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28.128

    经过昨晚那一出,莫可妍真的有点草木皆兵了。(看啦又看小說)

    外面的敲门声停了下来,而后传来一道低觉暗哑的男声道:“妍妍,开门。”

    莫可妍愣住了。

    楚子轩?!

    怎么会是他?他不是在帝都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莫可妍不解, 不过听到是熟悉人的声音, 她刚刚还惶惶、惊恐的心算是安定下来。

    “妍妍, 开门。”楚子轩又说道。

    不知是不是错觉, 莫可妍似乎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焦急恐慌来。可随即莫可妍就暗笑自己想多了, 楚子轩是谁啊?!他怎么可能会有恐慌这种情绪!

    不得不说, 就算莫可妍没有刻意的关心过楚子轩,可在同一屋檐下相处了那么久,她对他还算是有点了解的。她还真没看到过楚子轩恐慌的样子。此时心里闪过的念头, 她自然以为是自己惊吓过后的错觉。

    心里胡思乱想着, 莫可妍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刚打开,她还没来得及看清外面的人, 就被楚子轩一把抱住了。

    他紧紧的箍住莫可妍的腰, 力道大得仿佛要把她镶进自己的骨血里。他的胸膛滚烫灼人, 那温度似要把她燃烧般,而他温热的呼吸与喘息喷洒在莫可妍的脖颈间, 两人之间显得很是亲密而旖旎。

    他抱得她那样紧, 她和他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莫可妍甚至能听到他胸膛里急促而有力的心跳。那“砰砰砰”的心跳声让莫可妍不由得心神一阵恍惚。

    “妍妍,妍妍......幸好你没事!”楚子轩的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担心与庆幸。

    莫可妍终于回过了神,立刻挣扎了起来。楚子轩却把她抱得更紧了,禁锢在她腰上的手臂几乎要把她勒得喘不过气。

    “别动,再让我抱一会。”楚子轩贴着她的耳朵呢喃,呼出的热气让莫可妍不禁哆嗦了一下。

    莫可妍的脸不由得发烫,连耳尖都迅速胀红。她更用力的挣扎起来。

    “你......你想勒死我啊?!”莫可妍呼吸困难的喘息着,声音里是说不出的愤怒与憋屈。

    闻言,楚子轩稍稍的松了一点力气,却仍旧紧抱着她。他的嘴唇在莫可妍修长白嫩的脖颈间摩挲着,“幸好你没事......幸好你没事。”

    急促的喘息与颤抖的尾音泄露了他心里的担忧与害怕。昨晚,他一听到伍思哲打电话来跟他说妍妍出事了,心脏就不禁一阵紧缩,脑袋一片空白,心悸、恐慌一层层向周身蔓延,拿着话筒的手青筋暴突,几乎把手里的话筒捏变形。

    待听伍思哲说完,他才松了一口气,紧崩僵硬的身体才放松下来,重新坐下后他才发觉自己的衬衫都被汗湿透了,黏黏腻腻的贴在身上十分让人难受。

    知道妍妍没事后他才放下担心,心里却仍旧害怕不已,当即决定连夜回天南县。除了担心莫可妍,想第一时间看到她外,也是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也要亲手料理那两个胆大包天的杂碎。

    连续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一回到天南县,楚子轩家都没回就直接来到了青云巷。刚刚那么久都没见莫可妍来开门,以为她又出事了,楚子轩心底的恐慌又升了起来,眸子里也迅速浸染上噬血的戾气。正想破门而入,却听到了莫可妍的声音。

    这声音犹如天籁,就如同穿透黎明前黑夜的第一束阳光,迅速的解救了楚子轩心底渐渐蔓延的恐慌与绝望。

    她没事!

    她没事!!

    她没事!!!

