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3.113

    莫可妍蹙了蹙眉,顿了一下才有点不耐烦的道:“有事吗?呃,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www.k6uk.com)”

    楚子轩低头瞄了瞄手上的手表,7;30,很晚吗?!

    “妍妍,我知道你还没睡,你开门,我有话想跟你说。”楚子轩皱着眉继续说道。

    莫可妍一怒,刚想开口骂人,但转念一想,又忍耐了下来,她软着声音敷衍:“我真的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开门。”门外传来楚子轩平静而执着的声音还有继续响起的敲门声,透着一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式。

    莫可妍低咒了一声,眼里闪过一抹无奈,恨恨的咬了咬唇她没好气的说:“等下。”所以说她最不喜欢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了,想强硬的拒绝都没有立场,只因他是主人!如果这是她自己的家,她管他去死!!

    莫可妍怨气冲天,却不得不手忙脚乱的把身上那黑色丝绸吊带睡衣脱下来,身上黏黏的实在不想换上白天的衬衫长裤,想了想她换上了一条到膝盖的碎花棉裙,荷叶领泡泡袖。把桌上的水果拼盘、手机放回空间,哦还有地上那万年青,莫可妍匆匆巡视了房间一圈,没看到任何不属于这年代的东西出没她才松了一口气。

    而门外的楚子轩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瞪着房门磨着后糟牙,心中那“拆了这房间”的念头是越来越强烈了,手上的动作也一下比一下重,敲门声跟着一声比一声响。

    莫可妍翻了个白眼,骂道:“催魂啊催?!”心中烦燥,可也明白楚子轩那霸道的性子,她再不开门,这厮就能一直敲下去。

    她磨蹭的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感觉不对,向下一看,不禁吓了一跳。喝,脚下是一双水晶的夹脚凉拖,莫可妍一头冷汗,脚下的视觉肓区差点就让她暴露了。赶紧换回平时穿的塑胶鞋,她心有余悸的再次看了一下房间,这次连地下角落都看了一遍。

    恩,没有异常,莫可妍抹了一把额头吓出的冷汗,这才走去开门。

    “你是属乌龟的吗?这么磨蹭!”毫无意外,楚子轩等得不耐烦了,估计再晚个几秒,这厮都要破门而入了。

    莫可妍不搭他的话,只把房门打开一小半,她半边身子隐在门后,冷冷的问:“什么事?”这架式,摆明了不想让楚子轩进去。

    楚子轩眯了眯眼,眼底的暗光一闪而逝。他勾了勾嘴角猛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拉下莫可妍拦在门边的手,然后顺势的的推了一下她的胳膊,莫可妍没想到楚子轩会来这手,她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楚子轩见此,机不可失的立马推着轮椅进了房间,恩,进去后还不忘顺手掩上了门。

    这一连串的动作掐的时机刚刚好,真是一秒不多一秒不少,还没让人反应过来,楚子轩就达到了登堂入室的目的。

    楚夫人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原本是在院子里乘凉的,看到儿子坐了一会就回屋里,她不顾楚书记的抗议硬拉着他尾随着儿子回来。看到楚子轩去敲莫可妍的房门时,她咬了咬牙,心想她的担心果然是有道理的,刚想去阻止,就被楚书记拦住了。

    她只好悻悻然的坐回沙发,可一双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楚子轩。待看到他敲了那么久的门可妍都没有反应时,楚夫人心里是松了一口气又安心的,等可妍开了门却明摆着不让他进去时,楚夫人就更安心了。

    在门口好啊!在门口她就能看着他们俩了!

