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1.121

    “你去哪里?”楚子轩眼急手快的抓住莫可妍。(Www.K6uk.Com)

    莫可妍皱了皱眉, “我还有事, 你先回去吧。”她看了看楚子轩修长有力的大掌, 无数次证明, 如果不是他自己放开, 自己那点力道根本就挣不开他的桎梏。“你放开我。”

    楚子轩不理莫可妍的抗拒,把她拉到身前,盯着她, 那幽深的目光似要看到她的心里。“干嘛去?”

    莫可妍都要气笑了, “你管得着吗?我去哪里难道还需要向你报告?我又不是卖身给你家的丫头!”最烦就是楚子轩这副什么都要管的姿态了。也不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资格!

    楚子轩眯了眯眼, 沉声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你别太过份!”

    “要嘛我们一起回家,要嘛我跟你一起去, 你自己选!”

    莫可妍怒瞪着他。

    楚子轩沉静的回视着莫可妍。

    现在是放学时间,他们俩个在门口的拉扯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围观。莫可妍又用力的扯了扯楚子轩的手臂,却还是扯不开禁锢自己的大掌。

    她恨恨的望着楚子轩,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最后只能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回去。”

    楚子轩挑了挑眉,得寸进尺的要求:“你推我回去。”

    这厮!莫可妍几乎气了个倒仰!

    尽管心里恨不得把楚子轩大缷八块, 却不得不照着他的话做。之前还想着等他放开她的手就跑开,谁知楚子轩根本就没有放开她手的打算, 只让她用一只手推着轮椅, 显然是早就知悉了她的打算。

    莫可妍无奈,再不走,远远围观的人就要变成近前围观了。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楚子轩这厮的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

    “妍妍,你有什么事我可以陪着你一起去做,不必急着赶回家!”楚子轩这话说得十分真心,他是真的想知道莫可妍有什么事。

    可这句话听在莫可妍耳中却十分拉仇恨,她都恨不得直接掐死这厮。

    就没见过这么死皮赖脸、得寸进尺、无耻之极的男人!

    回楚家的路上,莫可妍全程冷着脸,就算到了第二天也没给楚子轩好脸色。

    楚夫人对于此情况真是喜闻乐见,就算是一向不喜形于色的楚书记嘴角的弧度也微微的勾起。

    楚子轩则无奈的挑挑眉,然后继续该跟着莫可妍去学校就依然跟着。他这副软硬不吃、誓要将无赖进行到底的样子搞得莫可妍快崩溃了。而且不知他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今天中午吃完饭之后莫可妍根本就没有机会甩开他去找房子。

    对此,楚子轩倒是觉得十分可惜,他是真的想知道妍妍这两天在干什么,只是没想到妍妍为了不让他知道居然宁愿不出去。明明看起来就很着急的样子。

    这厮也是坏心眼,明知道莫可妍着急也当没看到,就为了莫可妍主动跟他坦白。

    他现在行走不方便,也只能用这种无赖的办法了。

    而莫可妍被楚子轩不错眼的紧盯了一整天,简直暴燥极了,冷着一张脸连张秋芳都不敢像以前那样靠过来在她耳边吱喳八卦了。直到傍晚下班,她才和缓了点脸色。

    今天是语文组的秦文清老师结婚,她总不能拉着脸去别人的婚礼吧,又不是砸场子的。

    “哎,哎,可妍老师你倒是推着楚子轩走啊,怎的一个人就跑了?”语文组的方华老师拿着个暖壶在旁边说道。

    学校的老师都是去参加婚礼的,浩浩荡荡的一大堆人,方华老师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是啊是啊,莫老师怎么不推着楚同志呢?你们俩谁跟谁啊!今天是秦老师的大好日子,你们去沾了喜气,回头就该轮到你们了。”有人起哄道。

    听到这话,周围的老师笑得更大声了,原本跟莫可妍并排走着的张秋芳更是把莫可妍推到楚子轩的轮椅后面,就差抓着她的手按在楚子轩的轮椅背后了。

    楚子轩勾了勾嘴角,眉梢飞扬,一派愉悦的样子。

    莫可妍僵着脸,在周围人摧促的眼神下不得已的推起了楚子轩的轮椅,那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勉强了。偏偏大家以为她在害羞,笑得更欢快了,莫可妍心里简直要泪奔了。

