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五章

    因为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姐弟俩对这座城市,无爱,除了钱。(www.k6uk.com)

    “倒货”生意的合法性难以界定,没被查、没被抢,似乎就该偷着乐了。

    而被莫名其妙搜查没收家当的,只能认倒霉,他们的那点儿事淹没在这座城市中。

    听说干这个危险,但挣钱,而这个世间最不缺的就是人。

    “哗”地一下,坐着火车一批又一批相信自己会好运的人,接踵而至;

    而那些被淹没的,因为明抢暗抢再也翻不了身的倒爷们,他们所遭受的一切,连让人唏嘘的时间都没有。

    每个来到这里的人,时间就是金钱,没有谁愿意把辛苦钱浪费在住宿上,都在忙碌着。

    不曾关注,也就谈不上遗忘。

    岁月都没有记载下这些灰暗色的点点滴滴。

    ……

    毕月问:“搜查得有个理由吧?他就是强力部门也得整个冠冕堂皇的说法,这叫什么突击?!”

    许豪强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不需要理由。你就是报案啊,都说不明白是哪的人搜查的,语言不通,连长相都说不清楚。估计啊,人家就是心里明镜知道这点。”

    “许叔,总这样吗?”

    “等晚上我带你们去旅社就知道了,那地方前几年还遭过大规模突击,很多人钱都没来得及兑换,哎呀,消防警啊,交警啊,有大沿帽的都进去了,全副武装,那小破楼一大部分人都瘪泡了,白折腾!有的借钱上货的,后来再没见过。”

    毕成反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也就是说,得防好几伙。可真难。”

    ……

    没心思干别的,也不刻意抬价格,毕月和许豪强道出了心底话:

    “我们就这二十来件了,批发完直接走,赶上半夜那趟回东北的车……叔,不住宿了,就剩你自己……”

    许豪强一愣:“那快着点儿!咱得抓紧时间!”小声凑近毕月耳边:“先换钱。”

    三人都来不及倒腾卖货,索性毕成帮着许豪强背着货,还算没啥负担。

    姐弟俩跟着许豪强直奔兑换美元的地方。

    卢布不能背在身上,说不清就被没收,到了莫斯科,也终于明白卢布为啥被称为定时炸弹了。

    ……

    钱都没捂热乎毕月和毕成的心。

    那可是美元啊,算成人民币好几千!

    之前许大叔一顿白话讲故事,谁都不觉得啥,他们那节车厢也没人丢钱,一直都是警戒的心理,随着啥都没见着,慢慢地心气松了。

    可事实发生在眼前,那种五分八分钟就没收所有钱的场景出现在眼前,一路上所有的辛苦都白费了,连本钱儿都不剩,太直观、太触动人心。

    这钱到底是给谁挣的,还没个准数呢!

    姐弟俩现在是********迅速返回国内,回家,一刻都不想在这呆!

    ……

    八十年代伊斯迈洛市场还没有形成规模,毕月认为和她的上货地“白沟”没啥分别。

    除了批货买卖的人更多、地方更大,连个遮风挡雨的地儿都没有,像极了后世夜市上练摊的那种环境。

    毕月正在笨笨咔咔地和一个拿着土篮子的苏国大娘你来我往,那意思你都要了吧,我给你便宜点儿。

    俩人就跟表演哑剧似的,演的特别投入,毕成却没心思帮忙。

    几天没咋合眼,可他现在却精神极了,因为他在给许叔看着大包小裹,这都到了集市了,人呢?!这可都是钱吶!

    当毕月像撵人似的挥别苏国大妈,心里寻思终于全卖了,可特么省心赶紧回家时,许豪强呼哧带喘的出现在姐弟俩的面前。

    毕月正要拿水壶,动作顿住了。

    憨厚的中老年汉子,蹭吃蹭喝的东北大叔,手里是十个黑面包和两瓶格瓦斯。

    毕月嗓子眼干哑的厉害,许大叔却笑呵呵的塞到空的胶丝袋子里:

    “我不着急,大侄子、大侄女,连夜家去吧!回国,麻溜回去。我说话算话吧?没白吃你们黄瓜和饼吧?”

