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8.118

    楚书记无法,只能祈祷自家夫人等下不要再添乱。(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他看向儿子, 沉声问:“你是不是觉得你妈让你回帝都只是为了分开你跟可妍?”

    难道不是?楚子轩没回答, 可那上挑的眼角明明白白的显露出了他心里的意思和对楚书记明知故问的鄙视。

    这兔崽子!楚书记差点崩不住脸, 他抽了抽嘴角, “你妈是有这个意思。”

    他并不否认,不管他原先打算怎么开口的,但到了这个地步, 否认只会引起儿子更大的反弹,楚书记索性就直说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自家夫人那诧异的、想开口的样子, 他眼急手快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 示意她别急着开口。

    楚夫人安静下来。

    而楚子轩, 他则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老子, 既没急着表达愤怒,也没急着开口诉说不满。就那样,淡淡的、无动于衷的坐在那,双手交叠好整以暇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这臭小子!越来越难对付了!楚书记半是心酸半是感慨的想着,可心里, 却有着一种无法言墨的喜悦与欣慰。对于儿子的出息, 作父亲的能不高兴吗?!

    他本想着儿子听到他这么说一定会愤怒, 甚至会发火,会愤怒会发火代表着他失去了冷静。只要儿子失去了冷静,判断力会跟着下降,到时想要说服他听自己的就容易得多。就算今晚过后他恢复冷静,他说的话也会在他心里留下痕迹,之后他再旁敲侧击一下,儿子总有听得进去的一天。

    只是没想到儿子这么的冷静,一点都没按着自己的计划走,反倒是自己,陷入了被动,反被儿子掌握了谈话的节奏。

    虽然如此,楚书记也不觉得懊恼,他早就预料到儿子不会那么轻易被说服。

    楚书记坐正了身子,用一种郑重的语气说道:“你妈虽然有私心,可更多的却是为了你好。她说的对,你这种伤势从没有恢复的先例,据周老爷子和张泽所查到的,像你这样的,不是被截肢了,就是拖得久了肌肉逐渐萎缩,最后反而造成全身瘫痪。你能康复,还能恢复走动,确实是天大的幸运。可是子轩,你必须明白一件事,正因为没有先例,所以该怎么治?能治好到什么程度?是不是像可妍说的那样,后遗症只有刮风下雨天冷会疼痛难忍和四、五十岁就要坐回轮椅这两条,这些我们都不知道,包刮给出药方的可妍。而且说是疼痛难忍,到底有多痛?痛到什么地步?有没有药物能止痛?这些我们通通都不知。最重要的是,你之前是太过严重,所以周老爷子和你张叔才没办法,可现在情况大为好转,说不定用西医的办法能让你彻底避免后遗症呢。而说到西医,有什么地方是比帝都更为先进出色的?!”

    楚夫人在一边不停点头,她原先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只是被臭小子气得失去理智,反而没把话说清楚。

    看着儿子不再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而是若有所思的挑挑眉。楚书记心里一喜,表情却更加严肃恳切的说道:“你自己的身体,痛不痛、有什么变化你是能知道,可你毕竟不是医生,这种事不能想当然啊。治病是一件很严谨的事,一丝一毫都错不得,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疏忽就能造成无法挽回的错误。而你回帝都治疗,就能最大程度的避免这种错误。那里有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设备,而且以我跟你张叔叔的关系,你绝对能得到最好的治疗,难道你不想彻底治好这伤?现在你都能站起来了,我们再用西医的手段治疗一下,说不定到了四、五十岁的时候也不用再坐回轮椅呢?天南县只是个小城市,医生、医术、医械设备什么的都跟不上,你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了根本就查不出来。我们也什么都不知道,万一在这个过程中再用西医治疗一下就能彻底好了呢,在这里不是什么都担搁了吗?”

    “而且你爷爷奶奶一直很担心你,他们现在虽然相对自由但也是有限制的,想来这里看你都不能。我跟你二叔工作又忙,一年有时也见不了一次,我们家想要回帝都,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也不知还能不能有那一天。你回了帝都,还能代我尽孝。你妈是有私心,可是你自己想想,叫你回帝都是不是为了你好?”

