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0.120

    向春红端着搪瓷饭缸在饭堂里张望了一圈,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楚纤纤,她快步的走过去。(www.k6uk.com)

    “刚排队还看到你呢,一转眼就没见着人了,还以为你带回家吃呢。”向春红坐下后热情的说。

    楚纤纤慢条斯理的吞下口中的饭菜, 然后才抬起头说道:“嗯, 今天孩子们想去吃饺子, 他爸带他们去吃了,所以我才不用回去做饭。”

    向春红在心里啧舌,还真是舍得啊!这国营饭店里卖的东西又要钱又要票的, 贵得要死!几个人吃一餐,都够全家人在家里吃一个星期了,宠孩子也不是这个宠法啊?!不过她马上又想到楚纤纤的背景, 心想自己感觉肉疼的,别人不一定放在心上呢。

    这就是差距, 人跟人还真的没法比!向春红叹了一口气, 也不纠结这个了, 还是想想怎么开口跟楚纤纤说爱国的事儿吧。

    楚纤纤看了一眼向春红就知道她找自己肯定是有事说,只是知道归知道, 她可不会上赶着问。

    向春红一坐下来就迫不及待的问:“纤纤, 昨天跟你一起逛街的那姑娘是你什么人啊?是你家亲戚吗?”

    楚纤纤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她并不喜欢别人追问家里的事。不过,别人都开口问了,她也不好不回答。

    “就是认识的一小姑娘,怎么了?”她避重就轻的说道。

    向春红对这个轻描淡写的答案并不满意,不过她也看出楚纤纤并不想细说的样子。只好打消了再追问下去的念头。

    她问道:“那姑娘结婚了吗?”

    楚纤纤听到向春红的问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笑瞥了一眼向春红:“小姑娘还小,都没满18呢。”

    向春红不以为意的道:“不是快满了吗?17也不算小了,现在哪个女孩子不是十七、八岁就开始找对象的?再担搁下去都要成老姑娘了。那姑娘叫可妍吧?有对象了吗?”

    “没呢。”

    向春红一听就精神了,马上说道:“还没啊?要不我给她介绍一个?”眼里是掩饰不了的兴奋。

    虽说她心里觉得可妍那姑娘跟爱国有点不太般配,但万一这两人刚好看对眼了呢?总得试一下啊。

    不等楚纤纤回答,她就说道:“昨天你也看到我那小姑子了吧,她有一个儿子,在家具厂做会计的,工资还行,人也不错,你看要不要让两个孩子见一下?”

    听完向春红的话,楚纤纤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然后直接拒绝道:“他俩不合适,年龄差太多了。”

    特么的,向春红那外甥有多奇葩,连她这个不关心八卦的人都听说过。自身条件一般,却眼高手低、诸多挑剔,而且听说都26了。

    她反对可妍跟阿轩在一起,并不是可妍不好,而是因为可妍是莫可梦的妹妹、是莫家的女儿。抛开这个不可改变的因素,她是十分喜欢莫可妍的。正因为如此,楚纤纤都不需要询问一下莫可妍就替她拒绝了,她并不觉得,向春红那个外甥能配得上可妍,这样的人,根本就无需理会。

    向春红愕然,怎么看也不看一下就直接拒绝了呢?

    她愣了一下,不死心的继续说道:“我那外甥是比可妍那姑娘大点,可年纪大的男人会疼人啊!这合适不合适的总要看一眼才知道啊,你看要不你问一下小姑娘,也许小姑娘见了之后觉得还可以呢?眼缘这东西很难说,说不准就真的成了,我们这帮忙撮合的也是功德一件呢!”她尽量说得婉转。可意思很明白,你楚纤纤觉得不合适,也许人家小姑娘觉得合适呢。你这样不问一下人家姑娘就擅自做决定不好吧?