    毕月低下头看着塑料凉鞋:“嗯。”

    毕成手指指向许豪强的兜子,许大叔摆摆手笑了,又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这回凑近毕成,嘴里还是喷着口腔臭气还有烟味儿,小声道:

    “我得带点儿他们这的东西回咱那倒。尝尝,格瓦斯,面包发酵的!妈了个巴子的,这地儿啊,柜台上空了一大半,都藏柜台下面,买啥都排队,还特么限量不让多买!没啥热闹可看滴,都不如咱东北高粱地!是吧?大侄女?”

    “是。”毕月仍低着头。

    感觉出来俩孩子伤感了,可大叔习惯了,他拍了拍毕成的肩膀,瞅着毕月,逗着俩人:

    “我跟你们说,前些年我和我飞哥想吃鱼,高价买鱼,不差钱儿,豁出去了,实在是吃的不习惯想自个儿做。哎呦,不会鸟语是不行,买鸡能学鸡叫,买鱼咋叫唤?我作为小弟就得摇头摆尾学鱼游泳啊!”

    许豪强,小个子的许大叔,他的调侃声还在继续,他已经弯下腰和毕成打开他的兜子了,这预示着,他展示货就要奔波忙碌准备开卖。

    毕月忽然上前一步,在许豪强愣神站起身时,伸手抱了抱大叔,把许豪强吓的一愣。

    笑颜浅兮,形象很惨、眼神暖暖的毕月轻拥完许豪强,后退一步正儿八经道:

    “叔,我叫毕月,正式认识一下,我是京都师大再开学就要读大三的学生。你要记得去京都找我。”

    “叔,我叫毕成,我在京都交通大学,家住……三面环山的富裕乡莲花镇赵家屯,找老毕家就成。”

    这俩孩崽子,这事儿整滴!

    “来,大侄子,不偏不向,咱俩也抱一个!”

    ……

    孤单的滋味,谁都会面对,不止是你我会感到疲惫。

    姐弟俩的身影消失在传说中“倒爷天堂”——伊斯迈洛市场。

    他们的身后传来粗啦啦中老年汉子的叫卖声:“洗噶列打用的咋日噶尔噶!”香烟用的打火机。

    先是饼,后是黑面包……

    先是老乡之间的亲切乡音,到之后的一路同行……

    后来,当毕月在京都再次见到许豪强的时候,她像这次一样,主动上前轻拥,她异常惊喜又带着斥责的口气质问“老顽童”:

    “叔,咋再没见过你?你跑哪去啦?!”

    “你瞅瞅你瞅瞅,又跟叔整这洋事儿,还拥抱?!我大侄子干哈呢?”许豪强叼着烟斗,一身西装,只是眼角处的皱纹更深了,他忙着呐,在给他“飞哥”打工!

    这位真的是毕月姐弟俩的贵人,从相遇到再遇,一直是。

    而姐弟俩之后再没有碰到过这种运气,小人倒是常见。

    原来一路同行,真的需要缘分。

    ——————————————————————————————

    作者有话说:两件事儿和大家伙说一下,咱也开个会。

    第一件事是确定下来了,六一当天入v上架,希望书友们能帮我攒一攒月票,这对我很重要。写到这,脑海中情不自禁涌出一句情话,好希望你们能做到,那就是:“只要我有,只要你需要……”

    第二件事是后个儿晚上,也就是本周五晚7点半到八点半这一时段,我做客起点女生网名家访谈,q群里的书友们到时跟随管理员的脚步进入聊天室即可,她们会甩给大家链接。

    没入群的书友们,请用电脑或手机登陆起点女生网网页版,在首页找到名家访谈。

    现在那块宣传位应该挂的是咱的新书封面,很好找,找到之后点击更多进入,找到“聊天室”字样,就可以和我在27号晚7点半互动直播聊天。

    新书、新起点、新人物的新气象,我们一起潜心播种新希望,共同托起明天的太阳!是的,这是我脑中涌出的广告语。

    嗯,没别的事儿了,就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