    大家说说笑笑一路向蔬菜公司的家属区走去,听说是新郞刚分到的房子,正好在那里举行婚礼。

    他们到的时候,屋里已经聚满了人,黑压压的一片。新郞的亲戚朋友同事再加上新娘的亲戚朋友同事把小小的房间都挤满了。

    莫可妍因推着楚子轩不放便挤进去,只站在外围。她踮起脚打量了屋里一圈。

    本来就小的房间却硬生生隔成了两半,左边靠墙的地方放了张双人床和一张桌子,右墙边上则放着上下铺的单人架床,在两边床中间用木板隔开。左右两面墙之间连接着一条绳子,挂了一块靓蓝色的厚土布充当房门。此时厚土布被拉到左侧的墙边,左右的床铺一览无遗。可能是新分到的房子,还没来得及收拾,两边床铺除了两床半新不旧的棉被就什么也没有了。

    “那两上下铺的单人床是给新郞的两个妹妹住的。听说新郞的老妈本来打算让二儿子跟着新郞一起住,这房子就算是两个儿子的。可秦老师坚决不同意,只肯让新郞的妹妹住进来。”张秋芳的消息十分灵通,看到莫可妍在打量房间,就赶紧给她说起小道消息。

    “这也太小了,而且妹妹跟着哥嫂一个房间不太方便吧。”莫可妍喃喃着说道。

    莫可妍虽然知道现在的住房条件差,但到底没有经历过。前世就不提了,她一个人住着三室一厅的公寓房;刚重生到小可妍身上,虽然不被莫家待见,住的是旧木板搭的棚子,低矮简陋又阴暗,可到底算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到了桃树村,虽是土坯房,但也是一个人住;而现在在楚家也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她还真没看到过哥哥嫂子跟着妹妹住一个房间的。

    “肯定是不方便。”张秋芳叹气道:“这有什么办法,几个儿子女儿的,不这样根本就没有地方住。秦老师还算好的,我家那有一个邻居,两夫妻生了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一家子人都挤在一个单间里,现在儿子大了,想结婚吧,人家姑娘一来看,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哪还愿意嫁进来。现在四个儿子都二十好几了还打着光棍呢,我那邻居愁得头发都白了。”张秋芳说着说着都黯然起来,她家也是一样,她小女儿都十三了,还是跟着他们夫妻一个房间呢。

    莫可妍默然。房子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艰难的问题,君不见几十年后那房价压得多少人喘不过气。

    “哎呀,不说这个扫兴的话题了,呶,新人来发糖了。”张秋芳挥了挥手,又变得兴致勃勃。

    在她们刚刚说话的时候,蔬菜公司的领导和学校主任发表了一番团结激励进步的讲话,在大家鼓掌之后,又分别送上了公司和学校的心意。

    接下来新郞新娘端着个搪瓷盘子发花生瓜子糖的时候,小孩子的吵闹声更是快要把屋顶掀翻。

    楚子轩皱了皱眉,他一向不喜欢这种吵闹的环境,再加上现在天气又热,人又多,一屋子人的汗味儿醺得他难受。

    莫可妍被周围想靠近新郞新娘的人挤得难受,她只好往外退了几步,却不小心碰到了楚子轩的轮椅。她低头一看,楚子轩那皱着眉难受的样子顿时映入眼帘。没多想,莫可妍顺手把楚子轩又往外推了几步,跟周围的人隔离开来。

    远离了人群,楚子轩顿觉好受了许多。他看着站在身边的莫可妍,眼里涌上了一层暖意,心里的烦燥也不知不觉变得软软的。

    这就是他爱的姑娘,就算再嫌弃再不喜欢一个人,心里却永远有着柔软的一面。叫他怎能不爱她!

    “可妍,这里。”张秋芳一转眼就不见了莫可妍,四下一张望,赶紧向她招手。

    莫可妍想了想,还是要挤进去的,至少也要向新人说一声恭喜啊。

    她刚抬脚,楚子轩却拉住了她,温柔含笑道:“人太多,小心点。”

    莫可妍怪异的瞅了他一眼,不知他又发什么疯。

    那边张秋芳又催着她过去领喜糖了,秦文清也发现了她,羞答答的看过来,明显是等着她过去的样子。

    这次楚子轩倒是很快的放开了她,莫可妍赶紧挤过去,可是人太多,挨挨攘攘间,莫可妍几乎站立不稳。偏偏屋里的小孩子看到秦文清向这边走,也一溜烟的向这边挤,一个熊孩子推了前面挡路的莫可妍一把。

