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九章

    “嗳?咋走了?”

    毕成手握十块钱:“姐,他们还硬塞给我钱。(www.k6uk.com)你赶快还了去!”

    毕月抄起个袋子,装上热乎乎刚出锅的两个鸡蛋,又抓过“大票”十元。

    她就以头戴白色大帽子,身上还穿着个黑色油围裙的形象,紧倒动着两条小细腿撵着小轿车。

    还好,人潮涌动,早市里格格不入的小汽车,只能缓慢前行。

    毕月小巴掌拍向车窗,拍着楚亦锋这一侧,示意靠边儿停车。

    车窗落下,毕月眼睛盯着副驾驶座的楚慈,两只小手却把钱和鸡蛋一股脑塞到楚亦锋的怀里:

    “楚慈,你埋汰我呢?赶紧着别忘了吃鸡蛋,考满分!”

    毕月小脑袋瓜探进车里,对着楚慈握拳鼓劲,绽放了笑脸。

    ……

    脸、圆圆的;

    笑颜、甜甜的;

    小手、温温的。

    楚亦锋甚至闻到了毕月身上的油烟味儿,奇怪的是,他并不反感,他觉得油烟味儿要比脂粉味更好闻。

    从头到尾,她和他没什么对话。

    他却在此刻认真地注视,那双笑起来像月亮一般的双眼。

    楚亦锋的心,更是在毕月的小手,触摸到他把着方向盘的手背上时,第一次感受到有点儿紧张,这种感受很陌生。

    还有,很新鲜……

    楚慈皱着两眉,尚显青涩的大男孩儿没有看毕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烦!你放心。反正你也不教我了!”

    “不是,你这小孩儿!”毕月怕楚亦锋不耐烦,也把真诚的笑脸正式冲楚亦锋一乐,才继续道:

    “我们要考试,要放暑假了,等我回来的,楚慈,随叫随到!”

    ……

    汽车要拐弯儿时,楚亦锋和楚慈又再一次做了一个相同的举动。

    他们都靠着车门,手肘拄着车窗,眼神装作不经意地瞟了几眼倒车镜。

    倒车镜里是毕月转身往小摊儿跑的背影。

    ……

    北师大的小树林。

    男孩向女孩表白的地方;

    男孩和女孩互动,偷摸拉小手的幽会好去处。

    寒假、暑假,这个地点更是随处可见惜惜相别的场面。

    毕月靠在大树上,回来的太晚,身边飞着蚊子,幽暗的气氛下,她看梁笑笑的那张瓜子脸,也只能是影影绰绰。

    她觉得很好笑,今儿个,她毕月穿着破衣烂衫的,居然也是受约对象,还比其他年轻男女接受的仪式要更浪漫。

    只是对象是……女的。

    梁笑笑抱着手风琴,没啥开场白,看见毕月站好,她就开始弹唱了起来: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啊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你一定要把我来埋葬,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毕月囧。

    这是神马“求爱”歌啊,怎么唱着唱着没了一个?

    “我唱的好不好?”梁笑笑抱着手风琴,比照平常,此刻脸上有了羞涩。

    毕月憋不住乐,两个手指圈成个圆圈儿放在嘴边儿,打了一个口哨,惊的那些伴着琴声偷摸相拥的情侣瞬间分开。

    说实话,这歌声戛然而止,她还没反应过来。

    “再来一个!再来一……”毕月被梁笑笑拽住跑走。

    跑到空旷的操场上,毕月拍了拍梁笑笑肩膀,又拍了拍手风琴,满脸荡漾笑容:“沉不沉?我帮你背?”心里明白,姐妹儿真是豁出去脸面了,为了自己。

    梁笑笑还在脸红中,可强挺着让自己看着淡定:

    “要放假了,毕月,我要去南方看我外公外婆,咱们这一假期就见不着了。所以……所以我……”

    毕月无所谓摆了摆手:“笑笑你唱的真好,跑什么小树林唱啊?你就该坐在咱宿舍楼梯口,大大方方的唱。”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梁笑笑急了,一着急解开琴带儿、把琴放在了地上。

    在毕月不解的眼神中,梁笑笑打开军绿色的斜跨背兜,卷成卷儿的钱、用透明皮套捆绑着,总共四卷儿。

    她敞开兜子拽住毕月的胳膊,两个小脑袋瓜一起看向兜里。

    “艾玛,这卷钱方式,像倒动毒品的。”

    梁笑笑疑惑:“毒品?大烟呐!别闹,我撑死敢倒动个大白菜。这钱你拿着!”

    毕月怔愣住,猛然抬头和梁笑笑对视,两个大姑娘对视完,毕月转身就要走:

    “笑笑,你别跟我扯这一套,我不要啊,我告诉你、我不要!”

    梁笑笑又抱琴,又要盖好兜子的,落后了一步,大晚上的,还不敢大声喊“钱”字,带小跑的追毕月,亦步亦趋的跟在毕月的身后解释道:

    “你听我说,这钱都是我爸还有我爷奶、但大多数都是外公外婆偷着给我的,为啥卷成这样?我都是满屋子藏钱,我家那个是后妈,你又不是不知道,被她翻到了就得和我爸作闹。”

    毕月站住脚,回身问道:“放我这藏着?那行!”

    “不是。你不是要去苏国?虽然我认为倒老头衫去苏国挣钱是天方夜谭,可无论结果怎么样,刚才那歌是给你壮行,这钱、是给你壮胆!拿着,挣了还我!”

    两个女孩儿撕撕巴巴的推搡着。

    “我们是朋友!成功失败,白日做梦还是梦想成真,我都陪你走着!”

    ……

    两个女孩勾肩搭背的影子,在空旷上的操场上,看起来又是那么温暖。

    “我不能送你上火车呢?如果你要是买卖失败了,别怕,我这趟去外公那,他们怕后妈虐待我,还会给我钱。”梁笑笑呲牙一笑。

    毕月用肩膀碰了碰梁笑笑的肩膀笑道:

    “我可以在开学时接你下火车。如果我挣到钱了,咱俩弄个炸鸡喝啤酒,再做两件一模一样的连衣裙,就当庆功了!”

    ……

    各大高校门口,人潮涌动。

    拎包大踏步从容离开的;

    脚边儿放着行李箱,等着父母来接的“富家子女”;

    背着双肩包和送行同学挥手道别的;

    小姐妹之间互相再见之前,都会喊上一句:“等我回来带家乡特产!”

    梁笑笑是第一个离开宿舍的,而毕月那时还在炸着油条。

    等她带着毕成回到宿舍、也要收拢自己的东西搬到出租房时,发现铺位上有两个黑兜子。

    那兜子、毕月认识,梁笑笑离开前,已经帮毕月整理好了。

    四卷儿钱,共二百元。

    忘不掉的总是点点滴滴。

    毕月握拳,她要告别油条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