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33.133

    莫可妍眼里的笑意慢慢收敛, 原本笃定的神色也消失不见, 心底的烦躁又升了起来。(www.k6uk.com)

    “楚子轩你到底明不明白,这身体根本就不是我的, 我只是未来的一缕鬼魂,并且已经三十岁了。”她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说道。

    他不是应该厌恶害怕吗?怎么就不能按照正常剧本走一次?

    楚子轩轻笑了一下, 把莫可妍重新拉回椅子坐下,他伸出手把莫可妍凌乱的发丝别在耳后。

    “妍妍别担心, 无论你以前是什么样的, 我都一样的爱你, 你无需自卑。”他抚上莫可妍蹙起的眉头, “就算是妖精鬼怪我都不怕。”

    楚子轩说的是心里话, 比起心爱的人是妖精鬼怪什么的,楚子轩更害怕莫可妍会离开她。杀人都不利索的鬼魂,他都还没死就吓得魂不附体的笨鬼,有什么可怕的?况且, 妍妍未来的长相名字跟现在的长相名字一模一样,说不定是她的前世今生,他更不会介意了。

    莫可妍心里都快气死了,楚子轩的脑回路怎么就硬是跟别人不一样,正常人就算不是吓得半死至少也要表示一下抗拒吧?这厮怎么就能那么淡定呢?

    她挥开楚子轩的手, 眼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楚子轩, 你就那么缺女人?饥不择食到连一个鬼魂都不放过?”莫可妍被气得口不择言。

    话一出口, 她就后悔了,真是被气糊涂了。

    “因为是你”楚子轩不顾莫可妍的抗拒,硬是捧着她的脸,眼里的流光似是夜幕下的星辰,璀璨闪烁。“所以我不介意也不在乎,只要能跟你在一起,鬼怪妖精又如何?!”

    他的嗓音柔软而缠绵,话里是不容错认的慎重与认真。

    莫可妍怔怔的看着他,心里忽然升起一种酸酸软软的情绪,莫名的让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莫可妍不知所措的紧咬着下唇。

    过了好一会,莫可妍垂下了眼睑,长长的睫毛犹如一把扇子,把她眼里的所有思绪都遮掩住。

    “楚子轩”她轻轻的唤道,“想必你已经从空间意识里知道如今你也是这空间的主人了,从今以后这空间你也有一半的使用权,包括我买的东西。”她很大方的道。

    楚子轩看着她。

    莫可妍深吸了一口气,清冷的嗓音继续说道:“这空间的好处就算我不说你也清楚是多么的令人疯狂。如今你我同为它的主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你的人就是我。所以,你何必执着跟我在一起?你应该娶一个门当户对能在你事业前程上帮到你的妻子,有了空间,再有一门好的姻亲互为犄角,未来青云直上又有何难?这才是利益最大化的正确打开方式!你放心,我不告诉任何人这个秘密,也不会背叛你,所以,你真的不必非得跟我在一起。”

    她说得非常诚恳,甚至可以说掏心掏肺了,完全从他的利益出发,简直不能更真诚了。

    楚子轩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眼里满是狂风暴雨。他捏着莫可妍的下巴,垂眸俯视着她:“说来说去,你还是不肯跟我在一起,还是想要离开我,是不是?”最后几个字仿佛从牙齿缝里咬牙切齿的挤出,带着一股阴森森的味道与凌厉的寒意。

    莫可妍吓得哆嗦了一下,脖颈间似乎又传来了那种窒息的频临死亡的恐惧与疼痛。

    之前,莫可妍被楚子轩缠得几乎要崩溃也不敢真的跟他撕破脸,只敢迂回曲折的让他自己想明白或让他离自己远一点,就是因为她怕他!从她刚重生到这个身体没多久就被楚子轩狠狠的踢了一脚的时候起,莫可妍就打心底的惧怕这个人,他当时看自己的眼神莫可妍永远都不会忘,残忍、冷酷和冰冷,仿佛她的生死不过在他一念之间。

    那时候起,莫可妍就明白楚子轩这个人的可怕,而今天再一次的验证了她的预感。如果她捅他那一刀是无意识的失手,那么楚子轩想杀她就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爱她,想跟她在一起,因为自己要死了,所以要杀了她......真特么的变态!

