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0.130

    “你干什么, 放开我!”莫可妍疼得脸都皱成了一团,急忙甩开莫可梦的手。(wwW.K6uk.coM)

    她把手举到跟前,只见皓白如月的手腕上红了一圈。该死的!莫可妍低咒了一声, 轻轻的用另一只手揉着那圈红痕。

    “我问你,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莫可梦急得眼珠都红了, 伸出手想抓着莫可妍问清楚。

    莫可妍一闪身躲过了,恨恨的瞪着她。

    “我问你, 你刚刚说的方法真的能行吗?”莫可梦不管莫可妍的眼神, 只一个径的追问着。她死死的盯着莫可妍,眼里迸发的光芒亮得灼人。

    对于她的急切,莫可妍莫名其妙, “我刚刚说什么......”漫不经心的语调嘎然而止,她这时也想起了自己刚刚气急之下的胡言乱语了。

    莫可妍瞪大眼看着莫可梦,不会吧?她当真了?!

    “到底行不行你倒是说啊?”莫可梦又催促道。

    莫可妍眼眸闪烁了一下, 抿抿唇说道:“我怎么知道行不行,你可以试一下啊。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楚夫人十分喜欢小孩子, 一直希望能早点抱到孙子, 如果你真的跟楚子轩有了小孩, 她应该......会原谅你当初做的错事, 你态度再放低一点,她迟早会心软。”这话莫可妍并没有说谎,楚夫人是一直想着抱孙子, 至于会不会原谅莫可梦, 八成应该会吧, 前提是莫可梦真的有了楚子轩的小孩。

    随着她的话,莫可梦的眼睛越来越亮,眼里不时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的流光。

    看到她这样,莫可妍眼里也闪过一抹精光,唇角的弧度也越来越大。

    如果莫可梦真的去勾引楚子轩,并且成功了。那么她就能一次性的摆脱这两人了。至于会不会成功,莫可妍觉得至少有一半的把握。毕竟这两人是未婚夫妻,又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楚子轩爱了莫可梦那么多年,莫可梦的相貌又是少见的绝色,这么多的因素加起来,怎么样都有一半的成功率吧!

    莫可梦听完莫可妍的话神情十分兴奋,眼里满是跃跃欲试的光芒。后来不知想到什么,神情萎顿了一下,“楚大哥,能那么轻易的被......”到底说不出“勾引”二字。

    莫可妍神情一滞,也想起了楚子轩那霸道强硬的个性,难道要把空间的催情散给莫可梦?

    不、不、不!莫可妍摇了摇头,她可以顺着莫可梦的意思去怂恿她,却绝对不能真的插手,否则楚子轩跟楚家不会放过她的。

    莫可梦看向莫可妍,“可妍,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楚大哥......”剩下的话她没说,可她相信莫可妍能听懂。

    “我能有什么方法啊。”莫可妍没好气的道。

    “你再想想。”莫可梦犹不死心。

    这时,她也顾不得心里对莫可妍的怨恨了,眼巴巴的望着她。

    而莫可妍呢,也暂时忘了对莫可梦的厌恶,真的帮她想起了办法。

    这一刻,她俩的目的不同,利益却是一致。莫可梦想回到楚子轩身边,莫可妍想摆脱楚子轩顺便摆脱莫可梦。所以,这时俩人分外的齐心。

    莫可妍蹙着眉,全力调动自己的脑细胞,倒真让她想到了一个损招。

    她看向莫可梦,“其实也不一定要跟楚子轩有小孩。你可以在人多的地方跟他做些亲密的举动,或者天天跟着他缠着他,说些比较暧昧的话,给别人造成你们是一对的错觉。楚子轩跟楚家为了名声肯定会娶你过门的。如果楚子轩不肯,你可以说他对你耍流氓啊。不过我想,他最后肯定会娶你的,毕竟你们是未婚夫妻嘛。”

    这招也是够狠的,在这个拉手都被人认为不正经的年代,如果莫可梦真的按莫可妍说的去做,最后这两人的名声也肯定是坏了。

    不过,总比未婚先孕好。未婚先孕绝对会被批、斗被骂破鞋。莫可梦如果真的天天缠着楚子轩,最多名声不好听一点,倒没什么损失,反正她现在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相反,如果莫可梦有了小孩而楚子轩不肯娶她,那她算是掉进深渊了,下场绝对会很凄惨。

    她知道楚子轩曾经很爱莫可梦,不太可能会让莫可梦落得如此下场,可她同样不敢小瞧一个男人的报复心。楚子轩被判定一辈子只能坐轮椅的时候,那时的心情有多绝望想都能想得到,而莫可梦在那种时候离开,无疑是雪上加霜,楚子轩难道会不恨不怨吗?

