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1章

    看到莫可妍那炸毛又不服气的样子,楚子轩摸了摸鼻子,他怎么就忘了绝对不能在女人面前说关于年龄大的问题。(wwW.K6uk.coM)呃,他还作死的让她听到他教小孩儿叫她阿姨,怪不得她要张牙舞爪了。唔,这种严重的问题他一定要记住了,下次绝对不能再犯。

    “舅舅,剥。”明和安小朋友从口袋掏出一把瓜子放在楚子轩的掌心,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

    他喜欢吃瓜子,可是他不会磕瓜子皮,总是连皮带壳抓进嘴里就吃,到最后通常只是尝了尝味道什么都没吃到。后来他学精乖了,袋子里总是有备无患的装着瓜子,等爸爸妈妈有空的时候就让他们给自己剥壳。现在嘛,亲爱的舅舅就被他抓了长工。

    “臭小子还真会使唤人啊。”楚子轩笑着弹了弹他额头。把轮椅移了移,让他跟明平安坐在石椅上。

    明和安傻笑,双眼亮晶晶可怜巴巴的望着楚子轩。眼里分明写着“舅舅你快剥啊快剥啊”。

    “可妍姐姐你也吃。”明平安也掏出一捧瓜子放到莫可妍的手里。

    楚子轩听到“可妍姐姐”这四个字眉心就直跳,心里暗忖什么时候一定要教教这臭小子辈份的问题,省得他老是叫错。当然了,肯定不能在妍妍面前。

    莫可妍摇了摇头,把瓜子放到石桌上,轻声道:“姐姐不喜欢吃瓜子,平安自己吃吧。”说完,她想重新去把剩下的花浇完。

    没等她迈开步,古灵精怪的明和安小盆友就拉住她的手,“可妍姐姐不喜欢吃瓜子啊,那可妍姐姐能不能帮我剥壳?我喜欢吃。”已经抓了一个壮丁了,但他觉得舅舅一个人剥肯定没有他吃得快,所以明和安小盆友贪心的又抓了一个壮丁。

    “这么贪心,你吃得完吗?”莫可妍笑着捏他肉肉的脸蛋。

    “吃得完,多多都吃得完。”嘟嘟小嘴,明和安小盆友一本正经的回答。他拉着莫可妍不让她走,一定要她帮着剥壳。

    “好吧,好吧,我帮你剥。”莫可妍投降的坐下来。

    明和安小盆友得偿所愿,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掉了两颗门牙的稀疏小白牙。

    莫可妍看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孩真好玩!

    楚子轩嘴角含笑的看着莫可妍那明媚的笑颜,心里只觉得酸酸软软要化成水一般,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他摸了摸明和安小盆友的头,慷慨的决定,今天这小子想吃多少瓜子他就帮他剥多少的壳。

    四月的阳光灿烂而温暖,微风拂过,头顶深深浅浅的紫藤花瓣漂漂洒洒的飞落,偶尔还能看到蝴蝶和蜜蜂忙碌的在花丛间或飞舞或停留。

    蓝天,阳光,白云,花朵,恍惚间竟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舅舅,吃。”明和安小盆友讨好的把几颗剥好壳的瓜子仁塞进楚子轩的嘴里。眼珠滴溜溜的转了转,又抓起几颗瓜子仁不由分说的塞到莫可妍嘴里,“可妍姐姐也吃。”

    楚子轩笑睨他:“和安倒是很会借化献佛嘛。”

    莫可妍被明和安小盆友的动作吓了一跳,等把那瓜子吃下肚后她笑着说:“谢谢和安,不过你自己吃吧,不用给姐姐了。”

    明和安点点头,捧着剥好的瓜子仁吃得很是欢乐。

    “可妍姐姐你脸上有瓜子。”明平安指着莫可妍脸上的瓜子仁提醒。

    哦,肯定是刚才和安小盆友蹭上去的,莫可妍不以为意的用手背抹了一下。

    “没擦到,瓜子还在呢。”明平安伸出手想帮她抹下来。

    楚子轩眼疾手快的把小孩的手挡了下来,然后动作迅速的把莫可妍脸上的瓜子仁捏起来。他看看手里的瓜子仁,然后对莫可妍挑了挑眉,把手里的瓜子仁放进口里。

    “的确很美味。”他舔了舔性感的薄唇,目光灼热的看着莫可妍意有所指的说。

    眸光似火,浓烈而炙热。低沉暗哑的嗓声缠绵而悱恻。此刻的楚子轩无所顾忌的释放着自己的魅力,似要把对面那清冷淡漠的女孩儿诱惑进自己怀里。

    莫可妍脸颊胀得通红,那是气的。楚子轩这厮,太不要脸了。还有小孩在这里呢,他居然敢说些乱七八糟的话,真是无耻!

