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8章

    楚夫人阴着脸吃完饭洗过澡后,穿上外套换上鞋子准备出门。(wwW.K6uk.coM)

    “天黑了,你还往哪去?”楚书记放下报纸皱着眉问道。

    “我去纤纤那里,今晚不回来了。”楚夫人边扣上扣子边不耐烦的说,要不是他不帮她,她用得着这么晚去找闺女商量嘛。

    楚夫人为今晚的失利果断的迁怒了。

    走出门口时,她还特意的瞄了一眼歪在沙发闭目养神的楚子轩。她斗不过这心眼多的跟筛子似的儿子,那就找一个跟他一样心眼多的人,她就不信拿不住他。楚夫人哼了一声,战气冲天向二闺女家走去。

    楚书记黑了脸,都什么时候了还往外跑?就不怕发生什么事?心还真够大的啊!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说风就是雨没个稳重的。

    一扔报纸,着急忙慌的穿上外套换上鞋赶紧追上去。临出门前只丢下一句“我跟你妈今晚不回来了,儿子你早点睡”。

    楚子轩睁开眼,若有所思的看着楚书记跑出去的身影。他妈什么心思不用猜就知道,不外乎是找救兵呗。

    他妈妈以为让他二姐插手就能让他断了对妍妍的念想那还真是白费力气了,根本不可能的事。他妈以为他只是一时情迷,所以一直反对他跟妍妍在一起。

    可是他妈妈根本不知道,莫可妍之于他,就像水之于鱼,根本就离不开。如果莫可妍真的离开了他,那他宁愿亲手毁了她。

    他们是分不开的,也没有任何人能把他们分开。妈妈不行,爸爸不行,爷爷奶奶也不行。

    目光移向莫可妍房间的那扇门,锐利得像要穿透厚厚的杉木门板直接看到他爱得心都疼了的那个女孩儿。

    她在房间里面做什么呢?看书?还是已经睡了?真想进去看看,只是今天撩拔得太过,为免她真的气伤身体,暂时还是不要再去招惹她了。今天上了那么久的课想必很累了。

    想是如此想,只是楚子轩的目光还是牢牢的紧盯着那扇紧闭的门。总有一天,他一定要把这扇碍眼的门拆了。楚子轩在心里无不阴暗的想。

    天南县四月初的夜晚还是很冷,澄澈的夜空挂着一轮镰刀似的弯月,周围点缀着稀稀疏疏的繁星。四周黑漆漆的一片,月芽儿的柔和亮光透过路边的树木和着冷风,照着地上的树影摇曳不定影影绰绰。

    楚书记跟楚夫人并排走着。

    “你说你那么晚瞎折腾什么?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说不定纤纤和旭青早就睡了,孩子们也要上学,现在去不是打扰他们吗?要不,咱们还是回家吧。”楚书记皱着眉头数落。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是我要去,又不是你要去。你不愿意现在就可以回家啊,我又没叫你跟着一起来。晚又怎么了?我是她妈,她是我闺女,再晚她也得给我开门。”楚夫人还在生气,对今晚袖手旁观的楚书记真是看哪哪不顺眼。

    “你冲我发什么火啊?又不是我惹你。”楚书记真是委屈啊,明明不关他什么事却要糟池鱼之殃。

    楚夫人冷哼:“是你儿子惹我,谁让你不教好他。”

    楚书记瞠目结舌,不由得嘀咕:“合着他不是你儿子是吧。我倒是想教他啊,可每次我没说两句你就先护上了,我还怎么教。他现在那副臭脾气就是你惯出来的,慈母多败儿。”养不教父之过什么的,这莫须有的罪名坚决不能认。

    楚夫人觉得今晚的楚汉权怎么就那么讨厌,真是烦死了!

    “你还有完没完了?”

    楚书记识相的闭嘴,盛怒中的女人啊,不能惹,也不能较真。

    楚夫人侧头瞄了他一眼,冷哼了一下。

    楚纤纤家在供销社的后面,离楚家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骑自行车则更近,七八分钟就到了。楚书记跟楚夫人走夜路,也就比平时多花了十多分钟。

    “哐哐……哐哐”楚夫人迫不及待的拍门,“纤纤睡了吗?”

