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一章

    (明天入v更新前,会先贴出上架感言,感言过后就会更新,具体更新时间请关注书评区。(www.k6uk.com))

    凌晨两点半,爷爷毕富睡不着了。

    他瞪着眼睛盯着旁边破旧的炕柜,那里面藏着钱。

    他大孙女和大孙子对他说:“爷爷,等我们睡一觉的,太困了,醒了咱就去医院。”

    原来晚回来这么多天,就是为了他这个不中用的爷爷。

    老婆子,我是又想赶紧死、又想好好活着,你明白不?

    ……

    这个夏日,毕铁刚坐在屋门口的门槛上,一口接一口地抽着旱烟,耳边似是在回拨重放大儿子毕成的话:

    “爹,我姐确实干家教了,天天晚上六点钟到八点半,俺们最开头做小买卖的钱就是我姐的家教费。

    我和我姐先卖的油条麻花儿,租房花了点儿,买油买面,我也卖了几天冰棍儿,我俩能干着呢,呵呵。

    我姐还说呢,等爷爷好一些了,让你们也去京都,现在形势不一样了,咱能说走就走!

    想想这个,爹,你有奔头没?反正我俩可有奔头了,就为这个,放假了,我就跟我姐去了莫斯科,听她的准没错!

    钱不太足,我姐的同学借了几百,挺借力的!莫斯科这一道上,四百件衣裳都批发个精光!你瞅瞅,挣这老些,咱家好日子真来了!”

    直到现在,毕铁刚的手还有些发颤。

    刚才,他就是用这双颤抖的手打开了衣柜,藏好了钱。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也说明他这个爹是真无能。尤其是他大闺女不哼不哈的出息了。

    原来那丫头慢性子,多说几句话都像是怕累着似的。

    ********就是学习,在村里来回走动,谁要是多和她聊两句,脸红发烧,问过妮儿,让她大方点儿,她说什么话说多了累的慌。

    毕铁刚很难想象出毕月吵吵巴火的招揽顾客,是什么样的场景。

    他心口窝的两个大学生,千里迢迢跑到国外卖衣裳。

    他自个儿的孩子自个儿清楚,都不是啥闯实的娃,为了这个家、他这个瘸腿的爹又指望不上,俩老实孩子愣是敢做小买卖了!

    毕铁刚使劲抽了两口旱烟,在烟雾中,他的眼中有晶莹的东西在往心头滴落着。

    ……

    亲娘刘雅芳拿着蒲扇在轻轻摇晃,她就像感受不到手酸,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想要让大闺女睡的踏实一些,驱走所有热浪。

    带着茧子的食指给毕月掖了掖头发,刘雅芳想起毕月从见到她、到迷迷糊糊的睡着只说的那一句话,心就像被扎一般的疼。

    “不累,没事儿,哎呀,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嘛,真的跟捡钱似的。”

    闺女撒谎了,那么不爱说话的孩子都学会撒谎了。

    大闺女本来是张小圆脸,现在尖下巴。睡着了还直抖擞,睡不踏实,一激灵一激灵的。

    孩子这是累坏了吧!

    上着学还得寻思挣钱,天天起大早,别人家孩子放假了歇歇,她家的两个,原来是回村帮家里干活种地,现在是卖早饭、爬火车,那火车一坐就是半个月。

    刘雅芳想象不到挣那老些钱会让儿女遭了多少罪,她就知道她这个当娘的,不敢问、不敢想。

    有一刻甚至觉得她生孩子是错误,三个都是,托生在她的肚子里,面对这样的家庭,活着累。

    ……

    爷爷、父亲、母亲,在毕成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在毕月睡的连翻身都懒得动一下的睡姿中,每个人的眼神里,都有了心疼和感伤。

