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九章 犯小人(二更)

    (三更更新时间为十点,求月票!上一章都忘了打这仨字了,过节了,我七更,也鼓励鼓励嘛!)

    ……

    毕家人,谁都不知道毕铁林和毕月的这一场谈话。(www.k6uk.com)し

    毕金枝以为弟弟是追出去安慰了毕月几句,一会儿也就回来了。

    而毕铁刚正在和刘雅芳忙着生气:

    “你知不知道哪头轻哪头重?咱闺女那嗓子哑那样,你个当亲娘的听不着啊?!怨得着妮儿拿丰和不识数吗?你看看谁像他似的!

    我告诉你,也就是小舅子吧,还让我摊上没招了!换个人试试!

    糊涂,你现在越来越糊涂!有俩钱儿,你看你那个烧听样儿!谁家亲娘像你似的,你等我倒出空的,咱俩好好掰扯掰扯!”

    就是这么怪,刘雅芳被毕铁刚又叫到外面一顿骂,她倒不哭了,骂小一会儿了也没吱声,甚至都没过心。

    只在毕铁刚说“有俩钱烧得慌时”,她小声提醒了句:“你给我小点儿声,让别人听见!”

    刘雅芳眼神总是瞟向远处,心里惦记着,她闺女咋还没回来呢?!

    真是牵肠挂肚了,还有点儿后悔,只因为老人刚去世,她心里迷信上了……

    在她看来,老爷子还没走远呢,那无论是飘到哪,总得有一堆小鬼来接人吧,你说她闺女身子骨那么弱吧,万一再碰上哪个……

    越寻思越害怕,翘脚望啊望,听着毕铁刚骂她:“这时候知道惦记了,刚才骂闺女的能耐哪去了?!”

    刘雅芳终于怒了:“别墨迹了!我一个当娘的,还不能说她两句啦?!现在脾气这个大啊,说撩撅子就撩橛子!你闺女主意正着呢!”

    所以,当毕铁林和毕月的身影出现时,刘雅芳跑过去对着毕月的胳膊就是一巴掌,毕月翻了个大白眼深呼吸。

    她娘可真是、真是要气死她了!

    这咋还没完没了呢?她溜达一圈儿刚散完郁气,这是真要给她整成抑郁症是咋地!

    再也不理她了,再也不!

    这天晚上,毕月睡在她娘身旁,自然辗转难眠,她一会儿趴在炕上看一眼月光,一会儿用棉被捂在脑袋上。

    别看刘雅芳熬了好几天了,给老爷子烧完纸钱也算尘埃落定,只等明个起早圆坟这一样了,可她也睡不着,被毕月气的不轻。

    听着毕月翻来覆去的声音,她忍啊忍,到底没憋住,又小声骂了毕月一句:“瞎折腾啥?还不痛快睡觉!那拿棉被捂脑袋,上不来气吶?!”

    毕月瞬间一动不动,压抑着呼吸声。

    实际上,她也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就是不想理她娘。

    毕月小心翼翼的睡她的炕梢,尽量让身体碰不到紧挨着她的刘雅芳,像是碰到了、开口说话了,就会是认输一样。

    刘雅芳心里替自个儿悲哀,到头来,还得她惦记闺女!

    她家妮儿都不和她吱声了。都说女儿是棉袄,就说了她几句,这棉袄让她透心凉,这孩子咋变成这样了呢?脾气大的要命,啥时候变的呢?

    娘俩的思想段位不在一个频率上。

    慢慢地,她们的呼吸都变的平缓,真的陷进了梦里,送走老人,让人疲惫且忧伤。

    ……

    而远在京都的楚家二楼某房间,灯光依旧亮着。

    毕月不知道啊,她这个人成为了话题,还被人“嫌弃膈应”了。

    要是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呸呸呸连续吐几口,然后记住这一天,因为“犯小人,”以后到了这天就眯着!

    楚亦锋半夜进家门,军帽挂在衣服挂上,放轻了换鞋的动作,换完直奔楼上。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觉?”

    楚慈打了个哈欠,用钢笔戳了戳课本:“你看不着我在干什么?”

    楚亦锋斜了斜嘴角:“因为我不信!”

    “那你还是信了吧,我答应小月月了。对了,哥!”楚慈站起了身,审视般的小眼神,上下搜寻了一遍楚亦锋:

    “说,为什么会帮小月月?”

    楚亦锋直接躺在了楚慈的床上,“为了你,信不信?”

    楚慈呲牙咧嘴:“信你就怪了!你啥时候也不带为了我的!”

    楚亦锋直接拐下一话题,不打算在这话题上绕来绕去,没意义!

    “那天给我打电话干嘛?”

    “噢,去都一处怕没钱付账,不过小月月请客了。嗳?哥,我和小月月去舞厅,门口居然敢管我要票钱!你赶明儿说……”

    楚亦锋“嗖”的一下坐起,都不用听楚慈继续废话了,基本全明白:

    “你俩去舞厅了?没要票钱提我名?你和她说我常去舞厅?”

    问完也不等楚慈回答,又站起身,表情严肃,问道:

    “刚才你说你答应她了,答应她什么?”

    “啊,试试跳级,她说明天给我送本学期的英语重点题。”

    楚亦锋心里叹气,面上面无表情:

    “这几天她没空,她爷爷去世了。你要是想找英语家教的话,我再帮你联系其他人。”

    “啊?!”

    就在楚慈惊讶出声之际,一位矮个子老太太,手里端着个果盘,大半夜没睡觉也就算了,她还大嗓门喊道:

    “啥?!那得换人,小慈啊,你听奶奶话哈。锋锋!你给重新找老师。咱家换个老师那还不跟玩似的!”

    兄弟俩都无语状,回身望着奶奶。

    老太太还不忘解释呢:“晦气!不能让重孝在身的人,进咱楚家门!她满身都是晦气,你俩沾上了咋整?!再说你……”

    “奶奶!”

    “奶奶!”

    两个孙子同时发声,全都表示出不高兴。

    老太太愣了一瞬,紧接着就不干了:

    “一个破老师,过去都得被打倒关猪棚的玩应儿,你们哥俩还当上宝了!

    好哇,赶明儿她来,我得好好认识认识,给你俩灌的啥**汤,五迷三道的!

    你奶奶我特意没睡觉,给你俩整吃的,我都多大岁数了,没功劳有苦劳。你俩因为个晦气人,跟我扯着脖子喊是吧?!”

    楚亦锋扶额,他谁都不服,就服他亲奶奶。

    因为那是他长辈儿,根本掰扯不清。

    更是因为在行为准则上,她奶奶有自己的“独门绝技”,尤其是他父亲自从当了官儿,那更是把那门为人处世的“绝技”实施个彻底!

    为啥喜欢去乡下的姨奶家呆着,一呆就是仨俩月的,因为到了那,能真的变成“土皇帝”,恨不得全镇人捧着。见天儿的听奉承话!

    这次又去了俩月,楚亦锋本以为老太太是去陪伴生病的妹妹,看这样……唉!脾气更见涨。(未完待续。)

    ...