    如果他是因为自己差点杀了他而要置自己于死地,这个理由莫可妍还好受点。

    这种自己得不到就要毁了的变态,她不想跟他在一起,想离开他真是太正常了。

    莫可妍心里如此想着,却不敢说出口,只是畏缩的别过脸。

    看到莫可妍脸上的恐惧,楚子轩心里一痛。他之前真的吓坏她了。

    楚子轩放开莫可妍的下巴,把她抱起来坐在自己腿上,紧紧的搂着她说道:“妍妍,别离开我。我们相隔了前世今生都能相遇,证明了我们注定要在一起,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

    莫可妍一脸冷漠,也不再开口。对于楚子轩的执着,她心里充满了无力。

    “妍妍?”

    莫可妍低垂眼睑,一副拒绝交谈的模样。她这样子,看得楚子轩的怒气又开始上升。

    “莫可妍,你最好死了‘离开我’这念头。如果是以前,你可能还有一丝可能,如今,你只能一辈子呆在我身边。你知道的,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能知道!”

    莫可妍脸色惨白,紧紧的握着拳头。

    空间两个主人的后遗症之一,在一定的距离内能感应到对方,无论相隔再远都会有明确的方向提示。所以楚子轩才会说无论她逃到哪里,他都能知道。

    这个功能对于空间最初的两个主人来说,是个甜蜜的设定,现在却把莫可妍坑惨了。

    到了如今这地步,莫可妍恨死了自己当初的犹豫不决,如果当初她能狠狠心离开,不管高考跟户籍的问题,在空间躲个几年,等以后的人口普查再重新上户口。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以至于被楚子轩发现了秘密进退不得。

    “你就这么爱我?”

    “嗯,很爱很爱。”

    莫可妍心里憋着火,也不想楚子轩好过。

    “楚子轩,你知不知道我当初拿给你的两个药方并不完整,我只给了你前面两个阶段的治疗药方,就算好了也是有后遗症的。而最后一个阶段的药方我根本就不打算给你,我并不是真心的想治好你。之前你喝的泉水,生死人肉白骨,你只要喝几次就能恢复健康,可是我从来就没打算拿出来给你,你复健得那么辛苦,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帮你,甚至希望你的后遗症再严重些。就算这样,你还爱我吗?”她嗤笑,撕开了一直藏在心底的秘密,只希望楚子轩能跟她一样难受。他这样逼她,合该他也尝尝这种痛苦。

    说完后,莫可妍明显感觉到楚子轩抱着她的手一僵,呼吸也变得粗重与急促。

    莫可妍冷冷一笑,心底只觉痛快无比。到了如今这地步,她是破罐子破摔再无顾忌了。

    “就算这样,我也爱你。”沉默了一下,楚子轩在她耳边低沉的说道。

    “你......”莫可妍说不出话,只觉得心里闷得难受。

    她是真的不明白楚子轩为什么就非得她不可?

    看到她这郁闷的样子,楚子轩反倒勾唇笑了,刚才那一瞬的难受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挑了挑眉,拉长的眼角显得邪气与不羁,“越是这样我越不会让你离开我,就当作是你当初有所保留而补偿我。”

    莫可妍怒视的瞪着他,却被他偷袭般的亲了亲脸颊。

    “妍妍,你再休息一下。我先回家搬行李过来,从今天开始,我就住在这了。”顿了顿,他又说道:“等你满十八岁,我们就结婚。”他一锤定音,根本就不打算跟莫可妍商量。

    他算是明白了,如果要等莫可妍同意,他这辈子也别想娶到她了。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他的意思来。她暂时不喜欢他没关系,只要跟他结婚留在他身边就好。

    莫可妍妍冷着脸看他出了空间,马上起身换上外出的衣服。然后她急急忙忙的从衣柜里拿出昨晚收拾了一半的背包,想了想,把自己这些年所存下的所有钱和各种票也都放进了背包,之后又急匆匆的跑上跑下收拾着各种生活用品。

    昨天楚子轩说要过来跟她一起住,她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拒绝,后来干脆想着先搬出去住在招待所,等租到合适的房子就搬过去。如果不是楚子轩突然过来,她早就收拾好了,而现在要收拾的东西更多,毕竟她现在打算离开天南县的。

    空间她暂时也不打算再用了,她进出空间或拿进拿出什么东西楚子轩那里都会有感应。她既然打算离开,当然不能让楚子轩找到,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现在要收拾的东西就觉得少了这不行,少了那也不行的,真是忙得一团乱。

    收拾好后,莫可妍换了鞋子背上背包,急忙出了空间向外走去,她一定要赶在楚子轩回来前去到火车站。

    是的,她打算离开天南县。虽然空间意识里提到过她跟楚子轩能互相感应到对方的存在。但毕竟没有真正试过,万一不能感应到呢,她如果裹足不前,不是自我放弃了离开的机会?