    “谁啊?”屋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然后是起床的走动声,很快晕黄的灯光就亮了起来。

    因着这附近靠近主街,又是供销社的背后,所以这一片都拉了电线。随着响动,附近的两三户人家也拉了灯从窗户探出头来。

    “旭青,是我和你爸,快开门。”楚夫人压低声音回了一句。

    很快的屋里传来楚纤纤的一声惊呼,“是妈来了,快去开门。”

    门很快的打开,一脸诧异的明旭青和披散着头发的楚纤纤迎了出来。

    “爸也来了?快快,快进来。”楚纤纤瞪圆了眼睛,赶忙拉着楚夫人进来。

    明旭青也侧了侧身子,让楚书记先进去。待看到人进了明家的屋子,附近的邻居又关上窗户熄了灯。

    明家居住的这幢小楼是新建的,本来是二室一厅的格局,但为了让两个儿子能有一个单独的房间。所以重新装修了一下,变为三室一厅,原本的两个房间比原来小了三分之一,但好在明家人口不多,夫妻一个房,两儿子各一个房,倒也住得开,也有自己的空间。走廊尽头加盖了一层塑胶板充做厨房,每层的住户都是在那里做饭。卫生间澡堂则是在一楼,是公用的,没有那么方便,不过现在的房子都是这样,习惯就好。

    明旭青搬来两个凳子让楚书记楚夫人坐下,楚纤纤从暖壶里倒了两杯开水放在小茶几上。

    “爸妈先喝杯开水暖暖。”楚纤纤把杯子往楚书记楚夫人面前推了一下,然后疑惑的看着他们:“爸妈你们怎么那么晚还过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语气里有些不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明旭青。

    明旭青脸色也有点凝重,夫妻俩想到一块去了,“是啊爸妈,是不是有什么事?”

    明旭青的老家在绿水县的一个小城镇,与天南县同属y省,虽说如此,却是一南一北,从天南县坐火车也要一天才到绿水县。明旭青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天南县,因为工作出色很快的从县委档案室干员升为办公室组长。

    与楚纤纤认识后就在天南县成了家,楚书记很欣赏这个女婿的为人处事,平时也颇为照顾。所以明旭青也很亲近岳家,与楚子轩这个小舅子也很聊得来。此时看到岳父岳母深夜来访,心里吃了一惊,担心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看到二女儿跟二女婿满脸急切担扰,楚夫人这才发觉自己可能真的过于冲动了。她尴尬的低下头,眼神飘移,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

    楚纤纤夫妻没有发现楚夫人那别扭不自在的样子,但楚夫人的小动作可瞒不过同床共枕了几十年的枕边人。楚书记冷哼了一下,现在知道错了?

    他没好气的说:“问你妈吧,谁知她发什么疯?非得现在就过来。害得我也跟着奔波劳碌。”

    楚夫人正尴尬着呢,听到楚书记这么说,当下就炸毛了:“我又没叫你跟来,你可以现在就回去啊,我绝不拦着你。”

    “你还讲不讲理了?我担心你发生什么意外好心送你过来,你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对我吼,还真是……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楚书记感觉自己一片好心别人还不领情,气得都掉起书袋子来了。一晚上这女人说话就阴阳怪气的,在女儿女婿面前还是这样,怎的越老越蛮缠?

    楚书记在心里腹诽不已。

    楚纤纤跟明旭青面面相觑,这……这怎么吵起来了?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跟女儿是女人,你儿子没结婚是小人,真不好意思,让你这么难养。”楚夫人冷嘲热讽,然后一把拉过楚纤纤的手诉苦:“纤纤,你听到了吧,你爸这是在嫌弃我们母女呢。”

    楚书记气得抬起手指点点楚夫人:“我什么时候说过嫌弃你们?你这是在挑拨离间,旭青你看到了吧,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难伺候。”他也开始拉起了同盟。

    明旭青只能傻笑,心里却在暗暗叫苦。这……这是神仙打架凡人糟殃的节奏啊!岳父和岳母,他帮哪边都不对。赶紧用眼神询问妻子:这……这该怎么办?

    楚纤纤翻了一个白眼:你问我我问谁啊!