    莫可妍不知道楚子轩对莫可梦的爱能不能压过那份恨,她不敢让莫可梦去赌那个可能。

    本来以她跟莫可梦的恩怨,她又是如此讨厌莫可梦,很该怂恿她选择未婚先孕这条路。只是她终究不够狠心。

    在这个年代,未婚先孕的下场比死好不到哪里去。她不敢,不敢让莫可梦去走这条路。而且,她也是真的害怕楚子轩跟楚家。如果被楚家知道她敢出这种主意,她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而怂恿莫可梦缠着楚子轩,只是名声有点不好听,在乎的人很在乎,不在乎的话就什么也不是。

    这个主意进可攻退可守,不像未婚先孕那么极端。莫可梦跟楚子轩都有转寰的余地。所以,莫可妍这个主意出得毫不心虚。

    而且,也该让楚子轩尝尝被人纠缠的滋味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楚子轩纠缠她的时候也该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莫可妍虽然不怀好意,可也没多大的恶意,她认为相比于莫可梦跟楚子轩对她做的,自己这主意只不过是小小的报复,够对得起这两人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莫可梦反倒不同意了。

    “只是这样哪里行,楚大哥主意那么正,绝对不会因为别人说几句就会改变思想的。可妍,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让我跟楚大哥......总之,让我能顺利的怀上孩子的。”莫可梦觉得莫可妍那个主意变数太多了,还不如像先前说的,直接跟楚大哥做夫妻或怀上楚大哥的孩子来得保险。

    莫可妍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疯了!”就没看到过这么主动找死的人!

    “你也说了楚子轩主意正,不会因为别人说几句就改变心意。那你又怎么能保证你跟楚子轩发生了关系或有了他的小孩之后他一定会娶你?这年头吃了不认账的事还少吗?到时他还是不要你,你怎么办?这后果你想过没有?”

    莫可梦烦躁的扯了扯裙摆,“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有一丝机会我都不会放弃。”

    莫可妍皱眉打量她,说道:“你到底在急什么?”

    莫可梦狼狈的垂下头,低垂着眼睑躲避莫可妍的视线。

    急?她能不急吗?

    她回来这么久了,对于如何挽回楚子轩的心一点进展也没有,之前还能说楚子轩没回来,她没办法。可现在楚子轩回来了,她要是还是像之前一样毫无进展,爸爸绝对不会饶过她,大嫂也不会再容忍她在家里白吃白喝。

    而且,还有江继祖......。她跟江继祖说她是回来求父母原谅的,等得到父母谅解后就会让他来家里拜访。这么久过去了,江继祖已经来信询问了,信里还流露出要回来的意思。她让他暂时不要回来,可江继祖好像已经在怀疑了,反而更急着回来。

    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能不着急!除了顾国红,并没有任何人知道自己当初是跟着一个男人离开的。她不敢想像,家里人知道自己跟过一个男人会有什么反应,尤其是爸爸,他肯定会打死她的。还有楚子轩,如果他知道自己是跟着江继祖逃离的,那他肯定不会再要她了。

    她必须在江继祖回来前让楚子轩原谅她,并再次爱上她,当然最好是她已经嫁给了楚子轩,否则,她真不敢想像到时会怎么样。

    她心里的这些想法自然不会跟莫可妍说。她只是急切的看着莫可妍说道:“可妍,你帮帮我。”

    现在唯一能帮到她的只有莫可妍了,所以尽管她心里怨恨极了莫可妍,仍旧不得不细声细气的哀求她。

    “帮?我怎么帮?难不成要我把楚子轩打晕扛到你床上啊?”莫可妍真是不想理她,就没见过这么主动往坑里跳的。

    莫可梦语塞,过了一会才说道:“要不,要不我今晚留在你家,你去约楚大哥就说有事要谈,等天黑后就说走夜路回去不安全让他留一宿,到时黑灯瞎火的,我.......”莫可梦病急乱投医,胡乱的出着主意。

    莫可妍没等她说完就黑着脸打断了她:“莫可梦你还要不要脸了?你当我是什么?给你拉皮条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莫可梦瞪着莫可妍。