    楚书记不可谓不厉害,说的话一针见血直透楚子轩的内心。就算楚子轩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回帝都,这些话也会在他心里留下涟漪的。

    果然,楚子轩的眼眸闪了闪,眼里闪过一丝犹豫。如果说他现在最在意的是伤势的恢复情况的话,那么心里最挂念的就是远在帝都的爷爷奶奶了。他小的时候楚书记夫妻忙着工作,并不是很有时间照顾他。六岁以前都是跟着楚奶奶的,因为是第一个孙子,楚奶奶那时候最疼他,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第一个想到的都是他,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后来就算二叔家的子寻出生也没能改变他在楚奶奶心中的地位。这两年因为他的腿伤,楚奶奶也跟着伤心着急,还大病了一场,身体都没有以前好了。

    楚书记楚夫人的话,不顺他心意的时候,他都能不听。唯独楚奶奶,楚子轩从来不会反驳她的意见。也难怪楚书记要把楚奶奶搬出来。

    未来和亲人,不愧是久经官场的政客,这重点抓得那叫一个犀利啊!

    楚夫人没有出声,只目光殷切的看着楚子轩。

    “爸”沉默了很久,楚子轩终于开口,“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还是不愿意。至少不愿意现在就回去,等”他迟疑了一下接着道:“等妍妍放暑假的时候我再回去,现在都五月了,她很快就放暑假了,我到时把她带回帝都,顺便让爷爷奶奶看一下。”楚子轩的声音越来越坚定,也越来越轻快,似乎觉得这是个很好的主意。

    楚书记脸上的表情差点崩不住。这臭小子!如果是那样,他还用得着这么卖力的劝说他?分明是知道他跟百婷的目的才这样搪塞他们。果然是越大越难缠,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了!楚书记此时都不知道,有一个这样精明的儿子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了?

    以往觉得儿子聪明有悟性,自己后继有人,这是多么令人欣慰的一件事啊!可不好的是,这儿子在外人面前精明,在父母面前他也一样的精明啊,搞得现在,想要让他听话,却变得十分艰难,一点都不好忽悠!

    楚书记苦口婆心的劝说被儿子三言二语轻轻的揭过,正打算再接再励时。一旁刚平息怒火不久的楚夫人又愤怒起来。

    她一把推开楚书记,站起来指着楚子轩骂:“你真的要为了可妍什么都不顾?”

    楚书记被楚夫人推得歪在沙发上,听到自家夫人气急败坏的质问,忍不住以手抚额,简直都不想再看了。

    这女人!他刚刚说了那么多,提都不提一下莫可妍,只着重强调阿轩的伤势,为的是什么?还不都是为了让阿轩做考虑的时候忘记有莫可妍这个因素。儿子自己提起来他们没办法控制,但他们自己不能说啊,这样一说,儿子更不会顺他们的意了。

    他明明跟百婷强调过,劝阿轩回帝都的话一定要他先说,她最好也不要在场,他明明跟她说过的!明明说过的!楚书记都要悲愤了,本来他有信心阿轩即使不会立刻答应,但心里一定也会开始思量,现在被自家夫人这么一闹,儿子只怕想也不会再想,一定反对到底了。

    楚书记猜得没错,楚子轩刚刚还有一点犹豫,现在则是坚决反对了。他最讨厌的就是他妈妈把什么都怪到妍妍身上,即使他真的是因为妍妍而不愿现在就回帝都,但那也是他自己的决定,关妍妍什么事?

    莫可妍是他放在心尖子的人,他不喜欢别人针对她,迁怒也不行,就算那人是他妈,楚子轩心里还是十分不高兴。

    “随你们怎么说,反正我现在是不会离开可妍的。”楚子轩说得很坚决,一脸‘我说了算,你们说什么都没用’的霸道表情。

    “你你”楚夫人气得手都抖了起来。

    可能是楚子轩的话跟表情真的太拉仇恨了,连一向淡定有涵养的楚书记也怒了。

    “你不会离开可妍?哼!”楚书记哼了一声,冷冷的道:“你是不想离开莫可妍,可你又有没有想过别人愿不愿让你跟在身边?可妍对你的抗拒别说你不懂,如果你真的不懂,你现在就不会日日守着她了,不过就是因为她不喜欢你,你没法子只好日夜守着,想近水楼台先得月罢了,哦,还有一层原因,这样天天跟着她也防着她看上别人或别人看上她,是不是?”同是男人,楚子轩心里想些什么,楚书记一清二楚。