    楚纤纤心里闪过一丝不悦,可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春红你说的我能不知道吗?!你那外甥我也是听说过的”她意有所指的顿了一下,向春红眼里闪过一丝羞恼与不自在。她外甥那名声在她们单位还真不好听,听到楚纤纤那饱含意味的话她也不好说什么。

    楚纤纤没理向春红的尴尬继续说道:“可妍那姑娘我了解,她喜欢怎样的我能不知道吗?你那外甥真不合适。”

    她也不好直白的说你那眼睛长到头顶偏自身条件又不是多好还没有自知之明的外甥配不上莫可妍那姑娘。

    其实楚纤纤也不是那种只一味看家世和外在条件的人,如果她是那种人,就不会嫁给明旭青了。只是向春红那外甥真不行,她虽然没有见过本人,但听单位里的同事说起就觉得这个人还真是智商情商都不合格!你说你就算不喜欢人家给你介绍的姑娘也不能当着媒人和姑娘的面拉下脸啊,还当着大家的面说人姑娘哪里哪里不好。这不是欠揍吗?而且明知道那媒人是自己舅妈的同事,还什么都不顾大大咧咧的想什么就说什么,这到底是真的一点人□□故都不明白还是假装不懂

    单凭这一点,楚纤纤就能确定这人绝对不合适。她是反对可妍跟阿轩在一起,但并不代表她愿意把可妍推给这种人!

    “真不见一下啊?”向春红尽管有心里准备,可还是十分的失望。

    她也不是没有私心的,莫可妍那姑娘跟楚家关系这么亲近,如果跟爱国真的成了,她也算是她的舅妈了。凭着这个,也能间接的跟楚家扯上点关系,要知道有多少人想攀上去都没借口呢。向春红想到这,惋惜不已。

    “还小着呢,不合适!”楚纤纤摇头。

    她看着向春红那遗憾的表情,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阿轩对可妍势在必得,立场十分坚定执着,那能不能从可妍那边击破呢?比如给可妍介绍个对象只要可妍喜欢上了别人,阿轩就算再执着也没办法了吧?!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也没有深想,只觉得暂时还没到那个地步。

    此时的楚子轩并不知道他二姐一闪而过的念头,如果知道的话怕真得的气死。这么坚定不移、不遗余力的撬自己弟弟的墙角的也没谁了!

    他刚跟莫可妍吃完午饭,莫可妍出去洗饭碗了。他本以为她像以前一样很快就回来办公室休息,可他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人回来。楚子轩皱了皱眉去找人,等他把水池、走廊、教室、小树林、绿波湖都找遍了才惊觉莫可妍可能不在学校。

    她到底去了哪里?问学校的老师也没人知道。

    “可能有什么事出去了吧,下午上班准会回来。”有人安慰他。

    他面容平静的点点头,推着轮椅回莫可妍的座位。

    在大家看来这不过是一件小事,莫可妍可能是有事离开来不及跟楚子轩说罢了,这很正常。反倒是楚子轩,不过是一会不见人就心急火燎的寻找,也太过痴缠了。大家虽有点不了解,但还是善意的笑笑,在心里叹道:果然是年轻人,谈起恋爱就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

    没人看到楚子轩眼里一闪而过的阴霾和紧抿的嘴角。

    除了上课洗澡睡觉上厕所,莫可妍可以说一直都活动在楚子轩的眼皮底下。今儿突然来这一出,楚子轩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慌,这种脱离掌控的感觉也令他十分的不悦。

    平时还没发觉,直到此刻他才发现,他越来越无法忍受莫可妍离开他身边,尤其是这种无法获知行踪的离开

    直到下午上班,莫可妍才回来,面容看起来有点疲惫。

    “你去哪里了?”楚子轩黑漆幽深的瞳孔凝视着她。

    莫可妍瞥了楚子轩一眼,敷衍道:“随便出去走走。”她懒懒的趴在办公桌上。第一节第二节都不是她的课,可以休息一下。

    楚子轩抿了抿唇,没有再追问,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莫可妍的侧脸。

    中午强烈的阳光透过大开的窗户直接晒在莫可妍脸上、身上。她不适的蹙蹙眉,然后干脆把脸埋在臂弯里。在耀眼的光线下,她露在手臂外的小半张侧脸像被打了一层光晕,显得更加的晶莹白嫩。

    楚子轩看着看着,眼里慢慢的溢满了柔情之前因为找不到人而产生的心悸慌乱似乎也消失不见了。

    昨晚楚书记所说的话尽管楚子轩知道是他的激将法,为的就是让他跟可妍分开。他清楚的知道,心里也十分的明白,他当时虽然嗤笑这激将法拙劣,但他心里还是不由得生出了一丝阴霾