    莫可妍不理她的烦躁,只铁青着脸说道:“我不管你打什么主意,反正不关我的事,我也不会帮你的。”

    莫可妍后悔了,她不应该为了摆脱楚子轩而把主意打到莫可梦身上。这个女人自私又极端,做事不留余地,偏偏又不聪明,不聪明也就算了,性格居然还那么急燥。如果她真的帮她,迟早会被她连累。而且无论最后成功与否,楚子轩跟楚家必定会勃然大怒,莫可梦这女人肯定会把所有过错都推到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莫可妍悔得肠子都青了,都怪自己刚刚太生气了,以至于口不择言被莫可梦缠上。

    莫可梦紧盯着莫可妍的眼睛,阴冷的笑了一下:“莫可妍,你现在后悔也晚了。你如果不帮我,到时我失败了,我就跟楚大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教我的。到时候我固然被楚大哥讨厌,可我总归是他的未婚妻,他不会太过责骂我,但你嘛,你的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莫可梦并不知道楚子轩爱上了莫可妍,否则绝对不会作此威胁。

    就知道她是这种人!莫可妍冷冷的看着她,刚想开口,大门就被人用力的推开了。

    莫可梦就站在门后,此时被打开的门扇到身上,痛得差点跌倒,她不由得痛呼了一声。

    莫可妍看到她这样,抿了抿唇,忍住快要溢出口的笑意。看到讨厌的人倒霉,她怎么能不幸灾乐祸呢,同时又有点庆幸,幸好不是自己站在门后。

    她却不知,楚子轩早就根据声音判断出站在门后的是谁,否则他又怎么会那么冒然的开门呢。

    门开后,莫可妍莫可梦都反射性的向门口看去。

    天已经擦黑,天色也开始昏暗,可莫可妍跟莫可梦还是一眼认出了来人。

    是楚子轩!

    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吃了一惊,眼里皆掠过浓浓的心虚。

    楚子轩表情平静的走进来揽着莫可妍的肩膀,低垂着头在她耳边道:“还没吃饭吧?我带了饭来,先去吃饭。”说完,就要揽着她走进屋里。

    莫可妍僵硬着身子,大气也不敢喘一下,过了一会才抬眼偷偷向他瞄了几眼,心里纠结着他到底来了多久了?她刚刚跟莫可梦说的话他有没有听到。

    她偷偷摸摸看过来的视线楚子轩早就察觉,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原本阴郁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他把莫可妍揽得更近了些,低头在她头顶落下一个轻吻。

    “胆子挺肥的嘛,居然算计起我来了。”楚子轩在莫可妍耳边低喃,呼出的热气让莫可妍哆嗦了一下。

    他听到了!莫可妍心里暗暗叫糟,根本不敢看向楚子轩。对于他又趁机吃自己豆腐的事,她也只是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却不敢挣开他的怀抱。

    对于自己跟莫可梦算计他的事,莫可妍不知楚子轩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以她对他的了解,她敢肯定楚子轩心里绝对是不高兴甚至勃然大怒的。所以他此时的平静就显得十分的诡异,诡异到莫可妍有一种毛骨悚然又头皮发麻的感觉。

    楚子轩揽着莫可妍向屋里走,他表情平静,眼神深邃。注意力自始至终都只放在莫可妍身上,从头到尾都没看莫可梦一眼。

    莫可梦看到推门进来的人是楚子轩的时候先是一惊,然后是欢喜,可当她看到他亲密的揽着莫可妍,温柔的在莫可妍耳边低喃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愕然与不敢置信。

    他和莫可妍......

    莫可梦愣愣的看着楚子轩,脑袋一阵晕眩,只觉得心口憋闷,像快要透不过气来一般。直到楚子轩与莫可妍快要进到屋里才回过神来。

    她急急的追上去拉着楚子轩拎着搪瓷饭缸的手臂喊道:“楚大哥,楚大哥,你,你怎么能抱着莫可妍啊?!”她声音颤抖,语气因为太过惊讶压抑而显得有点凄厉。

    楚子轩甩开莫可梦的手,转过身眼神幽深的盯着她没说话。

    气氛顿时压抑起来,好像连空气都凝固了一般。

    莫可梦瑟缩了一下身子,被楚子轩甩开的手指也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她用力的咬了咬唇,舔舔干涩的唇瓣艰难的开口:“楚大哥,你为什么要揽着莫可妍,我,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她眼角微红,泪水在眼眶打转,眼里满是不知所措与慌乱。