    一向恩爱的父母居然闹了矛盾,楚纤纤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劝架。

    “妈,你等一下跟我一起睡,爸今晚就跟和安挤一挤吧。”她也不问发生什么事了,只想着赶紧先分开他们二人。她爸妈一向要面子,现在在气头上才会当着女儿女婿的面闹起来,等明儿火气下去还不定怎么懊恼呢。

    “纤纤你没听到他刚才还在埋怨我不该来吗?人家才不愿意睡你这里呢,让他回去得了,省得吵醒和安。”楚夫人又忍不住暗讽了一句,她现在是气得很,看到楚汉权就想起他今晚的默不作声。这在她看来就是对儿子无声的支持,不作为就是认同嘛,她能看他顺眼才怪。

    在场的人最尴尬的就是明旭青了,沉默威严有气势的岳父,端庄大方而优雅的岳母,一向夫唱妇随默契十足的夫妻居然会吵架?还闹到自家家里来,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总感觉发现了什么秘密,他会不会又重新回到以前追求妻子时被刁难的日子吧?

    不要啊!明旭青在心里哀嚎,他真的不想知道太多,岳父被岳母冷嘲热讽什么的,他是真的不想看啊。

    “妈,这么晚了,我们先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而且明天还要上班呢。”楚纤纤当机立断把楚夫人拉回自己房间。还消消地给自家老公使了个眼色。

    明旭青心领神会的也扶起楚书记:“是啊爸,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现在也晚了,先睡觉吧,不然明天要没精神了。”

    楚夫人沉默的跟着楚纤纤走进房间,她是想再多说两句,耐何女儿不配合,而且女儿说得对,大家明天还要上班呢。最重要的是她还记得自己深夜出门的目的,她是来跟女儿商量子轩和可妍的事的,可不是为了跟楚汉权吵架的。

    听到女儿女婿劝慰的话语,楚汉权心里也暗松了一口气。他本来就没想过要跟老婆吵架,而且他也不擅长跟女人吵架,刚刚分辩那两句只不过顺嘴那么抱怨一下而已,真的没别的意思。耐何他老婆现在火气大,一丁点嘀咕都听不了。还真是……越来越暴燥了!

    他心里也暗骂自己儿子做事不靠谱,把他妈惹怒了,他倒是无所谓,却害得他老子被迁怒。

    从衣柜里另拿了两床棉被出来给明旭青抱去隔壁,楚纤纤关了房门重新躺上床。

    “妈,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爸怎么吵起来了?”楚纤纤一躺下就迫不及待的发问。她爸妈都多少年没吵过架了?今晚忽然来这一出,她只觉得心里都有点惴惴不安。

    “其实跟你爸也没什么关系。”楚夫人现在倒是头脑清醒得很。“是子轩跟可妍。”

    “子轩跟可妍?他俩怎么了?”楚纤纤侧过身,心里不由大为惊奇。

    楚夫人的语气很是烦恼:“你不知道吧,子轩喜欢可妍,那兔嵬子还跟我说这辈子非可妍不娶。”

    “什么?”楚纤纤惊得“突”的坐起来,结结巴巴的说:“可……可是,可是子轩跟可妍不是一向没什么话说的吗?他们……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梦游般的呓语不足以表达她心里的震惊。

    “我也是这几天才看出不对劲的,现在阿轩天天陪着可妍上下班,除了睡觉洗澡上厕所,就差挂在可妍裤腰上了。可妍做什么子轩都跟着,那眼珠子时时刻刻黏在可妍身上,吃饭都非要可妍坐在他旁边的位子,一脸紧张在乎得不得了的样子。”楚夫人此时的语气不知是担心多一些还是吃醋多一些。

    这么黏糊?楚纤纤又是一怔,她实在想不出自己那霸道任性又肆意妄为的弟弟那样在乎一个人是什么样子?而且对象居然是可妍?

    呃,不是说可妍不好,相反可妍这姑娘很不错。漂亮、懂事、大方、进退有度……只是可妍有一千一万个优点也抵不住她是莫可梦的妹妹啊。虽说他们都知道可妍跟莫家已经脱离了关系,但血脉至亲哪能嘴上说脱离关系就真的一点都不相干了?而且其他的人也不知道啊,在外人眼里,可妍始终是莫家的女儿,这……曾经的姐夫跟小姨子……

    光想到这一点,楚纤纤都能想到别人看他们楚家的眼光了。就算不考虑这个,单可妍是莫可梦的妹妹这一点,阿轩难道心里真的就没有一点芥蒂?