    楚子轩不停的在心里呢喃着这句话,眼里的狂喜倾泄而出。在莫可妍一打开门的刹那,他控制不住的立刻抱住了她。

    他抱得那般紧,就像溺水的人抱住了能让自己生存下去的浮木一般。

    这一刻,楚子轩无比清淅的知道,怀里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命!他爱她,哪怕全世界反对,他都不会放开这个叫莫可妍的女人。

    莫可妍挣扎无果后,只好泄气的停下了动作,任楚子轩的手一遍一遍的顺着自己的长发抚摸到颈间。

    她以为这厮抱一会就算了,谁知好半天都不见他放开。莫可妍怒了,又开始挣扎起来。

    “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还不赶紧放开!”

    听到莫可妍不耐烦的话,楚子轩总算有动作了,他松开莫可妍的纤腰,双手捧住她的脸,而后从脸颊两边滑进乌黑浓密的秀发里,眼睛深深的凝视着莫可妍。

    他眼眸漆黑,眸光深邃,眼里似深不见底的古潭,又似浩瀚无垠的夜空,仿佛要把她吸进去般。莫可妍心里一惊,刚想后退,却又被楚子轩紧紧的抱住了。

    而后,她眼前一花,唇瓣就被楚子轩狠狠的擒住,舔舐、啃咬、吮吸,楚子轩肆意的掠夺着她的甜美。莫可妍愣了一刹就马上反应过来,拼命的挣扎起来。楚子轩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她,另一只手牢牢的按着她的后脑,并趁机撬开她的唇。他灼热的唇舌滑入莫可妍的口中,贪婪的吸取着她的气息,用力的搜索着她口里的每一个角落,犹如巡视自己领地的国王,一寸一毫都不放过。

    莫可妍被他紧紧的抱着,挣扎的力道渐渐的弱了下来,随之而来的是如溺水般的窒息感,她口里的空气被他尽数攫取,口里、鼻尖全是属于楚子轩独有的气息,呼吸交错间也全是他的味道......

    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娇软无力的依靠在他身上,那无力挣扎的柔弱模样更是刺激了楚子轩。他更凶狠的吻着她,横在她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从此成为他的一部分,而他再也不用担心她会离开。

    莫可妍的清甜诱人让楚子轩欲罢不能,直到感觉到她几欲窒息,楚子轩才停了下来,退出时还不忘留恋的辗转厮磨了一下被他吻得艳丽红肿的唇瓣。

    莫可妍瘫软在楚子轩怀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脸上绯红,眼角湿润,红唇微张,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娇媚。楚子轩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眼里的亮光似要把她燃烧般。有心想再来一次,但到底还记得此时大门敞开着,虽说这房子位于巷尾,很少有人经过,可总归是白天,也不保证一定没人注意。他是无所谓,就怕妍妍恼羞成怒之下不理他那就不妙了。

    待莫可妍回过神,楚子轩已关好了门,正抱着她坐在月季花架下。她被楚子轩抱着坐在他腿上,背后是他灼热的胸膛,脸颊旁是他温热的呼吸,而他正把玩着她纤细修长的手指。

    两个人依偎着,如交颈的鸳鸯,姿态暧昧而旖旎。

    莫可妍脸色一变,刚动了一下想要逃离就被楚子轩阻止了,他放开她的手抱紧她,头埋在她脖颈间哑着嗓音说道:“别动。”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喷在莫可妍的皮肤上,染上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明知不应该,莫可妍还是被楚子轩弄得羞红了脸,她气息不稳的说道:“楚.....楚子轩,你......别这样。”

    她闪躲着,楚子轩却执意的用唇摩挲着她脖颈。只这样还不够,他还扳过她脸颊,用唇细细的含吮着她的唇瓣。过了好一会才用磁性而低沉的声音说道:“牛奶?!苹果?!嗯?!”

    莫可妍没有他力气大,只得任他又吻又舔的吃尽自己豆腐。此时听到他的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然后脸更加的红了。

    这男人,撩起人来真是要命!莫可妍明明心里讨厌他,对他没啥好感,可看到他那俊美无比的面容还是感到了一丝意乱情迷。这与爱情无关,只不过是美色误人!

