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0章

    “哐哐哐”

    半合的木窗户传来几声闷闷的响声,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等消息的付小柱一听,心里一喜,立马披上衣服爬下床。(www.k6uk.com)

    半梦半醒间的付大柱也听到了外面的声响,挣扎着爬起来,待看到穿上衣服鞋子准备出去的付小柱,他彻底清醒了。

    “二弟,你干嘛呢?”

    看到付大柱也醒了,付小柱皱了皱眉,心里暗骂了一声。

    他眼珠一转,故作漫不经心的说:“哥,把你吵醒了,我去上个厕所,你继续睡吧。”

    付大柱狐疑的看着他:“你真的只是去上厕所?刚刚外面是不是有声音?是叫你出去的?二弟,咱爸说过不让你晚上出去的。”说完,他下了床,走到窗边把木窗打开,探出头向外面看去。

    付大柱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的观察着外面的巷子,只是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

    看到付大柱的动作,付小柱不禁在心里捏了一把汗,等付大柱什么都没发现转回头时,他才舒了一口气。

    “哥你看吧,外面哪有什么声音啊?肯定是你睡迷糊听错了。我都答应过咱爸以后晚上都不出去的,你就别操心了,赶紧接着睡吧,我上个厕所很快就回来。”话落,他又惊叫一下:“哎呀,憋不住了。”

    说完,付小柱捂着肚子飞快的窜了出去。

    付大柱憨憨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难道真的是自己听错了?

    付小柱偷偷摸摸蹑手蹑脚的走出小巷,朝周围看了看,没看到人影。他皱了皱眉头,压低声音叫喊:“黑子,黑子……”

    “小柱哥,这边,我在这里呢。”路边垒起的砖头后传来一个鬼崇的声音。

    付小柱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砖后的那人影,松了口气。

    “你小子原来躲这里,怪不得刚刚我大哥没看到人影。”他走过去拍了一下那人影的脑袋。

    “嘿嘿”那人影得意的笑了两下。

    “行了,别在这傻笑了。我叫你做的事怎么样了?”付小柱赶紧追问自己最关心的事。

    那人影急忙凑过来在付小柱的耳边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什么?你没看错吧?那女的真的跟那男的一起回家?”付小柱惊呼出声,语气里满是讶异。

    “是啊小柱哥,那女的跟那男的一起回去,我守到刚刚才回来,没看到其中一个出来。就是不知那里到底是那女的家还是那男的家?”人影肯定的说。

    “当然是那男的家里了。”楚书记的儿子当然是住在政府家属大院,至于那跟妹妹作对的叫莫什么,莫……哦,是莫可妍,对,叫莫可妍的女人。没想到她也住在楚子轩的家里,那么说楚子轩的家人也知道他跟那叫莫可妍的女人的关系了,并且并不反对,不然也不能让人住到家里去啊。

    可是,燕儿不是说那莫可妍的姐姐卷了楚子轩很多钱跟人跑了吗?怎么楚家的人一点都不介意,还大方的让莫可妍住在自家里?

    付小柱摸着下巴十分不解,楚家人怎么那么好说话?而且这姐姐妹妹的,怎么就那么,那么……不介意呢。

    如果付小柱晚出生几十年,肯定会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这种混乱的关系,也一定会感叹一句:贵圈真乱!

    “小柱哥,那男的跟那女的不是夫妻吗?你为什么叫我跟着他们?还一定要知道那女的住在哪里?他们得罪你了吗?”那人影十分好奇的问。

    付小柱回过神来,语气阴沉的说:“行了黑子,不该问的别问那么多。”他沉吟了一下,不死心的说:“黑子,这几天你再跟仔细点,看看那两人是不是真的住在一起,帮我确认一下,回来再告诉我。”

    现在他只能祈祷今天楚子轩跟莫可妍一起回家只是意外,平时莫可妍根本不是住在楚家。否则事情还真的有点难办,他跟妹妹老妈的打算落空不说,连妹妹被打的仇都不好报了。

    “还要再跟?”叫黑子的青年很是迟疑,他想起今天楚子轩回头的那一个冷冽森寒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而且那一男一女进去的地方可是政府家属大院啊,那是什么地方?那可全都是当官的跟那什么干部住的地方啊!他这小老百姓的,偷偷跟着人家真的没问题吗?他怎么觉得这么不靠谱呢!