    这样一想,莫可妍立刻加快了脚步。到了路口等了几分钟,刚好有一班公交车经过,她直接坐车到了火车站。

    “同志,我要买一张最快发车的火车票。”莫可妍只想赶快离开天南县,最快发车的那趟火车去哪里她都不介意。

    售票处窗口的姑娘抬头瞥了一眼莫可妍:“最快的那趟车是明天早上6点发车......”

    莫可妍不等她说完就急着道:“没有今天上午就走的火车吗?”

    被人打断,那姑娘十分不高兴:“没有,不过一个小时之后去往h省的火车会从这里经过,只有站票,要吗?”

    “要”莫可妍果断的说道。

    “介绍信拿来给我看下。”

    “介绍信?”莫可妍大惊失色,她怎么就忘了这个了呢。

    那姑娘看着莫可妍发白的脸色,眼里浮起怀疑的神色,搞得莫可妍本想问不用介绍信能不能买到票都不敢问了。

    莫可妍干巴巴的笑了一下,就急忙的离开了。

    出到站口,莫可妍颓然而沮丧的站住了,没有介绍信,她根本就坐不到火车,现在再回去街道办开介绍信肯定担误不少时间,她哪等得及啊。

    想了想,她直接转到汽车站,唯今之计,只好先坐汽车去到省里再想办法去其他的地方了。

    无论如何,她今天上午必须得离开。

    .......

    而另一边的楚子轩,嘴角含笑春风满面的回到楚家。他一走进客厅,就看到父母和两个姐姐正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爸、妈,大姐、二姐”他十分愉悦的打着招呼。

    “阿轩回来了,听爸妈说你昨晚没回家,是在可妍那里,对吗?”楚青青大大咧咧的问道。

    楚子轩挑了挑眉,轻笑不语,

    这是默认了?楚青青大为高兴:“阿轩喜欢可妍啊?真是太好了。可妍好啊,她是个好姑娘,跟你倒是很相配,她嫁进我们家,我以后就不用担心跟你未来的老婆相处不来了。”楚青青一如既往的大神经,根本就没意识到随着她赞同的话,她老妈跟妹妹的脸都要黑成锅底了。

    楚子轩点点头,“会的,她会嫁进我们家的,很快就会了。”

    “阿轩......”楚纤纤再也忍不住了,刚想说点什么。

    楚子轩却根本就不给她机会,直接打断她的话,“二姐,我要收拾东西搬去可妍那里,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话落,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跨进了房间,并且锁上了门。

    “我们要不要去帮阿轩收拾啊?”楚青青问道。

    楚夫人:“......”

    楚纤纤:“......”

    有个粗神经的女儿/姐姐真的好心塞。

    “纤纤,你看到了,现在我们说什么他都不听,我是没办法了,随他折腾,我不管了。”楚夫人无奈的说道。

    楚纤纤看向楚书记。

    楚书记轻叹一口气也摇了摇头,见状,楚纤纤头疼的揉揉额头。

    爸妈都败退了,楚纤纤觉得,自己可能也会很快的阵亡。毕竟她弟弟,那脾气还真是......楚纤纤是一脸的一言难尽。

    ......

    “阿华,看什么呢?”陆天明用手肘撞了一下周天华,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看到一个皮肤雪白身形纤细的姑娘站在公车站牌下,她背上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怀里还抱着一个。看向来来往往的人群神色焦急而忧虑,微蹙的眉与间似有一股化不开的忧郁。

    “你认识那姑娘?”陆天明转头问周天华。

    周天华没回答他的问题,只说道:“你帮我盯着那姑娘,我去打个电话。”说完,他马上向车站办事处跑去。

    “喂,阿华......”陆天明不明所以,刚想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周天华却已经跑出了老远,他郁闷的收回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看向那姑娘的方向。

    这姑娘是什么人啊?阿华干嘛叫他盯着人家姑娘?陆天明好奇得不得了。

    而周天华则是边跑边在心里琢磨。莫可妍?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是一副出远门的样子。她要去哪里,楚哥知道吗?

    不知怎的,在车站这地方看到莫可妍,周天华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不由的想起那次,楚子轩疯狂找人的情景。

    如果莫可妍这次又是不告而别,那楚哥......周天华越想感觉越不好,更加的加快了脚步。

    .......