    莫可妍一个站立不稳,立刻向旁边栽去,所幸旁边是一个反应迅速的小伙子,眼看着莫可妍向自己这边栽来,眼急手快的一把将她扶住。

    “你没事吧?”扶着她的人问道。

    莫可妍惊魂未定的抬起头,刚才真的吓了她一跳,她站直身子,看向旁边刚刚扶了她一把的人。

    “刚才真是谢谢你。”她微笑着道谢。

    娇嫩白晳的脸颊,犹如小溪涓流的清澈嗓音,清清浅浅仿若早晨刚刚绽放的梨花般的笑容。刚刚还淡定自若的顾北立刻红了脸,过了一会才手足无措的支吾道:“不,不用谢,应,应该的。”他虽然移开了视线不再像刚才那般紧盯着莫可妍,可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追逐着她,眼里也还残留着心动的迷离。

    顾北只觉得自己的心“咚咚咚”一下快过一下的急速跳动着。他胀红着脸,脑子也有点晕乎乎的,平时开朗阳光健谈的他此时只会咧着傻乎乎的笑容,整个人显得呆极了。

    他这个样子让走到跟前的新人不由得互相对视了一眼,眼里闪过一抹了然。

    莫可妍没发现这几人之间的眉眼官司,她对着秦文清真诚的道:“恭喜你!”

    “谢谢”秦文清羞涩而大方的道谢。

    “文清,这是你朋友吗?”顾北顾不得旁边新郞促狭的笑容,迫不及待的问道。

    秦文清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拉着莫可妍介绍道:“可妍老师,这是我,呃郑强。”她本来想说这是我男人的,可终究还是不好意思。又指着顾北说道:“这是郑强的同事,叫顾北。”

    此时的顾北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开朗阳光,他笑着凝视莫可妍:“我叫顾北,是郑强的朋友,也是秦文清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叫莫可妍,嗯,也很高兴认识你。”莫可妍点点头,礼貌的微笑着。

    看着莫可妍那柔美干净的笑容,顾北眼里闪过一抹惊艳的痴迷,他感觉脑子都有点晕乎乎的,忍不住脱口说道:“我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对象,你呢?”

    莫可妍愕然的看着他。

    秦文清原本正抓着花生瓜子糖的手一抖,手里的东西全洒回搪瓷盘子里,旁边的新郞端着的搪瓷盘子也差点扔了出去。

    我靠!还真他娘的直接!

    周围的人“哄”的笑出声,看着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的顾北笑得前仰后合的。跑来跑去的小孩子不明所以,却还是跟着大人一起大笑。

    屋里本来就热闹的气氛更是显得喜气洋洋。

    还有人跟着打趣道:“哟,这是看对眼了啊!不错不错,婚礼嘛,就该发生点喜庆的事儿。”

    跟新郞和顾北一个单位的同事更是起哄道:“姑娘叫啥名啊?有没对象?如果还没有,考虑下我们顾北呗,小伙子不错的哟。”

    这话更是让大家哄堂大笑。

    顾北被大家打趣得脸都胀红了,却还是目光灼灼的盯着莫可妍。

    连今天的新娘子秦文清也插了一脚:“可妍,顾北还真的挺不错的,要不处处看。”自从那天在校园里聊过天之后,秦文清觉得莫可妍挺对自己胃口的,心里难免亲近了几分,而且又听她说跟楚子轩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所以此时顾北对莫可妍一见钟情,她是乐见其成的。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顾北真的很不错,虽然她认识顾北的时间还不长,但从听来的和自己观察得来的结论。这顾北,条件还真的很好。她怕莫可妍错过了可惜,所以也跟着怂恿道。

    “是啊是啊,新娘子都开口了,小姑娘跟小伙子处处看呗!”

    大家又笑了起来,全都饱含兴味的盯着莫可妍跟顾北。所有人都兴高采烈的,只除了楚子轩。

    刚刚看到莫可妍向旁边摔倒的时候,楚子轩心脏一阵紧缩,立刻反射性的站了起来,可下一刻他又马上跌回轮椅里。因为用力过猛,又过于急速,双腿承受不住,不得不跌回轮椅,并且腿上传来丝丝的疼痛与抽搐。

    等他再向莫可妍看去的时候,却见莫可妍已经稳住了身体,而旁边的一个年轻男人正扶着她,眼神里是藏不住的惊艳与痴迷。楚子轩双手一紧,脸慢慢的沉了下来,眼里凝聚了一层寒冰。

