门亲家是多大的面子,单楚家手指缝里露出的一星半点都够自家吃香喝辣的了。就算楚家碍于别人的眼光不能明着有什么大动作,但还不能暗地里贴补啊,而且只要别人知道楚家是付家的姻亲关系,到时想讨好楚家的人势必也要讨好付家。毕竟楚子轩是楚书记唯一的儿子,楚子轩的老婆就是楚书记唯一的儿媳妇了,只要自家小妹能嫁给楚子轩……

    付小柱越想越兴奋,一想到日后他被人巴结讨好的风光画面就开始热血沸腾。就为了将来的好日子,他都得想办法拆散楚子轩和莫可妍,更何况今天小妹还被那个莫可妍打了,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过这种不识相的拦路石啊。

    不得不说付小柱真不愧是付雨燕的哥哥,一样的信心膨胀盲目自大爱做白日梦。

    看到付小柱一句话都不说只顾着在那里沉思,付雨燕急了,推了一下她小哥:

    “小哥,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教训那个莫可妍啊?”

    “急啥?我这不是在想嘛。”付小柱安抚的拍了拍付雨燕的肩膀。“燕儿,你放心,二哥一定会帮你的。就算不为你,二哥也得为自己的将来着想啊。”

    “嗯?”付雨燕不明所以的看着付小柱,就连王招弟也是一头雾水。

    付小柱笑了笑,很爽快的给出答案:“我看上县肉联厂厂长的女儿了,她叫姚春丽。”

    付雨燕跟王招弟被这个消息炸得目瞪口呆,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良久,王招弟才有些讷讷的开口;“那……那姑娘家同意吗?”语气里的不自信她自己都听出来了。

    在王招弟心里,自己儿子当然是千好万好比很多人都能干优秀,但她自己这样认为没用啊,得要别人也认同才行。她家现在的生活是比以前好了很多,但也只是比别人好一些罢了。

    不说别的,就说家里的情况吧,女儿这么大了还跟她们老两口一个屋,两个儿子也是一个屋上下的架床,小得都转不过身。如果两儿子要结婚,根本就腾不出新房,所以大儿子今年都二十八了,至今都没对象。家里穷点没什么,家家户户都是这个光景,自家的生活在这一片算好的了,能时不时尝点肉腥儿改善生活。但这没用啊,没房子,哪家姑娘愿意嫁过来。

    去年,大儿子相中了一姑娘,带家里一看,回去立马就分了。他们家原想着如果大儿子结婚就让小儿子睡客厅,把房间腾出来做新房,但人姑娘还是不满意,嫌弃房间又小又阴暗住着不舒服。大儿子哭着哀求也没让那姑娘回心转意,说什么都要分手,没两个月那姑娘另找了一个,火速结婚了。可怜她大儿子,一直消沉到现在。

    这事,算是彻彻底底的打击到了王招弟,她原想着自家有四个赚钱的,算是这一片最出挑的人家了,没想到居然有人看不上他们家,真是……王招弟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又不忿又尴尬,心里暗骂那女孩儿现实,听到那女孩儿没两个月就要结婚时更是在心里诅咒连连。

    只是恨归恨,王招弟也算是看清现实了,自家一天不解决住房问题,两个儿子的婚事就一天艰难。她想顺利娶儿媳妇,房间就一定得有。

    付小柱明白母亲的意思,脸色也开始阴沉,转头看看自家窄小阴暗的房子,心里更是烦燥不已。他把手上的烟头熄灭,把了一下头发,深吸口气,开始详细认真的跟母亲妹妹诉说心里的想法。

    “我去追求姚春丽了,但她没理我,她家肯定也不会同意的。”付小柱自嘲的笑了一下,说不出的讽刺。

    “妈,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得先帮妹妹嫁给楚子轩,只要妹妹成了楚书记的儿媳妇,说不得姚春丽自己都会巴着你儿子不放。妹妹结婚时,我们也不说要什么彩礼,楚家知道了我们家的情况,作为亲家又有能力总得搭一把手吧,我跟大哥爸爸不说换个好点的工作,就是我们父子三个转为正式工也是好的啊。哪像现在,家里四个人上班只有小妹一个人是正式工,我跟爸爸大哥他们做得跟别人一样多,工资只有别人的三分之一,那些肉票糖票布票之类的员工福利一样都没有,就逢年过节发点大米面粉,说出去都丢人。”

    付小柱说得满腹怨气,王招弟跟付春燕也听得心有戚戚。

    其实付家真的比很多人家好多了,有些人家只有一个人上班,却要养活一家七八口呢。付家虽说三个人是临时工,但好歹也有四个人赚工资,而且这时候临时工也是很难找的,付家只要不大手大脚生活也可以过得很滋润,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一味的和别人攀比。