    莫可妍偏过头,阻止他继续吻自己,深吸了一口气才正色的说道:“楚子轩,我们谈谈。”

    楚子轩弯了弯眼角,桃花眼水光迷离中透着一丝讶异,他把她抱得更紧了些才在她耳边笑问:“妍妍要谈些什么?”语气里满是宠溺。

    “你先放开我,这样子没法谈。”

    “我觉得这样很好,靠近些我才能听清楚妍妍说的话啊。”楚子轩又抓着她的手指把玩,末了还拉到嘴边一根根啄吻着。

    鬼扯!什么靠近些才能听清楚她说的话?!他楚子轩又不是聋子!莫可妍气得翻了个白眼。

    尽管心里气得要死,莫可妍还是死死的忍住了。她挣扎着站起来说道:“你放开我,我去给你端杯水。”

    楚子轩跟着她站了起来,仍旧揽着她柳枝似的细腰,“我不渴。”

    莫可妍此时才发觉不对劲,惊疑的打量着楚子轩:“你能站起来走路了?”

    听到她的话,楚子轩笑了。总算注意到了,真是迟钝的姑娘!

    “是啊,能走路了,不过不能走太长时间,要再锻炼多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我一回来就来见你,想第一时间跟你分享这个好消息,也想让你第一个看到。妍妍,你高兴吗?”楚子轩看着莫可妍的眼神柔得能滴出水来。

    莫可妍这下真的惊讶了,没想到楚子轩这厮的恢复能力那么强悍。那么严重的伤势,不过短短一年多一点的日子就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这也说明了空间里那些药方的珍贵,莫可妍不由得更加的提高了警惕,心里暗忖,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空间的秘密,否则她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对于楚子轩问她高不高兴的问题,莫可妍在心里嗤笑一声,她有什么好高兴的?!不过是觉得当初的交易完成了,能跟楚家真正的两清了而已。

    她不置可否的推开楚子轩,“我去给你倒杯水。”

    这次,楚子轩倒没有拦着她。莫可妍进了厨房倒了一杯水很快的出来。放下杯子,她看到楚子轩又伸手要拉她,就赶紧的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楚子轩眼眸暗了一下,倒也没说什么。

    莫可妍暗松了一口气,她是真担心这厮又要对她不规距的拉拉扯扯吃她豆腐。不知怎的,总觉得楚子轩这次回来霸道张扬了很多,以前虽也想亲近她,但除了偶尔几次的偷袭,其他时候还是顾忌着自己的。但刚刚,他可是不理自己的挣扎固执的抱着她搂着她,态度比以前强硬了很多。论力气自己肯定没有他大,反抗也没有什么效果,只能尽量的防着他了。

    “妍妍要跟我谈什么?”楚子轩眼神灼热的紧盯着莫可妍,只觉得怎么看都不够。

    “呃......”莫可妍一时之间倒真的不知要说些什么。沉默了一会才问道:“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听到伍思哲说你出事了,就连夜赶了回来。”楚子轩从来就不是那种藏着掖着的人,相反,对于自己的功劳和能刷好感度的事他向来坦承不讳。自己做了什么,不说别人怎么知道?不说别人怎么对你有好印象?他就指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能够打动妍妍呢!

    莫可妍眼眸闪烁了一下,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几分感激。“谢谢。”她垂下眼睑低声道。

    她是真没料到楚子轩会回来,还是连夜赶回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连家都没回就直接来看她。不管她心里对他的感观如何,这一刻,莫可妍对他都是感激的。

    “妍妍”楚子轩看着莫可妍低垂的睫毛说道:“你永远不用对我说谢谢,我为你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莫可妍长长的睫毛轻眨了一下,耳边传来楚子轩那直白而又柔情缱绻的话语,“而且......我想你了。”想她了,所以回来。之前还能勉强压抑着自己在帝都接受复健,待听到她差点出事的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担心慌乱得连夜回来。而除了担心,也是因为他真的很想她,想立刻、马上的见到她。