    楚书记那微讽的语气让楚子轩沉下了脸,那漂亮的桃花眼闪过一丝暗沉,他也冷冷的看着楚书记。

    楚书记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就凭你这拙劣的追求方式,难怪这么久了一点效果也没有,可妍那姑娘对你还是不理不睬,甚至不耐烦得很!知道是为什么吗?”他平时大多都是温和有礼不紧不慢的样子,此刻这种咄咄逼人的样子并不常见,而每次他露出这一表情时都是对着自己的对手和敌人。

    很不幸的,他的亲儿子——楚子轩,在此时此刻,被他当成了对手和敌人。而楚书记,对于对手和敌人,通常都是不留情面的找到对方的弱点,然后一击必杀。

    跟楚子轩如出一辙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微讽,楚书记淡淡的开口:“可妍那姑娘长得虽然不是什么天香国色,但也清秀干净,人家凭什么会喜欢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你对莫可梦好了那么多年,人家都能毫不犹豫的抛弃你,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莫可妍一定会留在你身边?你哪里来的底气?凭的什么?就凭你这双就算能重新站立也后遗症严重的双腿?”他的语气虽淡,说的话却犹如惊雷一样在楚子轩和楚夫人的耳边炸开。

    楚子轩的脸色一片铁青,眼眶都开始染上了血红,漆黑的瞳仁里墨色翻涌,就像暴风雨前的海面,表面平静底下却是波涛汹涌着准备吞翻一切。剧烈起伏的胸口和双手的青筋显示着他正在努力压制心中的暴怒。

    楚夫人被楚书记的话弄得呆了一瞬,可马上她就反应过来,脸色都白了,气急败坏的骂道:“你疯了,说这些干什么?”她一边慌乱的扑向楚书记,似乎想要捂他的口,一边又慌张的看向儿子,想说些什么。

    “别说了。”楚子轩从嘴里挤出这几个字,那声音冷冽得犹如寒冬腊月的冰渣子,看向楚书记的目光暴怒又噬血。

    楚书记不为所动的把楚夫人扶正坐好,对她愤怒又哀求的目光眉头也没皱一下。继续开口说道:

    “这么生气,是不是因为我戳到了你的痛处?这些你心里想必也是想过的吧?!现在的年轻人处对象,都流行去逛公园、逛马路、看电影这些你一样都做不到,可妍跟你谈恋爱连这些最基本的乐趣都享受不到,人家又凭什么喜欢你?更不要说你四、五十岁的时候又要重新坐回轮椅,四十岁,还是一个男人的壮年,有哪个姑娘愿意要一个后半辈子注定坐轮椅的男人?更不要说这个男人以后既不能干重活又不能累着,连走点远路都不行,哦,还有刮风下雨天冷还疼痛难忍呢!楚子轩你真的”楚书记还没说完,就被两声怒吼打断了。

    “别说了!”这是楚子轩阴冷的犹如幽冥地狱的彻骨寒音,并伴随着沙发旁边小茶几上的那个景德镇出产的富贵牡丹花瓶落地的碎裂声。

    “别说了!”这是楚夫人愤怒中杂夹着哽咽的哭腔。

    富贵牡丹花瓶碎了一地,大大小小的瓷片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发出幽幽的冷光,花瓶里的水洒了一地,原本装在花瓶里的富贵竹也跌落在地上,无端的显出几分颓然之态。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浑身散发着冲天的煞气用狼一般凶狠的目光紧紧的盯视着楚书记。

    “楚汉权,你怎么能,他是你儿子!不是你的敌人,你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能”楚夫人恶狠狠的盯着楚书记,一副如果他再说就要上去拼命的样子。

    就算刚刚被楚子轩气得愤怒得要死要活的,可一旦有人想伤害楚子轩,楚夫人就能立马忘掉所有的不愉快只专心的想要保护儿子,就算伤害儿子的那个人是她的丈夫、她儿子的父亲也不例外。

    看着母子两人用仇恨的目光看着自己,楚书记心里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楚子轩是他儿子,他那样说,自己难道就不心痛吗?可有什么办法,儿子这软硬不吃的死倔脾气,你不把事情挑明,他根本就懒得理你。响鼓用重锤,他这都是给逼的。

    让楚书记气馁的是,儿子敌视自己就算了,毕竟他刚才的话的确太过残忍。可百婷是怎么回事?她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吗?