    而楚家,楚子轩正在欢快的收拾着东西,就听到外面楚青青的大嗓门叫他出去接电话。

    “阿轩,阿华找你,快来听电话。”

    楚子轩顿了一下就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了出去。

    “阿华”即使隔着一条电话线也能听出楚子轩的好心情。

    周天华却无心追究他今天的心情为什么那么好。

    “楚哥,我在汽车站看到莫可妍了,她大包小包一副出远门的样子,你知道吗?”周天华简洁利索的说道。

    闻言,楚子轩的脸马上阴沉了下来,眼里迅速的布满阴霾。

    而楚家的几个人就看到楚子轩刚刚还是春风拂面一副温和的样子,不知电话那头的周天华说了什么,他身上那春风般的温和迅速退却,换成一副风雨欲来黑云压城的阴沉表情。

    楚家四人对视了一眼,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才听到楚子轩声音低沉的说道:“给我看着她,不要让她上车。”

    不知怎的,坐在客厅的几人包括电话那头的周天华都感觉身上一凉,好像全身都沾上了阴森森的鬼气。

    那边的周天华挂断了电话,而楚子轩却紧紧的握着话筒,那力道,似是要把它捏碎般。良久,他才重重的放下话筒。

    “莫可妍......”

    他在心里狠狠的呢喃着这个名字,颇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你还是要离开......

    楚子轩眼里凝起风暴的漩涡,那抹浓郁的墨色似要吞灭一切。既然你这么不乖,那就不要怪我了......

    他看向楚书记,淡淡的问道:“爸爸,引栖山那的地图在你这里吧?”

    楚书记一愣,然后脸色凝重的看向楚子轩:“你想干什么?”

    引栖山是y省内的一处深山,人迹罕至。楚家祖上在民国时曾到那的一处隐蔽峡谷避过灾难,后来发展成楚家的秘密基地,也是楚家的退路。楚奶奶楚夫人的嫁妆以及楚家的大部份家产都埋藏在那,楚书记当初被调到天南县当书记也是因为引栖山的秘密基地,那时就是想着不行就避到秘密基地躲个几年,保存一丝楚家的血脉。

    那处地方,非常隐蔽,外人没有地图根本就找不到那里,重要性不严而喻。现在楚子轩问起,不怪楚书记脸色凝重。

    楚子轩凉凉的一笑,也不隐瞒,“妍妍现在在车站,她想离开我。她想走,我偏偏不让她走。”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想带她住进引栖山,只有我们俩个人,我就不相信天长日久的,她会不爱上我。”

    楚青青楚纤纤倒抽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子轩。

    楚夫人:“你疯了,你这是非法囚禁!”她的声音都抖了起来。

    楚书记的脸色更加凝重,他推了推眼镜定定的看着楚子轩,半响才问道:“如果可妍一直不喜欢你呢?”

    楚子轩直视楚书记的目光,眼里满是寒意,“那就住一辈子。”他语气平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冷酷。

    楚书记几人皆是震惊的看着楚子轩,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楚子轩说完,也不管家里人能不能接受,就飞快跑出去开车去了汽车站。

    现在最重要的是阻止莫可妍离开,楚子轩真是没想到,他前脚刚走,莫可妍后脚就跟着离开,真是......

    楚子轩简直气得不行,心里的怒火犹如滔天巨浪向他涌来,他现在就像燃烧的火焰,恨不得把一切都烧掉。

    莫可妍一直站在站牌下不曾移动,心里焦急万分,她每隔几分钟就看一下手表,只觉得这时间过得其慢无比,每一秒都漫长得让人窒息。

    就在她焦躁万分的紧盯着入口的车辆时,突然被人拉住了手腕。她一惊,“啊”的一声惊呼出来。

    却在看到来人时,嘴里的呼声嘎然而止,随之脸色变得无比惨白,身体也哆嗦起来。

    完了,他追过来了......

    楚子轩不发一言拉着莫可妍就要走,莫可妍却不肯移动。

    他直直的盯着她,“不想走?那你是希望我抱着你?”

    莫可妍眼眸一暗,避开楚子轩伸过来的手,乖乖的跟着他离开。

    一打开车门,楚子轩就把莫可妍的背包丢到车后座,然后把她拉上副驾驶位,自己也坐了进去。

    关上车门后,楚子轩总算正眼看向莫可妍。

    “想离开?”他眼里的冷意几乎把莫可妍冻结。

    莫可妍瑟缩了一下,避开了他的注视。

    她没想到楚子轩来得那么快,心底的那丝侥幸彻底破灭。她以为空间的这个感应作用只不过是让两个人知道大概的方向,没想到却是具体到地址。她之前下意识的屏蔽了空间的意识,就想着这样也许能逃过楚子轩的感应,然并卵,楚子轩还是找到了她。

    难道,她真的以后都要跟楚子轩绑在一起了?