    可妍这么久都没喜欢上他真的是因为嫌弃他下辈子坐轮椅吗

    如果他现在回帝都接受更精密的治疗,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根治后遗症

    没有了后遗症之后,妍妍会不会不再抗拒他的靠近,也会慢慢的喜欢上他

    明知父亲的那番话就是为了盅惑他回帝都,不能相信。但楚子轩此时此刻还是产生了一丝动摇。他捏了捏自己的腿,那里传来了丝丝的疼痛,原本有点萎缩的双腿经过这一年多的治疗和按摩已经慢慢的恢复之前的肌肉与结实。

    不用多久,他就能重新恢复走动,如果他去帝都,这恢复的速度就会更加的快

    楚子轩的眼里闪过一丝挣扎与犹豫,可当他抬起头,看着莫可妍趴在桌上那慵懒柔美的身影时,这一丝的挣扎与犹豫就消失殆尽。

    再等等吧!他在心里说道,很快的,等妍妍放暑假了就带着她一起回帝都,这么久都过来了,不差这一两个月。

    莫可妍本来只是想眯几分钟,可一闭上眼就有点迷糊起来。恍恍惚惚间,她似乎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的落在她的头顶上,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还带着一丝温热,并伴随着一股似陌生又似熟悉的气息

    楚子轩克制、隐忍而又炙热的在莫可妍的头顶落下一吻,鼻尖传来独属于她身上的那种淡雅、清幽的香味,他不由得沉醉的更靠近了些,感觉似乎连空气都染上了她的味道,隐隐流转着旖旎的馨香

    坐在后面的张秋芳震惊的看着楚子轩的动作。她之前也曾看到过楚子轩强拉着莫可妍的手,那时,她就觉得这小伙子也忒大胆了些。没想到,人家还能更大胆,当着她的面儿就敢这样

    感觉到背后的视线,楚子轩不以为意。他轻柔的把莫可妍脸颊的碎发拂在耳后,看着那小巧白嫩的耳垂,又忍不住轻轻的捏了捏。捏着捏着,就变成了摩挲,终于,他忍不住的低头张口含住了那一片仿若白玉般的耳垂

    张秋芳看的目瞪口呆,她真的没想到楚子轩明知道后面还有人居然就敢这样做,真是太大胆太不正经了。她犹豫着要不要阻止,怎么说莫可妍也是她的同事,怎么能看着她被人占便宜呢?就算他们俩是男女朋友,可不是还没结婚吗!

    像是感觉到她心里的想法似的,楚子轩转过头向她瞥了一眼。顿时,张秋芳怂了,从脚底冒出一股寒气直窜到头顶,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妈呀,这楚子轩的眼神也太可怕了,快吓死她了。张秋芳急急的低下头,也不敢再看。她不由得在心里升起一股同情,可妍老师有这么个对象,也不知是好是坏?!

    对于张秋芳的识时务,楚子轩很满意。他回过头,嘴角含笑,眼神温柔的轻抚着莫可妍的头发。

    莫可妍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是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下班之后再去找找看哪里有房子出租。中午她在附近逛了逛,对周围的房子并不满意,在有条件的时候,她还是想住得好点。

    “可妍”张秋芳挑着莫可妍下课的时候拦住了她。

    “张老师,怎么了?”莫可妍有点奇怪的看着张秋芳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张秋芳想开口,可一想到楚子轩那眼神,就有点怯懦,最后只眼眸闪烁的问道:“你跟楚子轩什么时候结婚啊?”

    她不敢直白的提醒莫可妍,只想着,结婚之后就好了。结了婚,就属于夫妻了,夫妻亲密点也没什么,也不怕被别人看见坏了名声。

    莫可妍不知道张秋芳心里的想法,只觉得头疼无比。她说过跟楚子轩不是那种关系,她和他不会结婚。然并卵,没有一个人相信!久而久之,她也懒得解释了,爱怎么误会就怎么误会,她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

    她心里是这样想,但一再听到别人问及什么时候跟楚子轩结婚这子虚乌有的事,莫可妍还是不由得十分烦闷。

    没听到她的回答,张秋芳不由的着急的说:“你要快点和他结婚啊。”再不跟楚子轩结婚,哪天保不准就闹出什么未婚先孕的糟心事来。想起楚子轩看莫可妍那如狼似虎的眼神,张秋芳对这个猜测毫不怀疑。

    莫可妍:“”这无理取闹的世界,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