    “未婚妻?”楚子轩站在屋檐下,刚升起的微弱月光晒在他身上,即使天色有点昏暗,这么近的距离莫可梦也能将他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她看到他挑了挑修长的俊眉,眼角眉梢连嘴角的弧度都写满了讥诮,而他看着她的眼神让她冷到了骨子里。

    莫可梦打了个寒颤,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她低垂着眼睑躲避着楚子轩锐利的视线,却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莫可妍一眼。

    莫可妍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想离开楚子轩的掌控。她十分不喜欢现在的气氛与场景,莫可梦射向她的眼神阴冷而怨毒,想必她心里已经把她看作是勾引她未婚夫的小三了。

    楚子轩转头瞥了莫可妍一眼,就吓得莫可妍再也不敢动颤。被他发现她怂恿莫可梦算计他之后,莫可妍隐藏在心底最深处对于他的那丝恐惧又冒了出来。以至于她现在完全不敢反抗楚子轩,整个人战战兢兢的吓得不行。

    不是她怂,而是她有预感,如果她现在敢反抗楚子轩,那后果绝对是她不愿意看到的。想起楚子轩这人的性格,莫可妍对自己的预感深信不疑。

    对于莫可妍的乖巧或者是识相,楚子轩满意的勾了勾唇,手臂从她的肩膀下滑到她的纤腰,然后一个用力把她搂得更近了。

    莫可妍僵了一下,却不敢再挣扎,鹌鹑一样静静的挨着楚子轩。

    楚子轩用手掌缓缓的摩挲着莫可妍杨柳似的细腰。夏天的衣服本就单薄,即使隔着一层布料楚子轩也能感觉到掌下的肌肤是如何的滑嫩酥软。他爱不释手的在她腰上流连忘返。

    直到莫可梦又哀怨的喊他,他才再次看向莫可梦。

    莫可梦这次是真的伤心了。眼眶的泪珠不停的从脸颊滑落,唇紧紧的抿着,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有点惨白,她身子微微的颤抖,显得更是楚楚可怜。

    “楚大哥......”

    楚子轩看着这个他曾经想要共度一生的女人,从前,他一看到她落泪就心急慌乱,也曾发誓这辈子都要让她幸福不哭泣。

    现如今,再次看到她的眼泪,楚子轩心中却平静无比,再无一丝感觉。

    看到楚子轩平静的面容与眼神,莫可梦慌了。以前,只要她一哭,楚子轩必定会过来温柔的哄她,现在却无动于衷,为什么会这样。莫可梦的心中升起一股失落与寒意。她颤抖的走上去想拉着楚子轩的手,而楚子轩却揽着莫可妍避开了。

    这一幕,让莫可梦眼珠都红了,她怨毒的看向莫可妍,很明显,她是彻底的恨上莫可妍了。

    楚子轩看到她的眼神反射性的把莫可妍抱得更紧。他眼神一冷,淡淡的开口:“看在妍妍的面子上,从前的事我不再追究,你走吧,以后不许再来骚扰妍妍。”三言两语就把两人之间的过往全部抹杀。

    这种结果,莫可梦怎么能接受,她用力的咬着嘴唇,泪眼朦胧的看着楚子轩,手却指向莫可妍:“是不是因为她?”咬牙切齿的话语带着滔天的恨意。

    莫可妍冷笑一声,却也没说什么。她已经习惯了,她们总爱把男人不爱她们的原因归结到她身上,杜雪娟是这样,付雨燕是这样,莫可梦亦是如此。她们不舍得怪罪那个让她们伤心的男人,就只能迁怒到她身上,除了同性相斥,也是因为无法接受自己输给另一个女人。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不肯承认自己比不过别的女人,也越恨那个得到她们心仪男人的女人。

    莫可梦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眼神都有点疯狂了,她沙哑着声音说道:“楚大哥,我们可是订过婚的,我才是你未婚妻,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楚子轩担心饭菜凉了不好吃,对于莫可梦的纠缠十分不耐烦。他讥讽的看着莫可梦,冷冷的道:“婚约早就作废,你跟我早就结束了,当时你不是已经作出决定了吗?”

    他语气平静,毫无波澜,心中也没有半点起伏,诚如他所说,过去的一切早就结束,连半点涟漪也不曾掀起。

    “楚大哥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当初偷偷离开?”莫可梦眨了眨眼睛,语气不由得低了下来,“是我错了,楚大哥你能不能原谅我?”