    没等楚夫人庆幸完,就被儿子那一连串的动作搞懵了。这……这兔崽子居然……居然就这样进去了……

    “动作挺利索的嘛!”楚书记轻声一笑,感叹了一句。

    楚夫人本来就被儿子的动作弄得气闷不已,听到楚书记那似赞叹的话语,心里更是火冒三丈。

    “怎么?你还很得意很欣赏是吧?!”楚夫人的语气里含着阴森森的杀气。

    楚书记马上闭口不语,老婆都要暴走了,他还是不要刺激她了。

    “说啊?!怎么不说了?你儿子不经别人同意就随便进女孩子的房间你还感到很骄傲是吧?!”楚夫人推了一下楚书记,瞪着他:“都怪你,谁让你刚刚阻止我来的?现在好了,他们孤男寡妇共处一室,要出点什么事怎么办?”楚夫人把大帽子往楚书记身上扣。

    楚书记明知楚夫人在无理取闹,却不得不耐着性子说道:“能出什么事啊?阿轩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就算他想干点什么,可妍能由得了他?不是你说已经知道可妍对阿轩没什么意思的吗?!”

    一番话说得楚夫人哑口无言,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自己的担心没道理,但关心则乱,她总忍不住要胡思乱想。

    “总归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楚夫人不甘心的嘟嚷。

    楚书记站起来,准备洗澡睡觉。听见楚夫人的话,他居高临下的斜睨着她:“你阻止得了?!”

    那一脸“你在不自量力”的欠揍表情看得楚夫人气结不已,她恨恨的瞪着楚书记的背影,嘴里骂道:“两父子都是这德性,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

    看着紧闭的房门,楚夫人一脸纠结,最后决定还是坐在这里等着。半个小时还没出来她就去敲门,呃,就借口给他们送水果进去好了,如果再不出来,她就接着送牛奶送宵夜什么的,反正她是不会让他们在深夜独处半个小时以上的。

    严防死守什么的,是必须要的!

    楚夫人主意已定,也就安心的坐在沙发上等待,只目光灼灼的看着客厅里的大挂钟,心里打定了主意如果半小时呃,二十分钟后儿子还不出来她就去敲门,反正是不能让他们单独呆在一个房间超过半小时。

    房间里。

    莫可妍是瞠目结舌,不明白怎么一转眼,楚子轩他……他就进来了呢?!

    “你干什么?”她怒声喝斥。

    楚子轩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一脸惊艳的盯着她。

    莫可妍刚换的睡衣是荷叶领,有点偏大,露出了一片雪白晶莹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泡泡袖下是两条嫩藕似的手臂。楚子轩的目光一寸一寸从因随意夹起的长发显出的有如天鹅般修长优雅的勃颈到睡裙下的两条纤细的小腿。说一句**也不为过,雪白、晶莹、笔直、纤细,那增之一分则肥减之一分则瘦的优美弧度有如精雕细琢的极品美玉,在昏黄的灯光下泛出诱人的光晕。

    楚子轩眸光似火,喉咙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把视线从那完美的小腿移到脚下。莫可妍此时穿着一双红色的塑胶鞋,十个脚趾只露出了外面一截,显得小巧圆润又可爱,雪白的脚指甲透出浅浅的粉色,此时那脚趾因为楚子轩那灼热的目光而不自然的卷缩起来,看起来可怜又可爱!楚子轩垂在两侧的手用力的抓着轮椅,扼止自己蠢蠢欲动想要抚摸上去的双手,天知道他现在多想把她抱在怀里,细细的把玩那两只小巧精致的玉足,呃,还有那光滑圆润的小腿。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是个恋足癖,只看一眼就再也离不开目光。

    莫可妍觉得楚子轩那目光似要看得她燃烧起来般,让她开始浑身不自在,气氛也变得既别扭又尴尬,她不自觉的又后退了几步,想避开楚子轩那幽深的目光。

    “你到底有什么事?”她被看得恼羞成怒,忍不住喝问道。

    “呵呵”楚子轩低笑起来,声音沙哑又磁性,犹如羽毛轻轻挠在人心里一般,既想继续听下去又想让他不要再笑了。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不外如是吧!