    “那儿子你说该怎么做?”王招弟说到这个也开始一筹莫展,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得意。

    “想要改变我们家的生活,我和大哥能顺利结婚,关键在燕儿身上。只要燕儿能嫁给楚子轩,还愁将来的日子不好吗?”付小柱分析得头头是道。王招弟母女也在一旁赞同的点头。

    “但是……”他话锋一转,语气开始阴森起来:“先前燕儿说楚子轩现在喜欢的是那个叫莫可妍的,想要燕儿能顺利的嫁给楚子轩,我们势必要先除去莫可妍。只要没有了这姑娘,凭我们燕儿的容貌,不信楚子轩不动心。我也是男人,明白男人是怎么想的,看到漂亮的姑娘哪有不动心的,而且女追男隔层纱,拿下楚子轩是迟早的事。”付小柱以己度人说得信誓旦旦。

    “那小哥,我们要怎么除去莫可妍呢?”付雨燕急切的追问。被付小柱这一分析,付雨燕是信心大增,也觉得除去莫可妍是迫在眉睫。

    付小柱听到付雨燕的话,眼里露出一丝凶光,咧开嘴笑了笑,然后阴狠的说:“这有什么难的,就像以前那些人一样不就行了。”

    付雨燕迟疑了一下说道:“还是像以前一样匿名举报,然后让小哥革委会的朋友去抓人吗?”

    付小柱赞赏的摸了摸付雨燕的头。“二愣虽然只是一个小啰啰,但好歹是在田队长那里挂上号的,以我跟他的关系,这种小事他一定会帮忙,并且……”付小柱眯了眯眼,露出一抹阴险之色,“他一定会办得漂漂亮亮的,谁也不会猜到是我们的手笔。”

    “可是小哥……”付雨燕皱了皱眉,继续说道:“这次跟以前那些人不同,以前那些人没有靠山,所以才轻易的让咱们得逞。莫可妍可是有楚子轩站在后边的,而且她没有什么明显的把柄,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就算我们想栽赃陷害也没办法啊。再说了,就算莫可妍被抓走了,楚子轩也可以轻易的把她救出来,像以前对付那些人一样,怕是不行吧。”付雨燕说出自己的顾虑。

    “小哥,最近这两年不是宽松了很多了吗?连举报批\斗都很少了,之前关起来的一些人有些都放出来了,下放的那些知青一些都开始回城了,我们还用这计能行吗?”付雨燕压低声音,说出自己最担心的一点。

    今天被莫可妍打了一巴掌,付雨燕对莫可妍是恨之入骨,当然是想她越倒霉越好。只是心里越恨越不容有失,她一定要做到一击必中,不能让莫可妍有一丝一毫的翻身机会。

    付小柱听了付雨燕的话也呆了一下,可能以前的太顺利了,以至于现在他有点飘飘然,连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都忘了。而且他只是工厂的临时工,平时上班累死累活,下班有空也只会吃酒打牌玩耍。虽说脑子活坏主意多,但到底不像付雨燕在学校教书能经常接触到各种报纸时政,就算不感兴趣,政治敏感度总归还是有一点的。

    “那怎么办?”王招弟也听明白了女儿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一时之间,三人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主意。

    最后还是付小柱说:“燕儿,这事你先别管,我先查清楚莫可妍住在哪里,找人看看她平时有什么破绽弱点,到时再慢慢想办法。你在学校先不要跟她起冲突,如果可以最好是问问其他人知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平时除了楚子轩,还跟哪些人来往。等弄清楚她的情况,到时再想一个万全的法子。我一定不会让她碍着我们家的路的。”

    付雨燕跟王招弟对视一眼,心里不高兴,但又无可奈何,只好怏怏的答应了。付雨燕摸了摸自己还微微刺痛的脸颊,心里真是恨得要死,想报仇又不能,憋屈死了。

    “对了”付小柱一顿,想起什么似的,开始细细叮嘱王招弟母女俩,“这事儿千万得瞒着爸爸和大哥,他们俩是个什么性子,你们也知道。我们今天说的话,一丝口风也不能露,燕儿,听到了吗?”他的表情很慎重,脸色也很认真。

    王招弟摆摆手,白了儿子一眼:“这还用你说,你爸那个性子,我还不知道啊。”

    付雨燕不等她小哥看向她,就不耐烦的说:“小哥,我知道,不会告诉爸爸和大哥的。”

    付家里,可以说得上是分化极端的两种人。付满仓、付大柱是那种踏实能干沉默寡言信奉吃亏是福的老实人。付雨燕、王招弟、付小柱则是小心眼、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会钻营爱计较爱占便宜的那种人。所以付雨燕有什么事都会直接找王招弟跟付小柱商量,对付满仓和付大柱则是能瞒则瞒。