    莫可妍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口,只能沉默的僵在那里。

    “妍妍......”楚子轩对她的沉默不满意,他都说想她了,妍妍好歹也该表现出几分高兴吧,怎么能沉默着不说话呢。

    莫可妍抬头向他看去,楚子轩目光灼热的紧盯着他,那流光溢彩的桃花眼里满是她的身影,专注认真的样子好像除了她就再也看不进旁的东西。

    莫可妍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她本来以为楚子轩不会这么快从帝都回来,甚至有可能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她本来也以为楚子轩回了帝都,距离远了,两人又没有再联系,他能断了对她的心思。只是没想到,事情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计划走,情况比以前还糟糕。以楚子轩如今的样子看来,他不单没有对她淡了心思,似乎还越陷越深的样子。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莫可妍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她平静的看向楚子轩,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他。“楚子轩,你喜欢我是吗?”

    虽然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实,但楚子轩还真的没有明确的亲口对莫可妍说过“喜欢她”这句话。

    楚子轩这时也想起了,他在父母面前坦白的承认喜欢莫可妍,在奶奶面前说过除了莫可妍谁都不要,也在小伙伴面前含蓄的表示莫可妍是自己未来的另一半。但唯独没有真正的跟莫可妍说过自己喜欢她的话。

    “我以为我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楚子轩含笑看着莫可妍,神情是说不出的温柔。

    莫可妍反射性的想避开他的目光,只是想到自己要说的话,就硬是忍住了。她直视着楚子轩,认真的道:”可是楚子轩,我并不喜欢你,我们两个这辈子都没有可能的,你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身上了。”

    楚子轩嘴角的笑意僵住了,眼里的柔情渐渐退却,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莫可妍心里一跳,垂下了眼睑。却继续说道:“我的拒绝已经表示得很明显了,我以为你会明白。”

    她坐在花架下,脊背挺直,微垂着头。天鹅般修长的脖颈折成了诱人的弧度,白嫩的肌肤还残留着他刚刚用力吮吸而留下的暧昧痕迹,阳光透过花架的缝隙形成碎金般的光线跳跃在她的身上,显得她更是干净柔美。

    楚子轩看着这样的莫可妍,心里又爱又气。他眯了眯眼,语气平静的问道:“为什么?我们为什么不可能?”他的语气虽然还保持着平静,但浑身的气势暴涨,说明了他正处于发怒的边缘。

    看着楚子轩那非要问个清楚明白的神情,莫可妍抿了抿唇,只好说道:“你应该明白你父母不会同意你跟我在一起的。而且,你是莫可梦的未婚夫,我跟你搅合在一起算怎么回事?”虽然不全是这两个原因,但也占了一大部分。

    “妍妍”楚子轩根本不觉得她说的这两个理由是问题,“我父母那边你不用管,我会解决。至于我跟莫可梦的事......早已经过去了,你根本无需理会,只要接受我就好。妍妍,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看着楚子轩那不依不饶的样子,莫可妍很是烦躁,她“蹭”的站起来,冷冷的道:“楚子轩,你不会忘记了当初我快要下乡时你在楼道里踢我的那一脚了吧?当时我痛得恨不得死掉,那种五脏六腑快要爆炸的疼痛我现在还记得,你到底有多大脸才会觉得在你这么对我之后我还会接受你跟你在一起?楚子轩,我莫可妍再不济,也不会如此犯贱!”一想起这件事,莫可妍的心情就变得糟糕,脸上的神色也更加冷凝。

    听完莫可妍的话,楚子轩的脸色终于变了,不再是一副胸有成竹、万事不惧的模样。

    他一脸苦涩的开口:“妍妍......”这件事在他记起后就一直压在他心底,那时他就知道这是个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炸毁他努力维持的局面。

    果然,妍妍从未忘记过这件事,也因为这个原因就算他对她再好,她从来也都是不假辞色。

    这世间果然是有因果的!楚子轩心底的苦涩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他做事很少后悔,可这件事注定会成为他此生最后悔、最痛彻心扉的隐痛。