    此时众人都在笑闹,除了张秋芳没人注意到人群外楚子轩那渐渐冷冽的表情。

    刚刚大家都在起哄笑闹让莫可妍跟那个叫顾北的小伙子处处看的时候,张秋芳就心下一跳,下意识在心里暗呼了一声“不好”,然后条件反射的向楚子轩所在的方向看去。

    果然看到了楚子轩那冰冷的面容和阴鸷的眼神。张秋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如果说以前她还不明白莫可妍对于楚子轩意味着什么。可这些日子以来也足够她看清楚了,楚子轩看着莫可妍那种爱到了骨子里的表情,那霸道的占有欲,旁若无人的纠缠,全都说明了对于莫可妍的势在必得。

    如今,被他看到这种场面,只怕看到楚子轩那越来越可怕的脸色,张秋芳也是越来越紧张。

    她硬着头皮挤近莫可妍:“今天是秦老师的大好日子,可妍你可不能喧宾夺主啊。秦老师你继续发糖啊,大家都等着沾沾你的喜气呢。”说完她顺势的把莫可妍向自己身后拖。

    莫可妍被大家说得尴尬不已,此时看到张秋芳来帮她解围,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感激不已。也赶紧的跟着张秋芳往后退。

    “发糖、发糖,沾喜气!”大家又盯着新人开始起哄。说到底今天到底是郑强跟秦文清的婚礼,大家也不会真的撇下新人而揪着来观礼的客人不放。

    新人又继续发起了喜糖,倒是顾北面上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失落,被人挤着向前还频频的向莫可妍这边张望。

    这副样子,让瞥见楚子轩脸又阴沉了几分的张秋芳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暗啐“真是不知死活”。

    她拉着莫可妍向后退,直到退到了楚子轩身侧才停下了脚步。

    “回家吧。”楚子轩对莫可妍淡淡的说道。

    还没等莫可妍说些什么,张秋芳就开口了:“嗯,估计一会也要散了,你们先走也成。”说完她还把莫可妍的手直接按在了楚子轩后面的轮椅背上。

    “走吧,走吧,说不准还能赶上吃晚饭。”她催促道。

    莫可妍不由得侧目,心下纳闷,怎么总觉得张秋芳今个儿有点奇怪,对楚子轩似乎很是谄媚

    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也没多想,也就推着楚子轩向外去了。

    本来她还打算再看会热闹的,只是刚刚闹了那一出,她也不好意思多逗留了。

    莫可妍看她的奇怪眼神,张秋芳当然发现了。她心下苦笑:这死妮子!她为的是谁啊,还不是怕楚子轩会怎么了她。不然她一个外人用得着费那个劲吗?!

    看到莫可妍没有拒绝的推着他离开,楚子轩的脸色也和缓了几分。只是临出屋门的时候到底没忍住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叫顾北的男人,眼神里是说不出的阴冷,眸里凛冽的凶光像要把那个敢于觊觎莫可妍的男人撕得粉碎。

    人群里的顾北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莫名的摸了摸头发,这天气都快热死人了,他却突然觉得屋子里有一瞬像是寒冬腊月般的冰冷刺骨呢。肯定是错觉吧。他摸了摸皮肤上的鸡皮疙瘩在心里想道。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女孩儿,心脏又是一阵急跳,嘴角也泛起了傻笑。

    这个女孩儿,就是他一直想要寻找的另一半。此时,他无比坚定的肯定着。

    楚子轩的眼神被张秋芳看了个正着,她不由得又是一阵哆嗦,冷汗都流了下来。

    一到外面,莫可妍就放开了轮椅,独自走着。走在路上,莫可妍延续一贯的沉默作风,反正她是没有什么话跟楚子轩说的。

    而楚子轩的心情本来就十分不好,看到莫可妍一出门就不再搭理他,心里更是说不出的烦闷,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不由自主得,脑海里想起了父亲的话。

    “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可妍一定会留在你身边就凭你这双就算能重新站立也后遗症严重的双腿”

    “现在的年轻人处对象,流行逛公园、逛马路、看电影,这些你一样都做不到”

    “可妍如果跟你谈恋爱,连这些最基本的乐趣都享受不到,人家凭什么喜欢你”

    楚书记那天晚上所说的话有如魔音穿耳般一直环绕在他的耳边。

    当晚的话,言犹在耳,楚子轩只要一想起就会暴怒不已,而现在,除了暴怒之外,他还感到痛苦无奈与难堪。他父亲当时还少说了一样,当妍妍遇到危险时,他根本就保护不了她

    像刚刚,他看到妍妍被推倒,自己却根本来不及救她,那种无能为力的挫败,让他既难堪又痛苦。最可悲的是他还要看着另一个男人借着这个机会对她献殷勤。

    如果说之前楚书记的话只是让楚子轩愤怒,那么此刻他就是愤怒之余还有着痛楚与茫然。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他在心里想着。他那么喜欢莫可妍,根本就不能没有她。可现在的情况是,他就算再喜欢她,对她再好,只要他一天坐在轮椅上,她就一天不会考虑他。

