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6章

    “大嫂,这楚纤纤是什么人啊?你怎么对她这么热情?”潘美云用手肘捅捅向春红胳膊,好奇的问。(看啦又看小说)

    向春红平时表现得很和气,好像跟什么人都能聊得来。可潘美云了解她家大嫂,骨子里傲着呢,从没见她对一个人这么热情亲近过。潘美云不由得对楚纤纤好奇起来。

    向春红白了一眼潘美云:“我对谁不是这么热情?这有什么好说道的?!”

    潘美云在心里嗤笑一声:“装!”做了那么多年的姑嫂,向春红什么人她还能不了解。她平时是对谁都热情,但是这热情也得分面上和心里,刚刚对楚纤纤那态度,那绝对是从心里到外的热切,这么明显打量谁看不出来呢。

    “大嫂说嘛,这楚纤纤是谁啊?看着可不太一般呐。”潘美云虽然腻歪向春红那故作神秘的样子,但心里是真的对楚纤纤挺好奇的。

    “你猜……”向春红斜睨潘美云,不肯轻易说出答案,一副卖关子的样子。

    她这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更是引得潘美云越发好奇起来,潘美云推了她一下,“大嫂,我又不认识她,哪里能猜得着啊,你倒是快说啊。”这说话说一半的最讨厌了。

    看着潘美云那抓心挠肝欲听八卦而不得的样子,向春红总算吊够了胃口,她心满意足之后开口道:“她是我们部门的副主任,而且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我们县书记的千金,楚家的二小姐说的就是她!没想到吧!虽然她平时很低调从不在办公室里说起家里的事,但都在一个县城里,单位连着单位的,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潘美云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楚书记的女儿啊,老是听你说跟县书记的女儿一个单位,没想到就是她啊。”

    “可不就是!”向春红表情有点微妙的看着楚纤纤的背影,谁能想到县书记的女儿是那么低调的一个人。刚开始听别人说起时,她还不敢相信。因为楚纤纤表现得实在太过低调,跟每个人说话都是和和气气的,同事开口能帮到忙的她都会搭一把手。而且脾气很好,向春红就有一次看到楚纤纤碰见单位的人在说她的闲话,当时向春红还以为楚纤纤会发火,至少也会争吵一两句什么的。谁知人家一点都不以为意,还是一脸的微笑,反倒是说闲话的那几个不好意思,一个个脸都胀红了。过后,楚纤纤对那几个还是像原先那样,客客气气的,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而原本说闲话的那几个,向春红却惊奇的发现同事聊天时说起楚纤纤他们都一脸不自然,不像原先一样总说些拈酸吃醋含沙射影的酸话。

    向春红当时只觉得楚纤纤的性格也忒绵软了些,她老公是县委档案办公室组长,老爸是县委书记,县里的一把手,她妈妈姐姐姐夫包括她自己都是职位不低的公职人员。听见那些流言蜚语居然没什么反应,简直是让人欺负到头上了。向春红那时还摇头感叹:太懦弱了!

    可就是这个她认为懦弱的女人在其后的一系列反击手段漂亮得让她心惊。说得最起劲最尖酸刻薄的陆大英在随后的一次上级来视察工作时,老毛病又犯了,居然会愚蠢到没确定领导是否离开就开始嘴碎领导家里的八卦,被抓了个正着。当时别提多尴尬了,领导一脸铁青,陪在领导身边的主任脸都黑得能刷下一层灰。

    领导结束工作后,临走时意味深长的对主任说了一句:“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很重要,但是……单位的工作人员素质也万万不能忽略啊……”

    主任满头满脸的冷汗,惶恐的一个劲的点头附和。心里把陆大英骂个半死,同时也悔恨不已,他知道陆大英这个人爱嘴碎,但平时他看在亲戚的份儿上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他也觉得下属之间有这么一个眼线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所以他很多时候对陆大英还是很宽容的。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自己向来纵容的陆大英今天坑了自己,而且是坑得很惨!上梁不正下梁歪,领导会不会觉得自己也是那种爱背后嘴碎的人?