    “妍妍,这件事是我不对。”楚子轩站起来抱着莫可妍,在她耳边低低的轻喃:“我以后必不会再那样,不要因此全盘否定我好吗?给我个机会,我以后会对你好的,毕竟我是......那样爱你。”他的神情诚恳认真,轻轻的话语却是斩钉截铁的坚定。

    莫可妍挣开他的怀抱,不耐烦的瞪他:“楚子轩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不喜欢你,不喜欢你......无论你对我再好,我都没感觉。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这辈子都不会!”她说得也是十分的斩钉截铁,没有半点转寰的余地。

    这个人怎么就不明白,她根本就不喜欢他,不想跟他有半点牵扯。

    在莫可妍再一次挣脱他,楚子轩的脸色已经十分不好看了,随着莫可妍的话音刚落,他表情更是阴沉如水。眼里翻滚着狂风暴雨,身上也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凝视着莫可妍,眼里的光芒幽深阴寒:“妍妍,不明白的是你。难道你还不知道你这辈子注定只能跟我在一起,不管你喜不喜欢我,这个结果都不会改变。”

    “你只能跟我在一起!如果你敢背着我跟别人在一起,呵......我的手段你不会想知道的。”说到最后,他眼神柔和下来,轻柔的抚摸着莫可妍的脸,那动作那神情是说不出的温柔,那嗓音也宛如情人般的低喃。

    莫可妍却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当初被楚子轩一脚踢飞的那一幕,身子也不禁哆嗦了一下。

    她恐惧的看着楚子轩,抖着唇说不出话来:“你......”

    楚子轩把她脸颊的发丝轻柔的拢在耳后,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声音温软的低喃:“妍妍,你要听话,要乖!”

    莫可妍只觉得浑身发冷,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头顶。她狠狠的咬了咬唇,一把推开楚子轩跑回了房间,进到房间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门锁上。直到锁上门,她才松了一口气,找回了一点安全感。

    想起楚子轩刚刚那鬼蓄的样子,莫可妍不禁又抖了抖身子。妈呀,楚子轩刚刚那样子真是吓死人了,她看着他就从心底犯起恐惧。

    莫可妍惊魂未定的坐在床上,就听到院子里的楚子轩说道:“妍妍,我从帝都赶回来还没回过家,我先回去一趟,你这几天先不要出门,昨晚是怎么回事等我查清楚再跟你细说。我走后你记得关门。”

    莫可妍没理他,过了好一会才听到外面传来楚子轩离开的脚步声和关门声。她又等了一会,才出去把大门给关了。

    她不知道的是,楚子轩就在院墙外面。

    楚子轩看着关紧的大门,眼里闪过一抹笑意。等了这么久才来关门,看来他刚才真是吓坏她了。

    真是个傻姑娘!他怎么会舍得伤害她,他最多只不过让敢跟她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该去处理那两个人了。”楚子轩低语,眼里闪过一道噬血的寒光。

    他转过身向巷子外面走去。

    没等他走出巷子,就听到一道饱含着惊喜的娇俏声音:“楚大哥?你回来了!”伴随着话音的是一道向他奔来的倩影。

    楚子轩看向站在她面前微喘着气的女人,眼睛眯了眯。

    莫可梦站定后,下意识的抚了抚头发、拉了拉身上的裙子。

    楚子轩面无表情的打量着这个在他心口狠狠划了一刀的女人。莫可梦今天穿着一条鹅黄色的长裙,乌黑的长发辫成一条大辫子垂在左胸,胸膛因为激动而微微起伏,比从前瘦了一点,看起来却更有味道,娇美纯真中还透出一股弱质芊芊的气质。此时她正睁着明媚而水润的杏眼欣喜的看着他。