    他必须要先恢复完好,才能谈及其他。在这一刻,楚子轩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要回帝都。

    两个人一路沉默的回到楚家,等回到楚家的小院时,楚子轩忽然叫住了莫可妍。

    “那些人的话你不用理会,更不许搭理那个男人。简直不知所谓,第一次见面就言语轻浮,可见不是什么好人。”他语气严厉,隐隐还有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楚子轩当然对顾北没有好感,这个男人初初见面就居然敢觊觎自己的宝贝,揍个半死都不为过,他现在没有发火已经是努力克制了。

    莫可妍翻了个白眼,“人家再怎么样也比你好。”说别人轻浮,他自己又好得到哪里去。

    楚子轩眯了眯眼,斜飞入鬓的剑眉在此刻有一种说不出的凌厉。“妍妍,不许搭理那个男人,更不许喜欢他。你要听话,如果你跟他来往,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记住,你要乖,要听话!”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带着一股让人沉沦的温柔。眼神宠溺,看着莫可妍时更是温柔得把她融化般。

    看着这样的楚子轩,莫可妍却不可抑制的哆嗦了一下,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窜到头顶,心里也无端的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不由得后退了两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客厅里传来楚夫人的声音:“阿轩可妍回来了吧,怎么还不进来?有什么话就不能吃完饭再说。”

    莫可妍暗松了一口气,总觉得楚子轩越来越可怕了,她实在不敢再跟他待下去。急急的转身向客厅里面走。

    没走两步,后面又传来楚子轩的声音:“妍妍,你要乖,要听话。”他又温柔的重复道。

    这句话像是立体环绕般,仿佛要牢牢的刻印在莫可妍的灵魂一样。莫可妍身子不由得僵了一下,然后快步的走向客厅。

    被楚子轩刚刚那么一吓,莫可妍吃饭都有点心不在焉。以至于楚子轩突然宣布要回帝都做复健时,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最震惊的要数楚书记跟楚夫人了。楚书记虽然有信心能说服儿子回帝都,但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他还以为要多劝说几次甚至搬出楚奶奶才能成事呢。没想到啊由于太过惊讶,一向淡定的他也难得失神了一会。

    难得的,楚夫人这次居然没有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她反应十分迅速的接口道:“我马上就打电话告诉你爷爷奶奶。”说完就要起身。

    楚书记眼明手快的按住她:“吃完饭再打,急什么!”

    楚夫人瞪了他一眼,她能不急吗?好不容易儿子松口,她不赶紧把这事落实了,到时儿子又反悔了怎么办?

    楚子轩不理他们,抬头看向莫可妍问道:“妍妍要一起去吗?”

    莫可妍这时也回过神来了,勉强压抑住上扬的唇角,摇了摇头:“我要上班呢。”声音是难得的轻柔,没人知道她心里此时有多兴奋。

    楚子轩这厮终于要离开了,莫可妍现在都想立刻放鞭炮庆贺了。不容易啊不容易,终于可以摆脱这瘟神了!

    这回答,意料之中。楚子轩深深的凝视了莫可妍一会,才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不去也好,他也不想让她看到他做复健时那跌跌撞撞又狼狈的样子。

    楚书记两夫妻真可谓是惊喜得不得了,虽然不明白之前还死活不愿回帝都的儿子怎么会突然之间改变了主意。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雀跃的心情。

    等第二天,楚夫人迫不及待的跟楚纤纤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楚纤纤是目瞪口呆。不过几天前才跟楚夫人商量要怎么劝阿轩回帝都。她本以为这件事不会轻易做到,说不得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完成。

    没想到,她不过几天没回娘家,事情却有了惊人的发展。

    “是爸爸开口劝说的吗?!”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楚纤纤的表情却十分笃定。他们家,能这么有效率快速的办到这件事的只有她的父亲了。

    楚夫人摇摇头,“你爸说过一次,可阿轩根本就不听。昨晚是他自己突然就决定的,我跟你爸都不知道为什么,也是一头雾水呢。”

    楚纤纤也猜不透原因,不过她也不纠结这个,反而十分乐观的说:“管他是因为什么,只要他肯回去就好,其他的我们也不用管。”

    “说得也是。”楚夫人也赞成的点点头。

    两母女相视而笑,只觉得原本压在心中的大石终于被搬开了,不由得十分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