    莫可妍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咬了咬唇,考虑着要不要把楚子轩连人带轮椅的丢出去,只不过看了看自己那柔滑软绵的双手,怎么看也不像有能把楚子轩丢出去的力量。她无奈的揉揉额头,有气无力的说:“有事说事,我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呢。”

    楚子轩目光幽深又炙热,那眼里的温度似要把莫可妍融化般,“妍妍你……”话还没说完他就住了口,眼里划过一抹疑惑。

    他一进来就被莫可妍夺去了心神,此时回过神来,却马上察觉到了之前被忽略的异样。

    这空气里怎么有水果的香气?还带着一股冰凉凉的味道。

    楚子轩不着痕迹的用鼻子深吸了口气,没错,空气里的确是有一股带着冰凉的水果味儿,西瓜、葡萄、苹果、香蕉、菠萝……楚子轩轻易的就闻出了其中的几种水果味道,还有一些是他不认得的。妍妍的房里怎么会有这些水果的味道,这些水果连家里也没有,那两斤香蕉还是楚书记才有的福利,妍妍房里的水果味儿到底是从哪来的?还是他闻错了?

    楚子轩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本能的觉得不对劲,他本想问一下妍妍,但心里有个强烈的声音让他不要问,现在还不是时候。楚子轩不明所以,但他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楚子轩眼眸暗了暗,不动声色的抬起头看向莫可妍,然后似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瞳孔一缩。

    莫可妍穿着碎花棉裙俏生生的站在房间中央,即使那睡衣宽宽大大也仍然掩盖不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那腰围的空隙更显出她的纤腰不盈一握。让楚子轩惊疑不定的是莫可妍乌黑秀发上的发夹。

    那发夹是水晶的蝴蝶形状,上面缀满了细钻,蝴蝶的两边蝉翼下还挂满了流苏,那流苏下缀着的似乎也是……细钻。

    让楚子轩惊讶的正是那些细钻。那发夹精致典雅造型别致楚子轩敢担保帝都也没有得卖,而且一看那样子就知道价值不菲,因为……那些细钻都是真的。那么问题来了,妍妍怎么会有那么贵重的东西?

    莫可妍的情况楚子轩一清二楚,莫家不可能有这东西,即使有也不会给莫可妍。如果硬要说是在下乡的那小山村得来的,楚子轩根本就不相信,那种偏辟落后的农村会有这东西吗?如果是祖宗传下的什么玉钗、玉簪还有这可能,但那发夹明摆着是现代工艺。而且楚子轩还有一个疑问,那细钻的切割手法?现在真有技术能做到吗?

    妍妍身上有秘密!楚子轩察觉到这点,心里一时五味杂阵,他以为他对妍妍已经是十分了解了,可事实却告诉他,他所知道的不过是一些表面的东西,真正的莫可妍可能他从未真正了解过。

    沮丧是难免的,可心里又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直觉告诉他,等他真的知道了妍妍掩藏的秘密,那么距离他抱得美人归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个无来由的念头十分强烈,而楚子轩深信不疑。

    莫可妍没想到就凭空气中那快要消散的一丝丝味道就让楚子轩窥探到了她想要苦心隐藏的秘密,尽管只是冰山一角。如果她知道的话,肯定宁愿忍着也不会贪那一点口腹之欲。话说楚子轩难道属狗的?就那快消散的一点味道也能分析出那么多。至于头上的发夹嘛……只能说跟脚下一样,都是视觉肓区……

    也是莫可妍大意,太过想当然,见楚家人从不在晚上叫她出去就放松了警惕,以为自己不出去等早上收拾干净就什么事都没有,却没料到楚子轩会进她房间,还好死不死的发现了她的秘密。

    所以说,都是楚子轩的错,冷不丁的跑来找她,明明以前都没有的……

    “你到底有什么事?不说就走人。”莫可妍觉得楚子轩烦得很,刚才死命的在外面敲门说有事,那架式像火烧眉毛一样,迟个几分钟都不行,而现在进来了却只会发呆。

    楚子轩那流光溢彩的桃花眼似隐藏酝酿着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可看向莫可妍时却恢复了平静,“二姐今天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这句话从下午她拒绝他拉她时就开始揣在他心里,到了现在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本来一进门他就想说的,只是那时他被她娇美的模样迷了心神,一时没想起,之后又发现了她似乎掩藏着什么秘密,又没顾得上说。现在终于问出来了,只是一再被打断,那种迫切想知道的心情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其实他二姐会说些什么,楚子轩猜也能猜得到。至于妍妍会怎么回答,楚子轩也能想到。可像他说的,无论谁阻止,他都不会放开莫可妍,即使阻止的那个人是莫可妍本人也没用。楚子轩十分坚定这一点,也坚信结果会如他所愿。可看到莫可妍的疏离时,楚子轩难免还是会烦燥会不安。