    三个大人,一夜无眠。

    毕成和毕晨挤在大屋临时搭的木架床上,睡的格外的香。

    水泥地上还有个塑料袋子,那袋子里规规矩矩摆着没被抠过肉的半只鸡。

    毕月躺在老爷子的左手边儿,连个褥子都没来得及铺上,她是在毕成的讲述中睡过去的。

    毕月本打算直直腰、就躺一小会儿的,结果就那么和衣而眠。

    还是那身脏且破旧、带着汗味儿的一身衣裳,蜷缩成一团侧着身子的睡姿。

    邦邦硬的小炕,编的那种大酱色炕席,毕月转一下头,头发丝就会被夹上,拽的她头皮生疼。

    偶尔她会恍惚一下,半眯起眼不知道此时是在哪,当她听到一个温柔的女声:“妮儿,睡吧。”她就会立刻松懈下来继续入眠。

    毕月心里梦里也有点儿印象,娘?娘,有娘了!

    娘在给她扇着扇子、赶着蚊子,是扇了一宿吧?

    明天,就明天一大早起来,她就开口,她还没对那俩人叫声爹和娘。

    大屋的炕上狼藉一片,扒炕的步骤也只是干了一半就散落在一旁。

    炕席扒掉了,水把炕浇湿了,炕上的土软和了,炕沿边儿的地上,摆着一堆儿土,砖头也在地面上散落着,引起火坑不好烧的炕灰还没掏干净。

    ……

    毕铁钢坐在门槛上,抽了半宿烟,当听到鸡叫声才站起来走到井边儿压水,用冰冰凉的水摩挲了一把脸。

    再反身进屋,趴在老爷子耳边小声说了两句,打开了炕柜翻找。

    天色渐亮……

    无论是毕月还是毕成,都感觉还没睡多久、都陷进熟睡的梦中时,毕铁刚一面的裤兜揣着记账本,一面的裤兜揣着钱,直奔村书记赵树根的家。

    他想着,得趁儿子女儿还没起床呢,先去找书记对对账,对照明白了,别落(la)下哪家人情,他挨家挨户的去还钱。

    是得让孩子们记得乡亲们的那些恩情,可他家毕月和毕成是大学生……

    这钱是他借的,自然该他去还!

    劳动布的裤子边儿打了个补丁,俗称懒汉鞋的布鞋也磨起了边儿,一名托着一条瘸腿的高大汉子,行走在村里的石子路上。

    天上的云,飘了过来,陪着毕铁刚慢慢地走……

    夏日的热风,轻轻地吹了过来,中年汉子心中溢满了父爱,以及从没有过的透亮……

    “大学生”三个字,让这名顶梁柱瘸了腿,让这个贫苦的家庭雪上加霜;

    “大学生”三个字,也是从这天开始,顶起了所有的重担。

    ……

    此时的毕铁刚,只是觉得还了饥荒心里松快了。

    他并没有想到,有一天,毕家会成了乡亲门口口相传的“首富之家”。

    他的大女儿毕月,更是用一生的时间,去还了这个小山村当年的“人情债”。

    他行走的赵家屯,十年后因为有了毕月姐姐、毕月阿姨,一个又一个鲤鱼跳龙门的大学生站在高校门口报到。

    那时候的毕月,挺胸膛、笑扬眉,站在山坡上看着赵家屯自夸道:

    无论是择偶还是交朋友,我都只看重“情”。我不需要在乎谁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

    十年间,每一次的失落不安、失望沉默、失掉错过,对她而言,都只是一种经历,因为太阳每天都会照常升起,那就要向前走!

    (戴着白帽子卖油条的女孩儿;背着胶丝袋子踏上国际列车的女孩儿,跨过家乡的山、她也穿过人山人海……

    属于毕月的故事,明天之后才是真的拉开了序幕,你要认真听一听八十年代的故事吗?

    六月一日起,长达几个月的更新时光,我们彼此陪伴;

    透过故事去哭、去笑,去寻找关于亲情、友情、爱情,我们早已放在心口窝的答案,对自己了解的更加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