    主任这样一想,额头的冷汗流得更快了,嘴巴不严可是官场大忌,没有一个领导会喜欢守不住秘密的下属。如果领导误会了他是这样的人,那他的政治生涯……止步不前都是轻的,甚至可能会让他给别人挪位子。退一步说,即便领导还愿意相信他,那也会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吧,连自己下面的人都管不好,能力有限啊……!主任现在都恨不得生撕了陆大英,怎么有那么蠢的人?背后说人都不先确定一下别人在不在的吗?就那么嘴碎?一天都忍不得?!你说你背后闲话就背后闲话嘛,干嘛要那么大声?当打雷啊?!有点脑子的都不会这样大声嚷嚷,这个陆大英真是又蠢又不知收敛!枉费他一直费心提点她,烂泥扶不上墙!!不能再把她留在单位里了,否则还不知道下次再惹出什么事呢!

    没多久,陆大英就被调去了别的清闲部门,升职什么的以后就不要想了,只能当作提前养老,当然了工资待遇也比以前差了一大截。本来她跟楚纤纤都是部门副主任的候选人,两人都属于背后有人的,楚纤纤的靠山是很强大,但架不住陆大英跟主任有那么一丝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主任又是她们的直接上级,还拥有一票赞成票。所以说陆大英有一半的机率当选。

    向春红曾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说主任跟副市长过从甚密……而县委机关单位内部隐约有流言称县书记跟副县长面和心不和……真假无从考证。如果那些小道消息是真,那么即使楚纤纤靠山强大自身工作能力出色也不一定能赢过陆大英,副主任人选是谁还真不确定……

    那都是之前,在这之后嘛,楚纤纤以毫无悬念无可抵挡的姿态当上了部门副主任。即便主任有意无意的针对与打压,楚纤纤都微笑的一一化解了,并且没用多久就打破了主任一家独大的局面,达到了权力平分,最后甚至还隐隐有架空主任的趋向……

    事情发展让大家目瞪口呆,本来扑朔迷离的“副主任之争”就以这种戏剧性的结果落下帷幕。对于陆大英,单位同事同情有之,幸灾乐祸有之,有一些还惺惺的感叹一句“太不幸运了”,谁都以为陆大英只是不小心刚好被碰到,连陆大英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向春红当然也是这样想的,直到有一次她忘记拿东西返回办公室听到楚纤纤跟新来的小如的谈话才明白陆大英的“不幸运”一点都不是偶然,那是为她精心炮制的陷井。

    后来细细回想,似乎最先谈论起领导家里的八卦的……正是新来的小如……

    想通之后向春红简直是又惊又骇,没想到一向和善的楚纤纤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居然这么的快狠准。既教训了陆大英,又顺利的当选了副主任,最后权力甚至稳稳的压过了主任一头……这份心机跟算无遗策……

    当初陆大英她们说那些难听的话时,她都觉得刺耳,楚纤纤却表现得无所谓,向春红还真以为楚纤纤是那种绵软的老好人。谁能想到楚纤纤只是暂时的忍耐,一找到机会就毫不犹疑的出手,而且是一击即中。这份隐忍和心机让向春红是又惊讶又惧怕,那段时间她看到楚纤纤都不自觉的浑身紧绷,满身戒备。而接下来的日子,她开始暗暗的留意,果然当初说得最起劲最过份的那几个同事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失误或调离岗位或离职。如果不是她一直紧紧的盯着,否则绝对不会想到这些事情跟楚纤纤有关,事情也如她所料,除了她没人能知道背后有楚纤纤的影子。

    向春红当时的心情复杂极了,看到这样的楚纤纤她既佩服又忌惮,只觉得不愧是县书记的女儿。隐忍、心机、算计一样不缺,不动声色间就让敌人栽跟头,敌人吃了大亏都不知道是她出的手。像陆大英,连她自己都以为是自己倒霉遇上了。后来向春红也细细的想过,如果楚纤纤当时跟陆大英她们吵起来,最后的结果不过是撕破脸,主任偏护陆大英,即使知道她不对,事后也不过是口头教训几句而已,楚纤纤出不了气可能还更憋屈,哪有现在自己出手来得痛快。

    很长一段时间,向春红面对楚纤纤时都是戒备又心惊的,可后来日子久了,她发现楚纤纤这人是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好说话,可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狭隘的人,只要不是很过份,楚纤纤对人反而是相当的容忍有原则。跟她相处起来也很舒服,慢慢的,向春红放下了戒心,关系也恢复到了以往。内心里,向春红甚至是有些佩服楚纤纤的,人都是崇拜强者的,楚纤纤轻而易举间就做到了她做不到的事,对这样聪明有手段还有原则的人,向春红选择了亲近。

    看着楚纤纤和莫可妍越走越远的背影,潘美云若有所思的开口:“大嫂,那……她跟那叫可妍的姑娘什么关系啊?看起来很亲密的样子,是楚家的什么亲戚吗?”