    听到黑子声音里的抗拒,付小柱皱眉不悦:“黑子怎么了?不会帮哥做这点小事都不行吧?”

    黑子有点畏缩的动了动身子,为难道:“小柱哥,不是我不肯帮你。只是你不知道那男的……那男的看人的眼神多可怕,我今天差点都被他发现了。如果再跟下去的话,让他知道了他肯定不会放过我的。”不知为什么,黑子心里就是有这个感觉。

    付小柱没料到还有这一出,在心里暗骂了几声蠢货,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不过,他到底还是有几分心机,安慰道:“黑子,别担心,他这不是没发现吗。更何况发现了也没什么啊,你可以说是同路嘛,我也没想着要你做什么,只是让你看看那女的住在哪里而已。”

    看到黑子还是不作声,他咬了咬牙,憋着火从裤袋里摸出仅有的十元大钞塞到他手里:“你妈最近不是病了吗?小柱哥我没什么本事,这些钱你先拿去给你妈看病,以后有什么困难就跟我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黑子眼睛一亮,快速的捏着手里的钱放进口袋,他拍了拍胸口:“小柱哥你放心吧,我明天一大早就去帮你盯着那两个人,一定会弄清楚那女的住在哪里的。”

    付小柱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眼里射出的光芒像要吃人一样,但他很快就恢复正常,他拍了拍黑子的肩膀:“那就麻烦你了。”王八蛋,收了他的钱敢不弄清楚试试看?

    要不是他不方便出面,哪用得着这小瘪三。想到给出去的十块钱,付小柱就心痛得滴血,这可是他差不多半个月的工资啊,要不是裤袋里只剩下这一张,他哪会那么大方。

    天色黑暗,黑子没有看到付小柱异样的脸色,他只顾着欢天喜地的保证,一定会把付小柱的交□□得漂漂亮亮的。

    等黑子走后,付小柱才收回视线,他自言自语:“今天暂且便宜你,等以后……哼,我付小柱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语气阴测测的,满是恶意。

    叫人办事,要给点好处,这个规距他不是不懂。只是,黑子胃口太大了,那是什么?那可是十块钱啊!他一个月的工资也就二十多,这王八蛋够贪的。他不过只是意思意思一下,黑子却毫不手软的收了。以后还想愉快的玩耍,没门!

    脑子一个阴谋又一个阴谋的闪过,全都是以后要怎么“惩戒”黑子的。

    最后,他“呸”的吐了一口浓痰,按下心里的恶意与心痛。

    “算了算了,今晚的损失就当是投资,等妹妹搭上楚家,这区区十块钱又算得了什么。”付小柱忍住心里滴血的疼痛,晃晃悠悠的走回家。

    很快到了星期天。

    楚夫人一大早就去了二女儿家里,帮着做好早餐,待洗过碗筷后,又火急火燎的带着二女儿一家回自己家里。

    楚纤纤无奈好笑又有点心酸,阿轩真是太不省心了,竟把一向矜持讲究端庄优雅的母亲逼到这种风风火火的地步。

    “你想好要怎么跟可妍说没?”楚夫人烦恼又期待的看着女儿。

    楚纤纤摇摇头,苦笑道:“妈,你让我怎么说啊?难道要跟可妍说我们家是绝对不同意你跟子轩在一起的?那也太伤人了吧。”

    “那怎么办?”楚夫人停住脚步看向女儿。

    “妈你别急,让我想想,说不定我看到可妍之后会想出法子呢。先回去吧。”楚纤纤挽住母亲的胳膊安慰的说道。

    “妈,你跟外婆快点啊。”明平安拉着明旭青的手在前面大呼小叫的催促。

    他是楚纤纤的大儿子,今年上三年级,正是调皮捣蛋猫狗都嫌的年纪。一路上蹦蹦跳跳跟弟弟吱吱喳喳的,很快的走到了前面。

    “平安小心点,别跑那么快,没看到弟弟都走不稳了吗?”