    好不容易狠下心的楚书记都想叹息了。他夫人在处理儿子的事情上总是在不该心软的时候心软,然后该坚持的时候不坚持,不该坚持的时候又十分坚持。难怪最后她总是妥协的那个!自己立场不坚定能怪得了谁?!

    自家夫人不给力,不但帮不上忙还尽拖后腿,楚书记只能忍着心痛与不舍,再次在儿子的伤口狠狠插刀:“我虽然不清楚可妍在想什么,但我想所有的姑娘选择对象的条件都是差不多的。最起码也是最基本的一条是:你得养得起家吧。你看看你自己,不但养活不了可妍还是个拖累,就算可妍一个想不开真的跟你在一起,你拿什么养活她?有了孩子又该怎么办?一个男人,连老婆孩子都养活不了,那还算个男人吗?!”楚书记今晚的话那叫一个厉害,就像无数把刀子在残忍的切割着楚子轩的心肝脾肺,刀刀见血,简直让楚子轩痛得痛不欲生!

    楚夫人又扑上来狠掐着楚书记的胳膊,“你还说,你还说!”那掐着的力度像要把楚书记就这样掐死般,楚书记疼得脸上的肌肉不住的抽动。

    不过,看着儿子那要吃人的噬血目光,楚书记也没再说下去。他想,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楚夫人掐了一会,就一把推开楚书记,然后半蹲在儿子的身前轻拍着他的背,像小时候一样哄着他:“你别听你爸的,他那是在危言耸听,当不得真的。”那轻柔的语气生怕再刺激到楚子轩。

    原本处于暴怒边缘的楚子轩听到楚夫人的话反倒渐渐冷静下来,眼里的噬血阴冷也慢慢的消退。他嗤笑一声,“拙劣的激将法!你接下来是不是想说要想改变这种糟糕的情况只能马上回帝都接受治疗?!呵,以为我是那种蠢货,惶恐慌乱之下就会任你摆布?”

    楚书记听完楚子轩的话心里真的感到十分的欣慰。像儿子说的,这激将法十分的简单粗暴,他就从没想过能瞒过儿子,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儿子这么快就反应过来。明明如此暴怒,却能那么快的恢复冷静,楚书记心里不由的升起一种“吾家孩儿,甚得我心”的骄傲自豪感!

    “激将法又如何?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楚书记坦然而又苦涩的一笑,“你该明白我说的是事实,可妍一直以来的态度不正说明了这一点。阿轩,你是我唯一的儿子,难道我会害你?我跟你妈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好,当初你受伤,所有的医生都断定你这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的时候,我跟你妈的痛苦并不比你少。我们恨不得代你受过,如果可以交换,我跟你妈宁愿坐轮椅的那个人是我们!”楚书记想起那时的心情,眼里闪过一抹悲痛,“儿子,回帝都吧!就算不为了我们,你也该为你自己后辈子的人生想想。”

    一番话说的可谓是情深意切!

    楚书记倒是一点都没有辜负莫可妍在心里暗暗给他起的“老狐狸”称号。先是危言耸听直击楚子轩的弱点,后又打真情牌的循循劝诱。人家说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九分真话一分假话,楚书记更是厉害,他说的倒全是真话,只不过是所有的真话全都是建立在他的猜测上。

    楚书记走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比楚夫人那底气不足的劝说和威胁可有用多了。而且就算他说了那么多冷酷的话,楚子轩怒过之后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不得不说,这份本事让人不服也不行。

    楚子轩恢复冷静之后马上就看透了他老子的目的,但是心还是乱了。他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些,只是每次都没有深想,他在潜意识的回避这个问题。现在被他老子明晃晃的挑破了他心里的隐忧与那隐隐约约的恐惧,所以他才会那样的暴怒。

    其实楚子轩并不担心莫可妍会离开他,因为他不会允许。只是只能把她的人留在身边却得不到她的心,楚子轩又怎会甘心?时间过得越久,楚子轩就越是不甘心,他那样喜欢她,她怎能不喜欢他呢?越得不到就越是想要,执着得太久已经变成疯魔了。

    像他爸爸说的一样,楚子轩即使不想承认,心里却也知道莫可妍一点都不喜欢他,而且十分的厌恶。日日守着她都不能得到她半分欢喜,这种情况下楚子轩又怎么敢离开她身边?