    比如接近楚子轩的这件事,付小柱跟王招弟是完全支持,付满仓跟付大柱则是反对,觉得齐大非偶。这种情况下,付雨燕干脆不告诉爸爸和大哥,只和妈妈小哥商量。她心里打的主意是,事儿成了,爸爸和大哥反对也没用了,到时怎么样还不是她说了算。

    事情说完了,付小柱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就嚷嚷道:“妈,你做饭了没?都快饿死了。”

    王招弟没好气的撇撇嘴,“还没呢,现在就去做。”

    付小柱趴在桌子上催促:“妈,快点。”

    ………

    莫可妍丝毫不知道今日她打了付雨燕一巴掌还招来了另外两个付家人。不过就算知道她也是不惧的,有些事可以不在意,有些事却不能退半分,都被人骂到面前了,再忍下去她就真成了窝囊废了。

    对于付雨燕这种嘴贱的人,莫可妍表示:不服来战。

    傍晚下班时,楚子轩推着轮椅跟在莫可妍后面百思不得其解。怎么就去上了一堂课的功夫,莫可妍对他的态度又差了几分呢。虽然她对他还是冷着一张脸,但身上那种冰冷气息确确实实又增加了,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莫可妍对他的嫌弃与厌恶更明显了。

    她去上课的时候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按理说不应该啊,班上都是一些小屁孩,就算发生了什么也不会扯到他身上,莫可妍不是那种迁怒的人。唔,那就是去上课的路上或下课的路上发生什么事了。

    这段时间,他没有在她身边,所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纵然是有轮椅,但到底是不方便进进出出。

    想到这里,楚子轩推着轮椅的手紧了紧,眼里的暗光一闪而逝,心里充满苦涩。莫可妍之于他,就像一阵风,来来去去无影无踪,摸不着也抓不住。也许正是因为不受控制难以安心,所以他对于莫可妍的掌控欲日益严重,恨不得时时刻刻让她呆在自己身边,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简直都到了病态的地步。幸好,周爷爷说自己的腿恢复得很快,也许不用到年底就能重新站起来了。

    这份希望是莫可妍带给他的,是他们之间的缘份,上天注定他们要在一起,分也是分不开的。楚子轩的唇角微微上扬,眼里一片幽深。

    走在前面的莫可妍莫名的打了个冷颤,忽然觉得全身发冷,她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有点不解,这都三月底四月初了,怎么还会那么冷。

    等快要到达楚家时,她停下了脚步,待楚子轩推着轮椅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莫可妍走上前在后面推起轮椅。

    尽管今天她听了付雨燕的话心里十分不舒服,对于楚子轩也更加的不待见。但想要达到某些目的必要的那些牺牲她还是懂的,不待见归不待见,戏还是要演的。只为了激得楚夫人早日出手,她此时也该忍耐一二。

    楚子轩挑了挑眉梢,眼里飞快的划过一抹笑意,心里也充满了愉悦。妍妍主动亲近他,还真是……让人高兴,尽管是不情不愿,但他一点也不介意,反正他一向不在乎过程。

    “子轩和可妍回来了,快洗手,准备吃饭了。”楚夫人看到莫可妍推着楚子轩走进来时眼里一暗,然后才强打欢笑的让他们去洗手。

    莫可妍看着比平日早归家的楚夫人,眼里若有所思。这是……不放心只有她跟楚子轩在家,所以早早的回家盯着?

    果真这样,那还真是太好了!

    洗完手出来,莫可妍正要走向饭桌,就听到了楚子轩的叫声。

    “妍妍,过来推我。”理直气壮的要求。“妈,你先去吃饭吧,妍妍推我就行了。”

    站在旁边被嫌弃的楚夫人:“……”

    莫可妍足足盯了楚子轩十秒钟,最后深呼吸了一下,在心里狠狠的告诫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忍!

    憋着气把楚子轩推到饭桌边,刚想走向自己平时坐的位置(楚子轩对面),就被楚子轩拉住了手。

    还真是没完没了啦?莫可妍刚想甩开楚子轩的手,可是他的动作更快,迅速的拉开他旁边的椅子,然后一把把莫可妍按坐下去。

    “以后你就坐我旁边,方便。”

    方便?方便什么?方便你占便宜?莫可妍忍无可忍的捋开楚子轩拉着她的手,心里狠狠的咒骂了一声“色坯”。

    坐在上首的楚书记嘴角一抽,对自家儿子那霸道的愚蠢行为不忍直视。儿子啊喂,难道你没看到可妍那难看的脸色?就这察颜观色的本事与自作主张的行为想让莫可妍喜欢上他怕真是难了,他夫人还真不用担心了。楚书记的心里真是既微妙又安慰。

    看到楚子轩硬拉着莫可妍不放,楚夫人则是脸都要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