    楚子轩看到莫可妍眼里的愤怒,不但不以为意,还变本加厉的更加炙热的看着她。至于那两懵懂的吃瓜子吃得正乐的小屁孩,被他华丽丽的无视了。

    嗤,这楚子轩就像滚刀肉一样,骂不听打无效,真真是气人!她干脆低下头懒得看他。

    又不理他!楚子轩抿抿唇,伸出手轻柔的顺着莫可妍的长发。

    感觉到头顶那温热的手掌,莫可妍呆了呆,猛的抬起头躲开那修长的大手。她简直都要气疯了,这厮又来了。

    “楚子轩你烦不烦啊?我昨晚刚洗的头,你居然拿你没洗过的手来摸我的头发,简直是脏死了!”莫可妍嫌弃的甩甩头上的秀发,生怕头发里夹杂着那瓜子壳。

    “不烦”楚子轩笑吟吟的看着莫可妍那跳脚炸毛的小样儿,只觉得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十分的可爱,让他觉得怎么都爱不够。

    明平安跟明和安这两小子看到莫可妍那紧张兮兮的样子也觉得十分好玩,跟着他们那无良的舅舅在那哈哈大笑。

    莫可妍怒视着那笑得欢乐的舅甥仨,心里窝火得很,只觉得他们不愧是亲戚,一样的性子恶劣。

    楚夫人跟楚纤纤还没进门就听到了院子里欢乐的笑声,待进到院子就看到两小孩正看着莫可妍笑得见牙不见眼的。

    “平安跟和安你们在笑什么?”楚纤纤好奇的问。

    “妈你回来了,你跟外婆怎么那么慢?”和安小盆友欢呼一声就向楚纤纤冲了过去。

    楚纤纤被小儿子的冲力弄得身子晃了晃,她稳了稳身体,弯腰扶正儿子的小身子。

    “跟你说多少遍了,别冒冒失失的就冲过来,万一妈妈站不稳怎么办?”她嘴里轻斥着,但话里浓浓的都是母爱。

    和安小盆友把头埋在母亲的腿间朝哥哥做了个鬼脸。

    “姐你来了。”楚子轩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姐姐。

    楚纤纤眸光闪了闪,她怎么觉得阿轩像是知道她今天回来的目的。

    “爸爸在家吧?”楚纤纤正了正脸色,若无其事的询问。

    “在”楚子轩低垂眼眸言简意骇的回答。

    “嗯,那我们进去吧。”楚纤纤伸出手想帮弟弟推轮椅。

    楚子轩拒绝,“你们进去吧,我要帮妍妍浇花呢。”他大言不惭的开口。

    莫可妍瞥了他一眼,你大少爷有浇花吗?明明是我在浇花好嘛。

    楚纤纤怔了怔,看向莫可妍时不由得眼前一亮。她刚才没注意看,现在才发现可妍今天穿了一件合身的衬衫。独特的设计把少女那曼妙而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花苞形的微敞高领包裹着修长洁白的脖颈,是那样的甜美典雅。楚纤纤眼热的看着莫可妍那柔软纤细的小蛮腰,心里真是羡慕嫉妒恨。这不盈一握的纤纤细腰是所有女人的终极梦想啊。

    “可妍这衣服真漂亮,你穿起来比平时更漂亮了。”她赞赏的看着莫可妍,目光留连在那设计独特的衣服上,心里则暗忖她要不要去做一件这样的衣服。当然了,尺寸要再宽松一些。

    莫可妍朝她微笑的点点头,心里却在嘀咕,这衣服都买好几年了,她不是很喜欢这个款式,太少女,已经不适合她了。本来是不想穿的,只是比起其他的衣服,只有这件比较符合现在的潮流,即使有那么一点出挑,可也是像这个年代一样是包得严严实实的。

    看到莫可妍的笑容,楚纤纤又怔了怔。她一直以为可妍的容貌是比不上她姐姐莫可梦,此时却觉得是不相上下各有千秋。莫可梦面容精致,看起来无邪又纯真,有如娇嫩可人的水仙。可妍呢,不笑的时候是安静而淡雅,笑起来却显得干净而通透,仿佛夜空下矜持开放的昙花。