    看到楚子轩莫可梦心里十分高兴。自从上次被楚纤纤威胁之后,她就再也不敢直接到那房子找莫可妍了。她想知道楚子轩的消息却没有办法,只能隔个一两天就来这边瞅瞅。据她听来的消息分析,楚子轩如果回了天南县,绝对会来这里看望莫可妍,而她只要守在这里,总有一天会见到楚子轩的。

    今天,果然被她等到了。

    “楚大哥......”莫可梦绞着手指,期期艾艾的唤着楚子轩的名字,欲语还休的眸子柔柔的瞅着楚子轩。

    莫可梦是少见的美人胚子,一又眼睛尤其生得好,像沁在潭水里的黑珍珠,水灵灵的。当她看着你的时候,里面像盛满了千言万语。

    此时她定定的看着楚子轩,眼里有歉意、有思念、有欣喜、有爱恋......眸光流转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楚楚柔情。

    楚子轩除了刚开始打量了她几眼,就再也没有任何表情,连对她的突然出现也没表现出一丝惊讶。看她的眼光就像看路边的猫猫狗狗花花草草般半点不在意,当然也不会为之停留。

    “楚大哥......”莫可梦看着楚子轩不发一言没有丝毫停顿的从自己身过走过,不禁愕然。

    等楚子轩走出了老远,她才反应过来,连忙追了上去扯着楚子轩的袖子。

    楚子轩一甩手就让莫可梦的动作落了空。他面无表情的冷冷的看着莫可梦,那眼里透出十足的凉意。

    莫可梦被他那一眼看得后退了几步,再也不敢上前,只泫然欲泣的看着楚子轩离开。

    “楚大哥......还在生我的气?”她喃喃自语,眼里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不是不知道自己当初做得不地道,可她总觉得楚子轩那么宠自己,无论她做了什么,他总会原谅她的。

    以前,楚子轩对她那么好,事事想着她、顺着她、宠着她,今天冷不防被他无视,莫可梦就觉得格外难受,委屈得不行。

    楚子轩不知道莫可梦心里头的想法,只觉得她那怯生生又故作可怜的姿态分外的可笑。当日那般决绝的背叛,如今又跑来他面前这般作态为的是什么他心如明镜。不过是打量他双腿恢复想重续旧梦罢了!

    她当他楚子轩是什么人?以为流几滴眼泪露出个委屈的表情他就什么都忘了,然后欢欢喜喜继续像以前那样对她一心一意?

    楚子轩眼里露出讽刺的冷笑。

    然后一转身,就把莫可梦抛在了脑后。对楚子轩来说,跟莫可梦那一段早已经过去了,根本不值得他再费任何心思。

    ......

    楚子轩左转右拐,很快的走到一个偏僻破败的房子前,在门外敲了敲门,很快有人打开了门,楚子轩走了进去。

    “楚哥,你来了。”伍思哲走上前打招呼,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吃惊的说道:“你的腿......好了?”

    院里的另两个年轻小伙子也笑着跟楚子轩打招呼,目光都惊奇的打量着楚子轩的腿。

    “嗯”楚子轩淡淡的点了点头。

    伍思哲完全不介意楚子轩的冷淡,他激动的绕着楚子轩走了一圈,盯着他的腿啧啧称奇。

    楚子轩懒得理会伍思哲那蠢样,开口问道:“昨晚是怎么回事?你查清楚了?”

    “那当然”伍思哲挺了挺胸,然后又撇了撇嘴,“那两个软蛋,不过动了几下手脚就什么都抖出来了,真没意思。”

    楚子轩闻言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冷着声道:“说吧。”

    “昨晚那一出罪魁祸首还是因为楚哥你呢。”伍思哲贼兮兮的笑道。

    然后不等楚子轩发问就竹筒倒豆子的全说了出来。

    说完还心生感叹道:“莫怪人家说最毒妇人心,还不确定楚哥你会不会喜欢她呢,就能想出派人勾引莫可妍的阴损毒计,眼见着小姑娘不上当,就立马当机立断的想把她绑去卖到山沟里。这么阴狠歹毒的女人还真不多见啊!”