    楚家的恩人跟楚家的儿媳妇可是两码事……

    她晕晕乎乎的,有点讷讷的开口:“可妍……可妍可是莫可梦的妹妹啊!”

    楚夫人叹了一口气:“你以为我没跟他说过?可人家愣是一点不在乎,还一脸非卿不娶的坚决样。我看他现在对可妍比以前那莫可梦还要上心多了,说不定心里还庆幸可妍是莫可梦那女人的妹妹呢,不然他哪会认识可妍啊。”楚夫人真是一肚子怨气,只觉得这儿子是她上辈子造的孽,所以这辈子才这样的折腾她。

    她不希望他做什么,他就偏要做那样。之前上完了高中,想让他去上大学,有了学历以后安排什么工作不成,可他呢,却偏偏要去当兵,一年也见不着一次。好,当兵也没什么,你没假期回来,我去看你也行。等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说儿大不由娘,只要不是作奸犯科儿子大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当父母的在后面默默支持就行。没放心多久,他就出任务断了腿,如果不是莫可妍,还真要坐一辈子的轮椅了。到最后,订婚没两年的未婚妻也跑了,这未婚妻也是当初他硬是违背父母自己找的。

    从小到大没几件事是顺着她心意的,现在又是这样,楚夫人对这个儿子真是又气又怨,爱之深责之切不外如此。

    楚纤纤听到楚夫人的气话,哭笑不得:“妈你说什么呢,子轩认识可妍是因为腿上的伤,哪有人盼着自己受伤的?!”她重新躺回床上,心里一时乱糟糟的。

    “哼”楚夫人冷哼一声,“你是没看到你弟弟那副色迷心窍的样子,说不准他心里还真是这样想的。”

    如果此时楚子轩能听到楚夫人的话,肯定会感叹一句“知子莫若母”,他妈还真说中他心思了,此时此刻,楚子轩还真是这么想的。差点坐一辈子的轮椅和被莫可梦抛弃这些事情想起来还是会让他心头发冷满心阴霾,但在认识了莫可妍之后,却恍然惊觉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

    他命中注定会有这一劫,也……命中注定会认识莫可妍。她是老天给他的补偿,是他经历痛苦、彷徨、绝望、死寂之后的甜美补偿。就像翻过悬崖峭壁、险峻奇峰登上最高山脉采到的那颗世间仅有的独一无二的奇异珠果,之前有多痛苦绝望,现在就有多甜美满足。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楚纤纤没看到情况现在也不好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她迟疑的问:“那……你跟爸是怎么想的?”

    “肯定不行。”楚夫人想都不想的脱口而出,“你爸……,我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不过我是绝不同意他们俩个在一起,纤纤你可得站在妈这边,听到没?”

    黑夜里寂静无声,一片沉默。

    “纤纤?”

    “嗯”楚纤纤闷闷的应了一声,“我觉得可妍这女孩儿很好,只是可惜她是莫家的女儿,像妈你说的,她再好……也不行,否则别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我们楚家呢。”

    楚夫人跟着叹息了一下:“我也是这个意思,如果子轩没有跟她姐姐有过那一出该多好啊,那我肯定不会反对他们,现在,只好对不起可妍了。”

    “那妈你打算怎么做?要分开他们吗?子轩……他怕是不同意,你要怎么说服他?”努力压抑心里的愧疚感,楚纤纤无奈的问。

    楚夫人侧过身,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光线眼睛灼灼的盯着楚纤纤:“纤纤,我就是暂时没有什么好法子才会那么晚还来找你商量的啊。对于你弟弟,我劝也劝了,骂也骂了,可他倔得像头牛,根本就不会听我的。我总不能跑去警告可妍让她离开子轩吧,而且……就算可妍答应,你弟也不会放手啊。”

    楚纤纤明白她妈的意思,她弟那边是没指望了,从可妍那里下手却又不知该如何做,因为无论说什么都有恩将仇报的嫌疑。

    “纤纤,你一向主意多,你帮妈想想办法,你也不想子轩娶可妍吧?”楚夫人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了。

    又是一阵沉默,良久才传来楚纤纤闷闷的声音:“嗯,我先去探探可妍口风,看看可妍是怎么想的。至于其他的……到时再说吧。对了妈,这事你先别跟姐说省得多生事非。”

    她确实接受不了莫可妍嫁进楚家,不是可妍不好,只是一想起莫家其他人那副水蛭的吸血嘴脸,她就倒进胃口。可妍始终是莫家的人,她真的不想弟弟再一次被莫家那些人缠上。

    “妈,别想了,先睡吧,不然明天该没有精神了。”

    “嗯”

    ……..