    “我说过放了暑假就跟妍妍一起回去。你这么着急的劝我,是不是跟妈妈和二姐一样也要反对我跟妍妍在一起?”楚子轩反应十分快,楚书记才刚起了一点念头,他马上就察觉了,并且立刻意识到楚书记劝他回帝都并不只是因为他治疗的情况,只怕也像他妈他姐一样打着分开他跟妍妍的念头。

    楚夫人已经坐回沙发了,听到儿子的话不由得身子僵硬了一下。

    既然已经被发觉,楚书记也没有完全否认,“顺便而已,最主要的是担心你的脚伤。你现在的伤势正在慢慢复原,放暑假再回去,万一错过最好的治疗时机怎么办?”

    楚子轩沉默不语。心情有点乱糟糟的。

    楚书记明显看出了楚子轩的犹豫,虽然只有一丝丝,但总算是看到希望了。他唇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继续说道:“你确定放暑假的时候可妍会跟你去帝都?其实可妍如果在乎你,那么她肯定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对你有多重要,她现在就会跟你去的。相反,如果她不在乎你”这是明晃晃的挑拨了。

    看着儿子又开始铁青的脸色,楚书记又坏心的说道:“当然了,你也可以用手段威逼利诱她跟着你去,不过这样有意思吗?”

    有意思吗?当然没意思了。

    楚子轩开始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他楚汉权的儿子了,特么的,就没见过一个劲的往自己儿子身上插刀的老子,还生怕他不死的一捅再捅。有这种老子,楚子轩简直暴躁、糟心极了。

    “死缠烂打并不是什么好的追求方式,想要得到一个女孩子的喜欢,首先你自己得足够好。只要你的条件出色到令她无法忽视的地步,那么不用你多做什么,她自然而然就会被你吸引。儿子,你以前一切都很好,可现在却有了一点不好,而且这个唯一的一点不好还是致命的,如今很可能有机会恢复如初,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想想爸爸的话吧。”楚书记最后说道。

    没想到的是,他这番话没有立马把儿子说服,反倒把楚夫人说得热血上涌、激动异常。等重新睡回床上,她问道:“阿轩回帝都治疗之后真的能恢复如初、一点后遗症都没有了吗?”

    楚书记有点无语,又有点苦涩,“我不知道。”担心自家夫人希望越大,到时失望就越大,他理智的说:“可妍曾说过,这么严重的伤,后遗症是不可避免的。”

    “那你还跟儿子说得那么肯定?”

    “不是你说一定要把儿子劝回帝都分开他跟可妍吗?我不那么说他能相信?”

    楚夫人不说话了,好一会才有点哽咽有点沙哑的道:“如果回帝都真能完全治好儿子该多好啊!”

    楚书记跟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翻过身抱住楚夫人,安抚的拍拍她道:“睡吧。”

    楚家人辗转难眠的时候,莫可妍在空间里睡得很是香甜。之前被楚子轩气得暴躁抓狂,还以为会睡不着呢,谁知一沾上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之前楚子轩暴怒之下打落花瓶的时候还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莫可妍的房门,却不知莫可妍是睡在空间,根本就听不到一点外面的声音。

    第二天醒来,她走过那小茶几的时候,还迷茫的嘟嚷了一句“这花瓶哪里去了”。也不怪她,平时那富贵竹都是她隔几天换一次水的,今天又到了换水的时候了。

    找了一下,还是没找到,莫可妍也懒得再找了,心想肯定是王阿姨拿到哪里去了吧。她没看到的是,听到她的话,楚书记夫妇都把眼神瞥向了楚子轩。

    因为睡得好,莫可妍的脸色看起来更加的粉嫩晶莹。相比于楚家夫妻跟楚子轩那憔悴的脸色,她的气色真是好得让人嫉妒。其实,莫可妍也不是没看到他们眼下的黑眼圈,但莫可妍自觉跟楚家几人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问别人为什么失眠的程度,所以也装作没看到,连他们看她的那若有所思的眼神也一并忽视了。

    她这没心没肺的样子,别说楚夫人跟楚子轩心里的不是滋味,连楚书记都有点无语了。他昨晚被老婆儿子仇恨,都快发生家庭大战了,莫可妍这个当事人却什么都不知道,餐桌的气氛那么诡异,她居然什么都没察觉,早餐吃得那叫一个欢快啊。

    楚子轩看着莫可妍,不由得想起昨晚他爸的话,如果她在乎他,肯定会跟他一起回帝都的。那么,她有没有一点点在乎他呢?

