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9.109

    回到莫家,李香气冲冲的把手里新扯的碎花棉布丢在椅子上,转身拉过莫妈的手:“姑姑,那个莫可妍真是太过份了,你可是她亲妈,她看到你不打招呼就算了,居然还冷嘲热讽的,真是没良心!也不想想你跟姑父把她养那么大费了多少心力,她现在巴上楚家日子好过了就开始不认父母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姑姑,我真替你跟姑父不值啊!”她了解莫妈,知道怎么说才能挑起莫妈心中最大的怨气。(www.k6uk.com)

    果不其然,她一说完,就看到莫妈眼里燃起愤怒的恨意。

    莫妈在那么多人面前被莫可妍驳了面子,心中本就愤怒异常,即使是现在回到了家,那股怒火还是消之不去。此刻又听到李香刻意的挑拨,那种憋闷与恨意更是像燃烧的火焰一样越烧越旺。

    “那个孽女,早知会有今日,我当初生下她时就该把她掐死!!”她脸颊扭曲,眼神阴冷,声音里满是恨意。

    自从莫可梦一声不响的离开后,莫妈的日子开始难过起来。莫爸怪她把莫可梦宠得无法无天,连楚家也敢得罪!家里的大儿子大儿媳虽然没说什么,但莫妈知道他们对自己也是非常的不满。本来以为捏在手心听话乖巧性格绵软的小女儿莫可妍居然也变得桀骜不驯,甚至敢威胁起父母来,这严重挑衅了莫爸骨子里那属于大家长、大男子主义的那根筋。权威被侵犯的愤怒,工作的各种不顺心,让莫爸变得暴躁易怒,偏偏罪魁祸首的两个女儿,一个卷款潜逃,一个住进了楚家。莫爸拿这两个女儿都没办法,心中的郁气是越积越多,最后倒霉的只能是莫妈。

    莫爸恨莫妈教出这么两个不听话的女儿,渐渐的开始看莫妈不顺眼,一开始只是阴测测的看着莫妈,后来嫌不解恨开始暴怒的咒骂,发展到最后甚至偶尔的动起手来。原来恩爱情深夫唱妇随的两个人不过几年就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莫妈是又惊又恨,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心里也开始扭曲起来。要说莫可梦才是一切起源的祸端,莫妈最恨的应该是她才对。但人心总是偏的,莫可梦是莫妈从小偏疼到大的最心爱的女儿,即使是最开始,莫妈对莫可梦都不曾抱有恨意,只不过是又气又埋怨罢了。发展到现在,在莫可梦的了无音讯下,那一丝丝的气愤与埋怨也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只是对女儿的担心与隐忧。

    如果说莫妈对莫可梦是慈母,那么对莫可妍则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态度。生莫可妍这个小女儿的时候莫妈难产,差点一尸两命,那时候大儿子又刚好生病差点救不回来,这种情况下,她对这个小女儿真的一点也爱不起来,如果不是公公反对,她跟莫爸早就把莫可妍扔了。虽然后来勉强同意把这女儿留在家里,但心里总觉得隔应不自在,平时都是视而不见的(除了让莫可妍干活的时候)。

    对莫可妍这个小女儿,莫爸莫妈是一样的态度,不喜欢但也不允许她脱离自己的掌控。所以当莫可妍不愿意听话时,两夫妻是又怒又恨的。莫爸找不到莫可梦,想找莫可妍麻烦又不敢,心里的郁火只能发泄到莫妈身上。莫妈则是不忍心责怪最心爱的女儿,所以理所当然的把所有的怒火与恨意一股脑的放在了莫可妍这个不喜欢的女儿身上。

    “这个女儿简直就是来讨债的,当初就不应该生下来。”这是莫爸莫妈共同的心声。

    “你们在说谁?莫可妍?你们碰到莫可妍了?”莫爸瞪大眼,声如洪钟。

    今天是星期天,家里的人都不用上班。中午吃完饭之后,莫妈莫可安李香去了百货大楼,莫振南一放下碗就跑出去玩了,莫振东夫妻则回房间午睡,客厅里只剩下莫爸慢悠悠的捡着花生米吃着小酒。

    即使没有人相陪,莫爸一个人也喝得很是开心,夹一口菜,再抿一口小酒,模样悠闲自在的很。莫妈李香她们回来了,莫爸还在那边拍大腿边自得其乐。

    本来只有几分醉意,一听到莫可妍的名字,那仅有的几分醉意都消退了。

    他瞪着微红的眼睛,一开口就是满嘴的劣质酒味:“你们碰到莫可妍了?”