    莫可梦知道自己当初的逃离,绝对是扎在楚子轩心尖的刺,她再如何狡辩也不能抹杀掉这个错误,于是干脆的承认了。

    楚子轩嗤笑一声,脸上的讽刺之色更浓。

    莫可梦跟他一起那么多年,对他知之甚深,一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事情再无转寰的余地。她的心一下子凉透了,失望与不甘密密麻麻的向四肢百骸涌去。她踉跄的向后退了几步,眼里的泪水又一次的汹涌而出。

    “楚大哥,你说过会喜欢我一辈子,不会改变的。你现在为什么要喜欢上别人,那个女人还是莫可妍,你知道我讨厌她的,为什么?我们不是未婚夫妻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她表情绝望的看着楚子轩喃喃自语。

    月光照在她身上,她心碎的样子格外的脆弱与无助,也格外的......惹人怜爱!莫可妍向楚子轩看去。楚子轩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只微皱的眉头显示了他的不耐烦。

    莫可妍不知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看着莫可梦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明知她是咎由自取,心情却还是十分的微妙。对于楚子轩,感觉更是复杂,虽然明知道他是被辜负的那一个,但心里还是升起了一股寒意。

    他当初那样喜欢莫可梦,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今日却舍得这样冷酷对待......

    莫可妍悄悄的挪动了一下,拉开了一点距离。就这微小的动作,楚子轩也察觉了,他以为莫可妍站得累了。不想再跟莫可梦啰嗦,他冷冷的道:“你走吧。”

    莫可梦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裙摆,由于用力而突出的骨节在月光下更是惨白,她的脸色也是惨白一片,脸上的表情如哭似泣,眼神带着恨意:“楚子轩,你不是说过喜欢我吗?那为什么不能原谅我曾经犯下的错误。喜欢一个人,不是怎么样都会喜欢的吗?就算我做错了,你都应该原谅我包容我!”复合的希望破灭,她连楚子轩都怨上了。

    她当初是做错了,可这能怪她吗?楚子轩当初那样子,别说是她,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离开。可她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他为什么还不能原谅她?

    听到莫可梦的话,莫可妍真的对她侧目了。她知道莫可梦自私,却也没想到她能自私到这种程度。合着喜欢过她的,无论她做错了什么事造成多大的伤害,都要继续死心塌地的喜欢下去,一旦变心就是别人的错,她自己总是对的。

    她真以为地球是绕着她转的啊?这世上或许真有那种犯贱的男人,但那个人绝对不是楚子轩!

    饶是楚子轩一向淡定,这时也被莫可梦的话弄得愣了一下。他很快的回过神,然后上下打量了莫可梦一下,摇了摇头,似是不敢相信自己曾经喜欢过这个女人一般。他都懒得再开口,可正是这种无言的轻视与不屑更加的刺激了莫可梦。

    莫可梦用力的咬了一下嘴唇,指着莫可妍跟楚子轩道:“楚子轩,我跟你还有婚约呢,如果让别人知道了你跟未婚妻的妹妹搅和在一起,你猜别人会如何说你们?狗男女?奸\夫\淫\妇?你是楚家大公子,别人是不敢说些什么,可莫可妍呢,别人会说莫可妍不知廉耻,连自己的姐夫都要勾引,是个婊、子,淫\娃\荡\妇!就算你们真的在一起了,这些流言蜚语也会跟着你们一辈子,你们以后生的儿女也会被人瞧不起,所有人都会说他们的父母是如何的不要脸与无耻!”她眼珠腥红,声音凄厉,眼神怨毒,就像吐着蛇芯子的毒蛇,正“嗞嗞”的吐着毒液。

    莫可妍眼神一冷,正要开口,却被楚子轩制止了。

    楚子轩看向莫可梦的眼神冰冷刺骨,还充斥着无尽的杀意。

    莫可梦刚刚是被愤怒和恨意冲晕了头脑,此时被楚子轩的眼神一扫,理智终于回来了。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恐惧与寒气从脚底冲上了头顶。她脸色惨白,冷汗涔涔,身子抖得像风中的落叶。

    楚子轩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十分清楚。正因为清楚,所以她此时才害怕得发抖,她恨不得甩自己几巴掌,她怎么能把心里的话全说出来了呢,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楚......楚大哥,我刚刚是乱说的,对不起,你原谅我。”她颤抖着声音哭着说道。

    “滚”楚子轩只说了一个字,就要揽着莫可妍回屋。

    莫可梦顾不得害怕,连忙上前拉着楚子轩的衣角,“楚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我是太爱你了,所以看到你跟莫可妍这样子才会失去理智胡言乱语的。你原谅我。”她深知楚子轩的性子,他现在发火她反而没事,可他什么都不说才是最可怕的。

    楚子轩的眼神扫过莫可梦扯着他衣角的手,莫可梦立刻像触电似的放开了。

    “太爱我?”楚子轩嗤笑了一声,然后缓缓的吐出一个名字:“江继祖......”