    明平安拉着明旭青的手跑,明和安小不点跟了几步就吭哧吭哧的直喘气,最后干脆耍赖的抱着父亲的大腿让父亲拖着走。他仿佛觉得这样十分有趣好玩,紧紧的抱着父亲的腿笑得十分开心。让楚夫人楚纤纤看得不由好气又好笑。

    “也不知我什么时候能抱到孙子?”楚夫人笑着笑着又开始叹气。

    她也很疼几个外孙,但再疼他也不是姓楚的啊,更何况几个外孙平时也要上学,想见面只能等每个星期放假。如果是自己的孙子,每天早上出门和晚上回家就能见到,那该多好。

    楚纤纤知道她妈的心思,但现在这种情况她也不好多说什么。而且她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担心,以她弟弟的性子……她跟她妈真的能分开他跟可妍吗?

    “外公、舅舅,我们来啦。”明平安明和安一进门就开始大呼小叫。

    跟在后面的明旭青无奈的笑笑,这两个皮猴子。他向楚书记打招呼:“爸。”

    “平安、和安来啦。”楚书记放下报纸,一向严肃的面容此时带着几分笑意,他向明旭青点点头,示意他自己坐。

    “外公外公,舅舅呢?”明平安迫不及待的追问。

    楚纤纤嫌两个儿子性子太过调皮,所以总拘着他们看书写字,出去玩也规定了时间,每每都是没有尽兴就不得不回家。明平安和明和安对楚纤纤这个母亲是又爱又怕的。明旭青倒是很宠溺儿子,但在教育儿子方面,他跟楚纤纤的看法是一致的,要先做完作业才能去玩,而且还不能玩太久。

    倒是楚子轩这个舅舅,不仅在父母责骂他们时能帮着说好话,而且能陪着他们一起玩。爬树捣鸟窝,做弹弓这些男孩子感兴趣的事儿楚子轩这个舅舅做得那叫一个得心应手,有时还会带着他们去山上做陷井捉野鸡兔子然后就地取材做野味,又好玩又能吃到好吃的。而且这个舅舅还很能打,思哲叔叔跟天华叔叔两个联手都不是舅舅的对手。小孩子心思简单,对强者有一种本能的崇拜。

    是以,几个外甥都十分喜欢楚子轩这个舅舅。每次一来楚家,都会跟前跟后的黏在楚子轩身边。

    楚夫人跟楚纤纤今天把两个小子带来就是让他们黏着楚子轩。否则楚子轩总是跟在莫可妍身后,她们的打算何时何月才能实施。

    “你舅舅在院子里,你们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吗?”楚书记摸摸明平安的小脑袋笑着反问。

    “哦”两个小子欢呼一声,急忙又跑出去。

    “这俩小子,整天就想着舅舅。”楚书记笑骂了一句,然后对一边的明旭青招手,“旭青,来来来,我们来杀一盘。”他利索的打开装象棋的盒子,把棋子都倒出来,然后又把棋盘拿出来。

    “哎”明旭青笑着应了。

    院子角落种了一株紫藤花,经过多年的繁延生息,当初小小的紫藤花如今枝枝蔓蔓攀绕蜿蜒爬满了整个花架。现在正是开花时节,细细碎碎的花瓣满满缀缀的形成一朵朵一串串的紫色花朵,错落有致的悬挂垂落,层层叠叠缠缠绕绕香气弥漫。微风轻吹,花瓣漂漂洒洒飞舞下来,似给这个角落蒙上了一层如梦似幻的紫色轻纱。

    楚子轩坐在花架下,单手托腮目光灼灼的看着莫可妍在给院里的花朵浇水。

    天气渐热,莫可妍褪下外套只穿着一件白衬衫,跟时下那些宽宽大大的衬衫不同。莫可妍身上的这件衬衫公主淑女范十足,剪材修身流畅,花苞形的高领,两条黑色的丝带还在领口处系了一个蝴蝶结,显得莫可妍的脖颈有如天鹅一样修长。严严实实扣上脖子的雅致扭扣带着一丝禁欲的气息,袖口跟衣领同样设计。今天不上班她想着给头皮解放一下就没有扎辫子,只梳了一个简单的马尾。

    楚子轩动了动身子,换了另一只手托腮,继续欣赏微弯着身子给花盆里的花朵浇水的莫可妍。

    女孩儿一手拿着水瓢,一手轻轻拨开花叶微微露出下面的根茎,嘴唇轻抿,眼神认真专注。有几缕调皮的发丝被微风吹得滑落在白玉似的粉嫩脸颊。楚子轩放在膝上的手指动了动,突然很想伸手拂开那缕调皮的发丝,也很想……摸摸她那白嫩的脸颊。