    莫可妍茫然的想着,有一丝不甘心,想反抗,却又不知道怎么反抗。她苦笑了一下,有一种宿命的荒谬感.

    也许她该认命了......

    “妍妍,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我?为什么不乖一点?”楚子轩抚摸着莫可妍的脸颊呢喃。

    既然不乖,既然总想着离开,那他只好把她关起来了......到时,只有他们俩个人,她只能依靠他,只能跟他说话,眼里只看到他,迟早会喜欢上他的,那时,她就不会再想着离开了。

    楚子轩如此想着,放在她脸颊的手越发的温柔。

    之前有一瞬间,楚子轩曾考虑过,先放妍妍离开,等她以为逃脱的时候他再出现,然后再放她离开,等她觉得自己又一次成功脱离的时候他又再次出现。再放她离开,在妍妍在一次庆幸的时候再次出现,如此这般几次,迟早妍妍会觉得累了,会自己放弃逃离。到时,他再也不用担心妍妍离开了。

    这过程充满较量,端看哪一方先放弃,而楚子轩坚信他绝对不会是最先妥协的一方。

    只是,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这过程里充满了变数,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真的失去妍妍。就算只是一点点这种可能,楚子轩都不愿意冒险。

    他宁愿她呆在他身边天天恨他,也不会让她有离开的可能。楚子轩此人,从来就不是那种大度的人,什么“爱她,就要成全她”之类的品质,楚子轩下辈子也不可能做到。

    看着楚子轩那疯狂的眼神,莫可妍只觉得满心疲惫,楚子轩就像藤蔓,死死的抓着她不愿放手。而她也不愿意再折腾了。

    反正无论她逃到哪,他都能找点,何必再费劲......

    她问道:“你真的那么爱我?”

    也不等楚子轩回答,她自顾的继续说道:“只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我们就试试在一起吧。”

    楚子轩的手一顿,不可置信的看着莫可妍。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莫可妍松口说试着接受他,在他失去了耐心不再等待的时候终于得到了她的首肯。这感觉......幸福得让人颤抖......

    “什么条件?”楚子轩舔了舔干燥的唇,压抑着心里的狂喜声音暗哑的问道。

    莫可妍直直的看着楚子轩的眼睛,认真而慎重的说道:“如果我们以后有了小孩,你要很爱他(她),就算以后你不喜欢我了,也要一直喜欢他(她)。假如以后我们离婚了,你也要假装很舍不得他(她),要拼命的跟我争取他(她)的抚养权,当然了,只是假装,最后小孩要跟着我,你不能跟我抢。你明白吗?”怕楚子轩不明自己的意思,莫可妍又解释了一遍:“就是如果真到离婚的那一天,你要假装在乎他(她)不舍得他(她),不要让他(她)以为自己是被抛弃的,但是最后你不能跟我抢孩子的抚养权......”说到最后,莫可妍自己都有点混乱了。

    “妍妍,我怎么可能会不再喜欢你呢,我更不可能会跟你离婚,我......”

    莫可妍打断他的话,也不跟他争辩这问题。在她看来,没有到生命的尽头,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只爱一个人?

    “你就说你能不能做到我说的那些,能做到我们就试着开始,不能,也没必要......”

    “我能。”楚子轩飞快的说道。虽然伤心妍妍不相信他的保证,但他还是果断的回答。

    这个时候,傻子也知道该怎么回答。

    莫可妍沉默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她当然明白这时候说再多的保证也没用,以后如何还得时间来验证。问这些,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她可以不期待爱情,但她希望她的孩子能过得幸福,不要如她一般,被父母抛弃,孤零零的长大......

    “在想什么?”楚子轩紧搂着她,一根一根的把玩着她削葱似的手指。

    他嘴角上扬,那丝微笑压也压不住,眼里的流光灼灼闪烁,犹如最璀璨浩瀚的星河,美得如梦如幻。

    “什么都没有想。”

    “妍妍,我很爱很爱你,也会对你很好很好。”他心情激荡,脑里的千言万语最终只说出了这句。

    “嗯”莫可妍低低的应了一声。

    “我们回家吧。”她说道。

    听到莫可妍说“回家”,楚子轩笑得犹如漫山遍野开放的桃花。

    他轻轻的亲了亲莫可妍的脸颊,“嗯,我们回家。”

    这个女孩儿,终于是他的了。

    不管她此时的妥协是为了什么,他都会牢牢的抓住这一丝机会,让她这时的妥协变为心甘情愿。

    从她来到他身边的那刻起,就注定了两人一辈子的纠缠。既然被他抓住了,那么,这辈子他都不可能会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