    莫家姐妹真是老天眷顾啊!楚纤纤在心里感叹,也不怪阿轩一而再的栽在莫家的女孩儿手上。想到这,她的笑容微微的凝滞。

    不过,很快的,她又开始兴致勃□□来。“可妍,你这件衣服很漂亮,就是这裤子看起来不太搭。等中午吃完饭我们去百货大楼看看有什么好的,重新买一条裤子搭配,否则就太浪费这件漂亮的衣服了。”她喜欢打扮漂亮小姑娘的癖好又冒了出来,心里开始蠢蠢欲动,恨不得马上就去百货大楼的成衣柜子前看看有什么新货。

    莫可妍低头看着自己肥大宽松的黑色裤子,是跟衣服不搭。其实莫可妍有很多漂亮的裤子跟裙子能跟这件衣服搭配,但问题是她不敢穿啊。那些衣服裤子裙子一看就不是这个年代的,超前太多了,她是有多想不开才会堂而皇之的穿出来。就连身上这件衣服她也只是不上班的时候穿一下,上班时间她是绝对不敢这样穿的。说她胆小也好,懦弱也罢,反正她是绝对不敢挑战这个年代的生存规则的。

    “纤纤姐,我就不去了,我衣服已经够穿了,不用再买了。”莫可妍马上拒绝,她是绝对不想欠楚家什么东西的,尽管现在说这些话有些晚,但能欠少一点是一点啊。而且她是真不喜欢现在的那些衣服,曾经看到过各式各样的华衣美服,又怎能看得上现在这些土肥大颜色又单调的简陋样式?

    “别,可妍去吧,跟你纤纤姐去逛一下,像她说的,年轻女孩儿就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直没有出声的楚夫人马上反对,语气热切的支持莫可妍跟楚纤纤出去。

    莫可妍讶异的看着楚夫人,这些日子她不是别别扭扭的吗?怎么现在不远着她了?

    楚子轩也向楚夫人投去侧目的视线,似是打量她心里的真正想法。

    楚夫人避开两人的目光,只看着楚纤纤,“下午纤纤就带可妍出去逛逛吧,现在天气慢慢变热,要开始买几件夏衫了。如果没有看中的,也可以叫孙大娘做。”她一语定音的决定了楚纤纤跟莫可妍下午的行程。

    楚纤纤一听楚夫人的话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沉默了一下然后马上就笑道:“是啊可妍,下午出去逛逛吧,就算不买也陪我去走走。”

    莫可妍只好点头答应,幸好现在的太阳还不是很大,否则她是说什么都不会出去的。

    “那阿轩就陪可妍在这里浇花吧,我们先进去了。”楚纤纤微笑着说。

    楚夫人听到女儿的话就向她瞪去,不是说好要拆散他们的吗?你怎么还把他们俩凑一块了?

    楚纤纤向楚夫人打了个眼色,安慰着母亲别着急,她自有分寸。

    楚夫人皱了皱眉,本想出言反对,但出于对女儿的信任,最后勉强的点点头。然后她也想开了,就算她不同意又怎么样,儿子还不是照旧我行我素。而且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他跟可妍在一起的,虽说日后母子争吵在所难免,但矛盾爆发能迟一天也是好的啊。

    莫可妍再一次讶异的看着楚夫人,然后又若有所思的看向楚纤纤。楚夫人的样子不像是同意楚子轩跟她在一起,但现在楚纤纤的话她又不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疑问在脑中转了一圈她就抛开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无论楚家众人有什么想法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正所谓无欲则刚,她对楚家没什么要求,他们怎么想的她根本无所谓。

    待楚夫人跟楚纤纤进去后,莫可妍重新跑去给剩下的花浇水。看得楚子轩好气又好笑,他妈跟他姐明摆着有问题,莫可妍倒是心大,竟一点都没察觉。

    楚子轩到现在都还没明白,他之所以会对楚夫人和楚纤纤防范十足,不过是他喜欢莫可妍。而莫可妍不在乎不过是不喜欢他罢了,因为不在意所以什么都无所谓。也许这就是别人所说的,先爱上先输吧。