    第二天早上吃早餐时没看到楚书记夫妻,莫可妍心里还有点惊讶。

    楚夫人不是不放心她跟楚子轩独处吗?怎么才盯了几天就放弃了?

    看她紧皱着眉的样子,楚子轩不用猜就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爸妈昨晚去了二姐家里没回来。”

    她点点头坐下开始吃早餐。

    楚子轩惋惜的看着莫可妍又坐回原来的位子,他倒是想像昨晚一样叫她坐在自己旁边。只是现在楚夫人不在,莫可妍绝对是不肯的。

    这就是所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吧。

    看到楚子轩推过来的牛奶,莫可妍顿了一下就接了过来。她一向不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绝对不会因为赌气就一个劲的跟楚子轩作对,在某些时候她是十分的识时务。

    楚子轩挑了挑眉,嘴角微微抿出一抹笑意。心情顿时大好,只觉得这些日子的温水煮青蛙方法渐渐奏效,妍妍开始慢慢的接受他的关心与好意,迟早有一天也会接受他这个人的。这样一想,整个人都开始神彩飞扬,心情好得不得了。

    如果莫可妍知道楚子轩脑补的美好未来,肯定会在心里嗤笑他做白日梦。对于敌人的糖衣炮弹,她一向是把糖吃了再把炮弹扔回去的,就楚子轩这厮,想要她接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

    明家。

    临出门前,楚夫人拉过楚纤纤压低声音说:“纤纤,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探可妍的口风?要不就今天中午吧,嗯,不,不行,不能让子轩知道,得趁子轩不在的时候再去。”她刚说完自己就否定了,凝神想了一下,却发觉居然找不到子轩不在可妍身边的时候。

    这一发现让楚夫人更加暴躁,只觉他们俩人真的是走的太近了,也太过亲密,这样发展下去想分开他们只会越来越难。

    看楚夫人紧皱着眉头,楚纤纤劝慰保证道:“妈,我知道,只是今天也太着急了些,等这个周末吧,到时我找借口约可妍出来逛逛,子轩总不能跟着我们去逛街吧。你别着急,也不差这几天。”

    楚夫人叹了一口气,也知道楚纤纤说的是事实,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可妍,来来,快过来。”张秋芳笑得一脸兴奋的向莫可妍招手。

    “张老师,有什么事吗?我快要去上课了。”莫可妍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张秋芳这副亢奋的样子肯定又听到什么“惊天动地”的八卦了。她最怕在这个时候被她逮到,因为张秋芳一说起八卦就没完没了的,她可没有时间听她废话。

    “急什么?还有时间呢。”张秋芳一把拉过莫可妍走向教室背后的灌木丛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你知道吗?”张秋芳满脸兴奋,眼里写着‘快问我吧快问我吧’。

    这经典俗气的开场白。莫可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既然避不了也只好打起精神应付张秋芳了。现在不让她说出来,今天一天莫可妍都别想过得安生了。

    “知道什么?”她配合的发问,心里暗忖十分钟也差不多够她说清楚了吧。

    见莫可妍如此上道,张秋芳更是喜悦;“昨天下午还没有下班就有人看见付雨燕披头散发的跑回家,听说还一边哭一边捂着脸呢,大家都在猜她是不是被人打了。”她迫不及待的跟莫可妍分享今天一早就听来的小道消息。

    你说的没错,她是被打了,还是被我打的。莫可妍在心里默默的补充小道消息的下半段,不过这话她可不能跟张秋芳说。

    张秋芳不在乎莫可妍的沉默,一个人说得很是兴奋:“大家猜测她肯定是跟学校的老师起了什么矛盾,所以才打了起来,只是不知道另一个人是谁?看了一个早上,除了她也没哪个老师身上有伤啊,她不会笨得站在那里让人打吧?看她也不像那种肯吃亏的人啊。诶,可妍,你说打她的人是谁?”