    他很想问问,却又怕她说出他不想听的答案。楚子轩,难得的踌躇起来。

    莫可妍吃完一个灌汤包,刚想拿牛奶,楚子轩就把杯子推到她手边。莫可妍一愣,心里虽然不待见他,但还是礼貌的道了声谢。

    楚子轩看着她清辙如水的眼眸,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冲动。他抓着她的手,语气急切的道:“妍妍,你愿不愿意陪我去帝都做检查和复健。我现在已经能站起来,还能走十几步了,这时候去帝都看看能不能再用西医治疗一下,如果能的话,以后说不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你愿意陪我去吗?”连楚子轩自己都不知道,他此刻的眼神有多恳切与渴望,望着莫可妍的眼神几乎要把她灼烧。

    莫可妍惊了一下,反射性的就要缩回手,楚子轩却按着她不让动。她无措的看向楚书记跟楚夫人。

    楚书记跟楚夫人也愣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这茬。其实昨晚回房之后,他们夫妻也讨论过儿子是否会开口让莫可妍陪他回帝都。可讨论到最后,他们一致认为,儿子说不说都不要紧,反正可妍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如果儿子用什么手段胁迫可妍,他们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有了结论之后,虽然惊讶于儿子的超强行动力,但也不算太意外。所以此时,他们暂时也没打算开口。

    何况,他们也挺想看到可妍拒绝儿子的样子。只有这样,昨晚楚书记说的话才能真正的成为埋在楚子轩心上的一根刺。或许暂时还没什么效果,但天长日久的,这刺总会有越长越大的一天。

    莫可妍见此,蹙了蹙眉,楚夫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昨天楚纤纤没告诉她自己的意思?不可能啊。既然知道了,怎么还放任楚子轩靠近她?莫可妍很是不解,又十分不耐烦,楚夫人看起来倒是反对得厉害,可有个屁用,她儿子还不是一如既往的缠着她。

    “你先放开我。”莫可妍瞪着楚子轩,恨不得再给他一巴掌。

    “咳”楚书记说道:“阿轩,你有话好好说,先放开可妍。”这臭小子,动不动就对人家女孩子动手动脚,让别人看到还不得定他个流氓罪啊。

    楚子轩松开手,但还是固执的问着莫可妍:“妍妍,你愿意陪我去吗?”

    莫可妍揉揉手腕,没好气的道:“我去帝都干嘛?!不去。”一说完,就看到楚子轩的脸立刻阴沉起来,眼里也似翻涌着戾气。莫可妍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开口:“怎怎么了?我,我要上班,没时间的。”

    她有点惶恐不安的看着楚子轩,不是她胆小,而是这厮现在的脸色真是太难看了,莫可妍还真不敢太过强硬。

    看着莫可妍眼里的慌乱与惧怕,楚子轩的怒气慢慢的平息,他叹了一口气。“那我们就等你放暑假的时候去。”他直接就决定了,也不再问她“愿不愿意暑假陪他一起去帝都”之类的话了。

    他心想,自己真是傻了,何必要问她呢。不管愿不愿意,她都是要陪在他身边的。这样一想,楚子轩心情又好了起来。他轻柔的把她额边的碎发别在耳后,“别只顾着吃包子,吃点小米粥吧,最是养胃。”说完,楚子轩帮她舀了一小碗粥。

    莫可妍都要被楚子轩搞得精神崩溃了,这一时阴沉一时温柔的,简直快吓死人了好吗!她心里又烦躁又恐惧,真是一秒都不想再看到他了。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去上班了。”莫可妍推开椅子,一溜烟的拿起沙发的包包就跑了出去。

    楚书记和楚夫人看着莫可妍那逃命似的动作,有点忍俊不禁,再看看儿子那黑沉的脸色,不知怎的,竟觉得有几分可怜。

    他想黏着人家姑娘,人家姑娘却把他当作洪水猛兽,也真是太好了!

    楚书记仿佛怕楚子轩受的刺激还不够多一样,用一种“我没说错吧”的眼神看着楚子轩,虽没说什么,但那眼神却明明白白的把他想说的话都表露了出来。

    “咔嚓”

    楚子轩扔下手里被折断的筷子,阴沉着脸推着轮椅追了出去。

    “阿轩”楚夫人想阻止楚子轩,却被楚书记拦住了。

    “算了,由得他去吧,别逼得太紧,小心他不管不顾的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