    可是不行啊,只怕自己一靠近妍妍就警惕的躲开了。楚子轩眼睛暗了暗,强迫自己移开目光,待视线滑到脖颈以下时,他眼睛不由得定住,双眼有些发直。莫可妍正微弯着腰,从侧面看去胸前更显得鼓鼓囊囊挺翘饱满……

    楚子轩喉咙动了动,只觉得干涩得厉害,温度好像突然之间升高了很多,他脸颊开始发烫,额头冒出了细细密密的薄汗。良久,楚子轩才狼狈的移开视线,只是不小心瞄到莫可妍那杨柳似的纤纤细腰时,刚褪下的温度又开始升高……

    他揉了揉眉心,有点羞囧有点狼狈的把膝盖上的毛巾毯子往上拉了拉盖住身下某部位的反应。楚子轩在心里苦笑的摇摇头,他的女孩儿明明外表只是中上之姿,却总能引得他情不自禁,就像老天专门派来诱惑他堕落的妖精,让他的眼神一分一秒都不舍得离开。

    莫可妍正专心的给花盆里的海棠浇水,她可不知道楚子轩此时心里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水瓢里的水就不是浇在海棠身上而是泼在楚子轩身上了。

    要说楚子轩此时眼神那样灼热,莫可妍不可能感觉不到,主要是她已经习惯了,楚子轩看她的眼神一直都是这样,只不过现在更专注罢了。习惯成自然,久而久之莫可妍都懒得去理会了,关于楚子轩的一切她都习惯性的摒弊。

    “舅舅,舅舅……”两个炮弹似的小人直冲过来。明平安明和安猛的扑过来,一人一边的围在楚子轩的轮椅旁。

    “舅舅你看到我们进来怎么不叫我们呢?”明平安埋怨。明和安跟着哥哥点头。

    “总得先给外公打招呼啊。”楚子轩笑着摸摸这两小子的头轻声解释。心里则暗忖,这两小子怎么来了?不是说最近迷上打篮球,一放假就要呼朋引伴去球场玩吗?他无奈的叹气,今天又要被缠上不能陪妍妍了。

    明平安一听,心想也是,遂接受了他崇拜的舅舅的忽悠。这时他也发现了不远处的莫可妍,乖巧欢快的打招呼:“可妍姐姐。”

    莫可妍笑着放下手里的水瓢,走过去摸摸明平安的头:“平安跟和安来啦。”

    楚子轩一听明平安的称呼就黑了脸,这小子叫跟他一辈的伍思哲周天华做叔叔,叫妍妍怎么就成了姐姐了呢?那不是足足比他小了一辈?会不会称呼啊?

    他捏捏明平安的脸颊:“平安,舅舅不是跟你说过要叫可妍阿姨的吗?你又忘记了?”

    明平安看到舅舅眼里的威胁讷讷的不敢出声,他偷偷的看了一眼莫可妍那漂亮白嫩的脸颊,皱了皱眉。可妍姐姐那么漂亮那么年轻,怎么能叫阿姨呢?

    别以为小孩儿就不懂得什么叫美,正因为他们小还没有染上成年人的复杂,此时他们眼里的世界是简单明了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即使不知道怎么反驳,心里认定的却不会改变。

    “我们家隔壁的那个才叫阿姨,她家的姐姐没有可妍姐姐那么好看都是姐姐了,可妍姐姐比她好看更应该是姐姐。妈妈说了,年轻的都要叫姐姐。”明和安比哥哥小三岁,此时还没有意识到舅舅眼里的威胁,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敢说出哥哥的心声。

    尽管他分辩得颠三倒四,但那认真反驳的小模样真是萌得不要不要的。莫可妍大笑,摸摸他的小脑袋:“和安说得对,年轻的都叫姐姐,我就是可妍姐姐。”她调皮的对明和安眨了眨眼,引来小孩儿羞涩腼腆的笑容。

    莫可妍斜睨楚子轩,眼里闪过得意的神色,别以为小孩子就好忽悠。她17岁的生日(前世的她选择性的忘记了)才过没多久,还没成年呢,粉嫩嫩的少女一枚,怎么就能称为阿姨?前世她28了,同事家的小孩还是叫她姐姐呢。平时楚子轩的挑衅她是能忍则忍,现在关乎年龄的大问题,她果断的……不能忍。好不容易重新年轻一回,她容易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