    “谁知道呢”向春红也有点好奇,“楚纤纤从来不在办公室说起家里的事,连她老公儿子都很少说更不要说这姑娘了,或许真是家里的亲戚吧。诶,小姑子,你问这个干嘛呢。”

    “大嫂”潘美云有点激动的开口:“你觉得这姑娘跟我家爱国怎么样?般不般配?”

    向春红愣了一下,“爱国?”

    这姑娘跟爱国?向春红没想到小姑子只刚见了人家女孩儿一面就有这种念头。

    “嗯,爱国。”潘美云无奈的开口:“大嫂,你又不是不知道,爱国都26了,对象都没一个。这么些年我们给他介绍了那么多的姑娘,他就没一个瞧得中的,不是嫌弃人家姑娘不识字就是嫌弃人家没个固定工作,那臭小子还非要找个好看的。我们厂里同事介绍了那么多姑娘,有几个我觉得不错的,那臭小子非说人家不好看,太黑了。你都不知道我多尴尬,人情欠大发了不说还得罪了人,搞得现在我让人家给爱国再介绍介绍,人家都不乐意,直说自己认识的姑娘都太普通了,配不上我家爱国。那臭小子,不单我们厂区,我们那一片家属区里都出了名了,大家都在背后说爱国想娶个天仙。大嫂,我现在都愁死了。”

    潘美云又气又怨,说得咬牙切齿的。

    张爱国长得高高大大,浓眉大眼的,是最付合这时代的审美。他高中毕业,属于这年代的高学历人群,心思活络又聪明,自己走了同学的门路进了县里的家具厂做会计。有长相有学历有工作,看上他的姑娘简直不要太多,按理说他的婚事绝对不是问题。奈何,他眼光太高要求太多,一般的都看不上,就想找一个同样高中毕业长相出挑工作稳定的姑娘。

    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这年头,男孩子能念到高中的都很少,女孩子就更是凤毛麟角了,单这一点就刷下去一大片。再说在城里有一份正式工这条件就够为难人了,这年头城里的工作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一般都是子女顶替父母的职位,按这时代重男轻女的思想,有那退下来的都是让家里的儿子顶上去的,闺女还是洗洗睡吧。这两个要求是高了一点,但也不是没有,可再加上长得漂亮好看的,那就真是……

    这三个要求都能达到的姑娘也有那么些,问题是人家姑娘条件那么好,凭什么看上你?又不是只能你挑人家,人姑娘也是有要求的啊。那几个达到张爱国要求的嫌弃他没分到房子,结婚之后还要跟父母兄弟姐妹挤,连个小房间都没有。现在的情况就是,看上他的他不喜欢,他看上人家的人家不喜欢,蹉跎来蹉跎去,他就拖到了26。在后世26不算太大,勉强还是小鲜肉一枚,可在这个年代就是妥妥的大龄剩男了。他妈潘美云都要急死了,再这样下去就更难找到合适的了,难不成真要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变成老光棍……

    向春红同情的看着潘美云,爱国那折腾劲,还真是……,幸好她儿子没那么挑剔!

    潘美云紧紧的抓着向春红的手:“大嫂你就帮我问问楚纤纤那叫可妍的姑娘是什么情况,我求你了大嫂,你可一定要帮我,爱国也是你的外甥,你也不想他娶不到媳妇吧?!”

    “那姑娘是不是小了一点?都还没满18呢,爱国都26、7了!这年龄也相差太远了吧,怕是人家不乐意。”向春红微皱着眉头不情愿的道。不是她不愿意帮忙,只是关于爱国那小子的婚姻她真是一点都不想沾手。当初她也是好心帮忙介绍了几个姑娘,成不成不要紧,好歹你得领情吧。可爱国那小子倒好,竟然说她这个舅妈介绍的不是村姑就是歪瓜劣枣,这么不上心还不如不介绍呢。她听了简直气了个半死,还真是好心没好报,她知道爱国眼光高,给他介绍的那几个姑娘都是出挑的女孩儿,竟还被嫌弃成这样,落不了好不说还遭埋怨,所以向春红是再也不想管张爱国那小子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