    莫爸声音很大,在屋里睡觉的莫振东跟于倩晴都被吵醒了。两夫妻互相对视一眼,略微整理了一下头发衣服就走出客厅看看发生了什么事。一出去,就听到了莫可妍的名字,两夫妻愣了一下。

    莫可妍?怎么突然提起她了?要知道,现在在莫家里莫可梦跟莫可妍这两个名字就是禁忌,一提起莫爸就要发火,所以平时大家能不提起就不提起的。

    李香对莫家现状是一无所知,她看到姑父听到莫可妍的名字就一副发火的样子,心里暗自高兴不已。哼,莫可妍不是很狂很拽很看不起她吗?等她跟姑父告状后看她还敢不敢那样张狂!

    她还当莫可妍是从前的那个小可妍,只要莫爸发火就必定是噤若寒蝉的鹌鹑样儿。

    当下,李香就把在百货大楼里发生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然了,其中是少不了要添油加醋的。

    “莫可妍她是什么意思啊?就算不认我这个表姐,可姑姑是她妈妈可安表姐是她亲姐姐啊,她怎么能连她们也不认呢?还说自己没有任何的亲戚,她当我们都是死的啊?这话听了多让人寒心呐!”话里是明晃晃的挑拨离间。

    “孽女……白眼狼”莫爸一拍桌子,怒骂道。

    他也只能口头骂骂发泄发泄了,莫爸是一刻也不敢忘记楚子轩通过莫妈警告他们的话。如果真的去找莫可妍的麻烦,那可能连现在的工作也保不住了。所以莫爸即使气得要死也不敢真的把莫可妍怎么样。

    莫爸因为酒意上涌,眼眶充血发红,额头的青筋也因为愤怒一根根的暴突,这怒火高涨的样子还真有点吓人。

    李香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继续挑拨道:“就是,莫可妍怎么能这样呢?连自己的父母亲人都不认了,这不是白眼狼吗?姑父,你可不能就这样算了,一定要教训教训她,起码得让她知道什么叫孝道,你跟姑姑那么辛苦的把她养大,她翅膀硬了之后居然那么没良心,这可不行!”话语里的恶意只要是不傻的都能听出来。

    客厅里的众人都神色漠然而诡异的看着李香。

    莫爸酒意上涌而迟钝的大脑终于听出了李香想把自己当刀使的意思,他阴测测的盯着李香好一会。然后又愤愤的坐下来,继续喝自己的酒,只是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惬意。

    他倒不介意李香利用自己教训莫可妍,因为这也正是他心里所想的。问题是他不敢啊,如果他真如李香所愿去找莫可妍的麻烦,那他就准备回家吃西北风吧。正因为做不到,所以莫爸对挑起自己心里的怒火而又不能发出来的李香也不待见起来。

    “怎……怎的了?”李香被莫爸那阴测测的目光吓了一跳,身子也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她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莫爸还是一副怒火冲冠的样子,怎么一下子又变得若无其事了呢?这画风也变得太快一点了吧?

    李香茫然的看向莫妈莫可安她们,刚刚还同仇敌忾恨意满满的两人脸上也变成了无可奈何的神色。李香心里很是惊讶,怎么回事?姑父姑姑不是很讨厌莫可妍这个女儿的吗?现在被莫可妍这样打脸他们怎么都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于倩晴看到李香那尴尬的样子,脸上的冷笑一闪而过。未嫁进莫家时于倩晴曾见过李香几面,当时没什么感觉,只当是未来老公的表妹,等真正嫁进莫家后才知道这个表妹有多极品无耻。明明只是莫妈的一个外甥女,却敢在莫家做客时光明正大的欺负莫可妍这个主人,简直是没脸没皮不知羞耻!而且每次来自家都是又吃又拿占尽便宜,莫妈明知道家里这几年过得大不如前了还是打肿脸冲胖子的满足李香,真不知是真的那么喜欢这个外甥女还是不愿意让娘家人知道家里的窘况?

    对于公公婆婆,于倩晴心里也很是鄙夷,就算再不待见莫可妍也不能让一个外人欺负了去啊,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外人?就是这种拎不清的性格,才把莫可梦养成那种自私自利的性子,最终祸害了全家。也是这性格,才逼得莫可妍这个亲生女儿决绝的断绝关系。手里明明有两张绝世好牌,却让他们打成了现在这种一手都是烂牌的糟糕局面,明明可以背靠楚家这棵大树过得滋滋润润的,现在却不得不夹着尾巴做人。于倩晴真是越想越糟心!