    “我哪里知道。”这话她说得很是心虚。

    只凭付雨燕捂着脸哭着跑回家,学校的老师就能把事实猜出七七八八,这观察能力和推理能力还真是杠杠的。

    看到莫可妍那敷衍的态度,张秋芳终于开始不满,“可妍,你可不能像书呆子一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也长点心眼。要知道,付雨燕可是在觊觎你男人。你再这样什么事都不关心,哪天楚子轩被人勾走我看你哭都来不及。而且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对楚子轩好点,别整天摆着一副臭脸。你这冷冰冰的样子,男人刚开始或许觉得新鲜,久了谁还耐烦看你脸色啊,男人啊,都希望自己的女人温柔体贴。没确定关系追求你的时候,你冷淡疏离那叫情趣,处对象结婚之后,你再那样就成了不识趣了!”语气里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

    她还巴不得楚子轩离她远远的,最好马上跟别人结婚生子,那她肯定大出血包一个大大的红包。只是可惜,她说真话也没人相信,这些人都被楚子轩表现出的假象迷惑了。

    这种明明心里有苦说不出却被人认为是拿乔矫情的憋屈情况还真让人气闷!莫可妍越听越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勉强听了几句,待听到上课铃响,赶紧跑了。

    这中年妇女爱撮合拉对的现象还真是不分年代!

    给班里的小萝卜头上完课布置完作业走出教室时,刚好看到付雨燕从对面走过。

    付雨燕也看到了几步外的莫可妍,脸色有瞬间的扭曲狰狞,眼神也变得阴狠怨毒。她反射性的摸了摸被打的脸,尽管敷过药之后已经不痛也看不出来被打的痕迹了,但此时她摸上去好像仍能感觉到那火辣辣的疼痛。最让她难受的是始终萦绕在心头的屈辱感,时时刻刻提醒着她第一次被人打耳光的难堪,还有莫可妍昨天的话几乎刺激得发狂,让她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撕了莫可妍。

    只是想起自家二哥的话,付雨燕就勉强压抑住了心里的狂燥。她狠狠的瞪了一眼莫可妍就从她身边擦身而过。

    莫可妍抱着教科书跟备课笔记若有所思的看着付雨燕的背影。付雨燕那样子分明是恨不得生吃了她,莫可妍还以为她会扑上来跟自己撕打呢。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什么都没做只是瞪自己一眼就走了,这与她以往表现出的性格不符合啊。以前没有发生什么矛盾付雨燕看到自己都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了,昨天自己那样下她面子现在她居然忍住了。说没有猫腻莫可妍都不信。

    能让付雨燕暂时忍耐下去的只有以后更狠的报复了,而且就她刚才那阴毒的眼神说会放过自己那还真是说笑了。

    莫可妍立马在心里拉响了警报,决定以后做什么事去什么地方都要小心再小心,以免迷迷糊糊的着了别人的道。她不由的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她怎么就那么倒霉的处处有敌人呢。

    桃树村的杜雪娟与高春花几乎豁出去的想要她的命,现在还加上一个学校的付雨燕还不知要做出什么事呢。虽说杜雪娟被抓,可高春花还在外潜逃啊,就算这两个山高水远的不是威胁。但是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付雨燕在旁虎视眈眈着呢,莫可妍猜不到她会做些什么又不能时时的盯着她,这种只能被动防御的感觉真是糟透了。

    其实莫可妍感到十分的无奈和委屈,跟杜雪娟高春花树敌是因为慕瑾瑜。但她当时跟慕瑾瑜在一起时可是男未婚女未嫁两情相悦的,杜雪娟跟高春花有什么资格怨恨她?甚至于就算她被慕瑾瑜甩了也不放过她,企图把她烧死。她从来没想过要对她们怎么样,就算是算计了她们也只不过因为她们先打算毁了自己,她也只是将计就计而已。难道只准她们害她,不准她反击吗?真是可笑!

