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六章 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一更)

    美人如玉,萍水相逢。(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

    军辉很意外,挑了挑眉,卖榛子的女孩儿,憋回了进屋就想爆粗口的话。

    毕月微拧了拧眉,怎么眼熟呢哪见过来着以扭身回头的姿态看向来人。

    军辉笑了,他等着毕月认出来。如果没有呢,那也就无所谓了

    只三五秒的时间,毕月转正了身体,面对面的看着军辉主动笑道:

    “是你”

    “呵呵,认出来了,还挺有缘。你怎么在这”问完,军辉随之瞟了一眼病床,用下巴点了点缠着白纱布的罗刚:

    “认识那是你的什么”

    还没等毕月回答军辉,病床上的“罗麻花儿”反应极快,他也是刚刚见到毕月,连句“姐”都没来得及叫,直接说详情来着,可此时开窍了,马上叫了声:

    “姐”

    毕月那双大眼睛瞬间看向大弟的同学,眼神中满满都是了然。这小子,心眼忒多。

    “嗯,一个弟弟。你是”

    军辉点了点头:“你跟我出来一下。”

    毕月跟在军辉的后面,俩人往医院后身的方向走。

    毕月边走边想着,那个“罗麻花儿”家是外地的,让人揍成那样,医药费都没地儿讨要,不仅如此,还得给对方掏什么补偿费这不是欺负人吗

    打架都下死手,不下死手的那是闹着玩。可打完的结果,却是天壤之别。

    唉富人的一掷千金,穷人的最后一个铜板。据说那妞也跑到军区医院看左什么去了

    家在外地,异地他乡的,都不容易。她虽然和前面那位就是一面之缘,但是看那位的意思,她至少能给“皇军”捎句话

    正想着呢,军辉忽然站住回身,毕月差点儿没收住脚撞上。

    “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军辉。”脸上挂着雅痞的笑,他只是想逗逗她。

    毕月仰头看向高大的男人:“你好,我叫毕月。”

    “你哪个学校的”

    “嗯啊,我师大。我弟和床上倒着那个交大的。”

    看来真是大学生。

    “大几”

    “开学大三。”

    军辉点了点头:“我是姓左的表哥。知道吧你们那头想怎么着啊”继续逗着毕月。

    在军辉心里,这也算大清早被折腾起来的福利了吧

    漂亮姑娘的基本信息也掌握个差不多了。以后再放假,如果他还能想起她,嗯,到时再说

    “啊我没想怎么着啊病房里那个只是我亲弟同宿舍的。不是我弟弟,旁边那个才是。但我觉得吧”毕月没了底气,她觉得啥啊人家认识她大贵姓啊

    军辉摸兜掏烟,嘴里叼着烟卷,含糊声还带着笑意:

    “你觉得什么说”他还纳闷呢,姐姐跑电影院卖榛子,辛辛苦苦挣钱,弟弟要是为抢妞打架,也够不是人了。

    毕月硬着头皮,帮人帮到底,就一句话的事儿,行不行的,张嘴三分利,不行也够本。

    “你表弟的医药费啥的,这都正常。俩人都不用上报学校,明天就开学,不能去上课,学校也快知道了。这些先不说,可我觉得精神补偿费五百块就”憋回了欺人太甚的话。

    毕月根本就不知道,如果不是遇到了她,更欺人太甚的事儿都能发生。军辉真能狠到给人扔进去呆两天,因为他懒得费力气。

    可五百块钱这事儿

    军辉被烟呛着了,连续咳嗽了好几声,咳嗽到一手示意毕月不用帮忙,一手拍打着胸口,脸色涨红。

    卧槽他又一次跟着表弟丢人

    因为五百块,军辉和毕月的这次会面很匆匆,但是

    不过是萍水相逢,临走时,军辉却回身站住,黝黑有力的食指指着毕月道:

    “记住,我叫军辉。冲你,那事儿过了”

    医院的后身园子里,毕月看着军辉的背影愣神。

    张嘴十分利还是冲她她是谁啊

    毕成这一天都在观察着他亲姐姐,毕月受不住了:“你想说点儿啥”

    吭吭哧哧憋半天儿,毕成发表观点之前先脸红:“姐,你十八了,十八一朵花儿,你得注意点儿”

    他见到他隔壁班的“花儿”也心里瞎蹦跶,他是男人,他懂

    毕月捂嘴笑到弯腰,终于知道自个儿挺漂亮了,她居然在她大弟心里是朵花儿听着心里挺美。

    没抓住重点的毕月和毕成俩人,挺忙。

    没睡好,却要顶着大太阳寻摸着房子,有些事儿回学校住宿不方便

    毕成也终于在这一天意识到保护姐姐的重任,不止要挣钱路上打下手,还得时时刻刻当打手,防狼。

    男人都是狼,却不知他姐姐其实是老虎。

    只是这只老虎嘛,暂时还没意识到、还没有机会发威,以模样可爱不吃人的姿态,在慢慢闯进了很多人的心里。

    谁接手、谁麻烦

    军帽下面的俊脸,嘴里叼着根儿小草,正优哉游哉地靠着大树根儿晒着太阳,随手掏兜,往嘴里扔了一个发潮的榛子嚼着。

    “嗳想啥美事儿呢有对象啦”

    乔延开玩笑,楚亦锋却心里漏掉了一拍儿,没像以往回答那算啥美事儿,而是选择小心翼翼略过。

    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答非所问:

    “我们叶部长算是不盼我好了,我明天还得带队。你呢大裁军一忙完,除了训练怎么不找哥们喝酒,最近挺忙”

    乔延叹了口气:“你知道信儿了吧以后特种部队的组建形式会增多,咱们军区正在秘密考核,都想好好表现,谁不想去”

    呵呵,楚亦锋脸上的笑容变的不自然了。

    是啊,和平年代,特种部队还能像那么回事儿,有点儿盼头

    谁不想去可他是参谋官,文职,他特么算是没有明天了

    楚亦锋摘到军帽,两手拄地看着碧蓝的天空,像个小孩子,没藏着掖着,也像是在向天祈祷:“我也想去。”

    而楚亦锋此刻并不知道,他心心念念上战场、上前线,就在他叶部长的一念之间。

    叶伯煊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在研究着,这次前线那面的指挥官,他能不能启用新人,敢不敢启用新人

    那小子会不会成为另一个他

    叮铃铃,楚亦锋一条大长腿支着自行车,一边儿笑着按车铃。

    毕月站在远处挥了挥手,热情洋溢,亲切无比:“楚大哥”

    毕成:这又一只狼

    求月票撕心裂肺求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