    更让于倩晴气愤的是,李香要结婚,婆婆居然一点都不考虑家里的情况死要面子的去百货大楼买些好东西给李香作嫁妆。于倩晴听到婆婆这样说的时候脸都冷了下来,婆婆没工作,糊火柴盒的活儿一天也赚不到几分钱,给李香买东西的钱说白了还不是他们两口子的工资。用自己的钱贴补外人,于倩晴心里不气才怪呢,偏偏这个李香也是个没脸没皮有便宜就沾的,一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也没有,所以于倩晴对李香真是说不出的厌恶。

    此时看到她尴尬的样子只觉得解气得不行。她的这些话,如果是放在以前,公公婆婆肯定想也不想的照做。但现在嘛……那是绝对不敢,敢找莫可妍的麻烦,就等着全家饿死吧!

    李香心里惊疑不定,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不过她敢肯定这一定与莫可妍有关。

    不明白情况,她也不敢再胡乱挑拨,只是一想到莫可妍今天那骄傲张扬的样子心里就气的不行。

    “莫可妍不过是仗着楚家才敢那么嚣张,如果是可梦表姐回来,楚家一定不会再要她。而且可梦表姐绝对不会像莫可妍这样,六亲不认冷酷无情!”说不定她想要的自行车,不用她自己开口,可梦表姐就准备好了送她。

    ……说来说去,李香还是不甘心没能在莫可妍身上沾到便宜。

    李香的话让于倩晴眼前一亮,忽然有一种阔然开朗的感觉,心里也隐隐约约的浮起一个想法。她想起了昨天听到的一个消息……

    “我昨天回娘家,听我隔壁的邻居说起一个消息。哦,那个邻居也是在向阳小学做老师,是小妹的同事,他说楚子轩天天跟着小妹去学校上班,感情很是要好。他还说,楚子轩的腿快要好了,现在只不过暂时坐轮椅而已。唉,真是可惜了,如果可梦不离开,等楚子轩好了,嫁进楚家的人就是可梦了吧。”以前于倩晴觉得莫可梦莫可妍哪个嫁给楚子轩都不关她的事,但现在她的想法改变了。如果楚家真的要娶莫家的女儿,那还是娶一个跟家里人关系好、能给家人带来好处的女儿吧。

    莫可梦自私归自私,在没发生这些事以前跟家里人的关系那是真的好,在不影响她自己利益的情况下,家里人多多少少也能沾到她一点光。

    于倩晴看不起莫可梦,私心里觉得莫可妍比莫可梦更好,但是,出于利益考虑,她希望楚子轩还是娶莫可梦的好。人就是这样现实,在利益面前永远都无法纯粹!

    听完于倩晴的话,客厅里的人都怔怔的看着她,满脸的不可置信,气氛一时间静谧极了。

    如果于倩晴说的是真的,那莫可梦的逃离该是多急切而薄情啊?只不过陪了楚子轩一个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当初莫可梦卷款潜逃,莫家虽恨她自私,把这样一个烂摊子留给家人,但心里却是有些理解的,毕竟如花似玉的娇人儿从此却要嫁给一个一辈子坐轮椅的人……

    就算是外人,说起莫可梦时虽然不耻,但知道楚子轩情况后也会跟着了然的叹息一句“其实也难怪她”

    不赞成却理解,抛开莫可梦偷钱的不光彩罪名,她迫不及待抛弃楚子轩虽然显得凉薄绝情但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也算情有可原……

    如今楚子轩能恢复的消息一传出,莫可梦和莫家只怕真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了。急哄哄的逃走,结果人家楚子轩只不过是暂时坐轮椅……就这一两年养伤的时间莫可梦都不愿意等……

    莫妈只觉得脑袋乱哄哄的,像糊了一锅桨糊,思绪纷飞杂乱没个清晰。良久,她才消化完于倩晴的话,目光发直的看着于倩晴,用犹如游魂般的语气愣愣的说:“不是……不是说以后都好不了……要一辈子坐轮椅吗”

    如果这消息是真的,那可梦不是……白逃了吗?此时此刻莫妈只觉得慌乱又无措,心里真不知道自己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还是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

    莫振东握着于倩晴的手显得很用力,用眼神询问于倩晴。于倩晴朝他点点头,表示自己说的绝对是真话。莫振东得到证实后,这一刻真不知该说什么好,愣愣的,过了好一会才苦笑了一下……

    如果早知道这消息的话,他们家就不会走到这一步。可梦不会因为害怕要嫁给一个永远坐轮椅的男人而离家出走,也不会逼得莫可妍要跟家里断绝关系,爸爸也不会失去小组长的位子而整天在家喝闷酒,而他跟老婆在单位里也不会被人整天针对……

    莫爸听完之后,拿筷子的手青筋暴突,眼睛越发的血红,他死死的盯着于倩晴,用仿佛从地狱里挤出的阴沉声音问:“你刚才说的是真的?你没听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