    至于付雨燕跟她的龌龊就更可笑了,她自己暗恋楚子轩,讨好未遂居然怪到她身上来,讲不讲道理了?而且更是没脑子,居然都没仔细观察一下她跟楚子轩之间到底是什么情况就乱吃飞醋。明明是楚子轩单方面的纠缠她,而她对楚子轩厌恶之极这么明显的事都看不出来,就一个劲的找她麻烦,冲动鲁莽智商不合格情商又低下真是没救了。

    莫可妍想摆脱楚子轩,而付雨燕她想黏上楚子轩,本来她们俩个可以合作结盟的。好好的一手好牌却被她自己打乱,还真是……愚蠢的可以!就算不说联手合作的事吧,单说她被付雨燕指着鼻子口口声声的骂“贱人”“*”是人都忍受不了。是事实也就罢了,但她可不是,对于楚子轩她避之唯恐不及,又被他整天缠的心烦不已,这种情况下还让人轻蔑的讥讽她勾引楚子轩,莫可妍能忍才怪。

    现在付雨燕对她怨恨,简直让莫可妍无语,不过她也不怕,更不后悔。是可忍孰不可忍,都被人骂到头上了她还要忍下去那还真是窝囊到极点了。结仇就结仇,她万事小心又有空间,就不相信还会被人害了去。

    莫可妍慢慢的往办公室走去,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着该如何防范付雨燕可能有的报复。

    待回到办公室坐下后,她还在想着付雨燕会用什么方法对付她,所以就有点心不在焉。以至于楚子轩把轮椅推向她挨过来靠近她她都没反应,还任他拉过她的手翻来覆去的把玩。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到付雨燕会怎么做,她烦燥的吐了一口气。决定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那么多也没用。

    想通了之后,觉得心里的烦闷也消去了大半,正想拿过桌上的水杯喝口水润润喉咙。却蓦然发觉楚子轩这厮居然拉着自己的手,他还……还挨得自己那么近,都快头碰头了。

    莫可妍刚消下去的火气又涌了上来,她怒瞪着楚子轩,一巴掌拍开他靠近的头顶,然后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迅速的把椅子移开。

    这厮还真是会趁人之危!莫可妍气得不行,也暗恨自己不够警惕,明知楚子轩不怀好意,居然还在他面前发呆。她用力的擦了擦刚被握住的手。

    楚子轩被用力的拍了一下,一点也不以为意,只是看见莫可妍避瘟疫的躲避动作眼神暗了暗。他抿了抿唇,压下心里的不悦,单手支着腮,气定神闲的问她:“刚刚在想什么?叫你那么多声都没反应?”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这个莫可妍又开始心情烦闷,狠狠的瞪了楚子轩一眼,才打开杯子喝水。

    他还好意思问?如果不是他,付雨燕怎么会像疯狗似的盯着自己。以后还不定会对她做些什么事呢!想到这,莫可妍又皱着眉头瞪了楚子轩一眼。

    他怎么又惹到她了?楚子轩无辜的回望着莫可妍。今天他穿着一件淡灰色的羊绒衫,一字领露出里面白衬衣的领子,配上俊美逼人的面容与波光潋滟的桃花眼显得清俊干净又迷人,黑色的裤子包裹着修长笔直的大腿,即使坐在轮椅上也不容忽视。

    莫可妍不得不承认楚子轩长得很好。如果说慕瑾瑜是天山的雪莲,那么楚子轩就是人间的富贵牡丹花,一个是超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一个是风华绝代贵气无双的王侯公子。各有各的好,没有可比性,就像青菜萝卜,不过是各有所爱罢了。

    要莫可妍说,这两个人都是灾星祸水,真为坑她而来的。慕瑾瑜这男人让她惹上杜雪娟高春花这两个狠毒的女人,搞到现在成了不死不休的局面,最后呢,慕瑾瑜却抛下她要娶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简直不能更坑了。

    楚子轩呢,第一次见面就打了她,第二次见面就逼得她被莫父莫母卖给他家还债。现在就一天到晚的跟着她缠着她让她一点自由时间都没有,搞得她每天都烦燥不已。而且还因为他惹上了付雨燕。莫可妍现在就担心会历史重演,怕付雨燕最后会像杜雪娟高春花一样丧心病狂的想害死她。那就真是六月飞雪——冤死了!

    所谓红颜祸水美色惑人,男人也一样。他们没事,倒霉的是他们周围的人。莫可妍只要一想到她所惹上的麻烦都是因为楚子轩这厮,都恨不得盖他麻袋暴揍他一顿。

    感觉到莫可妍身上的气息又冷了几分,楚子轩简直想叹气。他喜欢的女孩儿,阴晴不定又沉默寡言,常常让他手足无措。有时他都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令得她无缘无故的更讨厌他。在他二十二年的不长不短的人生中,莫可妍是他见过的最难讨好的女人了,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