    莫可梦如遭雷击,僵立在那里。她愣愣的看着楚子轩,良久才从喉咙里艰难的吐出四个字:“你知道了?”

    楚子轩冷冷的看着她,表情不置可否。

    莫可梦踉跄的后退了几步,脸颊的肌肉抽动着,表情僵硬而木然,她蠕动着嘴唇挤出了一抹苦笑:“怪不得......”

    怪不得他不肯原谅她,怪不得他不再理她,怪不得他不再喜欢她......原来他都知道了!

    “如果我说爱的只有你,你信吗?”莫可梦看着楚子轩的表情很是绝望。

    楚子轩只是冷笑了一声。

    莫可梦眼里的光亮迅速的暗了下去。她说的是真的,虽然她是跟江继祖离开,可她并不爱江继祖,她爱的自始自终只有楚子轩。可他不信她,再也不信她了......

    莫可梦呆滞的转过身向院外走。当她走到门口时,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声音。

    “我不想听到任何关于妍妍的流言,还有,你以后不许再出现在妍妍面前,否则......”未完的话语里满是威胁。

    莫可梦闭了闭眼,木然的走了出去。

    她知道,她跟楚子轩再也没可能了。她恨、她怨、她后悔,可这些都没用,早在当初她选择离开他时,结局已经注定了。

    莫可妍在心里琢磨着“江继祖”这名字跟莫可梦有什么关系,刚刚莫可梦明明还要继续纠缠,可一听到这三个字就放弃了。为什么啊?

    她想得太认真,连楚子轩拉她进屋,把她按在椅子上都没回过神。

    楚子轩把莫可妍按在椅子上之后,又去开了灯,然后拖过另一把椅子紧挨着莫可妍坐下。

    “想什么呢?肚子不饿吗?”楚子轩打开了搪瓷饭缸,把筷子都塞到莫可妍手里了,见她还在那埋头冥思苦想,不由抬起她的下巴低头轻啄了一下她的唇。

    莫可妍终于回过神来,推开楚子轩的脸,脸上欲言又止。

    楚子轩了然,“你先吃饭,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莫可妍低头一看,桌上的搪瓷饭缸里上面的一层全都是菜,依稀可见底下的米饭只有薄薄的一层。

    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楚子轩对她......真的挺好的!

    “快吃啊!”楚子轩推促道。

    他跟莫可妍挨得极近,大腿紧贴着莫可妍的大腿,热气通过一层薄薄的布料传到莫可妍的腿上。楚子轩懒懒的靠在椅背上,手指绕有兴趣的把玩着莫可妍的长发,时不时还凑到鼻尖轻吻。

    莫可妍就像被他的气息包围,全身上下都沾染上了他的味道,气氛暧昧而旖旎。她脸颊染上绯红,不自在的动了动腿,想离远点。可她退一分,楚子轩就进一分,非要贴着她不可。

    莫可妍没办法,只能由得他。为了打破这种暧昧的氛围,她问道:“江继祖是谁啊?跟莫可梦有什么关系?”她是真的好奇得不得了。

    “一个未婚女人身边的男人,你说是什么关系?!”楚子轩淡淡的说道,再无当初刚知道时的愤怒。

    莫可妍其实早有猜测,可真的听到时还是吃了一惊。她愣愣的看向楚子轩喃喃说道:“她......她不是很爱你吗?”而且刚刚还在死缠烂打极力挽回呢!

    楚子轩嗤笑一声,然后淡淡的念道:“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一句“攀折他人手”说得不无讽刺。

    莫可梦,容貌漂亮又娇生惯养,而且从没出过远门,就算身上有钱,也绝对不会过得很好。可她如今的样子,除了消瘦了一点,依然是一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模样。如果不是身边有人保护,哪还会像从前一般无二。

    那句“攀折他人手”虽是讽刺也是实话。

    莫可妍沉默不语。

    这首词背后的典故她也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