    中午吃过饭,谈笑了一会,明平安明和安两小盆友开始直打呵欠。他们有午睡的习惯,每天到这个时候都会去睡一会。

    “困啦?”楚夫人站起来准备带他们去午睡。

    明和安摇摇头然后抱着楚子轩的腿:“我要跟舅舅一起睡。”

    “那阿轩就带平安跟和安回你房间睡一会吧。”楚夫人迅速的跟楚纤纤对视了一眼,然后顺水推舟的说。

    楚子轩点点头,揉揉明和安的头发:“走吧。”

    “好啊,跟舅舅一起睡啰。”明和安欢呼一声,跟哥哥一起推着舅舅的轮椅回他的房间。

    紧接着楚夫人跟楚书记也回房睡午觉了,莫可妍本来也想回房间的,但楚纤纤叫住了她。

    “纤纤姐我们现在就出去逛街吗?不先睡一会?”莫可妍讶异的问。

    “嗯,现在出去没有那么多人。”楚纤纤胡乱找了一个借口,心里则在暗忖,当然要现在出去了,午睡起来阿轩那家伙要跟着去她还怎么谈话?

    莫可妍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缓缓的笑了:“纤纤姐说得有理。”她的笑容干净澄澈,有如山间清澈见底的溪流,让人看了不由得心情舒畅。

    楚纤纤却有一瞬间不敢与她直视,她恍惚觉得可妍似看透了她心中的所思所想般。

    莫可妍刚走出家属大院门口就不由得蹙了蹙眉,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之后满脸困惑不解的呆站着不动。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有人死死的盯着她,那视线里满含恶意,让她即使站在阳光下都有一种刺骨的寒冷。但是她顺着那恶意的视线看过去的地方却什么都没发现,难道真的是她太敏感了?

    “可妍怎么了?”楚纤纤看莫可妍站着不动,奇怪的问道。

    莫可妍回过神,垂下眼睑轻轻的摇了摇头:“没什么,纤纤姐我们走吧。”

    “唔”楚纤纤点点头拉着莫可妍向外走。

    她们慢慢的向百货大楼走去。现在是午饭休息时间,街上的行人不多,即使有那么几个都是夹着饭盒拿着公文包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莫可妍向后张望了一下,奇怪,刚刚那种恶意的盯视怎么没有了?难道真的是她的错觉?莫可妍心不焉的慢慢走着。

    楚纤纤看着身边的女孩儿慢悠悠的走着,姿态轻松又悠闲。她总觉得可妍跟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她完全没有身边人的那种急燥惘然与风风火火。

    莫可妍她做什么事都是慢悠悠的,不急不缓的,从骨子里透着一种淡定从容(这就是熟知历史的重要啊)。即使她很多时候总是不说话,对别人的谈话也总是安静顺从的听着,并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却不会给人人云亦云的感觉。对待物质的态度也很是奇怪,完全就是一种有亦可,没有也无妨的无所谓姿态,就算是一些昂贵的东西也是这样(人家有个空间,里面的物资够她自己用几十年了,吃食嘛只要空间还在更是无穷无尽)。这种不以物喜不以物悲的睿智态度真的不像会出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身上,而且这个少女还是出生在莫家的那种家庭。

    很多时候楚纤纤都觉得莫可妍很奇怪,结合她的出生环境与周围的情况,她总觉得莫可妍身上有一种违和感,与周围的所有人都格格不入。那种家庭不像能养出可妍这种性子的女孩,但她又真真切切的是莫家的女儿,还真是奇怪。

    不过奇怪归奇怪,她倒真的很喜欢莫可妍这种性子,私心里觉得这是歹竹出好笋。心里也有点无奈,觉得如果可妍不是莫家的女儿,那么她跟她妈完全不会反对她跟子轩在一起。

    政府家属大院对面的拐角处。

    付雨燕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看着莫可妍消失的背影:“这个贱人真的是住在楚家,不要脸!”她紧紧的咬着唇,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心里觉得很是绝望,为什么她用尽力气也不能靠近那个人,有的人却能轻而易举的呆在他身边?

    付小柱阴沉着脸拍拍付雨燕的肩膀安慰她:“哭什么?现在住在楚家又怎么样?能一直住下去才是本事!”

    黑子跟了几天,确定莫可妍是真的住在楚家。只是燕儿不相信,非得要亲自来看一下。所以他们才会一大早就跑来这里看情况。

    付雨燕听到她二哥安慰的话,心里总算好受些。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心想她二哥说得对,现在算什么,重要的是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