    他来找莫可妍,只不过是因为他想看到她,想跟她说话,想让她呆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别离开……

    莫可妍一点都不知道楚子轩心里的那些焦急渴望,此时她想的是要怎么才能尽快把他打发走。所以她十分敷衍的说:“没说什么。”

    “哦”早就猜到她会这么说,楚子轩也不失望,继续用炙热的目光紧盯着莫可妍。呃,妍妍穿裙子真好看!

    穿着宽大睡裙的莫可妍:“……”

    “没什么事了吧?!那你还不走。”莫可妍已经不指望楚子轩能识相点了,直接开口赶人。

    楚子轩当没听到她这句话,好不容易能进她的闺房,哪能这么轻易被打发。他继续用那种似要把她融化的目光盯着她,直把莫可妍看得脸都气红了,才勉强的开口找了一个借口:“这房间……你还住得习惯不?”

    哟,这借口找的,还真是有够敷衍的!她都住了一年多了,现在才问她习不习惯,之前干嘛去了?

    对此,莫可妍只能“呵呵”两声。

    也许是莫可妍的表情太明显了,楚子轩也难得的感到了一丝尴尬。不过这厮脸皮也是够厚的,很快就若无其事了,他无视莫可妍那嘲讽的冷笑,积极的说:“妍妍你觉得这房里还有没有什么缺的?跟我说,我给你置办。”

    说完他还煞有其事的打量起这房间,呃,不是他不愿意继续看着妍妍,他是怕他再看下去,妍妍怕是马上就要赶他走了。

    莫可妍气得翻了个白眼,她也看明白了,楚子轩这厮是明摆着要赖在她房间了。赖吧赖吧,她就不相信他能一整晚都赖着不走,就算她愿意怕是楚夫人也不会愿意,别以为刚刚开门时她没看见楚夫人那担心防备的目光。按楚夫人现在防她跟防贼似的,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敲门了。

    莫可妍住的这间客房原本是储物间,后来才改成客房的。莫可妍刚住进来时跟楚家的关系还恶劣着,所以楚家人也没什么心思布置这房间,原本是什么样儿就是什么样儿。

    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张床,床上挨着墙壁的那面放着一床冬天的棉被,这就是这房间原先所有的家当。至于和棉被并排挨着一个藤条箱子还是莫可妍后来买的。桌子上则放着几本书几支笔和一把梳子一面镜子,这也是莫可妍住进来之后才添置的。

    可以说简单得简陋,一眼看去,清清楚楚的。

    楚子轩却看了很久,而且越看脸色越难看,原先微勾的嘴角也紧抿了起来。

    这房间原先有些什么东西他也是知道的,除了桌上的那几样和装衣服的那箱子,这里原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连位置也没有挪动一分,如果不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莫可妍在这房间住了一年多,楚子轩真怀疑这房间有人住过吗?

    女孩儿的房间他也不是没看到过,就像他堂妹菲菲和……莫可梦莫可安的房间。房里总会有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屋里的摆设都是按自己的心意来布置,就算家里条件不好,一些零零碎碎不值钱的东西也是有的……

    而这个房间,莫可妍住了一年多,除了衣服、书本、笔和梳子镜子就再也找不到其他,连个头花头绳也没有……一点也不像女孩儿的房间。

    简洁、刻板、规律,没有一丝一毫的累赘,甚至比自己这个当过兵的男人的房间还要来得简单。

    这样的干净整洁简单,像是刻意不留下任何的痕迹,给人一种随时可以收拾东西走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