    他瞅了瞅楚子轩,笑道:“楚哥,你也算得上男颜祸水了,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小姑娘还不定真会被你连累了呢。”

    楚子轩脸上的表情阴沉得能滴出水来,额头青筋暴突,眼里满是戾气。他没想到有人会如此处心积虑的算计妍妍。昨晚如果不是伍思哲及时出现,妍妍恐怕还真有可能会遭遇不测。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楚子轩就控制不往心里翻涌而出的杀意。

    他抬脚走向左边的一间屋子,很快又走了出来,右手戴着一只白手套,正准备往左手上戴另一只。

    “你要亲自动手?”伍思哲问道。

    楚子轩没回答,只是神色不动的走进了中间的屋子。

    待他进去后,屋里很快传来了几声“咔嚓”声,就像枯枝被折断发生的声响。外面的三个人见怪不怪的仍旧自在的抽着烟低声说笑着。紧接着,屋里突然响起一阵短促而模糊的”嗬嗬”声,可很快这怪异的声响就没再听到了,反而传来什么东西蠕动挣扎的细微响动。

    楚子轩进去了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他出来后,神色淡淡的除掉手上的白手套扔在地上的一个铜盆里。原本洁白干净的白手套染上了鲜红黏腻的血迹。

    其中一个小伙子把铜盆端到厨房里,用火钳夹起手套扔进正燃烧着的灶炉。

    伍思哲挑了挑眉问道:“这样就行了?”

    楚子轩正在院子的角落洗手,听到伍思哲的话漫不经心的道:“把他们扔去客车站附近的垃圾堆里,派人注意着,不要让他们死了就成。”

    于是这天之后,付家的付小柱跟沈家的沈建国突然的失踪了,而客车站附近的垃圾堆却突然多了两个手脚筋脉俱断、四肢瘫痪、看不出面目又没了舌头的乞丐。

    “听说路修下个月就要退休了。”楚子轩突然道。

    伍思哲不明所以,不过还是点点头道:“是啊。”

    楚子轩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既然知道了这两人跟人贩的接头地点,就把这消息通知周叔。记住,一定要他顺藤摸瓜一网打尽,一个都别放过。”

    伍思哲愣了一下,然后突的睁大眼兴奋的直点头。

    周叔是他们两个的小伙伴周天华的父亲,是公安局的副局长。公安局局长路修下个月退休,下任局长会在两个副局长中提拔一个上来,周天华的父亲跟另一个副局长能力政绩不相上下,支持者也是各半,所以至今还未确定下任局长的位子花落谁家。如果周天华的父亲能抓获这伙拐卖妇女的团伙,不用说绝对是一大政绩,在这个关键时刻能立此大功,下任局长的位子将毫无疑问的落在周天华父亲的头上。

    楚子轩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又冷笑着说道:“至于付雨燕这个主谋......南山劳改农场的3084想必很欢迎这位室友。”

    南山劳改农场就是天南县的监狱。楚子轩说的那个3084在里面可不是一般的有名。3084本名叫张翠,因为她老公背着她跟一个年轻姑娘好上了,被她知道后,直接提刀剁了她老公的子孙根,跟她老公勾搭的那个姑娘也没好下场,不单被她用刀划花了脸,还被她割了鼻子跟耳朵。

    这女人十分的彪悍,整个人也不知是不是刺激过大,从那以后就仇恨上了年轻漂亮的女人。进了劳改农场之后,已经伤了同屋的好几个比她年轻的室友,手段十分残忍。现在都没人敢跟她一个牢房了。

    这个八卦还是当初伍思哲说给楚子轩听的。

    伍思哲听完楚子轩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边向楚子轩伸出大拇指:“楚哥,你这个主意真是高啊!简直是杀人不见血!那个叫付雨燕的只怕是生不如死啊!”

    楚子轩眼里划过一抹阴冷的杀气,用冰冷刺骨的声音说道:“要的就是她生不如死!”所有想伤害妍妍的人他都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